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6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的评论了。”我疲惫地吩咐着若清。
    说实话,此刻,我只想一个人安安静静的守着我的蒙古包,我不想见任何人,包括图尔丹。
    “小姐。”若清看着我,欲言又止的模样。
    我知道她不放心我,“我没事,你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屋子里突然间静寂的仿佛只有我的呼吸声,昨夜我已然想了许多,我已经做出了决定。
    可是今天,当沁娃出现在我面前示威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会心痛。
    如果可以,我真想回到哈答斤,我想起了班布尔善,我想他至少可以给我自由,有时候,人可以为爱而放弃一切的。
    可是,我还是带着圣旨,带着对大周朝的承诺来到了巴鲁刺。
    我带来了我的书,带来了我的笔墨纸砚,还有我的琴,望着那些异于蒙古风俗的东西,我突然心安了。
    从此,我就当这里是我的落轩阁,我做画弹琴,做回从前的云齐儿。这草原,我懂得它的美丽,我爱上了它就要守护着它。
    图尔丹,我与你,所有的一切,就只当是一个玩笑。
    玩笑过后,你是你,我是我,我只是把落轩阁搬到了巴鲁刺。我还是相府里的十七小姐。
    我会善待我自己,从此,我只做那闲云野鹤,淡淡飘浮的云儿……
    正文第68章自在
    那瓜籽其实我吃着很累,我舌头上的伤还没有完全的好,喝了好些酒再加上昨夜的气恼,我竟病了。
    心里还凉着,我告诉若清与塔娜仁,无论谁来了都替我挡了,理由是我的病就象风寒一样会传染。
    话一出口,我的门前果真就清清静静,再也没有人来打扰了。
    我乐得清静,日下来,我都是守侯在我自己的蒙古包内品茶读书,慢慢的将那舌上的伤养好,也慢慢的让心绪平静了下来。
    病一半是真病,一半是心病,真的病只要时间到了自然就好了,而心病是连医者也无措的。
    良药,是我自己的心情。
    心情好了,也就药到病除了。
    而心情,需要我自己的营造。
    有时做画,有时抚琴,有时跟着塔娜仁学习蒙古语。更多的时间我在布置我周遭的环境,我在门前装了一个秋千,那是我的最爱,从前在落轩阁也有一架,偶尔黎安会推着我荡着,喜欢那种风中仿佛飞天的感觉。
    炫美。
    想到黎安,心又是丝丝的痛。
    男人,总是给我伤害,我却不知道我到底错在哪里。
    罢了,娘多好,一颗禅心,如今,我也贪念的学她讨上一钵,我带在我的蒙古包里,呵呵,其实,这样的日子更纯洁更美好。
    离开了爱,人生的境界又是一番风景。
    我可以没有爱情,只要我守得住禅心。
    那草被我拔了一丛又一丛,十几根绑在一起,编成麻花一样的股,打了结,一个个象灌木杆子一样,做了一根又一根,执着的摆在我的蒙古包前,整整齐齐的一排。
    我数着大概够了。
    我让侍女们帮我扶了,竖的为桩,横的为固定桩的平衡点,我在我的蒙古包外结了一圈的栅栏。
    绿绿的草结成的栅栏,看着,心里欢喜,这是我自己的杰作。
    只是我有些许担心,担心那绿色的生机早晚会消失殆尽,因为草已无根,没根的草,它的生命之源就已经尽了。
    这是草的悲哀吧。
    我决定,它黄了,我就重新再编一圈的栅栏,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编了三天,手掌上都结了茧,可是我却开开心心的。
    比在落轩阁还开心,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人约束我也没有人阻止我。
    就在我的蒙古包,我安安静静的过着我自己的日子,自在的比那天空的云朵还好。
    正文第69章询病
    “小姐,大汗派人来问了,问你的病如何了?”这一天,若清支支吾吾的向我告禀道。
    我微笑的走出门去,头也不回的对她说:“直接回了,尚在风寒中。”
    我坐在秋千上,手中拿着书,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侍女们远远的伫立着,有她们在我多不自在,所以我吩咐了,没我的允许谁也不许靠近我。
    那书上,写着一位公主爱上了一位将军,皇上只有一个妹子,于是就下旨为他们订了婚约。一场战争后,将军胜了,可是他却被冷箭射瞎了眼睛,那种残缺让他不敢再见公主。
    于是,他宣布了自己的死亡信息,然后,他出家了。
    不久以后,当公主得知将军死亡的消息后,公主也出家为尼了。
    一份荡气回肠的爱情,没有完美的结局,可是那份爱依然在两个人的心中,那是一种残缺的美,永远让人回味无穷。
    我看着,为着男女主人公的故事而感动。
    眼角有些泪意,我举着袖子轻轻的擦着,却发现眼前的草地上有一个人影。
    我抬头,一个陌生的男人。
    一个我不认识也没有见过的男人。
    俊雅的一个男人。
    我低头继续看我的书,我不想理他,随他去吧,自己来的自己再自行离去。
    陌生的人,我不想随意结识,更不想生出什么麻烦来。
    我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我自己的日子。
    他绕到我的身后,笑意盈在声音里,调侃的问道:“听说云齐儿得了风寒了,什么人也不能见了。”
    这人好嚣张啊,居然敢直呼我的名字,我笑笑的回应:“是啊,此刻,云齐儿的确什么人也没见到。”我暗骂着他啊,谁让他唐突了我来着。
    “怪不得能安然无恙的从哈答斤来到巴鲁刺,原来全凭了一张利嘴啊。”他的话语告诉我他知道我的一切。
    “这些不劳你的过问吧。请你离开这里。”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想知道。我只想让他走开,我不想认识他。
    他听了我的话却也不气恼,笑嘻嘻道:“云齐儿这秋千可真是别具一格呀。”
    我冷然道:“这些也不关你的事吧,请你离开。”我秋千上的绳子被我用花布包了,再用布打了蝴蝶结,无论远近看了,那绳子都是一个漂亮呢。我就是喜欢这样的小玩意,不经意的一弄,却让生活里充满了乐趣。
    正文第70章薄怒
    “你喜欢草原上的生活吗?”他皮皮的不离开,还固执的问着我。
    我决定不再理他,他爱说什么就说什么,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切都与我无关了。
    “听说你画的画极好,是吗?”
    “……”我低着头看我的书。
    “昨夜的琴是你弹的吗?真好听。”他锲而不舍的继续。
    “……”我踢了踢地上的草,惬意的读我书中的故事,那人,我当他是透明的。
    “这栅栏好象圈地为牢,云齐儿是自已把自己关进牢房里了。”他不死心的无话找话。
    “……”我暗自骂着,脸皮真厚的男人,人家不理他,他也不走。也不知道是何许人也,没羞没臊的。
    他不走,那我就走吧。
    我走了,我看他要怎么着,总不能跟进我的蒙古包吧。
    我猜他大概也没这个胆子,必竟明里我也是图尔丹的王妃啊。
    我才站起,他一把将我按住在秋千的木板上。
    他手上的力量不重不轻的,恰到好处的将我圈在秋千上,我使力的挣扎,想要抽身而去,却敌不过他的力气。
    “若清,去叫了侍卫把这疯子撵走。”我向着不远处的若清喊道。可是侍卫在哪里,为什么我的视线里一个侍卫也没有呢。
    我看着若清去叫了,可怜我这蒙古包,此刻竟然连守卫的侍卫一个也无,难怪他会明目张胆的进来了。
    他忽地把我的秋千荡得老高。
    我急急的抓稳手中的绳子,稳住自己的身形,不让自己掉下去。
    “放我下来。”我在半空中对他怒吼着。有些生气了。
    “呵呵,终于肯说话了,可是,我要惩罚你。”他说着,还没等我的秋千荡下就又狠狠的再次把它抛高。
    那高度让我头晕,我强忍着,有些倔强,我不理他,随他荡着,我闭着眼,等他荡够了,自然就停了。
    再不济,侍卫总也被若清叫来了吧。
    然后,就在我眸中一片黑暗时,我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云齐儿,你的风寒就是这样医治的吗?”
    我愣愣的听着那声音,图尔丹,他来了。
    然后一不小心,我从高处一下子落了下去,青草上一定不会再柔软了,天,这一摔我一定又要在我的蒙古包里躺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正文第71章抱我
    心有些空空的,我紧闭着眼等待与草地接吻的那一刻,曾经有过深刻的痛,我的舌伤还没有完全的好,比起在哈答斤的遭遇,这样的坠地,我不怕。拉牛牛wen2
    半空中,我听见了若清与塔娜仁的尖叫,很高吗?我不在意,即使摔断了腿又有何妨,那样,我又可以清静些日子了。
    可是,从此我还能清静了吗?我身后现在多了一个人,确切地说还是个陌生的男人,而且他还推着我荡秋千呢,这男人他让我百口莫辩。
    我等待着痛的到来,风声从耳边呼呼吹过,我的身体似乎碰到了什么,可是那不是冷硬的草地。
    一个温暖的怀抱,熟悉的草香漾进鼻端,他是图尔丹。
    我微微的挣扎着,想要从那仿佛虚无的怀抱里回到我踏实的土地上,可是他的手臂却越箍越紧了,仿佛在抱着宝贝一般不撒手。
    我的神经崩得紧紧的,我抬头看着他,用着我最近才学来的蒙语轻声道:“好多人看,放我下去。”
    他却不理我也不放下我,依旧抱我抱得紧紧的,清朗的向着秋千后的那个男人说道:“铁木尔,额娘在叫你,以后不许再到这里了。”声音里有些许宠溺,图尔丹居然没有怪罪我身后那个男人对我的唐突。
    “王兄,嫂子这里什么都新鲜,以后我要常来玩。”
    我听着铁木尔的话有些安心了,他不把我置在风口浪尖就好,否则,我的日子不会好过。哈答斤的两天两夜已经让图尔丹对我有了芥蒂了。
    嫂子,我喜欢他这称呼,这是大周的称呼,他学了来,叫着我,亲切的一如普通的农家的叫法,让我想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的平凡而又自由的生活。
    那些,让我想往了。
    “铁木尔。”图尔丹的声音一顿,那声音里甚至可以听得出一股火药的味道。
    “王兄,我改日再来。哈哈。”我听见铁木尔调皮的声音渐行渐远的消逝在空气之中。
    静谧,四周开始一片的静,寂静的我甚至听得见距离我不远处侍女的呼吸声。
    正文第72章那画
    于是,在众目睽睽下,图尔丹抱着我一步一步的向我的蒙古包走去。
    “放我下来。”我想自己走,我不要他在对我不闻不问的许多天后再次引起众人的猜疑。
    说实话,我已经不太在意他的一切了,这不闻不问的六天我想开了我的未来,我只想平静的走过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就如那云朵一般逍遥自在才是我的想住。
    侍女掀开了帘子,他抱着我走进去,我这里他曾经在大婚的前一夜住过,那一夜,他不声不响的来,不声不响的走,让我猜不懂了他的心。
    他放我在床上躺下,“身子不好,就少去外面荡秋千,还吹着风,那样不好。”
    他的关心让我受宠若惊,我越来越不懂他了,一忽儿是任我自生自灭般,一忽儿又是温言软语的关心,这样的极端变化,我适应不来。
    “我的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了。”我坦言,装病装得太久了,会让人起疑。
    他看着我这的布置,变化很大了吧,我知道,差不多都是落轩阁的样子了,这是清闲之后的结果,我的蒙古包被我用屏风隔成了四间,卧房的,更衣沐浴的,还有一间是我的书房,再就是客厅。
    麻雀虽小,可是五脏俱全。
    “看来云齐儿这几天过的可真是惬意了。”他笑着抓起我的手贴上他的唇,吻着,吻得我一脸的惊慌。
    “大汗,带你去看画。”我挣开他的手,怕他发现我怕他吻的窘状,我再牵着他的手,向我的书房走去。
    他不吭声的反手将我的手握在他的大掌之中,“什么画?在哪?”
    “书房啊。”我带他参观我的书房,好多的书摆在桌子上整整齐齐的四五排,那些都是我从娄府带过来的,许多书,还是黎安送我的。突然想起他,才发现,这几天我也没了他的行踪,也不知他是否已经回大周了。
    画安安静静的躺在桌子上,有两张,我做画向来是凭感觉的,想画什么就画什么,这几天随手画来就只画了这两张。一张是母后额娘,而另一张我画的却是沁妃。记忆之笔,没有真人做参考,随手画来,只要神似就好。
    正文第73章画他
    他仔细的看过,当视线停留在沁妃的画上时,我轻瞄着他,我看到他眸中的一怔,随后那眉毛皱了皱。拉牛牛wen2我不懂他的意思,可是我就是要画了沁妃给他看。
    他很喜欢沁妃,是吧,我知道,所以才在我大婚的夜里去了沁妃那里。
    “云齐儿,你画额娘,还有沁娃,怎么没有我呢?”他叫沁娃叫得好亲切啊,我记得大婚的那一日他也是这样叫的。
    “云齐儿病了,沁妃第一个有心来看我,所以,云齐儿就当沁妃如姐妹一般对待,故而就画了这像。至于大汗的,云齐儿早就准备了这两日就来画,谁知大汗就来了。”
    “那这画你要送于何人呢?”他笑咪咪的指着两张画问着我。
    我其实是要送沁娃的,被他这一问我愣了一愣,我莞尔一笑道:“云齐儿本是要画两张的,一张是要送大汗,另一张是送沁娃的,只是云齐儿还没有时间再画呢。”
    他一笑,拿在手中道,“那这两张就都送本王了吧。”
    “好。”我应着,心里有丝微微的痛。我转首又向着若清道:“若清,包好了,送到大汗的帐内。”
    “云齐儿的画画得越发的好了,神态很是逼真神似,捡日不如撞日,今天就为本王做画吧。”
    “好的。那云齐儿现在就画,也在此恭送大汗。”我福了一福,让我画画,那我就画,刚好送了他走。
    “这么想我走吗?”他忽儿地抬起我的下巴。灼势的气息薰染着我的肌肤,微热的感觉向我袭来。
    我淡淡的看着他,“画画需要时间,需要静,需要我凝神的思考,云齐儿怕耽误了大汗的国事。”
    “我要你把我的画必须画成十分的象,所以本王就亲自来做这模特。”
    我不曾想他竟如此决定,我就应他道:“好啊。”那我就画上三天,这三天端会把他无聊到欲跑不能吧,我如是想着,心里偷偷的笑。
    笑,虽在心里,可是很灿烂。
    正文第74章懊恼
    他果真留了下来,亲自让我为他而做画,内侍取了几套袍子,我让他一件一件的试穿了,然后我选择了一件红色的袍子,他穿在身上,贵气威猛。
    然后,我看着他一本正经的坐在椅子上的神情,心里更是偷笑。
    原来他也有可爱的地方啊。
    小孩子一样,一张画而已,居然很认真起来。
    他认真我也就认真吧,总不能一头冷一头热,扰了两颗心。更乱。
    我展开了雪白萱纸,铺平在桌子上,凝神看着他,想要把他看入骨髓里,然后这画才会逼真。
    也许是刚刚把我从秋千上接住时,我弄乱了他的发吧,他的额前一缕发丝从帽子里钻出来,垂落着,好象在诉说一个故事一般。
    我走过去,轻轻的把发丝掖进了他的帽子里,我摆弄着他的姿势,头的位置,手的位置,甚至是腿的姿势,一丝不苟的,我心里没有一丝杂念。
    对他,我不知道是要爱还是恨,所以我选择了逃避,选择了我心的自由。
    我还是一朵云彩。
    洁白柔软怡人会飞的云彩啊,这是我的最爱。
    想要在这世上纤尘不染才最好,可是我的禅心还是没有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想念我娘,除了手中的佛珠,她心已无二。
    我调好了色彩,一点一滴的勾着轮廓,先整后零,仔仔细细的把他画到极致,我会让他挑不出我画的一点瑕疵。
    他顺着我的意一动不动的静坐了一个多时辰,我看他看得仔细,那是因为我要做画,他也回望着我,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我,仿佛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一般,我任他看,就象他也任我看一样。
    我不怕他。
    我把他的样子印在了我的心里,这画便得心应手了。
    我低着头对付着桌子上五彩六色的水彩,看他的时候渐渐少了,到了细节处,我才仔细的观察他。
    他的眼睛我怎样也画不好,修来修去的,有些烦,手中一使力,画了近三分之一的轮廓图一不小心就被我划破了。
    有些懊恼。
    正文第75章唇吻
    有些怨念,对于作画,我从来还没有头痛过,大周的皇后不是也很满意我的画吗?
    重新又铺了萱纸,他不要叫才好,坐了那么久,居然就白坐了。换做是谁都会懊恼吧。
    执了笔,正要画起,有人拦腰从我身后把我揽在怀里,我闻着那草香,好浓的味道,他的身上总是有这草的味道。没有龙涎香,也没有沉香。
    可是那大自然的味道更是让人迷醉。
    我扬了扬手,想要挥开那草香,它却更往鼻子里钻,象是怕我遗忘了它一般。
    手上的笔划过了他的衣袖,暗黄的色彩落在了他红色的袖口上,炫目耀眼,他这衣服注定要换过了。
    我刚要叫若清再拿了案上的另一件袍子过来,他却一手捂住了我的口,另一手一挥,我看见那挥手的影子在萱纸上晃动,而后是侍女们轻轻退去的脚步声。
    窗与门帘拉上了,我为侍女的举动而不安,似乎她们比我更清楚她们的王接下来所为何事。
    心跳。
    伴着唇瓣在颈项间的轻蹭。
    有些痒。
    “其其格。”他轻叫。
    嗓音。
    那是草原上的花儿,这是他第二次叫我其其格了,我是他的花儿吗?
    不是,我是天空的云彩。
    彩笔早已从他的袖口滑落,落在雪白的纸上,一朵彩色的花绽在萱纸上,而我,仿佛就是这朵花,没有真实,只是一份幻化虚无的色彩。
    “大汗,换一件衣服吧。”说了,我就后悔了,这话更合了他营造的气氛。
    “好,你拿给我。”他松了我腰上的两手,刹时一种自由的感觉莹绕在我的心间。
    我取了另一件桃红的袍子,拉着他到了我的更衣间,将袍子塞进他的手里,就往外走。
    他一把拉住我的手臂,坏坏的笑着向我道:“你帮我穿。”
    我啼笑皆非,看着他无赖的笑不知要如何应对,我知道,他会射猎,他会打打杀杀,可是这衣装,他自己穿的时候可能少之又少吧。
    也许习惯了别人的服侍,也许是他要欺负我,反正他就是让我帮他换过。
    正文第76章涟漪
    “我也不会啊。拉牛牛wen2”一半真一半假,这蒙古的衣装我还真是穿不惯,每一次都是塔娜仁服侍我穿的。
    人啊,有时候就想懒,所以我也没有的自己穿过。要是大周的衣服,我可不用,自己穿得才快呢。
    “那也要帮忙。”又无赖了。
    我笑笑,别过脸去,“你换吧,我帮你扣扣子。”他是我的夫君,许多事,我已无法做主。
    起码,我要做到表面。
    他没有强求我,我听到我身后换衣服的沙沙声,脸有些红。然后他扳过我的身子道:“来,帮我扣扣子。”
    袍子的领口、衣襟上是精致的五彩绣花,凤与凰缠绕在丝线中,斑斓美丽。
    一颗一颗的为他扣上扣子,紧张的心慢慢的松驰了,我知道他很想要知道我的清白,一定是,男人的心大抵如此。
    或者是因为害怕,或许是因为还不够爱我,所以六天了,从大婚至现在,我身上依旧还是处子的馨香。
    扣子扣好了,他燃亮了书房里的油灯,重新又端坐在椅子上。
    看着他坐稳,我手心的汗才不再继续泛滥成灾。
    再执笔,这一次有了先前的经验,我先画了他的眼睛,一遍又一遍,纸撕了又撕,画了又画,也不知撕了多少张,画了多少张,终于我笔下他的眼睛让我满意了,于是,我开始其它的工程。
    室内很幽暗,无人打扰,仿佛两个人的二人世界,我画得正到兴致中,满眼满心都是他坐在椅子上威武的样子。
    八面威风,或许在草原上更是如此吧。如果有机会,就画一幅骑马射猎的他,背景是那广袤的大草原。那样,更美。
    多晚了我不知道,只是我听见了帘子轻打的声响,惊醒了我的画中梦。
    该用膳了吗?
    “小姐,黎总管特来告辞,明天,他就要回大周了。”若清的话为这室内幽静的一湖水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笔落地,溅了一地的乱。
    正文第77章会飞
    六天了,有六天没有见着他了吧,仿佛人间蒸发一样,他在我的世界里消失了六天。
    我曾派塔娜仁暗地里打探过他的行踪,可是结果却是翻遍了巴鲁刺也找不到他的人迹。
    一路来的草原,一路都是他的相护,是他通知了图尔丹,才把我从哈答斤那里救出来的。
    此刻,他来了,在我与图尔丹独处的时候,他来了。
    我看向图尔丹,我想问他我可以见黎安吗?
    图尔丹的眼神里有着一丝阴暗,一闪而过的瞬间却被我捕捉到了。
    他在意黎安来见我吗?
    不过是我的一个护卫,是娄府的一个总管罢了。
    既然他要走了,我见见又有何妨。
    大周与扎鲁特大草原,走了,那就是千里之外。
    再见,又是何夕。
    “若清,请他进来。”他不说话,我也不想征得他的同意。
    尊重,我也需要尊重。我还不是他的奴婢,我有我的骄傲。
    黎安进来了,他先向图尔丹请安,再向我行礼问安。
    有些拘谨,我知道,那是因为图尔丹。
    “云齐儿,明天我要走了,这……是我送给你的草原上的礼物。”他递给我几张纸,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字。
    我接过,随意的看了一眼,那些内容让我懂得了他的意图,这些的确是一份厚礼。
    六天而已,黎安居然为我做了更多。
    我收在怀中,“谢谢你。”我知道我身后的图尔丹一定在好奇这份东西,可是我不想给他看,就让他猜疑吧,随他。
    我问心无愧就好。
    “云齐儿,再过两个月就要下雪了,你的生日就要到了,到时候娄府会再派人来为小姐祝寿的,这是临行前老爷交待的。”他说着这话,是要给图尔丹听吗?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他是在为我撑着腰。
    心里万分的感谢。
    我不怕,我是一朵云儿,如果可以,我会飞的。
    “黎安,回去告诉爹与娘,就说我很好,大汗对我也很好,请他们放心。”我违心的说着,其实我大婚已经六天了,我甚至还没有与图尔丹圆房。
    正文第78章牵手
    可是,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操心,我不想黎安告诉他们这个事实。黎安走了,我将来的家书也一定是报喜不报忧的,做儿女的心大抵都是如此吧。
    “小姐,你娘,我会代你照顾她的。”
    小姐,他叫得顺口,却是叫给图尔丹听吧,我始终都是他的小姐。
    “等等。”我跑着去拿了一件我穿过一次的蒙古装,一整套的,袍子,腰带还有头饰。“这些,拿给我娘,告诉她这是我穿过的。在草原上,我很开心。”我诚心的说道,其实这六天,我想开了太多,想开了,云一样自由的日子,我并没有不快乐,有自由,就会开心。
    我这话,我不知道图尔丹听了是何感想,他抛下我六天,独自一个人在自己的天地里承受着四面八方的流言蜚语,我说开心,他又会相信吗?
    但是,我的确是开心的,开心做自己的事情,开心有自己的一片天空。
    黎安接过去,捧在手心里,慢慢的退出门去,再转身,那背影一直是我眼中的一道风景。
    终于,那风景幻化成了一片夜色深深。
    桌子上的画只画了一点点,图尔丹正站在桌子前看着画,轻轻的摇头道:“云齐儿,我的眼睛没有那么神气。”
    我笑笑,对于他不过问黎安的大度,我心里谢着:“大汗一向都是神气的。”
    “云齐儿,你真的开心吗?”他突然的转身凝视着我的眼眸,仿佛要钻进我的心里一般。
    我迎视着他的目光,无所畏惧,“是的,我很开心,这草原上的风景,我很喜欢。”
    他知道吗?我喜欢的是这草原,而不是他。
    没有信任,什么也无从谈起。
    我知道他始终不相信我依旧清白。
    所以这些天他躲着我,让我独自舔舐哈答斤带给我的伤口。
    伤已好了,痛已是过去,我正学着重新面对草原上的蓝天与白云。
    “大汗,该用膳了。”内侍在门外禀报着。
    “云齐儿,一起去吧。”他牵着我的手,出了我的蒙古包,门外,侍卫与侍女微低着头,我与他这样的牵手,一定是看花了他们的眼睛。
    正文第79章都别
    我却狠狠的挣开了他,他又霸道了,还没等我回答,就把我拉出了门外,我不喜欢。哈wen2
    “大汗,我习惯了一个人用膳。”
    “还在生气?”他宠溺的低声问我
    “云齐儿从来没有生气过,大汗误会了。云齐儿只是怕扰了大汗的雅兴。”我拒绝是因为他的不信任,只是,这话我不能说出口。
    我看着他,他却没有生气的样子,“一起去,我带你去见一个小孩子,七岁了,你见了,一定喜欢。”
    他忽地又当着众人的面将我抱起,不顾我的推拒,一路向他的蒙古包走去。
    我躲在他的怀里,汲取着他身上的那份草香,奇怪,为什么他的身上永远是一股子清新的草香呢,真好闻。
    还没到近前,就看到侍女们忙进忙出的端着一盘盘的食物,烤羊与奶茶,还有数不尽的美食,原来图尔丹不止吃蒙古的吃食,还有大周的,甚至是女真的食物也有。
    屋子里,一个小男孩正淘气的四处跑着。
    图尔丹将我放在饭桌前,一把将小男孩逮到了,抱在怀里,朗声大笑:“都别,今天有没有淘气,有没有欺负老师。”
    “父汗,没有啊,孩儿今天骑着马在草原上还抓了一只兔子呢,瞧,那盘子里的兔子就是我逮住的。”小小的孩子精明的指着桌子上的盘子,可爱的样子让人喜欢,可是我看着他,就是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他的样子,不象图尔丹,象谁呢,我一时也说不准,但就是有些面熟。
    “好,父汗就赏你一天的自由,明天就陪着你母妃吧。”图尔丹紧搂着都别,慈爱的说道。
    “母妃?孩儿的母妃不是早就死了吗?”童言无忌,我相信孩子的话是真的。
    “啪”,图尔丹一掌挥在孩子的脸上,“糊说,你母妃就在那里呢。”他向我一指。
    孩子顺着他的方向看向我,他的眼里是一份敌意,因为我他才挨了打吧。
    我走过去,从图尔丹的怀里接过他,“来,让我抱抱。”我没有说母妃抱抱,是因为我其实也不喜欢那样的称呼。
    称呼不代表一切,心里才是重要的。
    小孩子,我总是喜欢的。虽然,他不是我自己的孩子。
    正文第80章想逃
    我抱着他,好重啊,“几岁了。”
    他挣着我的手,想要跳到地上去,“我不告诉你。”
    “都别,叫母妃,要礼貌。”图尔丹一边帮我扶着摇摇欲掉到地上的都别,一边用凌厉的眼神看向他。
    小孩子一接触到他的目光,一下子就在我怀里乖乖的了,他不情愿的嘟着嘴叫道:“母妃。”
    他娘,过世了吗?一股怜惜袭上心头,没有娘的孩子那是怎样的可怜啊。我知道那种感觉,我有娘,可是我爹呢,有与没有根本没有什么差了。
    孩子明里是我抱着,其实我不过是抓着他的手臂罢了,他全身的重量都在图尔丹的身上,他知道,我抱不动这孩子吧,虽然我真的想抱着他。
    第一眼见,就感觉他有些象谁,如今仔细的看他,我才发现他的眉眼竟与我有几分的神似,这是有缘吧,说不上特别的喜欢,可是既与我长得相象,就有些特别的在意了。
    我往怀里掏了一掏,一把小扇子已在手中,一展开,是荷花在一池秋水中绽开,一只青蛙跳在荷叶上好象在“呱呱呱”地叫着。
    “这个送给你,如何?”我淡笑着递给他。
    小家伙有些动心了,看了一眼图尔丹道:“父汗,母妃的扇子真好看。”
    “拿着吧。”
    “谢母妃,谢父汗。”
    一把抢过去,再顺着我的身子滑到地上,“父汗,都别要吃自己逮到的兔子。”
    我笑笑的也随他走到餐桌前,“吃吧。”
    看着他把兔子肉撕成了一片片,咬在嘴里,满口的油,可是却是可爱而不脏,有小孩子,真好,我也想要有一个自己生的那多好。
    象是看懂了我的心思般,图尔丹一边吃着羊肉奶茶一边对着侍女道:“王妃今晚要留下来过夜。”这话他说得云淡风清,仿佛在吃着一道再普通不过的菜色一般。
    心里咯噔一下,乱乱的跳,偷眼瞄了一眼若清,她也掩着嘴角的笑意,这小妮子,在看我的笑话。
    可是我想逃呢。
    正文第81章二人
    桌子上有酒,看过去,有了主意,醉了,就有机会逃了。
    只是我要装醉。
    大婚的那天我也喝了好多,可是我忍着不让自己醉倒,今天也一样。
    我不知那是什么酒,透明一样的液体,看着就象水一样,我抓过来酒坛子,满满的倒进我面前的空碗里,还没待众人反应过来,一口气就把整碗都喝光了。
    脸开始微微的发热,图尔丹诧异的看着我笑,我眼前的侍女们许是被我的豪爽吓到,若清忙走过来,“小姐,可别喝多了。”
    “不会的。”我推开她,又在往碗里倒着酒。
    酒的味道很醇香,也不是很辣,那味道入了口也不讨人厌,这样的酒总醉不了人吧。
    我不会喝酒,就当是水一样喝了就好。
    “王妃,那酒的后劲很大哟。”从来都是不言不语的塔娜仁突然插了话进来。可是这第二碗已经被我喝了个干净。
    是吗?我看着图尔丹,有些眼花,看不清他的样子,我挥挥手,“若清,快扶我回去。”心里却暗叫不妙,那头一碗也才落肚里一会儿而已,可是我的头已经不听使唤了。逃吧,赶紧逃回自己的小窝。
    我站起来,我看着那小家伙冲着我笑:“母妃,你慢走。”
    他也希望我走吗?这么小的孩子就有这样的心机了。
    算了,走就走吧,我装着醉酒,我走了,也不算违了他的意吧。
    抓起来要打屁屁,我才没那么笨呢。
    一只脚向外迈着,能够感受到身后有一道浓烈的目光在盯着我瞧,就走,你扔我一个人在这里一次,我也要小小的回报一下。
    我这样走了,既然是醉酒后的离开,就不会失了你的威严吧。
    我心里想着,偷偷的窃笑,已经在哼着那胜利的凯歌了。
    却听得身后一阵风声,一抹身影掠到我身后,一双大掌将我捞到了他的怀里,“都下去吧。”
    我一个恍惚,只得装做不知道,我醉了呢,我不理他也就没有犯了他的王法。
    一个个人从他的屋子里一一的退去,都别还吵着没有吃完他的兔子肉呢,也被图尔丹一个挥手,被侍女们抱了出去。
    正文第82章同床
    他拿了我的小扇子走了吧。那是我从大周带来的,才有三把,一把给了他,另外的我要收好了,成对的一双,一把绣了鸳,一把绣了鸯,合在一起就是满满的幸福。
    身子被他一扔,手中的力道有些狠狠的将我抛到了床上,身下是软软的床铺,可是那一抛而落的感觉还是让我有些吃痛,忍着,我还醉着酒呢,醉酒的人哪里知道痛啊,我不叫,紧闭着口。
    餐桌上一个乱啊,就象我现在的心情一般。
    他抚着我的脸,冰冰凉凉的。
    突然的抽出,有些热,也有些失落,我竟是期待着他的手在我脸上的游走。
    醉了,真的醉了吧。
    “热吧。”眉眼间他的声音响起。
    “嗯。”我真的很热,那酒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后劲好足呀,我越来越是头晕。
    “外衣脱了吧。”他说话的时候手已移到了我的胸前,感觉到我那圆圆的用布缠的结实的扣子在他的手上一颗一颗的解开。
    我想抗拒,想推开他的霸道,可是那衣裳打开的刹那,我真的,那酒让我更加的热了,脸上是火辣辣烫的感觉。
    鞋子落地的声音是这夜里我最后记得的声音,被子盖在了我身上,我用手抓着,撇到一边去,我不要盖被子,热。
    那草香的味道贴近了我,温热的气息混合着我的,我想叫,可是叫来了人又能如何?他是我的夫君,名正言顺的,我终是逃不开他的一切。
    紧紧的闭了眼睛,任他将我拥在怀里,或许是见我真的醉了吧,他只是拥着我,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我紧张僵硬的身子慢慢的松驰下来。
    酒意再次袭来,浓浓的睡意席卷了我的大脑,恍惚间,我就睡了过去,在他的怀里,安稳的睡去了。
    正文第83章夜来
    我醒来,一屋子的侍女静静的立在那里,一直在盯着我睡吗?这样想来那种感觉真的很不好,有一种被偷窥的感觉。
    头有些痛,这就是醉酒的后果,很难受。
    床的一侧空空的,我依稀记得昨夜里图尔丹温暖的怀抱。
    “若清,你留下,其它的人都退下吧。”
    一行人鱼贯而退,若清望着我,眼里有着不解。
    我的心思除了若清再不想让任何的人知道了,我幽幽道:“黎总管走了吗?”
    太阳挂在天边,高高的,亮亮的,很是温暖,就快正午了吧。我猜他必是走了。
    “天没亮就走了。”若清的神色有些黯然,我知?br/>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