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8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吧,虽然他没有把其其格带回给她,但是至少他让我守侯着其其格,让我善待着她,而我也的确做到了,即使我知道了她并不爱我,她也背叛了我,我依然留她在巴鲁刺,给她一份生存的空间,而她的不快乐,其实并不为我,而是为着巴雅尔。
    风雨无阻,一是为了完成云齐儿的心愿,二是为了还报兀哲叔叔的恩情,那宝藏我是一定要找到的。
    下雨了,顶着雨,一身的透湿,走在泥泞的山路上看着眼前的雨帘,悠悠如梦一般,而那梦里真希望有我的云齐儿。
    山里的小溪因着雨水而更加欢快的流淌着,水急而湍的地方,有一些白色的泡沫在不停的回旋着,走过去,伸手抓着那泡沫,莹白的一个个小泡泡被轻轻的细雨浇透再消失,手中的泡沫刹那间就没了,而我就站在那里看着溪水中还在兀自不断涌起的新的泡沫……
    小溪中那一块又一块的顽石在雨水溪水的冲刷中光滑闪亮……
    脑海中突然就迸出了那一幅画,就踩着那顽石一块一块的向着溪水的源头而去,打湿的衣角随风而舞,冰凉的感觉却奈不过我有些激动而火热的心,那源头其实是一座仿佛深不见底的水潭,而水潭之上是一处十丈高的瀑布。
    难道那潭底或许那瀑布的后面有着什么吗?
    想也不想的跳入深秋里冰凉刺骨里的水中,清澈见底的水中有鱼有沙,还有无数的小石子,却再也没有其它的可以给我线索的东西了。
    一跃而出后,我来到了那水帘之后,空空如也,那石壁被水磨蚀得光滑异常。
    曾经的惊喜转为失落,失落中,才知道曾经有过多少欢乐,那么此刻我就有多少失落。
    呆呆的站在水潭边,看着水中无数个雨花悄落的瞬间溅起的涟漪片片,出神中那仿佛就是我的一个又一个思念,只是,在它轻轻漾去的瞬间,云齐儿,你是否可以感受到我的心意呢。
    我爱你。
    我爱你。
    狂乱的在心头呼喊,而雨便在这时候悄然的停下了。
    天空,一道彩虹绚丽的升起,有些灼痛我的眼,抬首望着那五彩的颜色中,似乎有两道光特别的强烈。
    那是一道红光,一道绿光,此刻正交织在水潭的上空,映照着那一池水波光鳞鳞,这奇异的景观不禁让我目瞪口呆。
    却在此时,那水中的顽石突然间就把那红绿交织的光线折射在水帘后的石壁上,刹那间那水帘后闪现出一道道的幻影,有蝇头的小字,也有一张张的武功招式,一片片晃过时,我急速的掠到那近前,可是待我到了,那石壁上却突然间什么也没有了,抬头望去,原来彩虹已消失,所以那红绿的光线已没有了。
    这一刻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寻得这宝藏必须要佐以那块红玉与绿玉,原来它们的光可以显现这石壁后的一切,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根本无法相信刚才的一切都是真的。
    什么宝藏,根本就没有金银珠宝,但是谁又能说那些武功招式,那些文字不是人世间的宝藏呢,我相信这石壁上一定就有清扬要找的医文。
    只是天上的彩虹难得,我又何以再见那石壁上的精彩呢。
    想起那山水图,却不由得置疑它的真实性,轻轻的向后掠去,来到那水潭近处的一座山上,居高望远,这才发现原来那瀑布所在的山中,那山形依稀就如画中山。
    终于找到了,我的心里却是更多的酸楚,为什么不早些,为什么不在我的云齐儿离开我之前找到这里呢。
    这一番错过,竟是让我与她再次的生别离。
    如果还可以与她如六年前一样别离后再相逢,那么该有多好。
    仰首问天,如果是我做错了什么,请你惩罚我,而不要惩罚我的云齐儿。
    期望她的生,请给我一些时间,让多找到这医书,也让我找到她,让她可以健康的重新回到的身边。
    山路上,风过时仿佛就是她静静回首时的笑颜,她在看着我,看着我们的小九,云齐儿,请你一定等我……
    小九没有随我一起来,因为我想独自一个人去金国。狐君,听说你早已回到了金国,你与妩月一直幸福的生活在那里。
    其实我知道你更喜欢的是那雪山之颠,只是那里有着古拉太多的回忆,所以你无法忍受在那里的每一天,而你也不能够让妩月让又一个女人再伤心了。
    其实你的古拉她还是爱你的,只是那时候你爱得最多的只是你的武功你的梅花弄雪,你冷落了她,所以她才要离开你,因为她无法忍受长年呆在雪山上的那种孤独寂寞。
    而妩月,她是幸福的,因着云齐儿的一番话,我知道你终会待她好,因为你也是凡人,也是有血有肉的凡人,你把我的小九教得这样的好,这就说明了一切。
    所有的恩怨似乎早已在云齐儿解开一切的时候就云消雾散了,可是我还是有一种无法置信的感觉。
    她的病,我不怪你,我怪的只是我自己,是我的自私让她随你而去,让她坠入冰崖。
    这世上或许我曾经爱过其其格,但是那一种爱与对云齐儿的相比,却又是不同的。在我失去她的那每一次,我都知道其实我心里最爱的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云齐儿。
    古拉,她美丽,她温柔,她有着平常女人无法兼具的纯美的特质,可是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而我也注定与她无缘。她并没有爱上我,她只是有着一些寂寞无处倾诉吧,所以她想让我带她离开,又或许她是要给你一些惩罚,让你看清一些事情,让你知道你最爱的是她而不是你的武功。
    曾经,在她的眼中我看到了她每一次追随你身影时的视线,你是一个傻瓜,你伤了一个如此深爱着你的女人。
    她救我,她替我挡了那一箭,那不过是她下意识间的决定而已,倘若是我,不管是谁遇到了那样的场面,我也会奋身一救的。
    所以,请你相信我,我与她之间真得只有如水一般清澈的友情,只是介于男人与女人之间,为什么就有了些怪异呢?
    去吧,我要再次见你,我要带你来这蝙蝠医谷,那石壁上的所有的文字与图,我只要救我云齐儿的医文便足矣,除此之外那些都是你的,我皆不要。
    失去方知,其实人生最重要的是两个相爱之人之间的一份相守,除此之外都只是身外之物。
    【文!】把小九留在了蝙蝠医谷,这一次,我亲自去见完颜飞了,我相信以我的真诚可以打动他曾经被古拉蜇痛的心……
    【人!】那是一座类似于大周朝建筑的一处别院,那红漆的大门前,门环轻叩,听得那一声声响,低低的却多少让我有些紧张了。
    【书!】总是怕见他,即使我真的没有做错过什么。
    【屋!】门开了,一位老者上下打量着我,待我说明了我是谁之际,他便请我稍待,然后就去禀报了。
    有些忐忑,我真怕完颜飞会拒绝的不接见我,如若如此,那么我又怎么能够得到那石壁上的医文呢。
    时间在慢慢的悄逝,午后的阳光已渐渐西斜,我依然还站在那大门外,可是老者却始终再也没有出现。
    我知道完颜飞就在里面,否则老者也不会前去禀报,那么唯一的答案就是他不想见我了。
    强入吗?入了又如何,他还是不会赠玉给我。
    等吧,我只能以自己的诚心等待他的接见,我知道除了我自己谁也帮不了我。
    阳光退去,黑暗袭来,迎风而笔直的站在门前,第一个夜而已,我没有理由去疲惫。可是天明鸡叫时进进出出的人只当我是一个透明的人,仿佛我并不存在一样。
    下雪了,一片一片的雪花落在衣裳上,不消一会儿就让我满身洁白了,我甚至没有抖落这一身的雪花,我依旧如石柱一样的站在那里,脑海中是云齐儿无数次划过的痕迹,那样清透美丽,我看着她笑,我请她等候着我,就在这世间的某一个角落里默默的等我,我终会找到你。
    无边的雪花飘落,我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似乎是闻到了淡淡的花香的味道,却不是梅花的,那是野杜鹃的花香,就在那雪山脚下,我曾见过它的花开,那香气一直让我不忘,曾记得清扬说过,他想要带云齐儿来金国看那漫山的野杜鹃的,可是她终究是没有来成。
    又是一个雪夜过后,看着树枝桠上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景象,我微笑着继续等待着。
    门又是“吱呀”而开,门缝里老者抖索着身子看向我,“请进吧。”
    一份狂喜涌来,伸腿欲动的时候,才发现腿早已麻木,僵直的走着,每一步都宛如木偶般可笑。
    院子里,是一片片含苞待放的野杜鹃,因着冷而没有开,那么花香呢,又是从哪里来?
    随着老者一路而去,一座堂皇富丽的屋前,琉璃瓦翠绿的映在眼前,透过那层纱窗,迷朦中看到屋子里大片的杜鹃花插在花瓶中,一束束,粉红的花瓣怒放着,在这冰冷的雪天里看着,带给我的是无边的春意。
    有琴声淙淙流泻而出,老者开门的瞬间,一股热汽从屋中涌出,好暖啊,缓解了我几乎冻僵的身体。
    那琴前,我看到了正在抚琴的妩月,她听到了我的脚步声,琴声嘎然而止,她笑着迎过来,“贵客临门,妩月有失远迎。”
    我一抱拳,“公主见笑了。”
    妩月望向我的身后,她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云齐儿呢?”
    心一怔,却不知要如何来回答她,难道云齐儿离去的消息她并不知道吗?
    眉轻皱的瞬间再是展开,笑迎她,才发现她的小腹是微微的涨,想必是有了身孕吧,“图尔丹恭喜公主来年添子了。”
    妩月笑道:“要是有小九那样可爱聪明就好了。”
    “一定会比小九还要聪明的,小九就是由你夫君一手带大的,所以呀,你根本不用担心。”
    妩月呵呵的笑,“要是生个女儿,那小九就要做我的上门女婿哟。”
    我点头笑道:“图尔丹求知不得。”
    “大汗这么远孤身而来,一定是有什么事吧?”妩月奇怪的问道。
    身上的雪花早已化去早已飘落,却还是有一片凉意湿满衣襟,“图尔丹前来求玉。”我大声的说道,我猜想完颜飞他就在这屋子的附近,没有他的允许那老者是不会让我入门的,而妩月她似乎一无所知,她甚至以为我只是刚刚才到的而已。
    “就是那一对绿玉与红玉吗?”妩月从琴前站起走到一张桌子前,一边指着她对面的木椅一边向我问道。
    我点头,“正是。”
    “哈哈哈……”妩月正欲说话,完颜飞的笑声已经远远的传来,人还未进门,但声音已清亮入耳,“图尔丹兄,那玉啊,好说好说。”
    有些惊喜却随即是更多困惑,他当真会把玉赠给我吗?
    我呐呐的站起后说道:“其实也不用要那玉,兄台只消亲自去取了那宝藏,然后再把医文赠与我去治了云齐儿的病即可了。”
    “大汗,怎么云姐姐的病还没有好吗?”妩月着急的问道,云齐儿于她是恩人一样的人,所以听到云齐儿还病着她不免心急。
    “她走了。”轻轻的说完,仿佛云齐儿的走与我不相干一样。而其实我的心很痛很痛。
    “去哪里了?”
    这也是我的疑问,所以终是无解,“她舍下我,舍下小九一个人离开了,可是我想要找到可以医治她病的医文,我相信我终会找到她的。”坚定的诉说着她的一切,但其实我心里也在怀疑我可以找到她的几率到底有多少。
    可是但凡有万分之一的希望,我也不会放弃的。
    “如果,我不去呢?”完颜飞执拗的看着我。
    “那我只能等,可是那墙壁上有太多的武功绝学,我想你是不应该放弃的。”我希望我口中的武功绝学可以打动他的心。那曾经是他的最爱呀。
    “可是,内子在身孕中,所以我不会去的。”
    他还是拒绝了,那些武学也终究没有打动他的心,可是,我不甘心啊,“难道你对云齐儿就没有一点的歉疚之心吗?她哪里有做错过,对不起你的是我,而不是她。”我大吼着我想让他清醒,他再不可以来折磨云齐儿了。
    “哈哈,你终于承认你对不起我了,好,好。”声音有些颤抖,而我也才发现我似乎又说错话又犯了错误了。
    这样的时候,我真的应该放低自己的姿态,我不可以惹恼他,云齐儿的一切才是眼下最最重要的。
    就在我以为所求无望的时候,完颜飞突然又笑了,那笑容如春风拂人,让我的眼前又是多了希望,“也罢,那玉就送你吧,至于那武学,它原本就是骆家的绝传,从此归于骆家也是对的。”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他,我不相信他的话是真的,他不会是与我开一个玩笑吧。
    可是随后他又说道,“那玉我送给你,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云齐儿,是她让我懂得了人世间什么是大爱,她说让我给妩月幸福也是给我自己一生的幸福,那一句话感动了我。我尝试着做了,而且我真的感觉到了幸福。”说话间完颜飞已走到妩月的身边,执起她的手,那一瞬间,我看到了他眸中泛起的爱意与幸福。
    我记起了云齐儿的另一句话:珍惜自己的所爱,此生才会幸福。
    这一刻,泪已悄然滑落。
    “出去走走吧。”完颜飞似乎是要避开妩月,要与我交谈吧。
    走在一片银白的世界里,满目中雪是晶莹的洁白,而万物却是苍凉的灰色,只有那野杜鹃的花苞蕴藏着无限的生机。
    这居然就没有完颜飞喜欢的梅花,或许……
    或许他不想因着那梅花而怀念起某些人某些事吧。
    水晶般的雪花依旧还在轻轻的飘落,接在掌心时,悄悄化开的瞬间,是一汪淡淡的水迹,仿佛一颗澄澈的心,那是谁的,云齐儿的,其其格的,妩月的,抑或是古拉的,其实,女人的心都是水做的。
    抬首间,一张雪白的纸笺在这雪中仿佛透明一般的现在我的眼间,之所以说它透明,是因为那上面黑色的墨字清晰的入目。
    轻轻读来,竟是一封没有任何名字的如信一般的文字,看不到是写给谁的,也看不到是谁写的。
    可是看过了内容之后,我知道这是古拉所写。
    ……
    爱那梅花,爱那檀木的香琴,也更爱那花间琴前常常悄悄伫立的你。
    可是日子便如那雪一般总是无垠的,久了,便有一番空寂,这空寂慢慢的润染开来也让我开始无法忍受了,因为听多了雪落花落的声音,我的世界里便有了一种虚无飘渺的无奈,我很怕,怕自己一生终老在山间,只为我会渴望那山下的花开树绿与草香,我会渴望繁华间的喧嚣与浮尘一梦,只是那些与我却是遥不可及的。
    爱愈深却仿佛情愈淡,我的心就如一片羽毛一般总是轻轻轻轻的飘远,无措间回转来依旧是满目的洁白。
    遇见了他,还有她,每每看着他们会心的一笑,看到他们之间甜蜜的相依,我心里就会有一些淡淡的酸楚,偶然想起的刹那,窗前舞剑的你就渐渐模糊了视线,似乎你就要飘离我而去。
    你的世界里最多的就是剑、剑、剑……
    其实你最爱的永远也不会是我,而是你的剑……
    总以为与人交往可以改变你的情趣,可以让你多看我一眼,于是我祈求你带我与他们交往了。
    虽然因了我的祈求你带我去赴约,可是每一次的回来你的一切依旧如昨。
    渐渐的,心灰了,意冷了,我想要逃开,随便是谁都好,就是他吧,因为他对他的女人真的很好,他懂得宠爱他所钟爱的女人……
    可是,我逃开了,你会想我吗?
    真的很期待你的思念,那会让我在天涯的某一个角落里天天期待你从我的门前经过……
    ……
    ……
    看完了,我的心是无比的沉重,这样的一个女子,她似乎是选择了一个极端,可是为什么她不亲口告诉他呢。
    那一夜的白发已说明了他到底爱她有多深。
    那么,她救我便也只是下意识的相救而已,其实她对于我只是缘于一个善,而她的情依旧是属于那个风中洒脱俊逸的完颜飞。
    “其实我心中早已不恨了。只是当杜达古拉把这一个纸笺送到我手中的时候,我的心震撼而痛了。原来一切都是我的错,原来她的心从来都是……”有些哽咽,完颜飞顿了一顿,“我从来都不敢去触碰到她的遗物,我只怕打开来是她写给你的一些片言只句,哪怕一个字我也怕我的心会承受不了,却不想原来一切都是我的误解。”
    我望着风雪中依旧恢复如初白发的他,那发丝在风中轻轻的飘荡,仿佛在倾诉一份轻扬的哀伤。
    我与他,两个人默默的就站在那有些干枯的杜鹃丛中,冷寂中久久无声……
    离去时,我握着他的手,我说:“如果你还爱着她,那么妩月就是另一个她……”
    他点点头,也在这一刻我与他之间的恩怨终于烟消云散了。
    妩月也出来相送,临上马前的那一刻,她悄悄冲着我说道,“其实是我让你在门外等了那样久,因为我想知道你对云齐儿到底有多少真心,然后我知道了一切,我总相信她可以回来的。”
    总以为那是完颜飞的意思,却不想原来是她,轻轻的笑,“谢谢你的祝福。”
    她轻抚着肚子,指着那里的小生命,“如果他是男孩,那么他与小九就做兄弟,如果她是女孩,那么我就为她与小九订了这门娃娃亲。”
    我呵呵的点头轻笑,“嗯,如此正合我意。”
    扬鞭飞马而去,蓦然回首时,一高一矮的两道身影依然相依偎在风雪中遥望着我的方向……
    如果彩虹可以不消失,那么我又岂会去讨来这一对绿玉红玉,如果我没有去讨回这绿玉红玉,那么我又怎么能够知道完颜飞的心早已如水般清澈,当所有的夙怨已了时我其实很想去见一见杜达古拉与铁木尔,可是我真的很怕我错过与云齐儿相遇的每一个瞬间,我要回去,找到可以医治她的药,然后走遍天涯海角,踏遍万水千山我也要找到她,我要等待她的回来。
    假如,她可以回来,那么这一生我也不会放过她了,我要惩罚她做我最快乐的小妻子。
    这一路上打尖时,偶尔听到一些牧民说起杜达古拉与铁木尔都无不拍手称赞,想起那个女子,她与铁木尔虽是经历了一些坎坷,可是终于是走到了一起,我心里也就欣慰了。
    还有燕儿与班布尔善,那些曾经深爱过云齐儿的人都一个一个的幸福了,却只有我与她还是天涯两分离。
    奈何天,又是一个错的安排,让我心痛。
    再回到蝙蝠医谷,初冬的意味已现,树叶飘零,草凄凄,将那绿玉红玉拿给清扬的时候,我的心还在隐隐的哀伤之中。
    我没有去那水潭边,那水已结冰了吧,那些顽石可否已被冰冻结,真不知道那绿玉与红玉还可不可以显现那一些文字与图影了。
    站在屋前,远远的依稀树上还有点点的红叶在风中摇摆零落,而我心里却在呼唤着,云齐儿,请你出现吧……
    “父汗,你回来了。”小九不知何时已看到了我,他抓着我的衣角,抬首看向我的时候,眼里是一些关切。
    一把抱起他,云齐儿她知道我不会舍弃了小九,所以她聪明的拿着他来牵绊着我,“小九。”轻轻的唤,就如唤着云齐儿一样。
    “父汗,我想额娘。”
    “父汗带你去找额娘好吗?”
    “嗯。”他拍手,小小的他开心的笑了。
    原来他也知道只要努力就有希望的。
    那一天,很久后清扬才回来,午后的阳光有些暖却是强不过冬的寒意,看着他带笑走来的时候,我知道那医文终于找到了。
    可是我却笑不出来,即使找到了,我又要如何才能救治我的云齐儿呢。
    看着他一笔一笔的在纸张上誊写着他默记下来的医文,他很认真很专注,因为这关系着云齐儿的生死。
    写过了,再是从头至尾的检查一遍,生怕有什么错字而下错了药,这便是医者的严谨吧。
    那一张纸送到我手中的时候,我看着却是无比的沉重,虽然它来得迟了些,但是毕竟是我努力的结果。
    没有再继续留在蝙蝠医谷,我带着小九离开了。
    清扬站在谷口相送时,他的身影拉得长长的,也写满了寂寞,可是几步开外的阿罗却是笑意连连,其实人与人的守侯,若干年后谁也会落定成书的。
    笑着离去,是送给他的一份祝福。
    曾嘱咐过都别,如果有云齐儿回来的消息,他要飞鸽传书给我。
    可是每每向天空仰望的时候,天空寂寥的就只有浮动的云慢慢慢慢的飘过。
    “小九,你说,你额娘会在哪里呢?”他是云齐儿的孩子,是云齐儿心心念念的孩子啊,她会托梦给他吗?
    “父汗,额娘会在一个很美很美的神仙居住的地方。”
    刮刮他的小鼻子,“你怎么知道?”
    “因为额娘说过,她最希望与小九在一个仙境一般的地方度过快乐的一生。”
    “那么,你额娘有说过那地方在哪里吗?”
    小九摇摇头,“额娘没有说呢,但是我相信额娘现在一定就在一个那样美丽的地方。”
    “走吧,我们就去找那梦一样美丽的仙境。”
    从冬到夏,从夏到冬,脚上的鞋已穿坏了多少已不记得,只知道大雁南来北往的已飞过了五载。
    可是我与小九却一直没有云齐儿的消息。
    这五年多,我庆幸都别一直没有扰我,每每接到信息,都是巴鲁刺百姓安居乐业的消息。
    “父汗,你的胡子好长啊。”
    低头看着自己一身的风尘,再看看小九沾染了泥巴的小脸,除了走遍大山南北,他几乎失去了本应属于他的童年的欢乐。可是,他一直都是开开心心的,他一直都陪着我,这让我很是欣慰。
    如今,十一岁的小九个头已快追上我了,那挺拔的身姿让我想起年少的自己,也让我不仅感叹,人生可以有多少个六年啊……
    “父汗,我想回去看看外公,外婆,还有祖母。”
    累了吧,其实不止是小九,我也想家,我也曾冲动的想要回去,去见见我的父老兄弟,可是我心里最惦记着的还是……
    而小九,他也该享受一些属于他的年纪才有的生活吧。
    回吧,我不能把自己的思念与痛苦强压在自己的孩子身上。
    夏的草原上,风习习,当我带着小九经过那雪山,经过那丛林,重新又回到自己的家乡时,那草原的上空万里无云,却有无数的飞鸟自由自在的飘过……
    番外·图尔丹【008】【完】
    小九仰望着那些飞鸟,那不断变换的队形让人忍不住的惊叹出声,好整齐的鸟队啊,或人字形,或大字形,每一只鸟都是在飞行中保持着自己的位置,整齐划一的仿如有一根线在穿引着它们一般。
    身下的马儿在慢慢的行,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时间于我宛如那慢腾腾爬行的龟,因为见不到云齐儿,时间便已无意义,浑浑噩噩的过着每一天,心已经开始无法负荷那一份浓重的思念。
    思念,如一杯醇酒,香浓肆意的让心无措。
    我悄悄看着小九,他骑马的姿势与云齐儿居然就有那么一些象,呆呆望去,我甚至没有听到他的惊叫,直到我发现他骑着马向我蜇来,我才发现似乎有些什么不对。
    “父汗,那些鸟好好的阵形被一只箭给射落了,父汗,你看……”
    几步开外,一只鸟的躺在草丛中,它身上有一只箭,点点的血迹在那箭的周遭,再看那天上的飞鸟早已散乱的四处飞去。
    不知为什么,我见过无数次的杀戮,可是这一次当我看到这只鸟的时候,我的心里就是有着一股悲凉,仿佛那鸟就是我一样。
    我走过去,轻轻的拾起它,有些庆幸,那箭只是射在了它的翅膀边上,只是暂时它不能飞了,上了药,我想慢慢的它会好起来。
    伸手欲拔下那只箭时,才听到一个阻止我的声音,“那个,这鸟是我射下来的。”一个老伯他站在我面前有些不服气的说道。
    我抬首,“那么,你可以把它卖给我吗。”
    他看着我,突然间就惊呆道:“怎么是你,是大汗,大汗回来了。”高声的大叫,引来这附近更多的人围拢过来。
    我有些不好意思,离开了近六年了,这草原虽然时时刻刻都在牵系着我的心,但我以为我的百姓们似乎早已忘记我了,可是没有,才一眼他们就认出了我。
    “大汗,这鸟既然你喜欢,就送给你吧。”老伯热情的说道。
    “小九。”我叫他,那些银两什么的一向都是他人小鬼大的背在身上帮我打理着,有时候我甚至想其实是他在照顾我,而不是我在照顾他啊。
    小九会意的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再伸手递到老伯的面前,“喏,够了吗?”
    老伯急忙推开他的手臂,“这可怎么敢,这鸟就送大汗吧。”
    我没有理会他们之间的相争,心里一心一意的想要为这只鸟除伤,伸手想要拔去它翅膀上的箭,却在这时,我发现了那上面的一些字,奇怪,怎么会有字呢。
    小小的字我看不清,贴近去看,然后我一个字一个字的读出来:云齐儿、沙漠、绿洲。
    七个字,我把它连贯起来就是:云齐儿在沙漠里的绿洲里。
    想也不想的抢过老伯手中的箭,我一一的向空中的鸟儿射去,明知道自己有些残忍,可是我真的不能够错过了,心里默默的念着,我只是要射伤它们,我不会杀它们的。
    又是有两只鸟落下来,我扒着那翅膀急切的看过去,果然,还是有那几个字。
    把金创药送到老伯的手中,“请你把它们一一的治好,再放了,它们是我的恩人。”未待老伯回答,我已转向小九,“小九”,我无限惊喜的叫道,“走,我们回巴鲁刺。”
    我不知道小九是如何与老伯交涉的,因为我的心已激动的顾不得去想那一些事情,因为我知道我的小九会处理的很好。那些鸟只是伤了一些皮毛而已,我送给老伯的药绝对是可以治好它们的。
    夹着马肚子,我要回巴鲁刺,我要准备沙漠上要用到的物品,我要去找云齐儿。
    “父汗,你怎么了?”小九在风中向我喊道。
    听到他的声音,我这才想起,这样天大的喜讯我竟是激动的忘记了与我的小九一起分享了,“小九,有你额娘的消息了。”
    他追上我,与我的马并架齐驱,“什么,父汗哪里来的消息啊。”
    “那些鸟的翅膀写着,你额娘她就在沙漠中的绿洲里。”
    “父汗,你的话可是当真,这不会是我们在做梦吧。”
    “是真的,我亲眼所见。”
    骑在马背上,小九居然一拳向我挥来,“父汗,终于就要找到额娘了。”
    男人与男人之间,这是庆祝的最好方式。
    我笑了,这一刻是我六年来笑得最真最开心的一次。
    ……
    重新又回到巴鲁刺,我见到了额娘,与小九一起去见了他的外公外婆,武思通一直没有离开巴鲁刺,因为他也在期待云齐儿的归来吧,自己的女儿,一个未见就已先去了,另一个才几日的相见却不想就又是分别了,那一种心境,或许他也不亚于我吧。
    那是一种做父亲的伤痛,娘见到我的时候,只轻声说道:“图尔丹,你有白头发了。”
    我轻声的笑,“娘,我有云齐儿的消息了。”
    把这消息告诉娘,我想这是我回来后送给她的最好的一份礼物。
    “云齐儿,她在哪里?”
    “我还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在沙漠里,但是只我要去找,我一定就可以找到她的。”我相信自己,因为我会执着。
    “倘若她还活着,也算是对其其格的一份安慰了”云齐儿为了其其格而坠冰崖,其其格为了云齐儿而手刃巴雅尔再自杀身死,这冥冥中似乎一切都有定论,只是那结果却是太过凄凉了,如今我终于有了云齐儿的消息,其其格她泉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握着娘的手,“娘放心,我总会找到她的,找到了,我会派人回来禀告你们的。”
    一直无语的武思通此时话说道:“图尔丹,云齐儿就交给你了。”这话语里是对我无尽的期望,我知道,除了期望更多的是他对我的一份信任。
    “外公,你的头发都白了。”
    “小九也长大长高了。”六年的时光啊,孩子的变化才是最大的。
    “外公,那宝藏找到了。”
    爹却没有惊喜的表情,只是有些苍桑的说道:“如果早一点找到它,云齐儿也不会离开我们那么久了。”
    我的心突然就凉了下来,是啊,云齐儿她还有病在身呢,这样久了,此时的她还安然无恙吗?
    头晕晕的响,痛而欲裂,难道我又错了吗?
    或许那鸟的翅膀上的字是某一个人的恶作剧呢?
    然而我却是信以为真。
    可是随即我又推翻了这个可能,不管那翅膀上的字它是真是假,但凡有一线希望,我欲去沙漠的这一次旅行已是不可避免的了。
    这六年,我找遍了大江南北,我走过一切云齐儿有可能去的地方。
    可是唯独我遗露了那沙漠,云齐儿她就是聪明啊,她就知道我们所有的人都不会想到她会去沙漠,所以她选择了一条无比坚辛的却又是我无论如何也找到的路。
    原本她不想让我找到她的,因为她不想让我看着她的生命一天一天的消逝在我的生命里,可是如今她把那消息写在了鸟的翅膀上,那么就证明她还好好的活在这世间。
    只是,为什么她不回来,她不回来看看我,看看小九,看看父亲与娘亲呢?
    她好狠的心啊。
    到了此一刻,我才想到这些,我的心也才静下来。
    或许她有不能离开的苦衷吧,只要去沙漠,只要我找到了他,这一切的疑问也就随之而解开了。
    巴鲁刺的草原上,与亲人们再相见时的那份欣喜与连接着即将又是分离的苦痛,只是这一次,希望真的更多了些。
    我去见了都别,这六年来他成熟了,听着巴鲁刺百姓对他的称道,我知道他已经长进了不少,也不再是从前那个以暴力来解决一切的孩子了。
    “父汗,你回来了。”他还是叫我父汗,这一声叫已是让我的心里有些惭愧了。这六年来我甚至忘记了他的存在,我的眼里都是小九,我的心里都是云齐儿,或许我真的很自私。
    而我更自私的就是把这巴鲁刺交到他的手上,因为我想远走高飞,想要自由自在的与我的云齐儿永远在一起。
    “都别,以后就不要再叫我父汗了?”
    “为什么?”他突然紧张了。
    这六年来虽然他全权在管理巴鲁刺的政事,可是却一直是以皇子的身份在管理着的,至于那汗位我一直没有授予给他,现在,我要走了,我要去找我的云齐儿了,这汗位再不传,我只怕我是误了他,而将来也保不齐会有人不服气而挑起祸端。
    “父汗老了,想要休息了。”
    “不,父汗还年轻,你回来了,这巴鲁刺的一切都要交由你来主持。”
    “知道吗,我有了你姨娘的消息了。”
    “真的,姨娘在哪?”
    “我还不知道,但是我一定会找到她的。”心底深处一直有一个感觉,感觉云齐儿就在某一个地方呼唤着我,就凭着那声音我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寻找到她的。
    “可是……”
    “就为我守住巴鲁刺,让百姓富饶而不受侵犯,这便足矣了。”
    “父汗,你一定要走吗?”
    “嗯,为我照顾你外公外婆,还有祖母。”虽然把这一应的重任都压在了他的身上,但是我相信都别可以做得很好,而倘若其其格地下有知也会欣慰的。
    都别点头应允了,因为他知道我心里最牵挂的人是云齐儿。
    我走了,带着我的小九,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云齐儿的……
    算着路线,才发现当年云齐儿离开的时候,自己真的是慌乱了一颗心,所以这向西的沙漠就逃过了我的寻找,却不想自己唯一没有找过的地方却正是云齐儿有可能去过的地方。
    一身的行装,皆是沙漠中必备的用品,两匹骆驼是我挑了这方圆百里最强壮的两匹。
    “小九,怕吗?”
    他摇摇头,“有父汗在,不怕。”
    “叫爹吧,爹再也不是巴鲁刺的大汗了。”早已把汗位传给了都别,那个位置曾经那么的人都要去争去抢,而我却是把它拱手给都别了。
    原本有一些土地便是属于巴雅尔的,许多事谁对谁错早已说不清了,而我终于把一切都还清了,这样子的离开心里才最是踏实。
    别了,巴鲁刺,或许这一生我再也不会回来,但是我会永远的记得这里,因为在这里有着我与云齐儿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快乐与痛苦,都会是我此生最美好的回忆。
    进了沙漠,一开始我与小九都是感觉有些新奇的,可是走着走着便再也没了新奇感了,当只有无边无际的沙包围着你的时候,那世界仿佛亘古不老的遥远苍凉。
    就在那沙漠边的草原上,我曾经打探过六年前是否有云齐儿的身影来过。
    当我把云齐儿的画像展开在一些牧民面前时,他们不住的点头,曾经他们真的见到过云齐儿。
    我的心里希望更浓,我相信我一定可以找到她的。
    我又问过那么当年她离开的时候可曾有带着向导。
    回答却是没有。
    我知道这沙漠里变幻无常的天气,也许前一秒中还是晴空万里,下一秒钟就极有可能风沙大作,日月无光。
    我不知道云齐儿一个人是如何穿过这沙漠的,可是她真的穿越了。
    那绿洲我问遍了那些去过沙漠的向导,皆说这沙漠里的绿洲只有那么三处,小小的绿洲而已,但是生存环境是极差的。
    我听着,心里又是慌了,那样坏的环境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