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7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儿曾经的夫君啊。
    然后他说,“这一次,如果云齐儿真的回来了,他要与我公平的竟争,他再也不会放过云齐儿了。”有些执拗却更多坚持。我知道,他也在气恨着当年我放任云齐儿的离开吧。
    可是如果他知道了实情,知道了其其格其实就是云齐儿的姐姐时,我想铁木尔就不会这样极端的恨我了。
    可是我没有解释,恨吧恨吧,恨得多了,也会让我少一些痛苦。
    近六年了,从铁木尔的话语中,我知道云齐儿她就快出现了,一定会的。
    日夜盼着,连那星星也在眨着眼,笑话我的无措了。
    可是突然间我就忙了起来,连年的争战,草原上已是万分的疲惫,而班布尔善还是坚持着,他与我约定了一个月后就在那丛林附近的大草原上两相决战,这一战务必要分出胜负。
    有些哭笑不得,我早已对称霸草原失去了兴趣,可是我根本拒绝不了,我拒绝了,就是他大面积侵杀我巴鲁刺的土地,虽然这大汗的位置我并不留恋,可是这巴鲁刺百姓的生命我不能不珍惜,也不能不去管啊。
    一边备战,一边在默默期待云齐儿的出现。
    可是,几天过去了,什么消息也没有,让我以为是不是铁木尔他欺骗了我。
    心里有些烦躁,却又无可奈何。
    一天夜里,我正辗转反侧之际,有人禀报说哈答斤出事了,哈答斤的年轻将士们大多都得了一种奇怪的病,而且草原上也在到处宣扬着只说那些人所中的毒都是我图尔丹下的。
    有些可笑,我图尔丹岂是那种下三滥之人。
    可是也好,我且就去看一看,也顺便证明那毒并不是我图尔丹所下。
    番外·图尔丹【006】
    马蹄声声,每一次纵马而行在草原上时,总是能感觉到飞凤的背上一个纤弱的身影在淡淡的飘去……
    云齐儿,期待你的回来。
    云齐儿,你知道吗,五年多了,相思早已刻入我的骨髓。
    为你,我已无数次的失眠。
    为你,我已无数次的醉去。
    为你,花不再香,天不再蓝,我的心已是日夜剪熬……
    远远的,那蒙古包前两道身影似乎在静静的画着什么,作画吗?突然间有一丝柔软划过心头,想起云齐儿曾经为我所作的画,她的细腻她的纯熟的笔法让我每一次看到都是惊诧再欣喜。
    有一抹目光似乎正向我飘来,纤弱的那是一个女子,那身影是那样的熟悉,是我眼花了吗?
    夹着马肚子,想让那距离越来越短,下意识里有一种渴望,渴望云齐儿会突然间的回到我的世界里。
    看到她的面容时我多少是有些失望的,可是当我问她“你是谁”之际,她不答反问“你又是谁”,那声音那样的悦耳,宛如天籁一般,那是云齐儿的声音,我确定的知道,可是那张如春风般柔美细腻的面容呢?
    为什么不对啊?
    执着她的手,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手有些紧,我不想放手,迷朦中这女子仿佛就是我的云齐儿一样,看着眼前的这场拼杀,巴图的武功似乎长进了不少,我如果再是不出手,我只怕我的手下就会遭殃,可是我真的不想放开我手中柔软的葇荑,我不想让那抹熟悉的感觉消失而去,想也不想的我居然就把她背在我的背上,我知道她有一些内力,可是她的身子似乎有些孱弱,她挣不开我,我就是背着她将巴图打得落花流水。
    看着躺倒在地上的巴图,终于是解了我心中的一口闷气,他下毒却来嫁祸于我,真真是可恶至及。
    “你放我下来。”清亮的女声响在我的耳边。
    心一怔,有些疼痛的感觉,我不想放她下来,却在这犹疑的当口她气恼的一口咬下来,那感觉分明就是当年的云齐儿在娄府里的落轩阁咬着我的感觉。
    “云齐儿……”我脱口而出。
    可是她告诉我她不是云齐儿,她只是清云。
    她的声音,她的神情,怎么我也无法相信她不是云齐儿。
    我是真的不想放过她,虽然她说她不是云齐儿,可是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她要逃开了,我不许,催着马拼命的追,然后我看到了班布尔善,他也是为着她而来的吗?
    有些晕然,而更多的却是心头的狂乱,我把她揽在了自己的怀里,班布尔善果然愤怒了,他向我冲来,而那女子便趁着这混乱的当口抽离了我,那一刹那间我怀里是空空的失落。
    我想把她带回巴鲁刺,我想要感受到她身上那股云齐儿才特有的气息,可是她选择了班布尔善,她随着班布尔善慢慢的远离了我的视线。
    喉咙有些紧,看着两匹马疾驰在一起的情形,我的头痛欲裂,云齐儿,你回来了,你要报复我对你的离舍,是吗?
    你要报复我,是的,一定是的。
    你是云齐儿,即使你化成了灰,我也知道是你。
    我茫然的望着她的背影,我要找回你,云齐儿,如果是你,那么你此生注定也只能是我的。
    因为,我是如此的深爱着你。虽然当我知道的时候一切已有些晚,但是只要你还活着,只要我还有一口气,我都要把你找回到我的身边。
    我没有回巴鲁刺,我就留在了哈答斤,我要查出你是谁,又是为什么出现在哈答斤的草原上。
    所有的消息都告诉我,你是这哈答斤百姓口中的女菩萨,你解了他们的毒,你让百姓们重新又有了希望,当我知道的时候,我其实是感谢你的,因为曾经所有的人都是将这下毒的罪名抛给了我。
    百口莫辩中,你引出了巴图,你为我申了冤,让我图尔丹重新又做回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一个人的爱可以有多少呢?
    我的爱我曾经自以为是的给过了其其格,而后又是给了云齐儿,那失去后的刻骨铭心的痛让我常常感觉自己生不如死。
    假若你真的不是云齐儿,那么我只希望你来到我的世界里,陪着我一起,让我更多的感受一些云齐儿的气息,这样,可以吗?
    我知道,我有些贪婪,可是我真的真的很渴望,渴望云齐儿那独有的气息。
    静静的坐在风里,坐在无边的草丛之中,仰望着夜空,星在闪烁,月光清幽的映照着我周遭的一切,也让这世界更柔和更充满一份奇异的美丽。云齐儿,这一刻我很想你。
    可是,当我再次去哈答斤的大帐里去找寻你的踪迹时,你不见了,你去了哪里?
    你的蒙古包里空无一人,我疯狂的穿梭在哈答斤的土地上,我想要找到你,可是你却突然间好象从这世间凭空消失了一般,任我怎样的找寻着你的身影也无。
    难道你就是上天派来替云齐儿惩罚我的人吗?
    又是无眠,睁开眼睛闭上眼睛都是你的气息,你的容颜在我心里慢慢的唤散成云齐儿的模样,那般的奇特,那般的神似。
    我低吼问天问地,天与地却皆不应我,难道你还有逃天遁地的本事吗?
    我的侍卫们暗自奇怪了,我知道他们以为我变成了疯子,可是你失踪了,找不到你我真的会失去云齐儿的消息,我也真的会疯掉。
    第一次的我把自己变成了一个普通的人,使了一些手段我把自己变成哈答斤的一个最普通的兵士,可是我不是要打探什么军情,我也不是要去直捣班布尔善的老窝,我只是想要找到云齐儿的踪影,哪怕只有一点点,哪怕只是听听她的声音,我也是开心的。
    小心翼翼的当值,小心翼翼的与每一个人聊着家常,我想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云齐儿的下落,那个班布尔善啊,他喝多了酒,酩酊大醉的他甚至都不知道你失踪了啊。他真是粗心。
    可是所有的人似乎在说到你的时候都是讳莫如深,似乎是有什么人封了他们的口。
    一定也是一个大人物吧,否则也不至于在我悄悄提到你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变了又变。
    但是那脸色已经让我猜出你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心里更加的急了,因为我什么消息也问不到,那么就去听吧,我不放过任何人的说话声,或许总有一些人会在不经意间泄露你的秘密。
    我当班,我求着替别人当班,夜里就站在那蒙古包外,总是相信坚持就有希望。
    似乎是老天的垂怜,我终于听到了你的一些消息。
    我听到两个侍女在我面前匆匆而过的话语,虽然低低的,可是我却听得清清楚楚,“那么美好的女子,又救了那么多人,拉拉郡主她实在是太不该了呀。”
    是说你吧,因为你救了好多的人,你是这哈答斤的女菩萨,我不管你是不是云齐儿,我都想要把你翻出来。
    拉拉是一个郡主吗?我要去打听她的一切,知道了,也就一定得到了你的消息。
    原来拉拉就是脱里王爷的女儿,原来她还是一个跋扈的郡主,她嫉妒你,她不喜欢班布尔善对你的特别,她把你关了起来,可是我找遍脱里所管辖的每一寸土地,我都是找不到你的踪迹。
    有些急躁,额娘又来催着我回去了,她不放心我吧,可是回去了我也无法忍受自己失去我有可能找到云齐儿的一点希望。
    我没有走,我就守在脱里的蒙古包附近,白天就躲在远远的地方看着那里的一切,晚上就走近些,我想只要是拉拉做的事情,那么一定就会有蛛丝蚂迹显露出来的,我要救你,这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坚持着,我不想错过每一分钟,然后那一天夜里,我惊喜的发现你就从脱里的蒙古包里出来了,那里很危险,我再为你而担心,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只能默默的等待你向着我的方向而来,我相信,你会过来的,我相信,你身上那股云齐儿的气息会让你与我再见面的。
    好惊险啊,幸亏你跑得快,否则你又要被拉拉给逮回去了,不过也不怕,倘若这一次拉拉再动手,那么我绝对会将她的脖子给扭断。
    你来到了我的身边,你仿佛是上天重新赐给我的云齐儿,轻轻的我揽住了你的腰,在你尚未惊叫出口的瞬间我已捂住了你的嘴。
    这一刻我心跳如裂,我如孩子一般的开心了,因为我把你又捉回到我的手中了。
    你混身软绵绵的,我知道你是病着了,早有铁木尔的侍卫报告说你要天天的服食青叶草的,可是你被关了那样久,又哪里有青叶草来服用呢。
    可是,丫头,别怕,我来了,我带你离开,我会让你安全,让你的身边时刻都有青叶草的存在。
    风中而行时,世界静寂的似乎只有我与你的存在,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声音在告诉我,你绝对就是我的云齐儿。
    终于安全了,携着你飞跑了那么远的距离,我就如一个调皮淘气的孩子一样做着我从未放下身段来做过的事情。
    微喘着气,可是这片刻间休息的空档,你却滑溜如泥鳅般的想要逃走。
    有种尴尬的感觉,原来自己就这样的令你讨厌吗?
    可是我不管,我不能放过你,一个轻掠,你重新又倒入了我的怀中。
    忍住的轻喃,吻落,我还是把你当成了我的云齐儿。
    我沉沦了,我在云齐儿的迷乱中沉沦了,当口中有着血的腥咸的时候,我更加的确定她一定就是云齐儿,也只有我的云齐儿才这么喜欢咬着我,而我甚至不讨厌她咬我。
    她还是抗拒,她说她不认识我。
    我有些懵懂了,如果是她,那么为什么她又变了模样呢,我要带她去巴鲁刺,我要慢慢的去了解她。
    可是,她会随我一起走吗?
    曾经,云齐儿是喜欢孩子的,她一直想要有一个她自己的孩子,而我却残忍的不给她,那么我就带她去见一见那些我收留的孩子吧,如果她去了,那么就有一半的可能证明她是云齐儿了。
    我知道我有些偏执,可是我就是这样认为了。
    我满怀期待的等待着她的回答,然后她真的就同意去了,她也喜欢孩子,是的,这样看来,很可能她就是我的云齐儿了。
    携了她共乘一匹马,她却不愿意,我坏坏的笑,如果她不愿意,那就与我的侍卫共乘一骑,她听了,终于不反对了。
    闻着她身上的馨香,是那样的熟悉,可是看她的样子又象真的不认识我一样,她很开心,至少她比从前的云齐儿要开心多了,她的眉间少了一些愁怨,而更多的是一份坚韧,我喜欢这样的她。
    如果她是云齐儿,那么她一定就是发生了什么事,这事情让她改变了容貌也失去了记忆,否则我不相信她会忘记我是谁啊。
    带着她又回到巴鲁刺,我希望她可以慢慢的记起我记起其其格,还有娘,如果她是云齐儿她不可能连自己的娘亲都不认吧。
    她果然喜欢那些孩子,她对其其格也有着极浓厚的兴趣,这些都让我怀疑她的身份。
    那一夜,她夜探囚禁巴图的蒙古包,其实我早就发现了她的踪迹,我没有点破,我只想给她一个惊喜,我的出现她果然诧异了,真想留在她的蒙古包,想要闻着她的气息,可是她不肯,那么我就离开吧。
    离开了,却只是在悄悄的等着她睡去,然后我再偷偷的回去,睡梦中的她似乎在做着噩梦,那梦魇让她痛苦,让她颤抖着似乎要抓住什么一样,我紧紧的握着她的手,真想抚平她心头的一些伤心的过往,可是除了紧紧的相握,我什么也做不了。
    那一夜我未曾合眼,我看着她直到天边泛起了鱼肚白才悄悄离去。
    可是第二天,她告诉我在她的生命里有一个男人陪了她五年,那就是骆清扬,那是兀哲叔叔的孩子吗?虽然我并不讨厌他,可是我真的不喜欢他对她好,我不要他占据她的心,因为她与我的云齐儿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当我听她说起清扬的时候,我真的生气了,我失态的推翻了桌子,我失态的吼叫着,然后她说是我伤了云齐儿。
    这一句话让我仓皇逃走,我无颜再面对这个根本就是云齐儿的清云。
    可是当我重新又折返回来的时候,我听到了她与铁木尔之间的片言只语,然后我知道她真的是失去了记忆,她还说那时间也对得上,我兴奋了,她果真就是我的云齐儿,可是当我冲进她的蒙古包之时却是铁木尔紧紧的握着她的手。
    从不知道自己是这样的小气,我嫉妒了。
    为了让铁木尔离开,我答应了她只要她劝得了班布尔善退出那场战争,那么我也便退出。
    她欣喜而笑,那笑容让我想起落轩阁里盛开的荷,那样的清透亮丽。
    见到了娘,我看到她的反应,我更加确定她一定就是云齐儿的。
    可是她的作法我不知道是对是错,我真怕娘见到了其其格就真的会应了相士之语啊。
    可是,见了还是见了,骨肉亲情,总是难离舍的,那甚至超过了生与死的抉择。
    终于她还是走了,虽然我让燕儿随侍在她的左右,可是她却偷偷的离开了,我不知道她为着什么这样急切的离开,就只为我与班布尔善的那一场大战吗?
    其实我早已决定退出的。我也不想让这草原上的百姓再受苦受难了。
    去吧,你救了哈答斤那么多的百姓,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到的。
    她走了,我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我把自己埋在无边的事情之中,我让自己没有时间去想念她的一切。
    我期待再次与她的相见。
    可是那边关上,哈答斤人还是吹响了战争的号角,那号角声让我再也没有办法退让了,我可以不先开战,可是我不能等着自己的族人被别人来绞杀,这不是我图尔丹的作为。
    两军阵前,我终于又看到了她,她镇定自若的勇敢的阻止了脱里的一切,她把哈答斤的权利重新又还给了班布尔善。
    然后我见到了可拉,那个害着云齐儿离开的女子,原来她的身世也是这样的可怜。
    还有燕儿,听说她与班布尔善有了一番奇遇,所以我同意了燕儿嫁给了班布尔善,必竟这也是草原上的一段佳话,从此,哈答斤与巴鲁刺和平共处,而班布尔善再也不会因为云齐儿与我宣战了。
    留她在哈答斤,可是我却约定了那雪山下我终会与她一见。
    我走了,我回到巴鲁刺,我安排着巴鲁刺的一切,我甚至重新又草拟了一份传位诏书,我想要去雪山上与她一起从此相依为命,我要让她恢复记忆,我心中她就是我的云齐儿。
    可是额娘似乎是觉察到了我的心思,她求着我,我可以暂时的离开,可是我不可以弃巴鲁刺于不顾,都别还小,而铁木尔又无心政事,所以额娘说如果我走了,那么她便不活了,因为她无颜再去面对我死去的父汗,也无颜面对巴鲁刺的百姓。
    心里有些烦躁,可是我终是拗不过额娘的亲情,我答应她,我还是会回来的。
    于是,只身一人我去了雪山,那雪山上我曾经去过多少次啊,可是任我漫山遍野的寻找她的踪迹也是找不到,那小木屋里还有着她的一些东西,我看到了,我猜着她并没有走多远,她一定就在这雪山之上。
    可是当我翻遍了雪山之时,我慌了,这山里真的没有她的踪迹啊,我拼命的叫着,山上却只有我自己的回音,她在哪里,在哪里啊?
    终于在那冰壁上,我发现了一些凿痕,是她,一定就是她沿着这凿痕爬上去的,这一个发现让我欣喜若狂,沿着那凿痕我上了冰崖的顶上,然后我看到了一脸落寞的她是那样的孤单清冷。
    守着她,我们发现了那座冰门,然后发现了那座如世外桃园般的梅花林,还有那温泉,难道这就是当年狐君的所居之地吗?怪不得我寻了那么久也找不到这个地方,这样的隐密又岂是我所能找到的啊。
    生命中最大的惊喜就是突然间知道自己又有了一个孩子,是的,我知道我又有了一个孩子,虽然未曾谋面,可是是云齐儿与我的孩子啊。
    真想把他抱在怀里,可是他却被狐君带走了,听着哑女讲述着他小时候的故事,我与云齐儿听得是那样的仔细。
    可是有一件事却一直让我揪着心,那就是她病了,我知道她病的很严重,她一直在隐忍着,其实我临行前铁木尔已经告诉了我一切,他说云齐儿是因为从那冰崖上坠落下来所以才患了病,我也知道只有找到那宝藏,找到那宝藏里的医书,她才能够得救,所以我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我一定要为了她而去拼得那宝藏的地图。
    我不能够让她死啊。
    额娘捎来了信,巴鲁刺又有巴雅尔的人作乱了,听着这消息,我不得不回去,似乎我一离开巴雅尔就会趁机作乱,待我回去了,他又销声匿迹了。
    我是巴鲁刺的大汗,我无法放任这些,所以我只能让她自己先行离开了。
    送给了她那一块玉,是因为我知道那是开启宝藏的其中一块,同时那也是古拉的玉,我希望狐君在看到这块玉的时候可以对她网开一面,却没有想到却是因着这一块玉而引来了狐君的不快。
    终于打退了巴雅尔的交战,而我也听到了消息,关于开启宝藏的另一块绿玉就在大周朝的琴夫人手上,只要那绿玉与红玉可以同时得到,再加上宝藏的地图,那么宝藏也就可以开启了。
    清扬要去,铁木尔要去,那么我有什么理由不去呢。
    我要助着他们得到那块玉,我要救我的云齐儿,因为我知道她毫无疑问的就是我的云齐儿。
    终于又要去那一座我第一次见到她时的京城了,再一次见我希望她已恢复了记忆,她已知道我是谁。
    果然,她记起了我,但是却是因为黎安而恢复了记忆,这多少让我有些感触,或许是我给过她的欢乐太少太少吧。
    但是不管怎样她恢复了记忆就好,我就开心了。
    那宫殿之上,她让我揪着心的救了妩月公主,她的智慧她的轻功让她飘飘如仙子一般,也更是让我着迷了。
    追着她,想让她重新接纳我,可是她还是选择了清扬。
    那就去吧,是清扬重新给了你生命,对他,我无话可话,对你,我是一生的愧疚。
    妩月的婚礼上,云齐儿,你感动了狐君,也感动了我。其实世间最珍贵的就是付出与不救回报,这一些你总是能够做到极致,总是能够让所有的人为你而感动,所以在草原上你的美名远播。
    你重新又接纳了我,那一刻我心里在欢呼着的,我知道穷此一生我也不会再离开你了,你生我便生,你离我便离。
    带着我们的小九我们一起去了蝙蝠医谷,那里有着我们最美好的日子,我真想这一辈子就这样与你一直到老,那该有多好啊。我们的孩子,他真的很可爱,他很能干,我喜欢他,也爱他。我更是感谢你给我带来了我亲生的孩子。
    云齐儿,有时候真希望你的病立刻就好了,然后我与你带着我们的小九一起找一处可以避世的世外桃园,从此过着我们幸福的生活,可是那宝藏却一直没有消息,就连狐君也是束手无策,曾经他答应了清扬,倘若找到了宝藏,那里面的医书他一定会送给清扬来救治你的病的。
    是他们翻遍了金国也找不到那宝藏。
    每一次听到铁木尔与清扬捎回来的信息也总是让我一次次的失落。
    为什么老天弄人,会让你落了这一身的病呢。
    每一次看着你心口的痛,我的心里也是绞痛着,真想替代着你,让你少一些痛楚,可是我什么也不能做,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一天一天的衰弱,看着你的苍白,也总是让我悔不当初。如果人生可以重新来过,那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任你与狐君的离开。
    巴鲁刺又来消息了,巴雅尔掀起了战乱,可是都别却是帮着他一起叛乱了,都别他终于还是背叛了我,虽然我早就知道他不是我的孩子,但是知道他背叛我的那一刻,我还是痛心啊,曾经我是真心的想要把这巴鲁刺交到他的手上的,可是他却是伤了我的心。
    这一场战让我与云齐儿再是无法安然的呆在蝙蝠医谷了。
    上路了,可是那路人的对话却让我惊心了,怎么也没有想到那战争竟会落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而云齐儿她也知道了事态的严重性,她劝我先行离开了。
    她知道我身上的担子,巴鲁刺那么多的百姓,他们的性命都在我的手上啊,我不可以弃他们于不顾。
    我走了,我庆幸还有我的小九,他的功夫好,我知道由他来保护云齐儿是怎么也不会有事的,还有那暗地里的侍卫,所以我离开了,虽然有些不放心,也有些忐忑,但是我相信走过了这一番风雨,我与她终是会见彩虹的。
    我走了,离开的那一刻,我发誓再见面时,我会一辈子只陪着她的,我一定要处理好巴鲁刺的一切,然后与她一起从此远走天涯,过着属于我们自己的生活。
    云齐儿到了,小九也到了,而我也平定了那一场战乱,我痛心啊,本来我可以把这巴鲁刺的大权交给都别,可是他如此这般,又岂能服众呢。
    可是不交给他,我又能把这大权交给谁呢?我的小九吗?
    我不想,我想带着他与云齐儿从此只过着属于我们自己的平常日子,哪怕我天天煮饭洗衣,我也甘之如饴。
    云齐儿让人捎信说有人来劫持都别了,我赶去了,却只是看到了受了重伤的也力罕,而云齐儿却被巴雅尔抓去当了人质。
    当我看着巴雅尔的刀架在她的脖子上时,我惊心了,我不知道我要怎么做才能救下云齐儿。
    却不想就在我无从救她之际,其其格她竟是亲手就杀死了巴雅尔,这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都别就是她与巴雅尔的孩子。
    虽然我无数次的想过都别不是我的孩子,可是当我确认这样的消息时我还是有一些伤的,我是男人啊,但是我终于还是忍住了。
    当我看到其其格为了巴雅尔而寻死的那一刹那,我才真正的懂得了她的心,其实她的爱更深更痛啊。
    巴雅尔把她献给了我,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让他的孩子都别来继承我的汗位啊。
    也在这一刻,让我明白了,为什么那一次丛林里刺杀我时那灰衣人让我签着那份诏书,原来只要传位给了都别,也就是把大汗的位置还给了巴雅尔啊。
    巴雅尔他好阴狠的心啊。
    可是都别还是其其格的孩子。
    看着草地上的血泊,我突然觉得这么些年的征战与杀戮不过是一场虚空,我心里暗暗的下了决定,这汗位从此我会传给都别,只是他首先要学会堂堂正正的做人。
    处理完其其格与巴雅尔的后事,我也只想与云齐儿远走高飞了。
    与她一起,才会是我此生最美的祈愿,我只愿与她一起翩飞在属于我们自己的世界里,哪怕只有一天,一个时辰,我也会努力的去珍惜。
    娘的毒解了,云齐儿也认了父亲,我以为我与云齐儿离开的时候也就到了。
    那一夜不知为什么,云齐儿她特别的热情,她的让我奇怪,我就有一种预感,她要偷偷的离开我了。
    那么就等到我为其其格与巴雅尔办好了后事,我就带你离开吧。
    我以为云齐儿总也会等到其其格入土为安后才会离开的,却不想聪明如她,又岂会不知道我的心事,她早知她在我在,她去我去的心了吧。
    当我匆匆赶回到落轩阁时,我才发现人去屋空,我的云齐儿她走了,她真的走了。
    狂乱的扯开桌子上的那一封信,这是她留给我的唯一的字迹。
    她把小九留给了我,她给了我一份责任,让我不可以为了她而轻生。可是她有没有想过我的痛苦啊,曾经的五年,已经让我痛不欲生,如今再番来过,那一刻我的心已是脆弱的仿佛如那断了线的风筝。
    风筝,我真想让自己变成风筝飞在天空里去找你,云齐儿,你不可以这样的狠然啊。
    你说,其实你曾经很爱我,因为爱所以我才要保重我自己,因为爱便是希望,便是生命的一切。
    小九来了,我抱起他,紧紧的把他拥在怀里,那一刻我泣不成声。
    我知道小九也是你最割舍不去的爱恋,可是我不相信你会死去,你不会的。
    我冲出去,我去了雪山,我以为你一定会在那里,可是我翻遍了每一座山,我也去了那梅花林处,可是那冰崖上除了千年的寒冰就只有一片的冷寂了。
    云齐儿,你告诉我你去了哪里?我想起当年你第一次要逃开我时你要去的那个小镇,难道这一次你也去了吗?
    无功而返后,我真的去了那个小镇,牵着疲惫不堪的马我走在小镇热闹繁华的街路上,我在寻找着你的踪迹。
    恍惚中,一个纤弱的女子经过,我下意识的松了手中马的缰绳,我抓住她的肩膀,可是当那女子回过头时,我才发现我认错了人,尴尬的低着头,看着她的白眼,我无声的离开了。
    那小镇上我整整住了七天,却依然没有你的踪迹。
    你去哪里了,你说那宝藏很有可能就在蝙蝠医谷,那么你就有了生的希望啊,你为什么要这么傻,要逃开呢,你这个懦夫。
    云齐儿,你让我好恨我自己啊,那一天,我真的不该把你一个人单独留在落轩阁,你的温情骗到了我,让我以为你不会随便的离我而去,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坐在路边的台阶上,我努力的想着,我想要知道你到底去了哪里?我不信这天地之大,我竟是找不到你。
    端起手中的酒壶,一仰而尽时,心底的离痛让我难过的想要向老天怒吼,为什么这么残忍的让你离开我的视野。
    可是,走了就是走了,任我再去如何的寻找,也找不到你的踪迹。
    终于,我还是又回到了落轩阁,我终日里把自己泡在酒池之中,我不想清醒,我只想醉着梦着你的回来。
    你告诉我,你很好,你一定不可以死啊,只要还活着,这辈子我都不会放过你,我都要找你回来。
    “父汗,额娘还会回来吗?”
    每一次当小九这样问起我之际,我的心都会忍不住的颤抖,你会回来吗?我相信会的,因为你的心里有爱,你爱我,爱小九,也爱娘亲,爱你的父亲。
    你把小九留给我,你押对了啊,你就知道我会为着小九而生的,云齐儿,你真的懂得让这世间的亲情羁绊住我的心,让我生,让我一辈子的守住我们的小九。
    每每看着他,都是让我想起你,那一年在雪山上你是如何痛苦的生下了他,也是因为生下了他你才做下那一身的病痛啊。
    为了小九,你舍弃了太多,所以我真的没有理由把他独自留在这人世间。
    我不可以,我真的不可以,否则就是对不起你的所有努力啊。
    “父汗,都别哥哥说还有那宝藏啊,我想额娘她一定会没事的。”
    小九的一句话惊醒了我,是啊,还有宝藏,云齐儿她或许是去了蝙蝠医谷了呢。
    清扬在那里,清扬一直在为着她寻找一些药方,如果真的找到了宝藏,云齐儿的病也并不是无法治愈的。
    这样想着,我心底又是升起了无边的希望。
    去吧,就去蝙蝠医谷。
    番外·图尔丹【007】【手打97ㄨ】
    云齐儿说她有一种感觉,那宝藏就在蝙蝠医谷的周遭。
    我不知道她的生死,但是只要有一天没有她的消息,我就认定她还活在这人世间,我要找到解治她的药方,然后等到她出现的那一天送给她一份惊喜。
    我交待都别代我管理巴鲁刺的一切,我相信他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的心里多少会成熟了一些的。
    额娘对他却有异议,也听说了他是巴雅尔与其其格的孩子,然而我的心已再不去顾忌那些流言诽语了,我只想要去找到我的云齐儿,而且曾经我占有了巴雅尔的土地,如今再把巴鲁刺还给他的儿子,似乎一切都解了。
    领着小九,只有他才可以给我心灵上的慰藉,再一次踏上了去蝙蝠医谷的路,可是这一次我的心里却没有从前那一次的温馨与甜蜜,更多的是哀伤是无尽的思念。
    又是经过了那一家饭铺,往事历历在目,仿佛云齐儿就在我的身边一样,可是伸出手抓着,却只是抓到了一片虚无,最近我的意识总是太过恍惚了。
    蝙蝠医谷里,我见到了清扬与阿罗,小九最是淘气的年纪,虽然他也会惦着他额娘,可是被阿罗拉去玩耍时,也是高兴的不亦乐乎,看着他,就让我感觉到云齐儿的气息,她一定没有死,她就在这世间的某一个角落,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等到她的出现。
    与清扬之间总是淡淡的,我知道他对我多少是有一些芥蒂的,只不过因着云齐儿的关系,他很少说什么。
    “其实回到蝙蝠医谷之后我就找到了云齐儿当初回来时留给我的一封信。”坐在屋外的石椅上,清扬幽幽说道。
    我心里一怔,难道那时候云齐儿就决定要独自一个人离开了吗?她好狠的心啊。
    树影间的阳光轻轻洒在清扬的身上,却是让他更多了一份落寞,“其实她很珍惜你与他之间曾经的一切,她说她还是无可救药的爱着你,她希望你与小九可以开开心心的活在这个世间上。而我,她的祝福更多,她是一个心善的女子,她希望她遇到的每一个人都会幸福都会快乐。”
    我望着他有些迷朦的眼睛,一道光亮映透着我的眼前是一片淡淡薄薄的雾气,而那雾气之中就是我的云齐儿,她微笑的看着我,看着这个世界,其实,她真的真的很爱我们。
    眼角有些湿润,无声的转过身去,站在一株大榕树下,那着那盘根错节的一株老树,它的生命力是那样的顽强,几百年的风吹雨打,它还是一样的屹立不倒,它就如我的云齐儿……
    云齐儿,如果你听到了我的呼唤,请你回应我,让我知道你在哪里……
    “在她曾经住过的房间里,我找到了这个。”清扬随手从怀中掏出了一幅画卷给我。
    伸手接过来,轻轻的打开来,这是云齐儿留给清扬的东西,打开的瞬间,我惊住了,原来这又是临摹的一份藏宝图,从前的那份原图还有她拼画起来的图早已在大周就交给了完颜飞。
    “那时候让她临摹那两个半张的画,让两张画合而为一,不过是为了寻找上的方便,可是她画好了之后虽然是还给了我与铁木尔,但是聪明如她,似乎早就发现了这宝藏上的秘密,所以她凭着记忆悄悄又临摹了一份,就放在她的小屋里,这一次回来整理她的物品之时也一并被我发现了。”
    或许她知道那份藏宝图的重要性,或许冥冥中她也知道那关系着她的生吧。
    “云儿与阿罗总是在这蝙蝠医谷附近逗趣玩耍,或许她曾经见过那类似的地方也说不定,可是我依着那画,把这山间寻了很久,我也找不到什么。或者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么样的一座宝藏吧。”清扬叹息了。
    “会的,我相信云齐儿的感觉。”她的感觉一向都很准,不管她的生与死,那医书我是要定了。
    清扬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他转身而去的瞬间,我看到的是更多的疲惫,为着云齐儿,他真的付出了很多很多。
    熟记了那幅图,就把它印在我的脑子里,一座山,几块顽石,那些顽石总是无法与那座山联系在一起,那画中,就好象生生的硬是把它们画在一起一样。
    或许问题就出在那些顽石上吧,有一种感觉,我一定会找到这座山。
    带着草帽,一身的布衣布裤,我穿梭在蝙蝠医谷谷内谷外的每一个角落,想起兀哲叔叔,其实这宝藏是他的才对,只是他却过早的离开了人世,我从未对清扬提起来兀哲叔叔的事情,那是他的父亲啊。
    常常在想他比我只大了那么几岁而已,可是年少就失去了父亲的一切消息,而他还可以坚强的走过来,其实人生的每一步都是不容易的。
    兀哲叔叔一定是爱着云齐儿的娘亲的,他是为了为她找回其其格才只身去草原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