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56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是杜鹃花的浓香,还有松针青翠的入眼,而眼前的她比花更柔美,比树更娇翠,而我注定此生要沉沦在她的爱欲之中了。
    轻偎在我的胸前,仿佛做错了事的孩子,两个人无言的感受着一份爱的气息。
    云儿来的时候,就是我这样的把燕儿环在我的怀里。
    她羞赧的低垂臻首,其实云儿已远去,云儿早已知道我中了催|情花的毒。
    揽她起来,轻声在她耳边低语,“终是我的人了,我要娶你。”
    她无声,却是轻挣着跑开,轻罢的衣袖让她如仙子一样飞向云儿,她真的好美。
    娇羞无限,再看到燕儿与云儿,我的眼里却只有燕儿的身影了。
    心悄悄的变了,只是我却接受,亦也开心。
    多少年来那沉重的无解的爱终于放下的时候,心轻松了。
    与燕儿相约,她会劝着图尔丹尽可能的不要开战,而我与云儿会尽自己所能的来阻止这一场战争。
    早知道脱里的阴险了,却没有想到他做得这样的绝情,我要夺回属于我的一切,那兵符我一定要抢回来,我与云儿分开两路,同时去寻找着我的兵符。
    可是那兵符它居然不在我的大帐,脱里的周遭都是保护他的侍卫,拉拉醒了吗?不过即使不醒,那些个丫头们也会去找她,我被人救走的消息估计已经传到了脱里的耳中了吧。
    所以我更要谨慎小心。
    然而我始终也找不到那兵符,我相信那兵符一定就在脱里的住处,我也相信云儿她一定会得到那兵符,那么眼下我便抓紧时间,我找到了我的一些常年随在我身边的手下,我交待着倘若明天脱里宣布开战,我请他们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当战争一触即发之际,我还没有看到云儿的身影,我的心里很急切,举目而望中,那汗水已涔涔而下。
    其实我也不想要有战争发生,其实我一直都错了,看着两军对垒中那些无辜的将士们,我发誓我一定要把这场战争消失于无形中。
    终于看到云儿的身影了,可是她背上的那个女子为什么就有些熟悉呢?那女子她是谁?
    我听道脱里喊着要放箭的声音,我急忙的大喝一声,“住手。”
    再不可以让战争蔓延了。
    云儿看到了我,她把她手中的兵符向我抛来,这一刻我突然就有了至高无上的权利,也是在这一刻我才知道权力于人的重要,便是因为如此所以便有着太多的人为了权力而利欲熏心,再不惜一切的想要夺走哈答斤大汗的位置。
    可是随即当脱里又拿出一个兵符,他指证说我手中的这块是假的时候,我看到哈答斤将士们眼中的疑惑,有一些紧张,我还不能确认他们会不会听我的,必竟这许多的人都已经被脱里给收卖了。
    却见云儿只身形一闪,转眼脱里手中的兵符已到了她的手中,她抛给我,我拿在手中,这一刻我知道所有的将士们再也不会违抗我了。
    而云儿,她再一次成为哈答斤所有人心目中的女菩萨,她拯救了无数的生命。
    所有的一切在我的号令中就要结束了。
    可是在这时,云儿她身边的女子居然就举刀挥向了脱里。
    而脱里却没有躲开,血在这一刻飞溅,他怒叫着拉拉的名字。
    我终于记起了这个女子,她是可拉,此时我才知道也是她设计逼走了云齐儿。
    而此时貌似云齐儿的云儿却是在救治她,人生总是有着太多的不可思议了。
    脱里被带走了,图尔丹与燕儿走来,这一次是云儿为我作媒,当图尔丹把燕儿的手交到我的手上时,我知道幸福就在我的眼前,我能做到的就是永远的珍惜她,因为爱所以珍惜。
    把可拉抬回到蒙古包里,我才知道这样的一个女子她为了她母亲竟是割舍了那么多的人间真爱。幸运的是她遇到了云儿,云儿为她诊治为她开了药方,我相信不久的将来可拉一定会痊愈的。
    云儿要走了,她似乎有许多的心事一样,我听燕儿说如果她当真就是云齐儿,那么这世上就很有可能还有一个孩子是她的,她是要去寻找她的孩子吧,知道了这些事情,我也不拦她,我与燕儿皆尊重她的选择,也皆会为着她与她的孩子而祝福无限。
    那一条被马车轧了又轧的路上,我与燕儿送了一程又一程,燕儿的眼里是更多的不舍,那是一份友谊,而友谊就如花香,淡淡的,却是持久而怡人。
    罢了脱里的一应官职,而拉拉早已惊吓的逃跑了,她知道倘若被我抓住了她,我一定不会放过她的,她那样折磨过我,那是老天都会报应她的。
    可是当我拥有了幸福之时,我却并不恨她了,便是那催|情花让我结识了燕儿,燕儿救了我,也让我体会到一份患难中的真情,从此我只会与她携手共看日落繁华。
    经常会去打听云儿的下落,因为我一直猜想她就是云齐儿。
    不久之后从大周朝传来消息,原来云儿果真就是云齐儿,知道了她有了一个儿子,心里为她而欣喜。
    可是没有多久就听说云齐儿离开了巴鲁刺,她失踪了,那一天燕儿哭得眼红红的,任我怎样哄着也是哭个不休,那情形就好象我欺负她了一样。
    蹲在她的面前,倾听着燕儿腹中胎儿的心跳,我轻声劝着她道:“云齐儿那么善良,好人必有好报,她不会有事的,倒是你啊,就生个女孩,将来也与她呀攀个亲家,你说怎么样?”
    燕儿破涕为笑,“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开玩笑。”
    “你啊,这不用你操心的,云齐儿自有图尔丹去找她。”而其实我也派了很多人去寻找云齐儿的下落,这不止是为着心底深处一份尘封许久的爱恋,更多的是因为云齐儿是哈答斤的女菩萨,是她曾经拯救了哈答斤,也使我免被脱里与拉拉陷害。
    草原上,微风扬起,与燕儿携手而坐时,远处一个女子悄然走来。
    “大汗,我要走了。”可拉笑意盈盈的看着我与燕儿。
    燕儿拉着她的手,“姐姐要去哪里?”燕儿说着悄悄的看了我一眼,我知道她是让我挽留可拉。
    可是留住她又如何?虽然我知道可拉她曾经深爱过我,可是错过了,一切就已不再,我们感叹的只能是时光的变迁,岁月的无情,而我的心里再也容纳不下其它的任何一个女人了。
    有一些爱是刻骨铭心一辈子也无法抹去的,看着可拉微笑着离开,其实这多少让人欣慰了,至少她还健健康康的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山洞里她遭受了非人的待遇,此一生那些回忆都是让她痛楚的,而其实更痛的不是肉体上的折磨,最痛的是折磨她的竟是她最最至今的人。
    亲生的姐妹,拉拉她真的不应该啊。
    半年后,燕儿生了,居然是一个男孩,这让我好生叹息了,看来这孩子也只能与小九结为兄弟了。
    每一回,坐在木椅上,静静的看着我的燕儿,还有我的儿子,是那样的真实与温馨,而云齐儿她也永远只是我一个遥远的梦了。
    云齐儿,我依然会送上我最真的祝福,在我心里你依然还是我最爱的公主。只是我的心只有一个,所以我只能把你永远的珍藏在我的心底深处,把爱给燕儿,只因她是上天赐给我的最美好的礼物……
    番外·图尔丹【005】
    常常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悄悄的注视着她,我知道那是铁木尔,他也爱上了她吗?可是云齐儿她已是我的女人了,我真的不喜欢他看着她的眼神,于是我让额娘吩咐他,就让他拿着那半张藏宝图去大江南北去寻找那宝藏。
    他果真听额娘的话,他离开了,再也没有虎视眈耽的盯着我的云齐儿了,而我也终于安心了。
    我是吃醋吗?我不知道,我明明只把她当成一个替身的,可是我就是不喜欢其它的男人看着她,黎安不行,铁木尔也是不行的。
    知道她喜欢孩子,渐渐的我有些不忍了。我的心在慢慢的变化着。我是怎么了?难道她只是云齐儿吗?
    她要过生日了,可是冰宫里却有奴才来报说其其格似乎有些好转了,她的脸色有些红润了。我交待了一应事宜,我飞马而去了冰宫,那一夜我守着其其格,我向她讲述了云齐儿的一切,其其格一声不响沉沉的听着,我希望她也能够喜欢能够接纳云齐儿,我突然就想要她为我再生一双儿女了,而那薰陆香也的确不能再让她服用了,否则这一生云齐儿就无法再生育了。
    那一夜我回来后我就交待了塔娜仁,要把薰陆香换回成苏合香,可是塔娜仁却背着我继续给云齐儿服用薰陆香,她没有按着我的要求去做,从前她侍候过其其格,所以多少她对其其格的情会更多一些吧。而她也终于害了我,她让云齐儿恨我了。
    那烟花,还有落轩阁,都让她惊喜,可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她的逃开,她要离开我,因为她知道了薰陆香的事情。
    当若清偷偷来告诉我的时候,我犹自不信,我不信她会离开我,这世上的女人哪有不贪图富贵荣华的,该有的我都给了她,她还有什么不满足。
    她求我要我带她去丛林,那就去吧,我不信她能够跑出了我的手掌心。
    去那丛林,我想告诉她其其格的故事,我其实也想告诉她,那薰陆香我早已差人换成了苏合香了,可是还没待我说起,那丛林里我又一次遇到了刺客,我怕啊,我怕这些刺客们伤了云齐儿,可是侥幸的是他们的目标依然只有我,这草原的上皆以为云齐儿不过是另一个人的替身罢了,所以他们还不会拿她来要挟我。
    我受伤了,那灰衣人取了文书让我签的时候,那上面的内容让我一惊,我奇怪着为什么会有人让我传位于都别,都别即位于他们有什么好处吗?那一刻我真的奇怪了。可是许多事根本由不得我来想清楚。
    那把刀架在我脖子上的时候,我以为我此生命已休矣,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明明她不该救我的,明明她是恨着我的,可是她还是以她的聪明她救了我。
    那一刻,我突然间感动了,而我也更不想放开她了,不知为什么只要是一想到她要永远的离开我,我的心里就是一阵绞痛。
    赠了她金创药,而其实是我心中的又一个算计,她接了,那么她还是逃不开我,我还是会把她追回来。
    我是图尔丹,我是巴鲁刺的大汗,我随心所欲的想要什么就有什么,而她,不过是一只乖乖的小兔子,跑累了,还是要回到我建造给她的那个笼子里,这是她的命,由不得她去选择。
    她很聪明,可是她却没有想到那背叛她的就是她身边的侍女吧。
    巴雅尔把她带回来了,她重新又住进了落轩阁。
    她一定不甘心吧,我也是,我也生气她的离开,我是真的生气,就在我想要给她一切给她孩子的时候她居然想要逃开我。
    赌着气,我不去见她,可是那落轩阁里的风吹草动我都是熟知的。
    可是当都别告诉我,说她要见我的时候我已迫不及待的就去了,我想见她,很迫切的要见到她。
    多少天没有见了,她的容颜依旧,可是快乐却已不在属于她了,她不快乐,我知道,看着她,我心里多少就有一些绞痛。
    我这是怎么了?我也不清楚,可是我就是看不得她的伤心,再一次的又要了她,其实我是想她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这样多少也可以给她一份慰藉,即使少了我的爱,至少她还有一个孩子可以给她一些充满亲情的爱。
    我知道自己是矛盾的,因为我还不懂得我对她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可是这是不同于其其格的,也是不同于沁娃与其它的女人的,我每天里都会想起她,见与不见也挡不住她的容颜在我面前的晃动。
    可是她终于是知道了其其格,她知道了她是其其格的替身了,是吧,连我也是这样认为,她真的不过是一个替身罢了。
    可以她又能如此,她也只能默默的承受着我与其其格的一切,只要她好好的不吵闹,我还是会待她好的,爱屋及乌,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因为其其格所以我会待她好的。
    可是她居然有本事联络上了狐君,还带着狐君送给她的八爪星进了冰宫,那一刻我愤怒了,我不可以让她来伤害我的其其格,于是,我就伤害了她。
    我抱着其其格离开的时候,我甚至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她太攻于心计了,她要害死我的其其格,我恨她的所作所为。
    我放任她留在那冰宫里,生与死皆是她的造化,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原来她也是无辜的,不过所幸上天有眼,终于是铁木尔赶来了,他救了她,那一次,我其实多少是有些感谢铁木尔的,或许是我错了,我真的没有给过她幸福,我负了她的心。如果换作是她嫁给了铁木尔,那么也总比跟着我幸福吧。
    虽然这样想了,但是当我听到她把我当成了铁木尔,当我看到她与铁木尔愉快的坐在一起用餐的时候,我还是不自在了。
    我对她那样的狠然,可是她居然奇怪的留了下来,后来我知道她是为了她娘,我也知道是九夫人算计着让她杀我,然而她终于还是没有下得了手。
    是因为爱我吗?我不知道,可是多少我还是感动的。
    我常常就站在她的窗前,听着她的琴声,看着窗里她的剪剪身影,每每这样看着,总是会让我的心里沁出水一般的温柔。
    可是其其格她还在昏睡中,她醒不来,就是我的愧疚,而我也再是没有心情去面对云齐儿了。
    只是当我想到只有她才可以求得狐君来救我的其其格之时,我还是去做了,我知道以她的善良,以她那一颗柔软的心,她一定会救其其格的。
    果然她求来了解药,我以为我就要见到我的其其格了,可是世事无常,偏偏又是生了枝节。
    我听说她的飞凤有些异样,我就去了,她请我喝茶,可隐隐中我就是觉得有什么不对,那茶因着她的不小心碰落,我终是没有喝成。
    她说她让我去见她娘,可是她娘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啊,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我惦着其其格,我怕她一醒过来之际她看不到我,那是怎样的错过啊,我真的不想。
    于是我离开了。
    而她则是疯了一般的就要离去,飞凤啊它才有了孕,它不适合她骑的,我看着惊心,我与刚巧赶过来的燕儿一齐向她追去,真是不懂为什么她会这样的不顾一切。
    可是随后她的话让我与燕儿怔住了,她说她娘与黎安皆被抓了,铁木尔赶去之后也受了伤。
    我这才明白她的急切,原来是有人报错了信,也不知是谁,这消息真的会让人担心的。
    可是就在这时候,铁木尔与黎安回来了,她欣喜异常,她娘没事了,安全了,她顾不得与人打招呼,她直奔着她娘的马车而去。
    母女之情,我懂得那份渴恋。
    重回了落轩阁,我以为一切都结束了,我真想立刻就飞离开,我要去见我的其其格,她醒了吧。
    可是这一次我却是忍住了,我不想再一次的伤了云齐儿的心,她娘来了,我总是要陪着她,让她娘不至于看出什么破绽,也不想让她娘看出我与她之间不平常的波涛暗涌吧。
    她感激的笑望看我,是我为她解围了,那一刻,我心里多少有些愧疚,其实这是我应该做的啊,必竟我还是她名义上的夫君。
    可是进了落轩阁,我就是觉得有些什么异常,云齐儿更是,她吩咐着让人去找到若清与武昭。却没有想到,她要找的人原来早已藏身在她的屋子里。
    狼子野心,武昭拿刀架在了她娘的脖子上,那一刻我清楚的看清了她娘的容貌,我震惊了。
    怎么她与兀哲叔叔送给我的那幅画竟是那样的相象。
    难道,难道她也是其其格的娘亲吗?
    我懵懂了,我慌乱了,其实我知道不管她是谁的娘亲我都会救她的,我不能眼看着她的死,可是她带给我的震撼还是让我有些慌乱了。
    我心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催促着我,让我救她。
    于是,当武昭再次压着他手中的刀时,我向铁木尔使了一个眼色,我知道铁木尔终会出手相救,可是我很怕伤了她,也就在片刻间我下了决心,我要救她,她是云齐儿的娘,也是其其格的娘,两个女人我都是看不得她们的伤心。
    手起刀入的瞬间,是生生的疼,可是我却笑了,我终于做了一件最正确的事情。
    恍惚中是她温柔的守在我的身旁,她对我说着悄悄的话儿,虽听不清,可是我还是奋力的听着,我喜欢她的声音,喜欢她的一切。
    也是在那一刻,我才发现其实我也是爱着她的,但是我却是就要死去。
    真的不想死啊,我很不甘心。
    那么就认真的喝下所有的药吧,我太留恋云齐儿的温情,其其格的娇柔,其实老天待我真的不薄,它送给了我两个让我可以用心去爱的女人。
    终于醒来的时候,我看到了云齐儿,还有狐君,我听到了两个人之间的对话,那一刻我真的无法抉择了。
    我想对云齐儿说请你不要,不要用你自己的自由来换得其其格的生,可是我可以吗?
    其其格她曾经救过我,我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去吗?五年的守侯,我的真心也换不来她的生吗?
    我真的无用,狐君他看着我的眼神里都是鄙夷,他在笑我,笑我连保护自己女人的能力也没有。
    我想到了娘,如果将来的某一天,当娘知道云齐儿没有舍身去救她失踪了很多年的女儿之后,娘会不会痛苦呢?
    会的,一定会的。
    那么,就让云齐儿去吗?
    看着她望着我的眼神,她似乎在期待着我对她说‘你不要去’。
    可是我不信狐君是这样的无情,我总是有一种感觉狐君还会放云齐儿回来的,她只是暂时的离去,这就比其其格此时的状况要好很多,至少她是健康的活着,而其其格她已是淹淹一息。
    于是,我做了一个决定,我让她随了狐君而去,等我好了,等我能动的时候,我就去雪山去找她,我就用我的命来换回她的自由,这样可以吗?云齐儿,我不会让你从此在我的世界里消失的,你是那样的好,即使我再是对你不好,你还是要为着我而救其其格。
    云齐儿,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女子呢?你让我敬佩让我已慢慢的对你滋生了一种连我自己也不懂的情愫,这感觉比起对其其格的那种心情还是更要强烈。
    我知道我昏迷时是你一口一口的喂着我喝下了那些苦味的药汁,我知道你对我多少还是有着一些爱恋的,可是当你向我说起“或者是其其格死,或者是我随着狐君永远的离开”这一句话时,我无声了。
    我选择了逃避,然后我任由你抽离了我的视线。
    那随在狐君身后的你的背影是那么的落寞而孤单。
    想要伸手,想要向你挥别,暂时的别离啊,请相信我,我终会找你回来的,可是手臂举起的瞬间却又是我无助的滑落。
    刀伤依旧在,却是痛不过心底的那份不舍。
    依依牵挂从此就是对我每一个瞬间的折磨。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
    无数句的对不起在心中轻喃的时候,我才知道其实我的心里早已把你深深深深的刻印住了。
    只是我知道的似乎有些晚了。
    因为你留给我的最后一瞥就只有一个孤单的背影。
    哀伤而悲凄,这便是我赠与你的一切,原来我是一个连禽兽也不如的男人。
    想要追出去,想要再看你一眼,可是我已无力,翻滚的瞬间我落在了冰凉的地上,心已碎裂成了一片一片……
    无言的望着屋顶,屋子里空落落的仿佛有无边的寂寞袭来。
    脑海中不停晃动的是云齐儿转身离去时那迷朦而略有些空洞的眼神。
    你恨我吧。
    恨吧。
    ……
    三天后,我可以下床了,我却不知道我要如何来面对所有的人了。
    这几天每每看到云齐儿的娘亲,看到她的沉默,我甚至不知道要对她劝说些什么。
    我只告诉她,我说云齐儿去为我办一些事,她出远门了,过些日子也就回来了。
    我不知道娘会不会相信,因为我的理由我的说辞真的是太过牵强,娘刚刚才到巴鲁刺啊,我就让云齐儿离开了,我是多么的残忍,可是事情已做下,再无悔也无可能了。
    我想去见其其格,我猜她早已醒过来了,她见到都别也一定是欣喜吧,可是想起云齐儿的瞬间,我就不敢去面对她了。
    也是在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是深爱着那个精灵一样的云齐儿了。
    她的一颦一笑皆是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脑海里,甚至有些超过了我对其其格的那份渴望。
    我怎么了?我变了吗?
    零落的心乱在心湖间悄悄氲染而开的时候,我还是挣扎着去见了其其格。
    “大汗,格格她才刚刚醒过来。”原来狐君虽医好了她的病,可是她还是迟了些才醒过来,是身体太过虚弱吧。
    我站在门前,斜倚着看着蒙古包内的她与都别,五年的情长,再见她时她的容颜依旧憔悴,可是那面上却是灿烂的笑容,那笑容是对着都别的,她很开心,她看到了她自己的孩子。
    那抚触着都别小脸的手有些颤抖,“孩子,是娘错了啊,明明早就知道的,是娘……娘不该坚持去丛林啊,如果不去,娘也不会错过了与你相处的五年时光啊。”
    无声的泪落,却是让我惊心,她的话是何意,难道那一次的刺杀她早就知情吗?
    我不信,我呆住了。
    努力的回想着那一天的一切,仿佛就在昨天一样历历在目,依稀是我要推掉那一次的相约,依稀是我让她一个人去赴约,可是她不肯,她哄着我,而后我终是与她一起去了。
    那一切再现在眼前时突然间就感觉有些玄妙了,甩甩头,难道是我又误会了她吗?
    脸上缓缓的挤出了笑容,无论如何我都不可以那样理解,曾经她救过我啊,我真的不信。
    缓步而入的时候,我的影子映在了她与都别的身上,她恍然回神,她看到我时,眼中满满的都是惊慌,“你……你……”。
    “我没死,我很好。”我固意的说着,为着心中的猜测想要证实一些什么。
    她的手突然间从都别的脸上垂落,泪水止住,而后是更无止息的惊慌。
    我读着她的神情,有一些事似乎已猜得清楚了。
    可是,我终是没有再问了。
    我曾经深爱过的女人,我不想原来竟是有参与刺杀我的嫌疑,真是可怕啊。
    从前的一幕幕在眼前再次闪过的时候,我才发现,其实许多的事都是有一些迷乱的,那第一次她在丛林中的突现,怎么那样的巧?
    还有我与她的第一次,似乎她特别的主动,而后就有了都别……
    早产。
    那大夫说她是早产。
    可是此刻我突然就怀疑了。
    那么久都不曾怀疑过,便因着她的一句模棱两可的话而否定了她的一切吗?
    我突然觉得自己是这样的无良,怎么说她也曾是我的女人啊,我怎么可以突然间就不信任她了呢?
    可是,我真的就不信任了。原来自己竟是这样的敏感。
    悄悄退出来的时候,脚步有些踉跄,我身后却是一片死寂,当我告诉她我很好我没有死的时候,她一直在无声的饮泣着。
    无边的寂寞袭来,她是云齐儿的姐姐。
    云齐儿,你做的没有错,你救醒了你的姐姐。
    可是,你也错了,她醒了,却是带给了我一段噩梦,这噩梦太过残酷了,我宁愿我从来都没有做过。
    忘记吧,把噩梦尘封,我还是对她好,所有的过错其实只是我一个人。
    因为我放任了你的离开,因为我对你太过无情。
    有一些事还是不要说破的好,而真相我甚至也不想去知道,知道了,只会凭添更多的伤。
    过年了,可是我已没有了过年的心情,天还是那么冷,冷到了人的心里一样。
    额娘一直在担心着我,所以过年的那几天我并没有离开,所有的人都以为云齐儿只是暂时的离开了,因为离开之前,她唯一见过的人就是我。
    而我的答案就是她出远门了。
    是的,她只是出远门了,我坚信自己可以找回她。
    铁木尔揪着我的肩膀让我告诉他云齐儿的去处,我真的不知道我要怎么回答,雪山吗?
    的确,那是她去的地方,可是雪山是那么的大,想要在大海里捞针又岂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我终是没有说。
    这一年的春节索然无味,所有的人都在奇怪为什么连着其其格的醒来也没有给我带来快乐。是的,我不快乐。
    过了十五,年的喜庆刚一落幕,我就开始彻查其其格的事情,我想要知道为什么她服了狐君的解药却是又病了呢。
    然后我查到了可拉,那个一样有着秀美面容的女子,我怎么也不相信是她造成了这一切,曾经她是那样的可人贴心啊。
    可是当事实摆在眼前时,就由不得我不信了,一怒之下我将她关了起来,甚至连当初把她送给我的那户人家也一并的办了。
    追查了一系列的人,可是又能如何,夜半人静时,我还是等不回我的云齐儿。
    整理了落轩阁,那曾是我的伤心地,看着云齐儿留下的一些只字片语,每每都是让我感动。
    有那么一张纸上,满满的写着一个又一个的“丹”字,云齐儿,你是在心里念着我吗?
    可是那时候的我心里根本就盛不下你啊。
    我以为爱着的,其实早已不爱。
    我以为不爱的,原来却已是深爱。
    娟秀的小楷悄悄的写着:
    我选择了爱你,
    也选择了离去,
    我放手,
    便是让你展翅去飞翔。
    曾经伤过,
    曾经痛过,
    可是当我远去的刹那,
    所有的所有只回到最初的宁静。
    于是我说:请你珍重。
    也不知这是云齐儿什么时候写下来的,这些只字片语就夹在了一本书里,清淡的似乎还有着一股淡淡的墨香,有一些悔,为什么我不给你一个孩子也给你一份寄托呢。
    可是什么都没有,你云一样来,云一样去,挥挥手,留给我的除了记忆,就再无其它了。
    我一直希望有一天,当我突然推开门的时候,我就会看到我的云齐儿,我期待有着那么一天,可是奇迹没有发生,转眼间从她离开至今已近一个月了。
    巴鲁刺所有的官事我都已安排妥当,我甚至连遗书也备好了,如若我有什么三长两短,就传位于都别,铁木尔佐之。
    额娘一直让铁木尔去寻那宝藏的下落,其实我早知道他是无心这大汗之位,所以把都别交给他也是我最安心的。
    我是大汗,我要对这巴鲁刺的百姓负责啊。
    终于安排好了一切,我再也按奈不住,不管狐君的武功比我高明多少,我就是要找到他,我以我的命换来云齐儿的自由,这样子,狐君他没有不答应的道理吧。
    穿过那丛林,我终于就来到了雪山脚下,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是我坚信只要我一寸一寸土地的去寻找,我就一定能够找到我的云齐儿。
    踩着雪,听着“噔吱噔吱”的脚步声,每一步都是踏踏实实的向前迈着,远方,云齐儿,你在哪里?
    那雪雾中,总是会突然出现你的幻影,可是当我去捕捉时,你又突然间消失而去,云齐儿,你还在生我的气,你不想见我,所以,你藏了起来,是不?
    可是我翻了那么多座山,为什么你还不出现呢?
    我常常就站在那雪中,我向着风中大喊着你的名字,可是风过后,就连声音也是无痕的,你真的消失不见了。
    说不出的无奈,可是我还是不想放弃。
    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一年,两年,我相信只要我诚心找你,你总会出现的。
    然而老天并不从我愿,我磨破了那么多双鞋了,可是还是没有你的踪迹,半点也无。
    额娘着急了,她派人来雪山上找我,她要我回去,她说只要留些人在这里就总会找到或者遇到你的。
    我不肯,我只怕就有那么一瞬间你突然出现,而我就会错过与你相遇的时机。
    就在那山下,与草为伍,醒来就以那野果充饥,我不放弃的继续在雪山上寻找你的踪迹。
    然而,经过了春,经过了夏,我还是没有找到你。
    我也才知道,其实你给我的最重的惩罚,就是你的离去。
    从此,天涯海角,难以相见。
    我终于还是回到了巴鲁刺,因为我身上还背负着太多的责任,我活着,我相信总会有希望见到你。
    只是,我开始习惯了喝酒,每日里必是让自己醉生梦死一般,这样我才能睡下,而睡眠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奢侈。
    拗不过铁木尔的追问,我终于告诉了他你的踪迹,云齐儿,铁木尔也要去找你,如果你还恨着我,那么对他你总没有恨吧,他救过你啊,如果你见着了他,你就随他回来好吗?
    哪怕让我看你一眼就好,没有你的日子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相思无期。
    花开花谢,草碧秋寒意,原来时光总是太匆匆。
    许多人说,你去了,可是我不信,我不信活生生的你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云齐儿,娘还在你的落轩阁里等你呢。
    还记得那一次在相府里你拒绝我你跳下的荷花池吗?
    我就在那落轩阁的院子里建了一处池塘,我种满了荷花,我盼着你的回来,你见了,一定都是欣喜。
    我没有让娘知道其其格的消息,我刻意的隐瞒着,我不让其其格与娘知道彼此的存在,知道了,我只怕那相士之语会是真的,我怕我会害了娘啊。
    班布尔善他知道了你的失踪,他终于又是挑起了战争,英雄惜英雄,我并不怨恨他,我知道他曾经深爱着你,他是为着你来讨伐我的,他才是真正值得你托终生的男人啊。
    而我,真的是错了。
    很少再去见其其格了,我最怕再听到如她醒来的那一次她说过的话了,那话中的玄机一定是令我难堪的,我不想听,听了,只会更痛苦。
    而她,也似乎是知道了我的心意,她只默默的守着都别,她再也没有来吵扰我。
    或许,她从未爱过我吧,只不过是巴雅尔把她献给了我,所以她也只好委屈委身于我。
    原来这世上无奈之人还更多啊。
    喜欢喝酒,而与班布尔善的沙场征战,这多少会让我清醒着些,让我知道我还活着。
    狐君他可真是狠啊,这么久了,为什么他就是不肯放过你呢。
    铁木尔说,那半张的宝藏图任他走遍大江南北,他也找不到那图中的玄机,所以他决定去蝙蝠医谷,他要把那被分为两张的图完整的合并到一起,如此,也才有找到宝藏的希望。
    “其实,我们手中的那张图原本就是兀哲叔叔的,原本也就是蝙蝠医谷的。”当我告诉铁木尔的时候,他惊讶了。
    我知道他一直以为那图是父汗的,其实不是,那是父汗从我手中,更是从兀哲叔叔的手中夺去的。
    “铁木尔,去吧,如果那蝙蝠医谷现在的主人想要要回那半张图,你也就给他,我再也不想要什么宝藏来统一整个草原了。”
    他点头,我知道他已听懂了我的意思,还了吧,那图就让它物归原主吧。
    或许就是因为父汗的贪婪才造成了我的痛苦。
    我没有告诉铁木尔其其格与娘的关系,我是怕走露风声啊。
    但是我告诉铁木尔,那藏宝图与云齐儿似乎是有关系的。
    其其格与藏宝图有关系,那么保不齐云齐儿也有,必竟她们是姐妹啊。
    铁木尔听了,他抓住我的肩膀,“为什么这些你不早对我说,说了,我早就去了,说不定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云齐儿的下落了呢。”
    五年了,我的女人除了云齐儿,除了被我关起来又被人救走的可拉,洛雪、沁娃、还有其其格都在,可是铁木尔呢,他拒绝了杜达古拉,他也拒绝了燕儿,他在等吧,他在等着奇迹的出现,他还是在等着云齐儿。
    铁木尔离开的那一天,我亲自为他送行,我许着愿,我希望他可以带回云齐儿的消息,可是几个月后,还是铁木尔的无功而返。
    常常又是跑到那雪山里,想要寻找着云齐儿的一点点踪迹,却还是没有。
    我要放弃吗?
    我不想。
    其实她的离去远比其其格当初的昏睡还要折磨人,毕竟那时候我还可以见到其其格,而云齐儿,她是生是死我皆未知,这才是最让我痛心的啊。
    转眼间五年过去了,都别长大了,我也老了,可是那孩子始终都有一些倔强,他与我的关系也似乎越来越不融洽了。
    这让我常常在怀疑他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可是怀疑终究是怀疑,我还是没有去查了,不想查到那结果,只要这孩子里有着云齐儿的一些骨血关系,我就会一辈子的对他好。
    我没有子嗣,他就是这巴鲁刺的希望吧。
    可是我越是望子成龙却越是发现都别真的太过暴躁,要他接了这汗位,他起码还要锻炼一些时日。
    转眼间,夏又到了,那一天,巴鲁刺突然接到了一封信使送来的信。
    打开了,我才知道原来是蝙蝠医谷的骆清扬邀请铁木尔前往谷中商讨宝藏的一些事宜,有些欣喜,难道上天终于开眼了,终于想让我见着我的云齐儿了吧。
    再一次的送铁木尔离开,看着他骑着马渐渐远去的身影,落寞的仿如一株雪山中的草,孤独寂寞。
    而我却也无能为力。
    他走了,带着我的希望,我依然每日里喝着酒,我麻痹着我的神经,我着人日夜打探铁木尔回来的消息。
    有一种预感,他一定可以在蝙蝠医谷里为我带来一些好的消息。
    果然,当铁木尔匆匆回来的时候,他的面上是欣喜的。
    我追问着,我想要知道云齐儿的消息,可是他却不说。
    我有些气恼,我是他的哥哥,也是云齐儿曾经的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