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43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真没见过这样不知礼数为何物的王爷。
    “别呀,我还想再喝上几壶呢。”又一口酒下肚,他的脸上已是有些红润了。原来他的酒品还真是差,怪不得那一天竟是掉到了这客栈的后花园去。
    “怎么,云彩儿答应你要搬到驿馆去住了?”我一边吃着酒,一边云淡风清的问道。
    “正是。”
    心里一凛,云彩儿不是一直放不下黎安吗?怎么可以一夜之间就变了呢。
    “那你怎么不去陪着你的美娇娘,还溜到这客栈里与我一起喝酒。”
    “我高兴啊,要说这高兴啊,一半的功劳都要归功于你,所以见到你,我就一定要喝两杯了。”
    “你们燕国的规矩倒是少啊,你这样驿馆也不住,客栈里呆着,也不怕被你父皇知道了会说教你吗?”
    “我们燕国才没你们大周那些个律法呢,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多累啊。”
    我黯然道:“是啊,如果没有那些无形的不成文的规矩,我也不用嫁到草原去了。”如今再想起草原上的生活,我不知道那时候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只是经过了,所有的一切已无法再去改变了。
    我的孩子,才是我现在最挂怀于心,只是可异,我一直没有他的音讯。这京城里黎安比我更加熟悉,我本想让黎安帮忙去寻找我的宝贝的,可是,却因为昨天的事我甚至连与他见面都是尴尬的。
    “不对,要是没那些规矩,我也娶不到云彩儿了,我父皇准我求婚,圣上下了旨,她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燕三王爷说着,又是豪爽一笑。
    原来云彩儿嫁他全凭皇上的一纸圣旨啊,金口玉言,泼出去的话是再难改了的,所以云彩儿只能认命的嫁给他而成了燕三王妃。
    我想她嫁的那时候,她也一定是不甘心吧,她的心里最多的是黎安,而不是燕三王爷。
    “你倒说说,昨日里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开心啊。”被他吊着胃口,我还真是好奇了。
    他又是不紧不慢的呷了一口酒,然后极低声的向我说道:“彩儿的守宫砂昨夜里才消失的。”
    他轻狂一语,道尽了他的无边欣喜,却是让我一怔,天,大婚五载,守宫砂却一直保留到昨夜里,那么这五年里他与云彩儿竟是从未行过了。
    更让我费解的是,明明云彩儿当年与黎安……
    每一次的想起那竹林里的一幕,每每都是让我心惊肉跳啊。我曾经是多么的恨啊,恨她夺走了我的初恋。
    如今我已放弃了那份最初的懵懂的爱恋了,但是每当回忆起来,我心里多少对黎安还是有一些芥蒂的。
    说实话,我真的不信这是真的。
    我看着燕三王爷,他是在对我说谎吧,难道他也知道我对黎安对云彩儿曾经的怨恨吗?
    可是,他的欣喜却是发自内心一般,那绝不是假的。
    想问,可是我一个女子又如何能问出口。
    我依旧默不作声的喝着我的杯中酒,可是心里已是江涛骇浪,惊起千层雪了。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是固意的,早起我才发现彩儿已动不了了。”燕三王爷说着已是一脸惭愧。“对了,我走了,我要接她去驿馆住了,留在相府里怎么也说不过去,久了会被人闲话的。”
    不知道要说什么,他补充的这一段话又是向我证实了那竹林里的一切不过是我虚幻的一场梦罢了,原来一切都假的,一切都是作戏。
    燕三王爷走了,我看着他的背影,人依旧挺拔,可是却已不在落寞,原来心境可以写就一个人的悲与喜。
    重亲又回复道如初,我独自饮着杯中酒,却是有种千杯不醉的感觉,脑子里依旧是清晰的,我竟是错怪了他。
    而黎安为什么他从来也不向我辩解呢?他只任着我怀疑他,猜疑他。我甚至当着相府里所有人的面,我拒绝他欲送我出嫁的请求。
    我好笨啊,我的不信任,让我错过了与他的一切。
    原来人生,便是因为这许多的错过而凭添了一些无奈,抑或惊喜吧。
    酒的甘冽让我的全身忍不住的热起来,我走到那窗前,凭栏而望,记忆里的种种再次粉墨登场,我猜想着这一切的源头,是谁造成了这种种的错觉,是谁让我错过了我与黎安曾经的爱恋……
    酒愈喝愈多,我想让自己彻底的醉生梦死,心底有一团火,甚至让我忘记了我的宝贝。
    黎安。
    图尔丹。
    两张一样俊朗的面孔交替的出现在我的面前,一个狂邪,一个脱俗,当我发现是我错怪了黎安之后,我的心竟是无助的后悔,可是,悔之晚矣。我错过了他,却写就了我的另一番人生。
    然而那真相到底为何?为什么那一幕那样逼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拎着酒瓶,我踉跄着向着我曾经的家走去。
    雨还在淅淅沥沥的下着,我的油纸伞却不知飘向了何处,一口酒,一段路,那相府为什么与我是那样的遥远……
    门前,我扶着那石狮子,那狮子头上曾经有过黎安的血,为了求得要护送我去巴鲁刺,他不惜一头撞在这石狮子上,抚摸着那片片湿滑的冰凉,仿佛曾经那血还在滴滴的溅落……
    “小姐,你怎么了?”
    “小姐,快进府里吧。”
    “小姐,你被雨淋湿了。”
    有家丁来唤着我,想要把我拉进相府中,我手臂一扬就推开了他们,“说,黎总管在哪里?”
    “小姐,进府里再说吧。”
    我笑,我醉了吗?我依旧可以感觉到我身上的冰凉,雨珠沿着面颊轻轻滑落的每一个瞬间仿佛都在唱着一首亘古不老的爱之歌。
    我不懂为什么?为什么黎安会演了那一声戏,会让我对他对云彩儿信以为真,会让我放下一切的去出嫁,可是,我嫁给了图尔丹,我幸福吗?我失去了我的宝贝。
    失去方知,即使现在他拿一百个心再来真诚的对待我,我依旧是有些怨怼的,还有我的姐姐,其其格,你的心到底是在谁的身上,请你不要与此时的我一样,心里为着两个男人而挣扎着。
    其其格,父亲可知道你的存在吗?
    再一次问,其实我已清楚,也许我真的不相府里的十七小姐,因为父亲从未在我面前提起过其其格,提起过我曾经有过一个姐姐。
    什么相士,什么邪魔之语,我皆不信,不过是想要生生的将母亲与姐姐分开罢了。
    这是谁的心,这样的狠然,却为什么到这一刻我才想清楚,原来我与娘,与姐姐,在这个世上竟是被着一个男人而遗弃。
    母亲悲凉的留在相府里,是为了保全我的存在吗?此一刻,我真想在飞回到巴鲁刺,我要摇着娘的肩膀,让她告诉我曾经发生过的一切……
    脚下一个不稳,我摔倒了,满身的泥泞,可是我依旧笑着,笑得悲凉,笑得无助……
    “小姐,黎总管进宫了。”
    “为什么他要进宫?”相府里面的那个我的父亲他不是病了吗?他不朝政,黎安又去做什么?
    “今儿一早上,宫里就下了旨,封黎总管为宫里的侍卫总管了。”
    “那么,他今天还回来吗?”原来如此,他倒是躲得干净。
    “这个,这个奴才也不清楚,不过……”似乎是被我追的急了,那家丁支吾着不敢说下去了。
    “不过你们,快说。”我的脾气与六年前早已不能相提并论了,也不知是谁让我有了如此坏的脾气。
    “黎总管临走的时候已经带走了一应的随身用口,衣物,估计一时半会是不会回来了。”家丁终于不怕死的说完了。
    “好,那我也进宫。”
    转身向着相府相反的方向而去,却是家丁们不住的叫喊:“小姐,没圣上的口谕,你入不了宫的。”
    我不管,我就是想要入宫,我想要让黎安亲口告诉我曾经的那场戏到底是为了哪般。
    我猜想着那一定与九夫人有关,可是猜想只是猜想,我还无法证实,父亲那般的唯护九夫人,而黎安也在回到相府里的五年内居然容忍着她的存在,难道,是父亲或者黎安有什么把柄在她的手上吗?
    越想越是惊心,越想越是不甘,沁凉的雨洒在身上,湿漉漉的我已是一身的泥泞,酒壶里的酒已是喝干,却仗着那酒意还在身体里残存,让我不至于冷。
    一步一步的挨到皇宫前,那宫门共分三个,正门,东门和西门,我记得我唯一来过的那一次便是走的正门,也便是那一次的入宫决定了我此生的命运,决定了我的下嫁图尔丹。
    往事一幕幕,心乱一团团,我也不知为什么那在草原上纵横驰骋的云姑娘为什么在这一刻是这样的落魄与无助,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为什么黎安当初会选择了我与他的如此结局……
    谁错了?
    我吗?
    他吗?
    那宫门口皆是穿着蓑衣的侍卫,他们整齐的站在门口,仿佛雕像一般的一动也不动,我一个宫门一个宫门的走过,都是如此,我知道他们是不会让我进去的,进去了就是他们的失职,他们就会受到惩罚。
    我看着那高高的宫墙,其实这宫墙又能奈我何,只是此时的天空虽还是阴霾,虽还是雨如织,可是天还没有黑,更没有暗,我这样大白天里明晃晃的进去,我只怕会连累了那些侍卫们。
    我不想殃及无辜。
    于是,我就站在那西门外,一株柳树下,风摆柳枝,不住的抚着我的面颊,我直望着那宫门,我期待黎安的出现。
    我知道此时的自己是狼狈的,也是最难看的,可是我就是忍不住的想要见到他,我曾经的黎安哥哥。
    就这样如雕塑一般的站了近两个时辰,天色终于暗淡了,因着有雨,天黑的很快,那宫门口已是燃亮了灯笼了,让那里更是亮如白昼。
    我想该是我出发的时候了,抖一抖身上的雨水,找一处偏暗的地方,纵身一跃,眨眼之间,我就已站在了那皇宫内院之中。
    这一番行动,如在六年前,我是无论如何也做不来的,可是如今的云齐儿,已有凤薇步护身,我再也不怕了。
    抢着暗黑的地方,我就在那宫里穿梭着,我心里有一个信念,我一定可以遇上黎安,他是侍卫总管,这样的雨夜更是该严加防范的时候,所以他一定就在这皇宫里的某一个角落。
    一队队的侍卫暗暗的走过,却皆没有他的影子。
    我不气馁,我依旧不停下我脚下如飞的步履。
    或许是我的坚持感动了上天,就在我已经快失去了信心之时,在一座偏僻的宫殿前我看到了他的身影,虽是远远的看着他,可是我知道那一定是他,他的背影总是那么伟岸,那么让人信赖,有些庆幸,他身边并无他人。
    可是我却奇怪,为什么那要站在那一座好象有些破败的宫殿前呢?他很专注的看着,似乎在努力的搜索着什么一样……
    我飞掠而去,此一刻,我已轻轻的站在了他的身后。
    “黎安。”我轻轻的叫。
    他恍然回神,“云齐儿,你怎么来了?”那诧异之后的惊喜溢于他的脸上,原来他还是想要见到我的。
    “我遇到了燕三王爷。”我说,我看着他悠悠说道。
    “哦。”他点头,证明他有在听吧。
    “昨夜里云彩儿的守宫纱终于没了……”不知为什么,我一股脑的把我心里的问题全部的抛给了他,然后我看着他,我等待着他的回答。
    “云齐儿,我……”
    “为什么你要与她一起配合默契的演了那一出戏,让我相信你的背叛,你的无良。”眼中是泪,抑或是雨水,我犹不知,我只任那雨水不停的滴落。
    “云齐儿,你湿透了。”
    黎安他不理我的想要脱下他身上的蓑衣,我拽过他的手臂,我不让他动,“早已湿了,即使穿了蓑衣也改变不了那内里的已湿了的事实。”
    “云齐儿,我不脱,我带你去换了一身的湿衣吧。”他反拉着我的手,就欲带我离开。
    “不要,挣开他,你告诉我,那一天那竹林的故事到底是为了什么?”不想被人欺瞒,即使是善意的,我也不要。
    “云齐儿,你要听话,待你换了湿衣,我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真的吗?”我仰头看着他的眼里到底有多少真诚,然后我相信了他,这么些年,其实我一直都是相信他的。
    他点头,再是拉着我的手,这一次我没有躲开,我一任他拉着我向着一个更加荒僻的地方走去,这宫里,他知道哪里可去,哪里可藏吧,而我却是一无所知。
    歪歪斜斜的一座破庙,甚至让我怀疑它随时都有倾塌下去的可能,可是我与黎安进去了,那堂前却是有一尊佛像,一柱香还在燃着,原来这皇宫里也有破败之地。
    荒远之处,就连皇帝也不会过问吧。
    “云齐儿,你在这里等我,我取了衣服就来找你。”
    还没待我回答,他已经飞一样的冲进雨中了。
    刚要喊,却又是怕惊扰到这小庙中的人,默默的站在门前看着依然还在如织的雨帘,身子有些抖,有些冷,我这样被雨了有多久了,总有几个时辰了吧。
    回首默默的跪在圃团上,双手合十,那案前的观音菩萨正慈祥的看着我微笑,一抹温柔与怜惜挂在她的唇角,我看着心里是安然是清心。
    那一柱香浓浓的味道仿佛是送进我心中的一抹禅意,我跪着,甚至忘记了冷忘记了胸口的痛。
    没有月的雨夜,只有那案前的蜡烛微弱的亮光映着这冰冷的一室。
    烛光摇曳中,一道人影清晰的投射在我的面前,悄然回首,一袭白衣的男子,却不是黎安……
    强推点点完结文《绝情王爷的宠妃:迫嫁为妾》
    大婚前夕,连续七夜被人掳走再被送回,唯一记得的便是那袅袅檀香中的几度痴缠。
    未婚而孕,被浸猪笼,她求速死,却连死都变成了奢侈!
    想要嫁的,终未成嫁。
    恨着的,却成了她的天她的地,一朝得宠,却只落得风口浪尖上的那一只孤单的蝶,蝶舞翩跹,舞就的不是情,而且他给予她的深深罪宠……
    结局【五】
    我瞠目而望,他是狐君,我记起了他,那个害我跌下冰崖的人就是他,可是,此时他又为何而在这皇宫大内呢?
    不及细细思量,我一心只想要索回我的宝贝,“旭儿呢?他在哪里?”我记得那拨浪鼓上是刻了一个旭字的,他喜欢叫我的宝贝阿勒坦是吧,可是我更加喜欢旭这个名字。
    “你是云齐儿?你恢复了所有的记忆吗?”细而弱的声音送入我的耳鼓,他已知道了我是谁。
    “是的,我是云齐儿,你还我的孩子来。”刹那间,我已冲到他的面前,双眸定定的望着他,无论他的武功有多高,无论他有多危险,我也不怯懦,我的宝贝才是我生命中的一切。
    “云齐儿,你的脸色很不好。”他怜惜的伸出了手指轻轻的就要抚上我的脸颊。
    悚然一退,“我是死是活,都不关你的事,我只要你还回我的孩子。”我的宝贝,记忆中那小小的皱巴巴的样子又是出现在我的眼前,如今他长大了,他该是会说会写了,真想把他抱在怀里,弥补我五年来的离怨。
    他的薄唇抿开弧度,清然一笑,却是更多苍凉,“那孩子,我想你这一辈子也见不到他了。”
    我慌了,这是什么意思?“你把他藏到哪里去了?”
    “哈哈,我把他送人了。”我瞧着他的神色,似乎他的话并不假。
    可是我不信,我不信那孩子他会随便就送了人,明明喜珠儿就对我说过,说他很喜欢我的旭儿的,“你撒谎,你把他藏起来了,你就是不想把他还给我。可是他明明就是我的孩子啊,我是他的娘亲,你不可以如此的对待我与我的孩儿。”
    “晚了。”他压抑着不让他的笑声传进这宫里的每一个角落,“晚了,他再也不属于我也不属于你了。”
    我不信的猛的扯住他的手臂,“你说,你把他送给了谁?”
    “一个魔鬼,这世上的恶魔。”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把他送给别人,你不是爱他喜欢他吗?”难道喜珠儿口述的一切都是假的吗。
    “我爱他?笑话,图尔丹的孩子,我巴不得他去死,巴不得他下地狱。”
    “不要。”我摇晃着他的肩膀,他是骗我的,我不信,“你说,你是骗我的,他就在这附近,你现在就带我去见他。”我空洞的望着狐君,他的话已经打击的让我的心口更痛了。
    “不在,他不在这里。”
    他口中的笃定让我失望了,“你到底把他送给了谁,那人他又到底在哪里?”我追问我恨不得想要杀死面前这个旷世俊美的男人,他生了一张让人无法忘记的绝美容颜,却拥有着无比冷酷的心肠,“为什么,为什么?”自从见到了他我已问了太多个为什么,可是我依旧没有答案。
    “不为什么,我只是想要那一场杀戮中的所有人都得到应有的惩罚,哈哈,古拉死了,谁也别想苟活。”他清亮的眸子里迸出的是仇恨,是他对古拉的无限深情吗?可是我却感觉不到他的爱,那如雪染一般的发刺目的飘荡在风雨中,却是浓缩了无边的恨意。
    “你只要告诉我他在哪里,只要让我远远的看上他一眼,让我知道他现在很好,这就足够了,可以吗?”我祈求着,我记忆里这是我第一次如此卑躬屈膝的求着一个人。
    “那人他居所不定,是否能见到旭儿,那端看你的运气了。”
    我不死心,“他在草原上,还是在这大周朝。”
    “哈哈,我不知道……。”他的话还未说完,忽然外面传来了极轻微的脚步声,那声音弱弱的如果是寻常之人根本就听不到,可是我与狐君却听了个清清楚楚。
    他向后一闪,再用只有我听得见的声音说道:“这宫里经常就有他如鬼魅一样的身形……”
    那白衣白发就在他的声音落下最后一个字时瞬间消逝无踪了,仿佛他从未来过一般,我追出去,却只有一片黑暗,以及在黑暗中向我快步而来的黎安。
    “云齐儿,怎么还是淋着雨。”黎安拉着我重新又进了小庙。
    “去换了吧。”他伸手递给了我一套干着的衣裙,这衣裙一丁点的湿意都无,想来是他藏在怀里紧紧护着的。
    抬首看了看案前的观音菩萨像,我却不想唐突了菩萨的圣地。“还有其它的地方吗?”
    “云齐儿,这附近除了冷宫就只有怡心宫了,不然就去怡心宫吧。”
    “走吧。”我说着,又是跪在圃团上默默的磕了三个头,我希望菩萨保佑我让我早日见到我的孩子,刚刚的一切对话菩萨均已听到,送子观音,菩萨一定会帮我找回我的孩子的,我坚信。
    伸手把衣裙重新又塞到他的手上,我全身都是湿的,我拿着也会变成湿衣,那换与不换又有何意义呢。
    “黎安,我遇到了狐君。”
    “在哪里?”他撑开了伞拉着我走进了如织的雨雾中。
    “就在刚刚的小庙里。”
    “天,难道他知道你在这里吗?总不会那么巧他就到了小庙。”
    “我也这么想,黎安,你帮我查一查他来这宫里的目的为何?他是常年都居住在雪山上的,他来大周,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最近宫里颇不太平,接二连三的出事,就连前任侍卫总管也被人……”
    “黎安,狐君他知道我孩子的下落。”这是我最急切最想知道的一件事了。
    “云齐儿,你先别急,我一定会帮你找到你的孩子的,先去换了湿衣在说,否则你会生病的。”
    我点头,我要好好的活着,我要见到我的宝贝,我要看着他笑,看着他幸福的生活。想到我的宝贝我的眉才舒展了些,不知为什么,有了黎安在我的身边,我就会感觉到安心。
    “云齐儿,这一路上倘若遇见了什么人,你都不要开口说话,也不要害怕。”
    “去怡心宫吗?”刚刚他就说过这附近除了冷宫就只有怡心宫了,所以我不知道我跟他是要去向哪里。
    “是的。”
    我听着,心里暗想,也不知这怡心宫是何人所住,可是仔细回味刚刚黎安的嘱咐,才让我想起,自从来到京城,自从我遇见他,他从未流露出对我的任何情感,只是此刻的关心与担忧倒是让我感觉到了曾经我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
    “黎安,那竹林里的故事为什么你瞒了我这么久?”
    “有些事总是难解,云齐儿,知道了你便不会嫁了,那么相府里从此便不会再安宁了。”
    我听着我仔细的分析着他的话,然后我已猜出他话中的弦外之音,是九夫人,是她来要挟着他吧,以我爹还是我娘来要挟他呢?
    “可是,我与你却错过了一生。”有些感慨是说也说不尽的。
    “云齐儿,快到了。”黎安避过了我的话头,他也怕我提及那一切吧,或许曾经最伤最痛的并不是我,而是他,他隐瞒了不是他的过错,那才是最大的痛苦。
    我看不清那宫前的牌匾,但我知道这一带就是冷宫了。
    冰冷的雨夜,我面前是一片的黑暗,只有无尽的雨滴落地的声音让我清醒的知道这个世界的存在,眼前是一片死寂。
    那有些倾倒的大门在风中轻轻的晃动,让这夜仿佛增加了一股无形的张力,让人恐慌,让人心惧。
    油纸伞挡在我的头顶,手中是黎安温暖的大手,我与他悄无声息的走在这冷宫的周遭,捡着偏僻无人无烛光的地段走着,杂草在雨中吐着芬芳,让我的心一点一点的从凄伤中回复到如初。
    那是一座小小的宫殿,门轻掩,黎安一纵身就跃进了门里,我听到门栓拉开的声音,再是门的开阖,我安心的走了进去,我听到黎安轻轻的向屋子里喊道:“琴姨,黎安来了。”
    我看着他,怎么他在这宫中也有熟识的人吗?从前我真是太不了解他了,他的一切于我似乎都是一个零。
    门开了,一个宫女探出了头,“下了一天的雨了,黎总管怎么还来呢,黎总管快进吧。”
    黎安推了推我,先把我送到门前,“带了一位贵客来。”
    我一笑,“哪里是客,分明是落难来求助的。”
    “呵呵,姑娘快进吧,黎总管带来的人就一定是客了。”她说着也不顾我满身的湿,硬是拉着我进了屋子里。
    门在身后轻轻的阖上,我抖了抖身上的雨珠,下意识的望着这屋内,那桌前,黯淡的烛光下一妇人正在缝补着什么,“琴主子,有客来了。”
    妇人听到了宫女的声音,才缓缓的抬起头来,这妇人长得并不十分美艳,但是眉目间甚是清秀恬静,她容色娇美如丁香凝露,似宝石流霞,如此之人却是深居在这如冷宫一般的怡心宫,可见她一定是受到了什么不平的待遇了。
    我躬身福了一福道:“云齐儿拜见琴主子。”我不知道她是谁,但是随着宫女来叫着,总不会错的。
    她浅笑盈盈的望着我,“好俊俏的一个人儿呀,黎安可真是会选,真是让人喜欢。可是怎么一身的湿呢,青雁快带她去换了湿衣吧,小心别着了凉。”
    “是。”丫头毕恭毕敬的应一了声,随即打了一个手势,“姑娘请。”她抬手指着内室带引着我走了进去。
    一件一件的换下湿衣,那腰间的玉也摘了下来,就放在那床前的小桌上,不消一刻,我就换好了衣裙,取了那宫女为我准备好的棉布,我轻拭着满头的黑发,也让那水珠不至于滴淌而落,绑好了发,随手拿着那玉正欲挂在腰间,突然间只觉那玉隐隐泛起了一片氤氲的红光,竟象是有了生机一样,我大赅,随即我发现一片淡淡的绿光竟是与这红光遥遥而相对。
    我不自觉的走过去,床前,鸳鸯枕旁一块与我的一模一样的玉正静静的躺在那里……
    两块心形的玉整整齐齐的摆在一齐,一红一绿,两抹光线照着我的眼有些迷离,我奇怪着,我的玉在此以前似乎从未发出过红光啊,可是为什么它遇见了这仿佛是一对孪生的心形玉时它就开始泛起了红光呢。
    那泛绿光的玉是琴主子的吧,看着她有些眼熟的感觉,却想不出她与何人相象。
    就这样我看了好一会儿,却也只见那红光与绿光交替的缠绕在一起,除此再我异象,我轻轻再收回我的玉,不过是碰巧罢了……
    推开内室的门,我走将出去,那玉又已是被我随身挂在腰际。
    换了干衣,我混身舒服多了,此刻我最想知道的就是黎安的故事了,他也不该再瞒我了。
    那位琴主子还在低头缝着衣裳,听见我出来,只声道,“快喝些茶吧,热热的暖人。”
    坦然而坐,对面是黎安稳稳的坐着,我想起他的身份,突然间有些担心起来,“你离开这样久,宫里没什么事吧。”
    “不妨事,此刻不是我当班。”
    我听着,想必是他从小庙离开之际就已安排妥当了吧,这一想我方卸下了心头的担心,“说吧,告诉我那曾经的一切。”请不要再瞒着我了。
    “云齐儿,是为着你娘,为着你爹。”
    “怎么……”我还是不解啊。
    “也许你已然知道了你的身份吧,你并不是你爹的亲生女儿。”
    虽然我早已猜出了这个事实,可是乍被黎安说出来,我还是吓了一吓,“我与其其格皆不是吧?”
    黎安轻点头,“是的。”
    怪不得从小爹对我就少了一份亲情,怪不得我从来在他身上也体会不到一份父爱的温暖,原来一切竟都是真的,“那我的亲爹他到底是谁?”
    “这一件事情,相爷与你娘皆是讳莫如深,详细的情形我也不知,可是九夫人却一直要挟着我,倘若你不嫁给图尔丹,她就要把你娘的事说出去,我知道倘若她说出去了,那后果只会是让你与你娘难堪,还有相爷,也是难过,必竟你娘在名义还是他的夫人。”
    “为什么你不拆穿九夫人的恶行呢?为什么你由着她算计着我嫁到图尔丹?”
    “相爷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啊,他有了把柄在九夫人的手上。”
    我的头轰然一声颤,怎么会这样,怪不得我劝着爹要他惩罚九夫人时他却无奈的摇头,原来是为着如此啊。“爹有什么把柄在她的手上?”
    “年轻时的糊涂事吧,却被九夫人稳稳的捏在手心里,只说她有个什么万一,那旧帐立码就会显露出来,娄府也立刻就会倒了。”
    “真有这样严重吗?”我还是不信,凭着爹的谨慎,怎么会把那么重要的把柄落在别人的手上呢。
    “看相爷的神情一定是严重的了,具体我也不知道。”
    原来如此。
    “哎哟……”我听到一声低叫,转过头去,却是琴主子不小心扎了手,此刻正含在口里去着那痛呢。
    看着她,我才想到,怎么黎安与我谈了这许多私密之事,又何以连避她都不避呢?也不知道这琴主子到底是什么身份?
    从前在宫里的身份,从前未入宫前的身份,想来也必不是一个普通的人物,否则黎安也不会如此与她熟络了。
    黎安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惊疑,但笑道:“琴姨是我的姨娘,不怕的。”
    我惊异了,我不知道他还有多少的事情瞒着我,我越来越是不懂他了,原来这宫中还有一个他的姨娘,可是她却为何呆在这如冷宫一般的怡心宫中呢?为什么他不帮她,不帮她重新索回圣上的心,至少也可以让她离开这深冷孤寂的怡心宫啊。
    可是当着琴姨的面,这一些我总不便问。
    从没想过那竹林里的一幕,竟是黎安心甘情愿而演的一场戏,他的目的无非是不想让我与我娘受了伤害,而云彩儿呢,她又是为了哪般?是为了她的爱吗?她深爱黎安,这些她的眼神就已向世人宣告了一切。
    “九夫人给云彩儿的承诺是什么?嫁给你吗?”一定是的,否则一个女子也不会如此无所顾忌的在园子里做了那一场戏给我看,我依稀记得当黎安请求送我出嫁的那一天,云彩儿看着黎安时那略显苍白的面孔,那时候的她也是在剪熬着吧,深爱的人却不爱她,那是怎么样的一种痛苦呢。
    原来世间的女子皆是如此,人不恋情,那岂不是白来红尘一遭吗?
    我是,云彩儿亦是。
    为着黎安,她守身如玉了六年,而换来的依旧是她的一厢情愿,是她的无可奈何。
    我看着黎安,他真的对云彩儿是太过于薄情了。
    可是世间的情,你根本无从解释,也许你认为对的,它就偏偏错了,你认为错的,他却极有可能转换成对的。
    对与错,又哪里有界线呢。
    想起白日里燕三王爷的欣喜之情,云彩儿与他可以走到今天,或许已是情之中的大幸了。
    看着那轻轻飘逸的烛光,此时我心里已是没有了恨,从前的一切怨气在心里从浓到淡的瞬间,更是让我懂得了这世间宽容的可贵。
    我还能有什么怨,还能有什么恨呢?
    那怨的,那恨的,该是黎安,该是云彩儿吧。
    那烛花在闪闪的跳,宫女瞧见了快步的走过来,我轻轻接过她手中的剪刀,轻轻的剪下那长长的灯芯,烛花再不摇曳,只生生的亮,照着我的周遭一片的光明。
    其实只要心里亮堂了,那夜也是亮的。
    雨又如何,它不是阴霾,它是为着洗涤这世界的所有尘埃,让心洁净,不染一物。
    不知为什么,当我想通了这一切的时候,我心里对黎安的怨已是清了,已是一并的消解了。
    忽而我想起图尔丹,想起那曾经的爱恋,曾经的温存,曾经他为着我抑或我娘而胸口的那一刀,鲜血如注,此一刻,当我领悟了爱的真谛,我便不在去介意他的坏了。
    不想在那怨恨中苟活着,我得到的其实远比失去的更多。
    “黎安。”我抓住他的手,“永远做我的亲哥哥吧。”此生已嫁图尔丹,我只希望来生我可以还了黎安的情债。
    他笑,“云齐儿一直都是我最最至亲的妹子。”
    “黎安,我有一种感觉,我的宝贝与这皇宫一定是有着什么关联,狐君他也来了,你帮我,你帮我一定要把旭儿找回来。”
    “嗯。”他坚定的点点头,“云齐儿也早些睡吧,养足了精神,明儿我就送你出宫。”
    “不要,我不出宫,狐君他既然在这里,那么我也要留在这里,我就与琴姨做着伴,我不会乱走我也不会为你惹事非的。”我知道这宫里的规矩,我只是宫外的一个小女子,我进来了,倘若被发现了,那就有着被杀头的可能。
    黎安叹口气,只得道:“好吧,就依你,我想些办法让你在这宫里名正言顺了,今就早些睡吧,这样晚了,我不宜久留,就先行告退了。”他说完,转首又看向琴姨道:“琴姨,云齐儿就交给你了,她如我的亲妹子一样呢。”
    琴姨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快去吧,别惊扰到这宫里的人就是了。”
    我看着她的笑意,竟是失了神,那神情原来竟是与杜达古拉有些象,怪不得才一进来的时候我就有些这样的感觉了。
    可是,一个曾在金国,一个却在这深宫之中,却怎么有可能有牵连呢……
    夜里,琴姨吵着要我与她一起睡,我拒绝了,她总是我的长辈,她在这宫里也一定是很高的位份吧,她的举手投足,并不因为她满身的粗衣而显平凡,她自有一份贵气漾在她的周遭,让你不得不给她一份尊敬。
    最后商量的结果就是我与宫女青雁睡在屋外,琴姨依旧住进内室,她去睡了,青雁拉着我一同躺在那略显狭小的床上,她很开心,大概是因为我的到来让她多了一个伴吧。
    “云姑娘,我们主子最喜欢黎总管这个外甥了,她自己只生了一个女儿,所以啊,主子对黎安就如亲生的儿子一般。”
    “那么小公主呢?我怎么没见到她。”我小小声的问着,生怕吵到了那内室里的琴姨。
    “唉,妩月公主一直得皇上圣宠,她一直都是住在养心殿旁的未央宫,虽然她离这里远些,可是公主她也是经常过来看我们主子呢。”青雁说着幸福的一笑,仿佛即使呆在这偏冷的怡心宫,她也不后悔跟了她的主子似的。
    “琴姨为什么要住在这么偏僻的地方啊?”我不解的问道。
    “唉,是主子太过冷落了圣上,所以……”
    怎么会如此,虽然我只来过这宫里一次,可是从很小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入宫的女人有哪一个不是巴着盼着的等着皇上的宠爱,有了帝王的宠爱,那便会有了尊贵的地位,也便有了与这宫里的其它女人相抗衡的筹码,可是这个琴姨,为什么她要一味的躲避着圣上呢?
    而圣上,他更是小心眼,就只为了她的冷落就把她打入这如冷宫一般的怡心宫吗?
    说是怡心宫,其实却不过是小小的一个院落罢了。
    不过,清修倒是一处绝佳的所在。
    这宫里的事,我却是不懂了,或许她没有把自己的心交给了皇上,她没有陷进情里,那么即使离开,便也不会为情所伤所痛吧。
    “你们主子,她可真是特别。”我能说得也只是如此了。
    “是啊,没见过这样死心眼的人,怎么劝也是不听,还一味的三番五次的求着圣上把她打入冷宫,所以圣上一气,果真就应允了她的话,这不,就到了怡心宫了,唉。”青雁叹着气随即又说道:“还好圣上还念着公主的面子上,并没有把我们主子送入冷宫,而这怡心宫却是主子最喜欢的。”
    听着青雁的这一番话,我才知道,原来琴姨也是一个清心寡欲之人,只是不知,她如此的心又是为着谁呢,是为着皇上吗……
    清晨里醒来,纱窗外小鸟在叽叽喳喳的叫着,那欢快的鸣叫声好象在告诉我们这宫里要有喜事了一般。
    推门而出,一种雨后初晴的清新迎面袭来,连带着还有一股淡淡的花香,轻嗅着,全身心的都是舒畅。
    伸展着手臂,想要把昨日的雨的阴霾尽数的抛到空气中,握紧了拳,我要努力要?br/>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