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42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亲在向我诉说他的无奈与苍桑。
    为着那个女人,他终于还是抛弃了我和娘,娘临终时说她不恨那个女人,因为那女人她也很可怜,她被一个相爷收留,而其实怂恿相爷收留她的是另一个女人,宝月梅在她入住相府三年后终于凭着她的能耐坐稳了九夫人的位置,也争得了相府里的管事夫人。而她却正是夺走了那个女人女儿的人。
    而父亲为了要寻回她心爱女人的女儿,他远赴草原,却是遭遇了别人的暗杀。父亲的功夫有多高多好我是深知的,当我在他的尸身上找不到那张藏宝图时,我就知道他是遭人算计了。
    可是,冤冤相报何时了,让父亲入土为安,我甚至没有再去追究一切。
    但其实我心里多少还是恨着的,我还是恨那个女人,因为她毁了父亲的一生,是她让父亲在而立之年里就从这个世界里陨落了……
    微风轻送,吹起衣角飘然而起,有些凉意,前面就是无边无际的雪了。
    父亲曾说过这雪山上有人住着,可是我却从未发现过人迹。
    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想要找到我需要的雪莲。
    却在不经意间,就在距离我几步远的地方我看到了一个人,她就躺在那冰凉的雪地上,出于医者的心里,我下意识的向那人奔去。
    那是一个女人,她满身是血,她的发丝在风中轻扬,仿佛在告诉我她不要离开这个世界一样。
    我翻过她仰卧在地上的脸,然后我看到了一张似曾相识的面孔,我努力的在记忆里搜索,然后我搜索到了那个有些让我恨着的那个女人。
    只是,这女子她要更年轻一些,她的眉眼与那个女人真的很象,她是她的女儿吗?那额际间没有梅花,那么这女子就是那女人的另外一个女儿吧。
    我相信,一定是的。
    这一刻,我转身就想要离去,我不想救她,却在我举步的瞬间似乎被什么扯了一下,低首看去,是那女子的手生生的拽住了我的衣角。
    我奇怪了,明明她是昏迷着的,我甚至都没有见她睁开眼睛,可是她就是拽住了我的衣角,她不让我离开,她让我救她吗?
    或许是上天的安排吧,安排她遇到了我,又让她的手鬼使神差般的抓住了我的衣角。
    叹口气,我终于还是不忍了,上一代的恩怨就让它随风去吧。
    轻探她的鼻息,微弱的如果你不仔细你会以为她已经去了。
    抱起柔弱无骨的她,那一刻我的心中却奇怪的泛起一片怜惜之情。
    她的伤很重,似乎是才刚刚生产过,可是她的孩子呢。
    还有她的脸,虽然可以清晰的看清她的面容,却已是被什么异物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是冰条吧,一定是的,那道伤我只怕我即使医好了她也会让她的面上留下难看的疤痕,这么美的女子,我突然就不想对她如此的残忍了。
    这山上的草药有限,而有些东西也只有蝙蝠医谷才有,所以我只好抱着她飞快的向蝙蝠医谷而去,那一路上,我以我的真气护着她,也唯持着她的性命。
    可是,却也因为这路途上的耽搁,我终于还是没有完全的医好她,而是让她落下了难以治愈的病根。
    暗房里,她全身的骨节已松,所有的经脉已错乱,我不知道她是凭着什么意志力可以让她还活着,还有一口气的。
    感叹她的奇迹。
    熬了大桶的药,在我重新为她接骨重新为她整容之后,我把她放在木桶里进行药浴,那一天,我在屋子里升起了火,我怕那含着水的药会冷会没有功效,可是加热又怕会烫着了她。
    她始终闭着一双美目,任我为她医病,我知道接骨的时候会很痛,可是我甚至没有听到她的一声呻吟,这样的一个女子,多少让我动容了。
    终于她的身体恢复了生机,所有生命的体征在她的身上悄悄的活过来,而我也累倒在了她的床边。
    也便是在这时,我才想起要看看她随身而带的东西,有一张画,还有一纸文书。
    那画就是与她有着一模一样面容的有着梅花的女子,这一刻我确定的知道她就是那个女人的另一个女儿了。
    而那纸文书,它让我知道了她的身份,她是巴鲁刺大汗图尔丹的王妃。
    我收起了画与文书,一切就待她醒来时再还给她吧。
    可是醒来时她居然忘记了曾经发生的一切,她不知道她自己是谁,她也不知道那画与文书的存在。
    突然间我就私心的不想让她知道了,我想把她藏在我的世界里,我想要守护她,因为她的坚强让我在不知不觉间就爱上了她。
    每夜里她都会做恶梦,每一次梦中她都会不住的颤抖流泪,而我总是在这时就悄悄的走到她的世界里,我会抱着她,给她一份温暖,一份人世间的守护。
    我知道她在想她的孩子,于是,找了一个时间我再次去了雪山,我到了我发现她的那个地方,仰望那座冰崖,很难想象她从那样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可以奇迹般的活过来。
    飞身而上了冰崖,却是只有一片清冷,根本就没有了人迹,难道是我的感觉错了?难道她并不是从这冰崖上摔下来的。
    而这一切我只能等她恢复记忆之后才知道了。
    可是没有,她从前的记忆一直是虚无的,只有恶梦在不停的伴随着她度过每一天。
    为她另取了一个名字叫清云,依然保留她从前名字中的一个字,而清那是随着我的名字取的,没有给她姓,那是因为我是矛盾的,有时候想让她做我的妹妹,可是有时候却又想让她成为我的女人。
    一次次的夜里,当我抱着她紧紧相佣的时候,我都是渴望着她清醒时也是这样对我的,可是没有,每一次清醒之后都是彼此间淡淡的疏离,似乎她在有意的避着我一样,而我更不想把她吓走。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虽然我私心的不想告诉她曾经发生的一切,可是她的恶梦,还有她面上终日里淡淡的清愁,却总是在绞痛着我的心,还有她的病也越来越重了,只是一直被我的真气压着才能得以安然的活着,想到父亲曾经说过的那个宝藏,那宝藏中有着可以冶愈她病的医文,可是那医文我却得不到,没有绿玉与红玉,没有父亲遗失的另一半的藏宝图我又如何能找到那宝藏呢。
    看不了她一天一天的脉搏弱下,我终是下定了决心,无论怎样,我都放她自由,让她去选择她自己的过去与未来。
    然后我邀来了铁木尔,果然那另一半图就在他的手中,那一刻为着父亲我还是心痛了。那一刻我决定这宝藏的医书我必须要拿到手中,因为这是我骆家的东西。
    送她去了雪山,那之后的故事我想铁木尔一定会让它继续下去,而我也只能远远的看着她,祝福她找到遗失的自己。
    悄悄的在蝙蝠医谷里打探她的消息,知道她一切无恙,知道她还好这便足矣。
    虽然心底的那份牵挂无时不在牵动我的心,让我随着草原上她的身影跃动着,但是我终于还是放手了。
    我知道她爱着图尔丹,那么就把她还给图尔丹吧,只要她快乐,那么我也就快乐。她的小九也找到了,那是她日夜牵挂的孩子啊。为着这孩子,她睡不得安宁,醒也是眉轻皱。
    在京城里,她把宝藏的地图给了狐君,虽然如此,但是我求了狐君,我求他看在是他让云齐儿受伤成病的缘由上就将那宝藏里的医书送给我。
    狐君沉思良久终于答应了,可是任我与阿罗在金国寻了好些天也是一无所获。
    对武思通我一直有着说不出的感觉,他与父亲同时喜欢一个女人,父亲为了那个女人而死,而他呢至今逍遥于世,且对自己的女儿不管不顾。
    可是他似乎是知道了云齐儿就是他的女儿了,他说他要与我一起去巴鲁刺,那就去吧,我想那多年的情怨在他与云齐儿的娘亲相见时,所有的一切也就了然了。
    其其格死了,所有的结似乎都已解开,悲伤中却也饱含着亲情与相聚的一份甜蜜。
    而我还是为着云齐儿的病而叹息。
    我治不了她,我惭愧为蝙蝠医谷的人啊,我真的无能为力。
    我走了,悄悄的走了,我要回去蝙蝠医谷,我要继续查找医书,我不信自己就救不了她。
    可是后来听到的消息却让我傻住了,这女人她笨啊,她怎么可以凭白的从这世间消失呢。
    图尔丹痛,其实我更心痛,她是我一块骨头一块肉的拼起来的人啊,她的每一块骨肉都曾经是我的,我抱她在我的怀里,她就是我爱的终结。
    或许是上天怜她吧,图尔丹终于找到了宝藏,可是又有何用呢,因为伊人已不在……
    清冷望月,我只求上天出现奇迹,让云齐儿可以再重新回到我们的视线中,虽然我看不到她,虽然她不会在我身边,但是我的灵魂依然会在她的周遭为她守护,因为我的爱恋是来自心灵深处的一种蚀心刻骨的爱恋。
    听说,有了她的消息,听说她还在这人世间,那一夜我未曾合眼,我守在她曾经住过的小屋,我聆听她曾经的心跳,聆听她曾经的声音,聆听她曾经的笑意……
    其实,她是我心底永远也无法抹去的一份珍贵。
    此生,我的温柔只会对你。
    此生,我的爱永远都在你的骨肉之上。
    守着清冷,望月时,只有你的容颜依旧在……
    番外:其其格
    当指尖轻轻敲下其其格这三个字的时候,雨流泪了。
    注定是一个悲剧,因为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从小我就知道我不是这草原上的人,我的相貌不象,还有别人看着我的眼神都让我认清了这个事实,我是巴雅尔的小跟班,我是他们部落里收留的孩子。
    我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可是我一直在默默的恨着他们,因为他们抛弃了我。
    那一大家子人中,就只有他对我最好,他,就是小王爷巴雅尔。
    好吃的好玩的,他总是拿来与我一起分享,可是他家里的人却皆是反对他对我好,他不听,他还是每日里呵护着我,也不让别人欺负我,这让我感动,让我一辈子无法忘记他曾经的好,却也注定了我与他一生的悲惨。
    虽然没有亲人,可是因为有他我还是快乐的,我悄悄的长大,而他也悄悄的进驻到我的心海中,我爱上了他,我默默无闻的爱着他。
    可是这快乐就在那一天空然间就被剥夺了,他的家被占领了,家族被败,归降了。
    这些并不是我所能掌探的,我能做的也只是默默的守候在他的身边,给他一份温情一分慰籍。
    然后他说,这世界上只有我能帮他,我不解了,我一个弱女子我如何来帮他呢。
    他说他要把我献给图尔丹,让我做他的女人,这样就可以巩固他在巴鲁刺的地位,然后他再伺机夺回曾属于他的一切。
    那一天,我哭着离开他的身边,我不想啊,他不知道吗,其实我最爱着的人只有他。
    可是当我哭红了眼睛回来时,依旧是他的苦苦相求,于是我答应了。
    那一夜,我擦干了泪,我是这样的卑微无助。
    那一夜,我第一次放下了矜持,我喝了一些酒,当酒香飘满一室的时候我缠上了他的颈项……
    那一夜,我成为了他的女人,因为这样,我才可以无悔无怨的离去。
    他要派人去刺杀那个男人,如果成功了,那么我也就解脱了,可是如果失败了,那么就是我与那个男人开始的一刻。
    那一天,我紧张的躲在丛林里,我希望看到那威风凛凛的男人倒在我的眼前,然后我就可以与巴雅尔幸福的在一起了。
    可是没有,那男人他如神祗一般的武功居然就将那么多高手打败了,他果然很厉害,虽然我不爱他,可是他的风采还是让我折服的。躲不过了,我作戏的去救了他,再作戏一般的在篝火晚会上唱着歌,这一切是因为巴雅尔就在我的不远处紧紧的盯视着我。
    他让我做的,我就只能去做,我甚至没有拒绝的权利。
    然后我成了图尔丹的女人,他并没有动我,似乎他很怜惜我,从他的眼神里我可以看到一种爱恋,一如我对巴雅尔。
    可是才两天我就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就是我有了巴雅尔的骨肉,我吓呆了,我让侍女悄悄的捎了消息给他。
    他却说这孩子只能是图尔丹的,他让我想办法,让图尔丹相信这是他的孩子,而临产时他自会找大夫说只是早产了。
    于是,不得已,为了我的孩子为了我曾经的有恋,我放下了矜持,我诱惑了图尔丹,我与图尔丹也终于有了第一次。
    一切就这样天衣无缝的掩盖过去了,我生下了都别,我看到了图尔丹的爱与欣喜,可是我却无法快乐,因为对于图尔丹,我其实是一个刽子手一样的女人,因为我扼杀了他的一份真爱。
    爱是毒药吧,它让我沉沦,让我在痛苦中剪熬。
    巴雅尔求我,让我再次把图尔丹带到那丛林,这一次,他请来了几十个大内高手,他说这一次他一定可以让他死去。
    我有些不忍,必竟图尔丹对我是真心以待,而我给他的就只有欺骗了……
    可是,我看着都别,看着我的孩子,再想着巴雅尔,我心的天平还是倾向了孩子与巴雅尔。
    那一次,我做了我一生最难最痛苦的抉择,我知道,如果图尔丹死了,那么真正的杀人凶手其实就是我其其格。
    然而一切都已不能罢手了。
    却不曾想原来狐君也是高手,我不懂武功,与他与古拉相处了那么久,我居然不知道他的武功是深藏不露的。
    那一次的结果出乎我与巴雅尔的预料之外,图尔丹没有死,而我却是被封藏在冰宫里五年之久。
    五年,我恨啊,我错过了都别的成长与快乐。
    可是醒来时,我却不知道我要恨谁?
    图尔丹吗?真的与他无关。
    巴雅尔吗?爱与恨交织中,我甚至分辨不清什么是爱什么是恨。我心里更多的是痛悔与悲伤。
    似乎是我的一句话点醒了图尔丹,他猜出了都别不是我的孩子了吗?
    我不敢问,也不敢提及,但是自我醒来,他只来见过我那唯一的一次,也是那一次之后,我与他仿佛已成陌路。虽然我不恨他。
    而我的都别真的越来越不懂事了,我慢慢的猜出了图尔丹的心,虽然他不理会我,可是对都别他还是一样视为已出的。这份心多少让我感动了。
    我常想,有生之年,如果可以我一定要还回他的真情以待,的确,是我负了他。
    巴雅尔他一心想要夺回他的一切,他算计着,他越来越是歹毒了。
    而我的都别也渐渐知道了他的身世,我知道是巴雅尔着人告诉他的吧,孩子与父亲来往,本无可非议,可是有着阴谋,这就非同小可了。
    然而,我阻止不了。
    巴雅尔被抓了,我看不了他受苦,我要去救他。可是我却无力,图尔丹封了他的|岤道啊。
    认了娘,认了妹妹,我才知道我有多自私,我不恨娘,娘也是与我一样苦命的女人啊。我恨的,只是我爹,他好狠的心啊,他拆散了我与娘,让我一生孤苦无依。
    图尔丹他去救云齐儿了,我没有说什么,那是我的妹妹,他本当就要救的,而且云齐儿也是为了我才落下那一身的病的。
    然而在图尔丹离开巴鲁刺后,都别却与巴雅尔里应外合的掀起了战争,我阻止不了,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人在我的周遭里痛苦死去。
    无边的悔意袭来,有时候我真想也死去,我爱的男人他永远也给不了我一份温馨与幸福。而给了我温馨与幸福的图尔丹我却没有珍惜。
    人生,错过了便再也无法追回。
    我终于看不下去,我病了。
    而娘也让我担心了,她偶尔与我一起的一些日子里,她果然如相士所说一天一天的消瘦下去,娘也病了。我再也不敢见她,我真的就是相士口中的那个不祥之人吗?
    咳出了血,可是我的孩子与孩子的父亲根本连看我一眼都无,他们的眼里只有权力,那高高在上的权力已经让他们利欲熏心,让他们忘记了我的存在。
    图尔丹回来了,他一如从前的威武睿智,只短短的几天功夫他就打败了巴雅尔,就让巴鲁刺重新又回复到从前。
    而都别,他被抓了。
    我知道,这是应当的,可是我是他的娘亲啊,我还是禁不住的要为他担心。
    血,咳得更多了。
    生之于我似乎已经没有了意义。
    爱恋更是麻木,爱的味道都是苦涩的,就这样让我自己淡淡而去吧。
    可是妹妹回来了,她要我活着,她说她会治好娘的病也会治好我的病,我虚弱的笑,其实一个人如果她的心死了,那么再多的药也是无所济事,因为我的求生意识已经没有了。
    那一天夜里,我咳了很多的血,我以为我就要死了,我甚至整理好了一切,一把刀就在我的手上,我穿戴得整整齐齐的等着死神来向我招手。
    我要杀死我自己。
    可是,我没有死,门帘掀起的刹那,我看到了巴雅尔,他说他要带我离开,从此我们一家三口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我的心在刹那间又欢快的跃动起来,那是向往了多少年的期待啊,当它就要来临的时候我真的就很快乐。
    手中的刀随手就藏在了衣袖里。
    然而这把刀终于还是结束了我的生命,只是时间与地点换了而已。
    人生为什么对我就是这样的无情呢,前一秒钟还给我欢乐,可是随之就是地狱般的难耐。
    图尔丹来了,他要劫杀巴雅尔,我知道就算巴雅尔死过一百次也抵不过他的错,可是我呢,我也有错啊。
    巴雅尔挟持了妹妹,那一刻,我心酸了,那是我亲生的妹妹啊,为了我,她真的付出太多太多了。
    再也不能对不起她。
    倘若她死了,那么我苟活在这个世间也是了无意义,我不要。
    泪眼模糊之际,我做了一个决定。
    悄悄的下马,巴雅尔他怎么也想不到那个杀他的人会是我吧,可是就是我亲手的杀了他。
    其实他真的不值得我为他葬送我的一生,可是我还是做了。
    看着他倒地的瞬间,血喷涌,而世界也变了颜色。
    从此,阳光不在……
    我的牵挂中,有娘,有都别。
    而图尔丹他答应了我,他会好好的对待都别,我不求都别大福大贵,我只求他可以安安稳稳的活在这世上就足矣,她是我生命的延续,我希望他可以幸福,他的幸福便是我的幸福了。
    真想再看一眼娘啊,可是已经不能够了,我微笑着对云齐儿说,请她一定治好了娘的病。
    我相信她会的,我最最善良的妹妹啊,既便是不相识的人她都会去救的,更何况是自己的娘亲呢。
    真喜欢云齐儿的孩子小九,他比我的都别乖多了,看着他灿烂的笑,我知道将来这世上又会多一个威风八面的男子汉了,而他,绝不会比他父汗差。
    笑望着眼前的一切,我走向了巴雅尔,有一些留恋,那就是这世界上还有许多我割舍不去的亲情。
    然而我终于选择了结束,因为我无颜而对我的亲人。我错过太多太多次了。
    拔刀而入心脏的那一刹那,我想象着图尔丹为了救娘而自己心脏的那一刀,我想象着云齐儿为我坠入冰崖的那一刻,这一刻,终于完结了。
    我伸手拉住巴雅尔僵硬的手指,也是在这一刻,爱与恨都还清了……
    而生的人,请你相信,其实黑暗过去就是黎明……
    泪尽泪落终无期,淡然一笑间,是我对所有人的最真诚的祝福……
    结局【四】
    相府里,没有鸡叫,但池塘里的蛙鸣却是彻夜不绝于耳,让人好是烦躁。
    起来时,镜子里的我黑眼圈让自己更是显得憔悴不堪,我看着这样的自己,不知道还能不能出去见人了,可是这一夜我就是没有办法让自己入眠啊。
    推开了门,让晨曦里清新的空气送进了屋子里,一个丫头大清早起的就侯在门外了,想问她是谁叫着她来的,再想了想,还是作罢了。
    我只是住几天而已,等有了宝贝的下落,我终是要走的,谁人侍候我皆无关系。
    净了脸,换了一身清爽的衣裙,那载着青叶草的马车早已被送进了相府里,喝过了草汁,人才精神了些。
    “小姐,要用早膳吗?”
    “上吧。”还真是饿了,昨夜里我只顾着生气,而且调皮的算计云彩儿与燕三王爷,再之后就是见到了黎安与九夫人,我竟是连吃饭也忘得省了。
    喝着淡香的糯米粥,那红红的枣飘在上面让人凭添了食欲,清淡的小菜,不用想我也知道这是谁为我安排的膳食,除了黎安再无旁人了。
    看天色还早,我慢慢的吃完,再收拾停当,今天我要去见过我爹。
    虽然九夫人说他不是我爹,可是从小我叫了他十六年的父亲,即使他没有给过我什么父爱,可是那份亲情却不是说抹就可随意抹去的。
    终是要面对他,才得以解开我心中的疑惑。
    爹的门前,有人把守,我微晗首,“请禀告相爷,就说云齐儿来了。”
    门口的家丁睁大了眼睛看着我,“你是云齐儿?”那声音里满满的都是不信。
    我点头,“如假包换,我就是云齐儿。”
    既然我恢复了记忆,既然黎安与云彩儿皆知道了我的身份,我还有着瞒着的必要吗?
    况且指不定九夫人早已恶人先告状的说我是冒充的呢,是又如何,我就偏要冒充一次。
    “请等等,奴才这就去。”家丁战战兢兢的看着我。
    爽然一笑,“快去。”
    待家丁气喘吁吁的跑出来之际,我已经等的颇不耐烦了。还没待他说话,我已经匆匆的就向内室走去。
    满屋子的草药香,这味道从前在蝙蝠医谷我就已经闻着习惯了。
    再次看到爹,他的气色似乎好些了,“爹,我是云齐儿。”我坦诚以告,“昨夜里云齐儿才记起了一切,才知道自己就是云齐儿,请爹原谅云齐儿先前的不告之罪。”
    父亲斜歪在榻上,向我伸着手,“你真的就是云齐儿?”
    “是的。爹还记得云齐儿出嫁的时候,你说要我好好的照顾自己,你说你会照顾我娘。”
    父亲点点头,“是的,我曾说过。”
    “可是娘呢?你真的有照顾她吗?”想起九夫人,是父亲任她算计着我娘,害得我娘差一点就没了性命。
    “是你娘她自己要离开的。”
    “可是,你知道为什么云齐儿会失踪五年吗?”我追问,没有一丝的犹疑,我要为着我娘讨一个公道。
    “我知道,黎安他早就告诉我了。”
    “那么,为什么你还放任宝月梅留在相府里?”
    追问的急了吧,父亲突然间就咳了起来,一声接一声的咳着,让我忍不住的去为着他捶着背,顺着他的气,让他更舒坦些。
    “云齐儿,有些事你是不明白的。”半晌他终于回复我道。
    我听了真的有些气,“我娘差一点就死在宝月梅的手上,这都是真的啊。”这件事再明白不过了。
    “云齐儿,你爹的位置能做到今天,多少是因为宝月梅在撑着的缘故,所以……”他说着就不语了。
    原来是为着他的官位,九夫人在官场上还是有一些手段的,可是我还是不信,“如今,宝月梅她又没有娘家为她撑腰,她何以能帮着爹呢?”我就是不信她有这个能耐。
    “云齐儿,你爹老了,这官场上的是非也早已看得清清楚楚了,圣上早就要动我这相爷的位置,许多次都是被她想方设法的又保住了。倘若你爹有生之年被贬,那我们娄家以后又何以有脸面得以在这京城里为生啊。”有些感慨,可终是不能免俗的为了权势与地位在算计着拼挣着。
    我听着,我总不信,堂堂大周朝的相爷却是要靠一个女人的手段才能保全官位,我不信,“爹,难道你离了她就不成了吗?”
    他摇摇头,“云齐儿,你变了,模样变了,心思也变了,可是爹一样相信你就是从前的那个云齐儿,但是九夫人的事你再不可提了。”一脸的严肃,倒象是我错了一样。
    “那么,爹是不管娘的事了?”提起娘,我还要看爹的神色,我总不信我不是他的女儿,我娘就是他的女人啊。
    “云齐儿,你娘她现在幸福,她无事就好了。”爹说着又是咳起来。
    叹着气,父亲这样说,或许他有他的难处吧,这娄府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家败了。
    不忍心在看着他难受,“爹,云齐儿配给你的药可都熬了?”那些药爹吃了会好很多,虽不至于去了病根,但至少不会再那么的难受了。
    “吃了。”才一说完又是咳了起来,停了停才又道:“云齐儿,一大早的,爹也累了,你也去歇息吧。”
    “好吧。”无奈的转身,出门,我还是不甘,爹为什么一心要护着九夫人呢?我不解啊。
    出了门,看着阳光满满的照着相府,我却不知道我要去向哪里了?我想去问黎安,问他为什么爹要护着九夫人,可是想起昨夜我真的不知道我能不能再见他,见了是太多的尴尬。
    云彩儿那里呢?我更不想去,说实话,我不喜欢她,也不想见她,是她将我的初恋抹煞的一干二净,让我从如梦的少女蜕变为巴鲁刺的王妃,我的今天,我失去宝贝的不幸,她与九夫人,皆难辞其咎。
    真的不知要去向哪里了。一步一步的磨蹭着还是向我的落轩阁而去。
    热辣辣的阳光直射在身上,让额头沁出了汗意,心里面突突的乱,我到底要怎么办呢?狐君总不现身,走与不走我无法确定,九夫人的事我也说不动父亲。呆在这相府里真不知要如何度日了。
    慢慢的再踱回落轩阁,正要进去,才听见一片的嘈杂声,那声音明明就是大夫人二夫人三夫人的……
    怎么,大家都知道了我的身份了,都来看我吗?
    迈进了一半的脚步突然就顿住了,说实话,真不想见她们,还不是想看着我的热闹,我现在的身份是这样的尴尬,说是巴鲁刺的王妃也成,说不是也成,见了她们,少不了的笑我一番。
    可是不见又成吗?人都来了,我就是躲过这一刻,也躲不过时时刻刻啊。
    咬着牙,蹭蹭蹭的我就走进了落轩阁,“见过大娘,见过二娘,见过三娘……”一口气的问候着,只弯身福了一福就算是见过礼了。
    “哎哟,云齐儿女大十八变,这模样可真是越来越水灵灵了,要不是彩儿说起,我们姐几个还真不知道是咱相府里从前的十七小姐又回来省亲了呢?”
    说的真好听,却没的让我听了寒了一张脸,是看我无权无势是吗?我又何惧之有?可是我又不想把图尔丹挂在嘴边,我不想借着他的名声来逞自己的威风。终是一家人,想了一想,我忍了道:“云齐儿本是要去金国办些事,正巧路过京城,所以就回来看望下父亲大人以及各位夫人了。”
    “哎哟,这府里的小姐,就是云齐儿最有福气了,嫁给了巴鲁刺的大汗,六年了,想必也生得一子半女吧。”二夫人固意的问着我。
    “云齐儿倒是有一个儿子,虽然被人算计着掳走了,可是我已经有了他的线索,相信不出几日我就可以找到他了,倒是各位夫人,我的哥哥们这么多,云齐儿离开的这些日子里娄府里是不是也添了男孙啊。”
    早就听说爹一直到现在连个男孙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上天在惩罚他,娶了九房的姨太太,为情不忠吧。
    几位夫人听了我的话,脸上立即挂不住了,谁不想添个男孙,一是撑了娄家的门面,二是也给自己掌脸,夺得这娄府的家业,也压压那狐媚的九夫人的威风,可是没用,儿子再多,媳妇们却没有一个争气而生男儿的。
    我看着她们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就打趣的说道:“姨娘们无事,不如就来这落轩阁里下下棋,作作画,也好打发打发闲闷的时间吧。”想来看我的笑话,我可不要,就是白了她们几句,也好让她们安份的呆在相府里。
    几个人被我的话呛到了,一个无趣,只随意再说了一会儿子话也就要离开了。
    临走时,四夫人看了看我,轻笑道:“也不知是谁人家的藤,长大了就往那高处爬,眼皮子也更浅了。”
    我听着她话中有话,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我真的就如九夫人所说并不是爹亲生的吗?
    似乎这府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一样,可是我真的并不知道,娘从未对我说起过啊。
    记得在巴鲁刺时,记得图尔丹说过,有一个相士说娘与其其格是相克的命,那么这相府里的人可知道娘还有一个女儿,而我还有一个姐姐呢?
    看着那几个走出了门去的夫人,看着她们的背影,我心里的疑窦更甚了。
    这世上果真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昨夜里我才重新又找回了我的记忆,我才知道自己就是云齐儿,可是不过一夜,这相府里上上下下的人已经一应都知道了。
    本也不想瞒着,我记起了一切才让自己的心清朗些了,想着从前的那些过往也才不至于胡乱的猜着一些细节。
    静静的坐在窗台,何去何从,有些乱,却见那窗外刚刚还是阳光明媚的天气,此时却已是阴云密布了。这便是夏吧,原来太过闷热的时候就是预示着雨的来临。
    雨丝斜斜而飘落的时候,那雨雾朦朦的好似恋人的挚爱缠绵,悄悄的撑着伞,在雨中感受着夏的清凉。
    慢慢的又是踱到那池塘里,悠悠的记起曾经在这里,我义无反顾的跳到池水中,然后被图尔丹救起的情形,那时候的自己因着要嫁给图尔丹我是多么的不甘心啊。
    往事如烟,如今在想来却是恍若梦境一般,淡黄的油纸伞上有细细的水滴悄悄的滴落,那池塘里满是数不尽的涟漪,悄悄而望,让我的心里也升起了一团迷雾一样,何去何从,我真不知道了。
    雨如织的下着,仿佛是一张网,那每一个交叉的点上都是我的心结,伸手欲去解开的刹那,那结已狂落而下,之后,再是一个结,无休无止的,让我更加无助。
    就这样在雨中我站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让这绵绵的细雨与我一起忧一起伤,一起感叹世间的浮华与无奈。
    父亲与我总有说不出的陌生,再不指望他会为我为着我娘做些什么了。
    恍惚间就想要溜出去喝酒,想着那酒香,想让自己酩酊大醉一场,然后睡了才是无梦的美好。
    心里想着,立刻我就付诸了行动,打着伞向着相府的大门口走去,无人拦我,也无人管我,我之于相府,或许还是一个客吧。云彩儿回来还可以亲以相待,而我就只如一个过客一般,我与这相府里的人根本就如陌路人一般。
    柳枝在雨中湿的翠绿着,那低垂的枝叶仿佛无比沉重的看着这个世界,没有阳光的日子总是阴暗。
    落座在悦来客栈的餐桌前,向小二要了一壶烫好的花雕,两碟小菜,我悠然的吃着喝着,全然不管那店里面一双双好奇的眼睛望着我,看就看吧,终是躲不过,姑且就不管,随他们了。
    正小口的抿着酒,我又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真吵,为啥总是这般如影随形的跟着我呢,让我逃也逃不开。
    “小二,结帐。”燕三王爷的家丁清亮亮的叫道。
    “呵呵,客官要离开京城了呀。”小二有些不舍了,又是走了一个豪爽的客人,想必那赏钱也不的打赏了。
    “才不是,是我家王爷要搬回驿馆去住了。”他说着向那门外一指,那燕三王爷此时正站在这客栈的大门口里等着他结帐呢。
    我歪头看向燕三王爷,一脸的春风得意,我心里暗笑,一定是昨夜里上了手,此刻正满心的欢喜吧。
    我别过头,不想被他瞧见,可是越是躲却越是躺不过,他似乎是看到了,笑眯眯的不向我走来,“云齐儿,本王爷今天还真要谢谢你。”
    我淡淡一笑,“王爷说大了,王爷的事我云齐儿从未帮过什么。”
    燕三王爷将手中滴嗒落水的雨伞递到了家丁的手里,竟然大大方方的就在我对面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云齐儿,你还真是本事,本王爷我想了五年的事情,却不想被你弹指一挥间不解决了。”
    他的开心溢于言表,“王爷言重了,一定都是王爷与王妃的缘份了。”
    他也许不知道吧,昨夜里我从云彩儿的屋子里出来之际,我已偷偷的向着她的茶杯里撒了一些无色无味的药味,所以……
    云彩儿算计了我太多次了,我就只算计她这一次,哈哈,想必也是不过份的吧。
    “小二,再来两壶花雕。”燕三王爷兴致勃勃的喊道。
    我心里暗道,不过是行了夫妻之间的罢了,也要如此之高兴吗。却是不忍扰了他的兴致,只闷闷喝着我杯中的酒。
    “云齐儿,昨夜里是本王爷六年来,不,是五年来最开心的一天了。”
    我一笑,“怎么一会是六年,一会又是五年的。”
    “哈哈,六年前本王爷还有一开心之事,那就是娶了云彩儿。”
    “原来如此,那是要恭喜王爷了。”
    “不对,云齐儿你怎么也是云彩儿的姐姐,我是你的妹夫才对啊。”他嘿嘿的笑,又是攀起亲来了。
    “你知道就好,倘若再在外面拈花惹草,你小心我的手段。”我说着,一口酒已一仰面尽。
    “云齐儿好酒量。”
    “你道说说怎么昨日里又是你最开心的一天了。”
    “哈……哈……哈。”他大笑着,然后又压低了声音道:“昨夜里我才知道我是全天下最最最幸福的男人。”
    我瞧立着燕三王爷的样子,昨夜里似乎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又让他开心的事吧。“说吧,别卖关子了。”
    他呷了一口酒,再夹了一根青菜送到口中,兀自嚼着,又是在吊我的胃口了。
    “不说,那请走吧
    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