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40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我不想逃,我想趁着这个机会混进相府去。云彩儿未出嫁前是相府里的十九小姐,而且刚刚她又是要请黎安过来,所以我猜着她现在在京城里一定是又住回了娘家。再加上燕三王爷昨夜的行迹住处,我心里明了我的猜测绝对是正确的。
    回首看向身后的那一处府第,那些家丁皆是从那里出来的,难道这就是娄府吗?远远望去,亭台楼阁,飞檐斗拱,树木参天,好一处气派恢宏之所在。
    这里一定就是云齐儿曾经住过的地方了。
    再转回首,我看着云彩儿梳得光彩照人的云髻,我只声道:“夫人甚至是豪爽,竟然肯放过小女子,倒是让我一见如故,这|岤道我就解了也无妨,可是我却有一个请求,但请夫人答应才是。”
    “姑娘但说无妨。”她听了甚至欢喜。
    “我本姓骆,名清云,想与夫人结拜为姐妹,不知是否是高攀了。”
    我说完,只默默的看着她,我等待着她的回答,说实话,我很期待她的答案,如果她同意了,那么我做为她的结拜姐妹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出入那相府而无须夜半来访了。
    云彩儿看着我,淡淡的一笑,“姑娘言重了,哪有什么高攀一说,就依你,你解了|岤,我们就结为姐妹,说实话,我看见你,也是一见如故,你与我曾经的一位姐姐那神情极为相象呢。”
    “真的?”我故作不信,却已猜出,她说的一定就是云齐儿了。
    “是真的,你与我的姐姐云齐儿很是相象。”
    云齐儿,果真是云齐儿,“呵呵,那我倒是要会一会这个云齐儿了。”
    “这个……恐怕姑娘要失望了,我那个姐姐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了。”
    “哦。”我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我径直的走向燕三王爷,看着他一动不动的可笑样子,心里是为云彩儿而不值,她真是嫁错了人。
    伸出食指猛然一点,他的|岤道已解,我轻轻向后一飘,我躲得他远远的,不想与他起什么争执。却在凛然而落地的瞬间,有一缕微风从身边轻飘而过,一个男子,他正稳稳的走向云彩儿,“十九小姐,有什么事吗?”
    云彩儿看了看燕三王爷,然后又看了看我,最后才转向那男子道:“黎总管,三王爷他喝醉了,就有劳黎总管把他送回驿馆去吧。”
    还未待那位黎总管回答,才能活动了的燕三王爷立刻道:“彩儿,你也要随我回去。”
    “王爷,还是等你酒醒了再说吧,不然只会把这满街的女子尽皆吓坏的。”云彩儿说着就别有深意的看向我。她是在气恨燕三王爷的不规不矩吧。
    “彩儿,不会的。”燕三王爷说着已向云彩儿走近,他伸手欲拉她的衣袖,却是被云彩儿轻轻一躲,“王爷,你醉了,还是先去醒醒酒吧。”
    云彩儿再不理他,只看向我道:“姑娘,让你受惊了,这就请去我家里做客,喝一杯茶,也压压惊吧。”
    求之不得,我马上应道:“谢谢夫人了。”
    云彩儿在前,我在后,慢慢的向前面的那座宏伟的府第而走,可是,每走一步,我都有种感觉我身后有一道如炬的目光正在紧紧的盯着我。
    是谁?是燕三王爷还是那个黎总管。
    那黎总管他一直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样貌,可是我知道从前的云齐儿是曾经喜欢过他的。所以我对他多少是有些好奇的。
    悄然回首,却见他也正是悄转回身子,原来彼此又是错过了一次相见。
    离开巴鲁刺,黎安重新又回到娄府,他依旧做他的总管,那么九夫人呢?这娄府里的女当家还是她吗?因着云齐儿,我对九夫人也是不喜的,如果她还在,那就会她一会吧。
    跨过了一道高高的门槛,我走进了偌大的相府,放眼望去,花团锦簇,一派欣欣向荣,红墙绿瓦,端是繁华,这里不愧是大周朝的首相之府。
    我看着那一砖一瓦,一花一草,竟有种熟悉的感觉,人在云彩儿的身后,却是想要向着另一个方向,向那种着一片青青翠竹的所在而去。
    “姑娘,走这边。”云彩儿的一个侍女及时的叫住了我,我这才发现自己的唐突,真是失礼了。
    转弯向一处住所而去,不消片刻,我看到了一处宅院,名曰风彩阁。
    好文雅的名字啊,我随着云彩儿而入,再进了西厢房,她引我坐下,再吩咐侍女道:“去把我那铁观音取来,今日有贵客,要好茶以待。”
    侍女轻轻的向后退去,我看向云彩儿,她这一番待我,倒是让我受宠若惊了,“夫人不怪清云的唐突,还以礼相待,这是折煞清云了。”我说着弯身福了一福。
    “姑娘快快请起,不关姑娘的事,是他远远的见了我,所以他就拿你说事,是他故意要气着我的,可是偏偏他就气不到我。”云彩儿笑着说着话,倒是让我有些懵懂了。
    “夫人,这话从何说起,倒是让清云有些糊涂了。”虽然真的不关我的事,但是必竟是我把燕三王爷点了|岤道啊。
    “他总说我对他不上心,所以故意让我看到他调戏你,好让我吃醋,呵呵,这样的戏码早已……。”她说到一半便顿住了,只是掩住口盈盈一笑。
    我听着,却不想她夫妇二人还是一对冤家,原来还喜欢这样的作戏,却是一个比一个会演,一个比一个会看。
    “我听说燕三王爷也是大燕国皇帝最宠爱的皇子啊。”我奇怪云彩儿怎么会这样的对待她的夫君呢,毕竟人家也是一个皇子啊。
    “那算什么,呆子一个罢了,来,我们不说他了,我就与你说说话。”她说着已是拉起了我的手,“我一看你啊,就是喜欢,你与我那姐姐真的很是相象。”
    又是说起云齐儿了,这也是我想听的,“早先在巴鲁刺也有人这样说来着。”
    “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连你的声音都象,姑娘也去过巴鲁刺吗?”
    “是呀,我刚刚从巴鲁刺辗转来到京城的。”
    “如果不急着离开,姑娘就暂住在这相府里吧,我爹见了你也一定是喜欢。”
    心一惊,要见到云齐儿的爹吗?我的身份真是太尴尬了。我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这相府里的每一个人。
    我的记忆还没有恢复,所以一切都只能当作猜测,我还是清云。
    “恐怕我也只能逗留在这里三两天的时间,清云还有其它的要事在身。”我的宝贝才是最最重要的,就连着记忆也要排到其后了。
    “无妨,那就住两日,也给这死气沉沉的相府里增加一点喜庆。”
    我听了有些奇怪,难道这相府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刚刚一路走来,四下里都是静悄悄的,好是怪异呢。
    “也没什么,是我爹病了,所以皇上才恩准我住回到相府里,否则我只能与三王爷住在驿馆里。”云彩儿说着有些感慨。
    “爹……你爹怎么病了?”说了一个爹字我才发现与我的身份根本不符,我连忙改口,幸亏云彩儿没有听出来,否则我可真是糗大了。
    “前几日里一直做着噩梦,只说就梦见我十七姐姐了,昨儿个府里的相士还说爹的梦里梦到了十七姐姐,说不定她就要回来了呢。可是你看,今天第一眼见你,就让我以为你就是十七姐姐呢。唉,虽然不是,可是你与她真的很神似,所以爹见了你,保不齐那病也好了三分呢。”云彩儿兴冲冲的说着,甚至让我也感染了她的欢喜。
    “我曾见过十七小姐的画象,我与她只是有些相象罢了,要想治好相爷的病,我看一定是要一些良药的,我清云也略通医理,如若夫人有空,就带了清云前去看看,说不定清云也能帮上一二呢。”
    “好啊,好啊,如若你真通医理,那对父亲来说也是一件幸事了。这些日子以来,厨房里天天熬着药,父亲也喝了几十付药了,却总不见好,走,我这就带你去。”
    她说着已是雷厉风行的就要拉我起来了,我看着她,瞧她的外表是文文弱弱的样子,却不想做起事来也是极爽快的。
    只好随了她走,却有种怕怕的感觉,我很怕见到这相爷,他很有可能就是我的父亲呢?这一想让我如何不有些心惊呢?
    桌子上的茶还没有喝过,云彩儿已是风风火火的就把我带离了她的风彩阁。
    一路上菊花绽开,淡黄的蕊让人看了极是喜欢,还有那青青的竹子,一直绵延在路边,每走一步,手指都是淘气的划过一根竹竿,那竹竿已被太阳晒的热热的,可是摸起来却依旧让人舒爽,有种清透的感觉,很是惬意。
    正走着,经过一处院落,那院落里隐隐的有着篱笆墙,淡紫的喇叭花爬满了篱笆真是好看,也让我不禁多看了几眼。
    “九夫人好。”云彩儿斜斜的向着那院落里躬身福了一福。
    这一声告诉我,那篱笆边处的妇人就是九夫人啊,我听着只一个心惊,原来她还好好的呆在这相府里。
    可是,因着云齐儿,黎安与她又岂能安然以对……
    我没有说什么,此时的自己什么也不是,我不是云齐儿,我只是云彩儿随意带进来的一个丫头罢了。
    我随在云彩儿的身后,我也弯身福了一福。
    迎面那篱笆边上的妇人似乎也在审视着我,我虽低着头却能感觉到她的一双眼正紧紧的盯着我。
    我不抬头,只任她看着,她不说话也好,只要云彩儿走了,我就可以低着头与她一起离开了。
    这九夫人,目前我还不知道她在相府里的地位如何?所以我在这里可千万不能乱说什么话,不然就是惹祸上身,也最有可能还没有见到云齐儿的爹爹我就被九夫人给赶了出去。
    心口又是有些痛,我皱了皱眉,日子这么短,人生也这么短,我呆在这相府里的每一刻我都要珍惜,等我见了我的宝贝,这里就再也不会再来了,我要陪着娘,三个人快快乐乐的过日子,无论时间会留给我多少,我都会珍惜的。
    九夫人没有叫住我,倒是云彩儿又向前行了,我依旧低头随在她的身后,不想让更多的人见到我,见到我,他们都会把我错认为是云齐儿吧。
    到了,我看到门口的两个丫头笔挺站着,那高高的门槛,只要迈过去,我就可以见到云齐儿的爹了。
    屋子里,浓浓的一股药的味道,有些呛人,那药里定是加了参吧,我忍不住的皱眉,那参与老人家是极不益的,看来这一次我是来对了。
    床帐里,一老者虚弱的躺着,这样热的夏,他居然还盖了一床棉被子,这让我担心了,看来他的病真的不轻。
    两指把着脉,越听越是诧异,相爷这病端是来的有些诡异,他一定是被人下了慢性的毒药,长年累月的,这药少说也有十年了。
    十年,那药已深深而入了相爷的体内,想要根除,我想是绝对没有办法的,毕竟这相爷的年纪也大老了,我眼下能做的也只是尽可能的减少他的痛苦,再加一道普通的药方,只是维持着不让那慢性的毒再扩散罢了。
    有侍女又是端了药进来,那药味飘进了我的鼻端,让我闻着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
    这一声却是惊醒了那兀自还在沉睡中的病人,他缓缓的动着,试图想要挪动挪动身子,可是没有用,他根本就动不了,他睁开了眼睛四下看着,然后他看到了我,“你是齐儿吗?”这苍老的声音让我听起来更多的是感伤,他还记得云齐儿,他把我也是当做了云齐儿。
    我摇头,“我不是,我只是她的一个朋友罢了,不过,倘若相爷不嫌弃,相爷尽可把我当作是你的女儿吧。”这是一份亲情,是我所向往的亲情,我不想错过。
    “唉,也不知云齐儿她去了哪里?彩儿啊,有没有云齐儿的消息啊?”
    云彩儿走近前低声道:“父亲怎么又是惦记着她了,我想姐姐也是大福大贵之人,此刻的她一定是在哪里快快乐乐的过日子呢。”
    倒是没有想到云彩儿也是一个极孝顺的孩子,我道:“相爷的身子并无大碍的,不如清云就开一付药,相爷吃了,也会好过些。”
    他点点头,“来吧,什么药也都吃过了,也不差你的一点子药,只是,你告诉我你到底是谁?”他依旧还是怔怔的看着我,他仿佛要将我看到他的骨髓里一般。
    我是他的云齐儿吗?我是他的女儿吗?
    我不知道,我握着他的手,“我与云彩儿已结拜为姐妹了,如果相爷不嫌弃,清云就唤相爷为父亲大人可好?”我低声的恳求着,我想完成云齐儿的一切使命,然后再飘然而去。
    【文、】相爷拉着我的手,颤声道:“叫吧,你的声音就与云齐儿一模一样的好听。”
    【人、】我真的叫了,一开口就极自然的唤了一声“爹”,叫出了声,连自己都是诧异。
    【书、】“来人,快去将我那一对玉镯子取了来。”他吩咐那站在一边的丫头去取了,然后再转向我说道:“那玉镯子我要送给你做见面礼。”
    【屋、】“不用了。”我推辞着,我不想收他的礼,更不想欠着他的情,倘若这样我是还不起的。
    我还有多久的生命,我不知道,我淡淡的拒绝他,是让他不要把我印在他的脑海里,匆匆一见,再匆匆而别,我与他也仅是如此而已了。
    “不可,倘若姑娘不收下老朽这份微薄之礼,那么我娄某人岂敢收了你这一位义女呢。”他好象是知道了我的弱点一样,就知道我最不善于回了别人的所求,所以就拿这一番话来激我,而我明明就知道他只是在激我而已,可我还是不忍驳了他的面子。
    “那清云就恭敬不如从命,我收下了。”
    他点头一笑,“真是好孩子。”
    我倾身而退,再没有更多言语,我来到桌前,凝眸细想,然后再开出一份药单子,写好在一张纸上,再交给了身旁的下人。
    一应的安排妥当了,再看着屋外已是夕阳一片了。
    好美的夕阳啊,它就远远的挂在那天边,挂在一处楼阁的一角,那桔红色的光茫让人仿佛置身于梦幻中一般。
    “相爷,清云告退了。”我小小声的告禀道。
    他抬起手,虚弱的向我挥了一挥,“去吧,好生呆在这相府里,要是有人短了你什么,你就告诉我,老朽自当会为你做主。”
    “谢谢父亲。”谢过他,倒是他让我又领略了一次亲情的可贵。
    我看到他累了,所以我就悄悄的退了出来,云彩儿拉着我的手道:“今天是父亲这许多日子以来最为精神的一天,看来还真如相士所说,你是父亲的福星呢。”
    也许是吧,我的药虽不至于让他的病彻底的好,但是绝对可以除去他的痛苦的,那下药之人他的心肠也是太过歹毒了,那人会是九夫人吗?这些我总猜不出,也不知相爷他是否知道呢?虽说用人不疑,可是也不能不加防范啊。
    我想着向着云彩儿如是问道:“如今这相府里是九夫人在管事吗?”
    云彩儿不疑有其它,她只说:“不了,都是三夫人在管,九夫人她早已被父亲禁足在那清篙院而再不得出来了。”
    我一怔,“可是当真?”刚刚明明见着云彩儿极客气的与九夫人打招呼,让我见了就只以为九夫人依然大权在握一样,却不想原来相爷还真是为了云齐儿而惩罚了她了。可是那禁足又有何用,她还不是风风光光的生活在相府中吗?相爷的惩罚也未免太轻了些。
    “是的,就是五年前黎总管回来之后,说是为了云齐儿的事,九夫人就被父亲卸了权,再也不当这个家了。”
    我轻轻的叹息,看来云齐儿的离去真的带给了太多人的不舍与无奈了,只是这九夫人这是她自找的,她也怨不得别人啊。
    “可是这相府里的人啊,最是势利了,从前九夫人当家的时候他们整日里想方设法的巴结着,到了现在呢,九夫人已失势,他们就再也不理她了。”云彩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世间冷暖,大抵如此的。”我悠悠说道。或许世间冷暖最是到了最难过的时候也才最是知道人心的善与恶。
    “就是这样喽,我前几天回来时第一眼见到九夫人,她瘦弱的样子竟是让我连认出她都是困难了。
    听她说起她回来时第一眼看到九夫人的情形,让我也忍不住的在猜测她来这大周朝的目的为何,可还是为着黎安吗?“夫人是为了何事才回来的呢?”
    “在过几天就是皇上的寿诞了,到时候这周边大大小小的国家都会派使臣前来朝贺的,而我与王爷不过是先行几日到了罢了。”
    原来如此,皇帝又要生日了,我想象着那场面,皇帝的生日啊,那场面一定是壮观的。
    可是还要过几日,我想我是等不及了。人生已错过了太多的美好,虽然难舍这一份割舍,可是我终究还是要离开的,那热闹不瞧也罢。
    再不想其它,我对云彩儿道:“相爷的病只要按照我的药方天天准时喝了药,他一准会慢慢的好起来的。”
    云彩儿嫣然一笑道:“真好,你果真是相士口中的爹的福星。”
    我淡然一笑,无声的与她走在黄昏日落中,夕阳已渐渐的退出了它的舞台,夜悄悄的就要来临了。
    我来到云彩儿的别院才想起客栈里的两辆马车还有车夫,而我是必须要服用那青叶草的。
    心里想着我便向云彩儿道:“清云要先行告辞了,待明日里我再与你一聚了。”
    “为什么?我还有好些话要与你说呢?”
    “清云的马车还有车夫都在客栈里,天黑了,清云要先回去交待一下才是。”我说着人已在悄悄的向着门外而去了。
    “等等,我差人前去把马车赶来,就连车夫也一并住进来吧。”
    她的好客让我忍不住的有些惭愧,她是无意,我却是有所图而来的,我想要找回我曾经失去的记忆。
    可是看到相爷,我还是什么也没有记起来。
    “不用了,我亲自去吧,交待好了明日里我自会回来。”
    “可是,要用晚膳了,一起用了膳再去吧。”云彩儿又是挽留我。
    “不了,夫人放心,交待妥当了,明儿我一准回来。”
    云彩儿看了看我道:“那去吧,只是要记得早些休息,不然这夏夜里露水极重,姑娘初来乍到也要注意些身子才是。”
    我笑笑,“不会的,你忘记我还是一个大夫了吗?”虽然不会染上什么病,但是我体内的那个劳什子的病我与清扬都是束手无策的。
    有些叹息,再过了两日,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了。
    云彩儿点头许我离开了,我缓缓的向门外走去,那一路的风景入了眼却都是哀伤。这相府里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让我有些心痛有些心伤。
    黎安,你在哪里?我呼唤着,我想要见你一见。
    心里默念着,却在即将迈过门槛的那一刹那,迎面走来一位挺俊傲然的男子,那是黎安吧。
    那男子她快步的向我走来,我猜想他一定就是黎安了,虽然我并没有真正见过黎安的面貌,但是下午时我看到了他的背影,他背对着我时我感觉到了他身上的一抹寂廖与清冷,是黎安,一定就是他。
    眯眼看着他,我心里突然间就乱了,云齐儿曾经爱过他吗?
    他就要到了我的身边了,心里紧张着,我跨过门槛站到了门外,我定定的站着,我只看着他。
    他依然继续着脚下的步履,丝毫没有因为我的观望而止步。
    缕缕轻风飘过,就在他与我擦肩而过的瞬间,我下意识的唤道:“黎安。”这一声我叫得极顺口,就好象曾经叫过无数次一般。
    乍听到我的声音,他突然顿住了身形,他转身看向我,那审视着我的目光里多了一份讶异,“你是谁?”
    我笑,“午后我们曾经见过的。”不管以前我与他是否有什么瓜葛,可是今天我确实与他见过的。他这样问我,那一定是他没有注意到我喽。
    “有吗?”他一脸探究的看向我,此时的眼神里却是多了好奇,是的,此刻的他正在好奇我是身份吧。我有着与云齐儿一样的声音,这声音会让很多人好奇的,黎安他也不例外。
    “有啊,我明明就见到你的。”我轻轻笑。
    他再是认真的看向我,随即摇了摇头,“报歉,姑娘,我们改日再谈,我还有些要事缠身,黎安就先告辞了。”
    轻轻叹口气,这怪不得他,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是谁,更何况是他了,认得也好,不认得也好,一切也总是没有我的记忆来证明。
    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向门外的大路上走去。
    他没有追过来,我一边走,一边听得他的脚步渐行渐远,想是发生了什么事吧,他似乎走的很急切。
    甩甩头,这相府里的事又与我何干啊。我再不要生什么事非了。
    重回这熙熙攘攘的人群里,看着满目的繁华,我心里又是感慨了,我孤单的让自己的影子投注在墙面上,地上,再是别人的身上,那影子晃来晃去的,也是写满了孤单。
    看到黎安之后,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就有些闷,我奇怪着他明明知道是九夫人造就了云齐儿的不幸,是九夫欲害云齐儿的娘亲,可是黎安却与九夫人一起安然的同在相府的屋檐下生存,我不解了。
    那个九夫人,我真的很不喜欢她,我气恨着她,是她让着武昭挟持着娘来威协云齐儿与图尔丹的,她还想让她的哥哥巴雅尔夺得那草原上的一切。她的野心,她的算计,为什么她如此这般的狼子野心,而相爷还居然仍旧把她留在相府里呢?相爷本该赶走了她为着自己的女儿报仇啊,即使不赶她走,也要让她知道这人世间什么是亲情什么是道义才是。
    可是没有,什么也没有,九夫人还是安心自在的生活在相府里。
    我想着,我心里都是不甘心,云齐儿的爹,那个病倒了的相爷他一定是病糊涂了。明日里我要劝着他,他的女儿失踪了,他不能再让那九夫人逍遥自在了。
    悄然走着,已是再无心这街市的热闹了,心里更多的是失落,是因为黎安也默认了九夫人在相府里的地位。
    天色暗黑了,街路上一家家一户户的都是燃起了灯笼,照得这夜有些朦胧有些黯淡。
    终于又回到了悦来客栈,正是用晚膳的时候,人来人往的生意正是兴隆时,我不作声的向着二楼走去,却还是被小二给逮了一个正着,“姑娘,晚膳用过了吗?”
    “还没,就送到我的房间来吧,只要是素淡的,随便什么都好。”本想图个清静,既然清静不了,那就安然对待吧。
    “好喽,姑娘就请好吧。”小二说着已是转身叫菜去了。
    我自顾自的上楼去,却听到楼下里正是低低私语,那些用饭的人似乎是在讨论着什么,只是一见我进来就突然间就压低了声音。
    也不理他们,他们说他们的,我走我的。
    进了客房,车夫早取了青叶草放在我的屋角下,默默的饮过那草汁,终于又精神了些。走到窗前,随手开了窗子,让后花园内的花香飘然而入这屋子里,月色下,那池塘里的荷花开得真好啊,一朵朵的即使是在夜里也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折下那花枝。
    越是要清静,却是偏躲不了清静。
    我隔壁的窗里竟是有人在窃窃私语,我听到了声音,那是我的两个车夫,我转首想要关窗,却被“燕三王爷”几个字给吸引住了。
    只是随意的,我只是站在窗前,那声音便送进了我的耳朵里,“大汗对她这么好,可是她呢,弃大汗于不顾,却跑到这京城里来讨那燕三王爷的欢心,这不,被三王妃给抓了个正着,这让大汗的脸面何置?你说,我们要怎么办?要不要通知大汗?”
    我听了就气了,这分明是在乱嚼舌根,我与那燕三王爷哪有什么私情,我与他根本就没有什么的,还不是他为了让他夫人吃醋就拿着我说事,如今倒真是惹了我一身的不是,可是不管怎么也轮不到两个车夫编派我啊。这京城里,看来就是芝麻大小的事也能瞬间就传遍到角角落落。
    我想着,使力的咳了一声,那窗子的声音刹时就断了。
    传就传吧,传到图尔丹那里又如何,我与图尔丹现在是什么关系也没有,我只是清云。
    小二端上晚膳进来的时候,我已经平稳了我的心境,别人爱说什么就什么吧,我只走自己的路,我想找回我曾经的记忆,我失忆了,这很不好,这让我失去了很多宝贵的东西,没了这些记忆,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不是有过孩子。
    倘若我是云齐儿,我去那相府里并没有什么过错啊。
    多事的人,真是让人生厌。而我自己今天的心也是毛毛躁躁的,看着哪里都不顺眼。
    又是想到了黎安,心里更气了,气他怎么不给九夫人一些教训呢。
    躲在屋子里生气,居然怎样也睡不着了。
    听着屋外敲了三更,再不睡明天又是没有精神了。可是任我数了上千只的羊我还是睡不着。就这样挨到了天朦朦亮了,我只好爬起来。
    穿好一身的衣物,悄悄的开了门,除了更夫,所有的人都尚在梦乡之中。
    或者我是起的最早的一个吧。
    向那回廊而去,转了弯就是楼梯就可以下楼出去了。
    心里想着心事,我倒是没有去注意周遭的一切,却在转弯的时候我“砰”地一下撞到了一个人。
    下意识的低首,才发现那人正揉着惺松的睡眼看向我,他还睡着就被我给撞醒了。我看着他,有些面熟,我一定见过他的。
    我仔细在脑海里搜索着,片刻间我已知道了他是谁,一转身我一溜烟的想要跑回我的屋子里,冤家路窄,大清早的,我不想让这客栈里的人听到我与人的争吵声,那样子,我岂不是糗大了。
    “你站住。”那家丁果然是认出了我。
    不理他,我一闪身就进了我的屋子里。真是想不到那燕三王爷他怎么又跑到这客栈里来了,昨天明明是黎安把他送回驿馆了啊。驿馆多好啊,清静,他为什么又是要跑到这客栈里来住呢。
    不及细想,敲门声一声接一声的急切,“你给我出来。”趾高气扬的,那家丁向着我的屋子里大呼小叫着。
    我躲着他们可并不是怕了他们了,昨日里还不是那燕三王爷先惹了我的,我怕什么,我只不过是不想与他在相府里见了尴尬,关于九夫人,关于黎安,我还不得不去相府里再多住几天。
    “别叫了,吵了本姑娘,小心我让你们主仆两个一起动不了。”我的点|岤功想必他是见识过了,我就不信我吓不倒他。
    听了我的话,那门外的敲门声终于没了,可是声音却是不断,“姑娘,我家公子并无恶意,只是想请姑娘在楼下一聚,喝一杯淡茶罢了。”一忽的功夫,他口气已是软了下来。
    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想了一想道:“好吧,不过我可是没什么时间,只一盏茶的功夫而已。”
    “那姑娘就请吧。”
    既然已经答应下来,我只好开了门,随着他下了楼去,楼下,小二已哈欠连天的被那燕三王爷给揪了起来,此时他正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品着早茶,默然的望着那窗外的街景发呆呢。
    我看着他,似乎也是心事重重,也不知他找我有何事,我知道他昨日的唐突是固意要演给云彩儿看的,所以再见到他我多少也没有那么气了,只是不知他是否会放过我,毕竟我昨天曾经在街路上点了他的|岤道,这让他很没面子啊。
    我悄然而坐在了他的对面位置上,他恍惚回神,灿然的冲着我一笑,再尴尬的说道:“昨儿让姑娘见笑了,都是与内子玩笑多了,才会这样。”
    我笑道:“三王爷怎么不住在驿馆而跑到这客栈里来住呢?”
    这一问倒是让他的面上一黯,“彩儿都不去住,只留我一个人,那我还住在那里有个什么劲。”一个男人,说得倒象是深闺怨妇一般,让我忍不住的失笑。
    “是相爷病了吧,她既然回到京城,就总是要尽些孝道。”
    “哈哈哈。”他突然笑了起来,那声音细细的虽是压得极低,却是让人听着心里忍不住的有一些冷,他的笑里更多的是幽怨。
    我不作声,只看着他,他幽幽说道:“只是尽孝道吗?大婚五载,我与她竟是从未同床共枕过,你信吗?”一个男人突然间就对我说起这些话,说实话倒是着实让我吓了一跳。
    我摇摇头,我真的不相信。
    “她心里其实只爱着另一个人,她心里没有我,可是无论我怎么样待她,也博不来她的展颜一笑,燕国的五载也比不过这相府里的五天啊。”燕三王爷说得感慨,已不由得让我猜到了一些事由。
    这些,与黎安一定是脱不了干系。
    但是,这只是我的猜测,没有依据,我还是不能妄下断语。
    结局【二】
    燕三王爷怆然一笑,这一笑却有种残花漫天的感觉,仿佛散乱的花瓣飘扬在空中,再轻轻轻轻的落下,接在掌心里都是忧伤。
    我看着他,一个男人,一个皇子竟是满心的忧伤。此时的他,让我再难把他与昨日里那个唐突我的人联系在一起,他面如白玉,墨玉般的晶亮眸子里都是浓浓的深情,只是那情它本无错,错的是云彩儿心里始终装不下他的心。
    再回神的时候,他轻握了握我的手,再松开,有些求乞的说道:“彩儿一见你就如故人一样,我从未见过她对一个陌生人也是这样的热情,倘若你再见了她,请你一定帮我。”
    “怎么帮?”我倒是想,可惜只怕我也做不到,我与云彩儿也只不过才见了一次而已。
    “你就把她赶出相府就好了。”
    他说得理所当然一般,却是惹得我大笑,“你以为是我是那相府里的主人,还是云彩儿是那相府里的主人呢?”我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罢了,我岂有把她驱离开的道理。
    “你一定可以的,我初见你时就有这种感觉,别人做不到的事情你一定可以做到。”他认真的看着我,似乎那话里无一丝的玩笑一样。
    可是我知道,他在激我,他想让我为他做些什么。
    我豪爽一笑,“好,赶到不用赶她,只要我定会促成你与她之间的好事罢了,但是事成之后,不知三王爷要如何谢我呢?”
    “姑娘想要什么但说无妨,只要我燕三有的我一应都给你。”
    我掩着嘴轻笑,“一时也想不起有什么事要王爷相帮,就让王爷欠着我一辈子的人情好了。”
    “那可不成,我可不想欠你一辈子的人情债,早还了早好。”
    “都说了我也想不起有什么事啊,先帮你,你就先欠着我好了。”偷偷的笑,我也想借着这一件事来深入到相府里,我对黎安,对九夫人,甚至对云彩儿我也有些好奇呢。
    “好吧,成交。只是将来不许算计我。”燕三王爷一本正经的说道。
    “不会啊。”将来的事又有谁可事先知道呢,每个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我亦是,别人也亦是。
    与他告别,再吩咐了小二待我的两个车夫醒了,让他们送些青叶草去相府,如此便没有挂心的事了。
    我出了门,这一次我是轻车熟路的一路向相府走去。
    被那燕三王爷一扰,一个清晨已经过去了,此时的街路上又是人声鼎沸,热闹喧哗。
    慢慢的徜徉在人海中,喜欢这种感觉,可以暂时让我忘记我的忧心,我的病,我的宝贝,还有娘亲……
    每每看着相扶着的人走在一起,我也是心生羡慕啊。
    暖热的夏,阳光直射着路边的杨柳,柳枝低垂了腰,却也还是让那绿意也生烟,我看着,忍不住的就去摘一片柳叶放在手掌心,细翠的叶子没有花的妖娆也没有草的淡然,它有着的是它自己的气质,澄碧而透彻。
    绞在手指上把玩着,生生让叶子断了叶脉,我是这样的淘气,这样的心不在焉,再转个弯,就到了吧。
    迈着碎步,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昨天是不怕,今天却是有些担心了,我怕知道一些事情,有些事,知道了,就会是一个不开心啊。
    忽然间,有人在我身边轻轻的一蹭,随即就走离了我。
    眼一瞧,我奇怪着,往那相府去的路上人并不多啊,为何他会撞在了我的身上,心一惊,下意识的向腰间一摸,那一块玉,图尔丹送给我的那一块玉已不见了踪迹。
    再抬首,那人就要隐没在街角了,我急忙施展了我的凤薇步,我不信他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却不想,他的功夫也是了得,他跑得真是快,我追出了很远也追不上他,只是在慢慢的缩短了一些距离罢了。
    七拐八拐的,一转眼的功夫就到了城门前,他要逃出城吗?那城外没有了人群的遮闭,我更好追他。
    果然,他向城门外而去,我也追了出去,可是才一出了城门,我就没了他的踪迹,那一块玉我并不稀罕,只是被人偷了玉而不自知,让自己多少有些懊恼罢了。
    四下里望,他真的不见了,有些气恼,丢了就丢了吧,只是再见到图尔丹时要费一番唇舌去解释了。
    却在转身的刹那,我听到了一片悠扬的琴声。
    那琴声宛如天籁,竟在这无边的人群中卓然而响,它引着我一步一步的向那琴声的所在地而去。
    那是一曲凤求凰,那声声的音律都催着人不自觉的听赏下去。
    手有些痒,我真想手中也有一把琴或者一把萧再与他和来,可是我手上却什么也没有。
    那城外不远处的凉亭上,一个白衣白发之人他静静的坐在那石凳上,他面前一把琴,琴弦铮铮奏出了他的心曲,凤求凰,他的琴曲里写满了他的心意。
    我悄悄掠到那琴的前面,我看着那人专注的弹着手中的琴,仿佛除了这琴之外一切都是虚无的,一切皆与他无关。
    那么我的玉呢?是他拿走的吗?但是我记得那偷我玉的人他明明是满头黑发的?br/>电子书下载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