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4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他的面上青一块红一块的,我让他在手下人面前失了脸面,这一次,是我急躁了些,可是已然做了,我后悔也来不及了。
    “最喜欢这样暴烈的妞了,今天大爷我就要了你。”他狠狠的一字一顿的说着。
    “头,不是说好要划拳吗?谁赢了谁先上。你可不能吃独食啊。”旁边一个人抢着说道。
    其它的人也马上附和着,“是啊,是啊,说好的事,不能反悔的。”
    我的模样这样让人垂涎吗?我只知道我生得偏柔美些,可是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我更喜欢那泼辣的性子,只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改不了我的性情与样貌。
    美丽,不是我的错,可是此刻,我希望我生得丑些才更好。
    几个人当着我的面议论着我的归属,我难堪的闭着眼睛,不想看到那令人恶心的恶贼,说是兵,与强盗又有什么两样呢。
    我听着他们划拳的声音,心里怕的发慌,可又能如何呢,我的手腕被捆在了柱子上,就是想死也没有办法啊。
    我突然记起了临下马车时,我在袖口里藏了一把小小的刀子。
    我不作声的看着眼前的人,划拳吃酒,他们的目标只是我这个孱弱的女子啊
    我用手指慢慢的勾着衣袖,一点一点的把那刀子连着衣袖一起拽到手掌之中,不一会儿,就摸到了那小刀,两个手指夹住了,抽出来。
    一切似乎出奇的顺利,我用小刀轻轻的划着手腕上的绳子,只要划开了,我的手臂有了自由,我就可以用这把刀唯护我的清白了。
    那粗粗的绳子被我一点一点的划开,我面无异色的望着他们在划拳,我不能让他们发现我手臂上的工作,这是我唯一的筹码。
    如今,我已赌不起了。
    黎安与图尔丹会及时的来救我吗?
    “听说这女人是宝月梅家里的人。”
    “是吗?我听说是图尔丹夺了他们家在草原上的土地与牛羊啊。”
    “是啊。”
    “听说她们家里战败了之后就归顺图尔丹了,一家老小全部留在巴鲁刺,只有宝月梅一个人嫁给了大周朝的相爷,也就是这个女人的爹了。”
    “那女人的心才难测啊。其实她们该归顺我们大汗才是,只有我们大汗才能与图尔丹抗衡,他才是大草原上真正的雄鹰啊。”
    “话是如此,可是他们还是选择了图尔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秘密吧。”
    “管他呢。这些都与咱们无关,来,继续划拳,今晚一定要争出个胜负来,这女人,即使轮番上我也要上了她。”
    我听得心惊,原来九夫人与图尔丹还有夺国之恨啊,可是为什么她们一家人居然都对他恭恭敬敬的呢。
    正文第40章受辱
    而她为什么坚持让我嫁给图尔丹呢?更奇怪的是九夫人好象知道图尔丹会喜欢上我一样,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她固意安排了我的入宫,安排了我与图尔丹的相见,只是这些我也只能留在心里,将来寻到机会,我一定要弄清楚她的意图。
    可是,这眼前的困境,我逃得了吗?
    “我赢了,哈哈。”
    只听声音我就知道了划拳的结果,今夜似乎一切都与我作对,这胜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个被我吐了一脸口水的头头。
    我却不怕了,我手背上的绳子就快被我划断了。
    我看着他一步一步的重新又走近我,笑嘻嘻的道:“小美人,你这身衣服可真是应景啊,我们现在就依你们中原的风俗拜堂入洞房吧。哈哈。”
    我看着他的面容,心里气恨着,我要把他记得真真的,如果我逃不开,那我化成鬼也不饶他。我定要找他索命。
    我希望他走得越慢越好,我身后的工作马上就好了,只差那么一丁点了,我祈祷我的清白我的生。
    然而我还没有划开绳子,他还是又到了我面前,“你暴,我可不暴,这样美的新娘,我可要好好的入洞房。”
    他慢慢解着我火红嫁衣上的扣子,一个,两个,三个,我数着,一旁的几个男人看着热闹,起着哄。
    我手臂上的绳子就要断了。
    在绳子划开的瞬间,我的扣子还有一颗没有解开,我使尽了力气抓着刀狠狠的向眼前的恶人胸前捅去。
    我甚至没有害怕。甚至忘记自己是连蚂蚁也不敢踩的十七小姐了。
    我听见他“啊”的一声叫,我闭了眼睛,我怕见到血涌出的情形,毕竟这是我第一次杀人。
    我听到惊乱的脚步声奔来,可是我没有听到人倒地的声音,而我的手腕又再一次被人抓住,小刀落了地,我睁开了眼睛。
    眼目所及,我才知道我错了,那刀太小了,不过是在那男人的胸口上剜了一下下而已,只是流了些血罢了,根本要不了他的命,他捂着胸口更恨恨的望着我。
    “兄弟们,一起上了她,这贱女人,我绝饶不了她。”
    “不要,我是图尔丹的新娘,他早晚要找你们算帐,他一定会为我报仇的。”我拼尽力气大声喊道,我知道图尔丹在草原上的威名。
    一个人似乎愣怔了一下,可是旁边立即有人附和道:“先上了再杀,死无对证,怕什么。”
    我手中的刀已没了,两只手腕被两个男人紧紧的握住,如今,即使神仙也无力救我了。
    闭了眼,我无声,只任泪水滚滚滑落。
    几只手到了我的身上,我咬着舌尖,我一心求死……
    正文第41章获救
    腥咸的味道在口中漫开,我不挣扎,也不再挣脱他们有力的钳制,日月已无光了吧,至少已被这蒙古包挡在了门外。
    意识朦胧中我听到那个站在门外守卫的蒙古小兵的声音,是他告诉我若清还活着,是他把若清带到我的面前,我庆幸他又带走了若清,否则如果让若清看到我这悲惨的一幕,我更加生不如死。
    “大汗到。”我在做梦吗?为什么我听到了门外那蒙古小兵的禀报声呢。
    大汗,是图尔丹吗?这一刻,我突然好想见他,我想起他的霸道,想起他的强吻,想起他不顾一切救我出水的那一刻,还有我被他抱在怀中的温暖一刻,图尔丹你一定会来救我,是吗?
    带着对他的期待,我睡着了吗?为什么头沉沉的,身子软软的,我这是在哪里?
    身下象是柔软的床铺,身上锦缎的被子触着下巴,滑滑的,却好暖。
    我回家了吗?我又回到我的落轩阁了吗?
    有勺子在向我的口里灌水,水细细的流入口中,落在舌上,好痛,痛得我又想睡去。
    黑暗中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轻轻的攥在他的掌心之中,有一股力量源源不断的向我输送而来。
    是你吗?黎安。
    你一直在守护着我,是吗?
    我好想在草原里放风筝啊,我的嫁车里还有一只火红凤凰的风筝呢。
    图尔丹,你要与我一起放啊。
    这草原,我第一眼见了就喜欢它,为什么那些该死的男人丑陋了这草原的美啊,我爱上了这仿佛一望无际的绿色草原。
    水又重新送入了我的口中,我也好渴,可是它会让我痛得只想睡去。
    “别怕。我会保护你。”柔柔的男声响起,这是谁,不是黎安也不是图尔丹。
    你会保护我吗?你是谁?我好想追问他,可是我的喉间却干涩的吐不出一个字。
    “喝吧。喝过了就不会再痛了。就会见到阳光见到草原了。”男声继续着他醉死人的温柔。
    我的手在他的手心里泛着薄汗,却还是粘着他不放,那种感觉真好,让我踏实。
    那手心里的力量帮助我,我终于吞下了第一口水,真甘甜。
    原来水也这样的美味啊。
    可是,那甘甜之后却是灼人的痛啊,舌很痛。
    我蠕动着干裂的唇,“水”,我继续着还想要。
    我不知道我身前的人有没有听到,我的声音小如蚊蚁吧,可是水开始源源不断的送入我的口中。
    有了第一次,那痛楚便开始麻木,我已然可以顺顺畅畅的喝水了。
    可是那水突然换了味道,那是一股薄荷混合着草药的味道,我依旧喝了,微微的苦,他是让我醒,是吗?
    我感觉得到他手心里的焦急。
    可是他是陌生人啊,为什么我会这样的信任他呢?
    他不是黎安也不是图尔丹,他的声音让我确定他绝对不是。
    正文第42章守候
    “醒醒,一切都过去了。”
    是的,苦难已经过去了,我甚至可以喝着草药了。
    只是我的舌还在痛着,我还能说话吗?我依稀记得我求死的那一口我咬得很深很深。
    “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相信我。”那男人依然在我耳边温存,给我安然。
    多久了,我不知道,我一直在努力的喝水喝药,我想睁开眼睛,想知道他到底是谁,我要谢谢他,谢谢他在我生病的时候一直照顾我。
    我也要谢谢那个救我的大汗,一定是他,也只有他才有可能救得了我。
    我糊思乱想着,慢慢地身子已恢复了知觉。
    手指轻轻的抖动。
    我听到男人的惊叫,“她动了。”
    是的,我动了。
    我努力的想睁开眼睛,终于睁开了一条缝隙,眼前有一张脸,朦朦胧胧的在眼前晃动着,我想知道这陪我一路走来的男人,他到底是谁。
    终于,男人模糊的面容渐渐清晰了,他发上的装束是那样的熟悉,只是那张脸却是陌生的,他不是图尔丹,却与图尔丹有着同样的装束。
    那是一张霸气豪爽的面宠,粗粗的眉毛挂在眼睑上更增他的威武,坚毅的鼻子如钩一样果真是草原上的苍鹰。
    我猜出了,他是哈答斤的大汗班布尔善。
    手不自觉的轻轻一挣,我是接了圣旨待嫁图尔丹的娄府十七小姐,如今我依然要记得我的使命,我不能让他一直握着我的手。
    “谢谢你。”
    他突然把耳朵贴在了我的唇边,我的声音这样小吗?可是我已经用尽了力气了。
    “谢谢你。”我再次嘶喊着。
    他终于听到了,我看到了他脸上的笑容。
    “听到你说话真好。”他说得直白。
    我突然顿悟,或许吧,我咬舌的那一种行为很可能让我终生再也无法说话。
    而今,我又过了一关。
    “卓桑,去煮些羊奶来,吹温了喂她慢慢的喝下去。”
    我听着他的吩咐,送给他一个虚弱的笑容,这男人有让女人动心的特质,只是我身上的嫁衣告诉我,我已没有了这个权利。
    那个叫做卓桑的女人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的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我发誓如果我的病好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认真的把蒙古语学好。
    大汗冲着我微笑,没有说什么,转身走了。
    我看得出他眼里的疲惫,卓桑的话我听不懂却可以猜得出,我昏睡的时候他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一个陌生的守侯。
    泪悄悄滚落,这是感动……
    正文第43章贴心
    若清呢?为什么满屋子里都看不见她的身影,我昏迷的时候为什么她没有来服侍我呢?她懂得我的喜好,我不说话她也能把我照顾的非常之好。
    而且我想知道她的安危,她也与我一道被救出来了吗?那为什么班布尔善不把她还给我?
    我太贪心了吧,对一个素未谋面,只第一次见的大汗也要求太多了,我凭什么让他为我做的更多,我没有这样的筹码来要求他啊。
    可是,我很想见到若清,她明明与我一道被抓起来了。
    “若清。”我轻轻叫着。
    卓桑趴到我的嘴边仔细的听着,她听不见吗?我是在叫若清。
    卓桑摇了摇头,我知道她听不见了,我的声音有这样小吗?
    我又叫道:“若清。”
    她突然大喜,貌似好象听懂了一般,快速的向蒙古包外冲出去。
    我努力的歪着头看着门的方向,若清,我好想见你。
    一会儿的功夫,若清就掀了门帘子进来了,她早已换了一身清爽的蒙古装,殷切的向我笑道:“小姐,你醒了。”
    我知道我的声音她很难听清楚,我笑了笑,算是答复。
    “小姐,那天多亏大汗及时赶到,不然……”
    我心里清楚,如果他再晚来了几分,我就咬舌自尽了。
    “小姐,大汗连夜骑死了三匹马才把你带回哈答斤他的大帐,听说召集了好些医士来救治你,否则小姐的命即使保住了,就连说话也不可能了。”
    她不说我也心知肚明,我昏迷的那些时候,我还是有感觉的,他的好我心里清楚的很。
    可是我不懂为什么他会对我这么好。
    这草原上的大汗好奇怪啊,图尔丹一见我就求婚,而这个班布尔善也待我极好,我对他,似乎欠下了一个人情了。
    我不能说,舌很痛,我只能默默的听着若清的话。
    “小姐,我们的东西都在隔壁的蒙古包里了,小姐的书啊,画啊,还有小姐喜欢的那些小玩意,一样都没有丢,大汗统统都为你收着呢。”
    “哦。”我轻应,总要说说话回应一下才好,不然我的舌头就真的不能动了一般。
    “你睡了一天一夜了,现在天又黑了,饿了吧?我来喂你吧。”
    若清从卓桑手中端过羊奶一口一口的喂着我,我心里暖极了,这个时候有一个贴心的人在身旁,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正文第44章暗夜
    “我也急着要来服侍小姐,可是坐了一天的马车,也才到了一会儿而已,大汗就先让我去打理小姐的那些嫁妆了,只说看短了什么没有,如果少了,他要拿那些家伙们是问。听说个个都被大汗关起来了呢。”
    我真的不懂为什么他会待我这样好了。
    喝了羊奶,若清又喂了我一些小米粥,我知道这不是草原上的粮食,看来是班布尔善亲自为我找来的。
    若清喂我吃了东西,我渐渐有了些力气,也可以说话了,舌头很痛,咬字还不是很清楚。
    每每说完,看见若清摇头的样子,我都会担心,从些我再也不能唱歌了。
    好想知道在这大草原上唱歌的感觉,以后如果能唱,我一定要找一处无人的地方高声的唱给大自然的花花草草来听。
    “去睡吧。”我轻声的吩咐若清,她也坐了一天的车,也该去睡了,好晚了。
    “嗯,小姐,那我去睡了,你也好生睡吧,有事你就摇这个铃当,我就来了。”
    我虚弱的笑笑。
    还有卓桑照顾我呢,我不怕。
    这一晚大汗他没有再来,一定还在睡吧,一夜未合眼了,况且他还有他的国事要处理。
    我躲在床上想着,也不知黎安现在在哪里?
    还有图尔丹,难道他们都没有派人来接我吗?
    我被俘被囚在哈达今已有两日了,我知道我的清白依旧还在,可是如果被巴鲁刺的族人知道,他们又会如何看待我呢?
    一个失了贞节的女人在中原是无法被原谅的,在草原上或许可以减免,却也无法掩了幽幽众生的鄙视吧。
    心很痛,我的未来似乎已充满了黑暗,可是,我依旧庆幸,庆幸我保住了我的清白。
    即使见了图尔丹我依然可以无悔无愧的面对他,虽然我不爱他,可是我是大周特封的郡主,我曾是大周首相的十七小姐啊。
    我还是要想办法离开这里,无论班布尔善待我如何的好,我呆在哈达斤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这会给大周蒙羞。
    而图尔丹,以他的个性,他一定会记恨我失踪的这两天。
    我躲在床上糊思乱想着,我的嫁衣刚刚脱去,柔软的亵衣贴在身上暖暖柔柔的让我舒服的养伤。
    我试着挪动着身子,我想要快快的好起来,只要能动,我就要离开这里,以班布尔善对我的态度,我相信,我可以说服他放了我。
    门口的帘子动了动,我看着卓桑坐在床前打着盹,不是她,又是谁呢?
    正文第45章来访
    若清也去睡了呀,是班布尔善吗?不要啊,这么晚了,我不想见他了。哈wen2
    黑衣的一角飘进我的视线,我舒了一口气,这人不是班布尔善,有班布尔善的保护,在哈答斤应该再无人敢伤害我了吧,可是这个着黑衣的人又是谁呢?为什么他慢悠悠的迟疑着不进来呢?
    他是坏人吧?
    我看着卓桑,我叫她,她却不应我,太晚了,她睡得好香啊,呼噜一个接一个的响着。我的声音无论如何也吵不醒她。
    我叹了口气,唉!再难的劫难也遇了贵人相救了,我再也不怕了。
    “你进来吧,人都睡了。”我小小声地道。
    说实话如果不是坏人,我希望他是黎安。
    帘子打开了,室内的光线很弱,我看不清那黑衣人的脸。
    他未说话,可是看他的身形我确定他就是黎安,我猜对了。
    他四下望了望,见只有卓桑一个人在,似乎安心了,轻轻的摘下面上的黑色面巾。
    原来他是掩了面而来。
    “云齐儿,你还好吧。”
    我就知道是他,我的心有些暖了,可是我还是不想与他说话。
    我点头,表示我很好。
    他跑过来跪在床前,一把抓住我的手,“都是我太粗心了,才让你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幸亏班布尔善救了你,否则那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啊。这两天他一定就在这附近转悠来着。他一直在打探我的消息吧。
    “我原想早些带你走,可是你伤成那个样子,我带你走了是害你,还不如留你在这里先医好了你的伤再走也不迟。”黎安低声的诉说着他的心焦。
    突然他顿住了,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响,“云齐儿,我会再来看你。”
    还没等我应声,那黑衣的身影已没在眼前了,仿佛他从未来过一般。
    只是,我手上的温度告诉我,黎安他真的来过。
    门帘兀自在动着,是他掀了再放下的反应。
    有脚步声传来,从醒来我的听觉就很敏感,我记得那脚步声,我知道他是谁,或许,我要打起精神来了……
    正文第46章人质
    “卓桑,你就是这样做事的吗?”班布尔善严肃的样子是我今天第一次见,我不禁心里为那可怜的女人捏了一把汗。
    可是她还在打着呼噜。
    班布尔善手一挥,身后的侍卫立即走过来架起了卓桑就走,卓桑顿时醒了,好象还在做着梦般,睡意朦朦地道:“别拉我,天还没亮呢。”
    “出去等着天亮吧。”班布尔善怒气冲冲的说道。
    他的声音立刻惊醒了卓桑,卓桑不知所措地道:“大汗,饶命啊。我不是固意的啊。”
    “在我眼皮子底下就这样做事,其它时间还不知怎么偷懒呢,拉出去。”他不屑的挥挥手。
    “等等。”我有些不忍,必竟卓桑让我见到了若清,又是她的睡眠让我见到了黎安。“我好好的,不要怪她,人困了总要睡觉的,是不?”我试图说服班布尔善放了卓桑。
    “不行,奴才都是不可以放纵的。”我昏迷时他曾是何等的温柔,可是我醒了,他仿佛又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大汗,可否为云齐儿积积德,云齐儿能醒过来一是大汗的功劳,二也是上天的恩赐啊。”我不忘谢他,也想要再救卓桑。
    他看着我的坚持,挥手道:“都下去吧。”
    我虚弱的一笑,算是回谢他了。
    可是我心里却奇怪着,这么晚了,他又来见我做什么?再急的事也可以明天啊。我不想总是与他单独见着面,这些,总是于礼不合。蒙古人可以不在意,可是我在意啊。
    “大汗,很晚了。”我的话中之意我想他应该听得懂吧。
    “云齐儿,我想问你,你真的想嫁给图尔丹吗?”他的直白让我惊讶,难道他知道我也是被逼婚的吗?
    不行,我不能承认我是被逼婚的。大周朝的圣旨可是真的,我不能毁了大周朝的威名和清誉。既然我与黎安已经没了缘份,我就为了大周朝嫁了图尔丹,这是我早就决定了的事情啊。我不能后悔。
    “是的。”我只能这样说。
    “我听说可不是这样的呢,听说云齐儿为了逃避他才落水的。”他直视着我,仿佛想望进我的内心深处般执着。
    “是我不小心落的水,还是图尔丹把我救上来的。”我直言,也直视他的眼眸,哈答斤终不是我落脚的地方。
    “云齐儿,说实话,我抓你回来,原本只是想把你囚在哈答斤做人质,来牵制图尔丹的兵力,我与他打了十年了,我想让我的百姓也过上几年太平的日子,可是……”他说着说着突然顿住了。
    我望着他那清澈的眼眸,一刹那间我懂得了他的意图。可是……接下来呢?班布尔善你接着说呀,我真的要离开这里啊,我呆在这里是于礼不合。
    正文第47章爱我
    “可是我见到你的那一刻,我竟爱上了你,云齐儿,你知道吗?我爱上了你。看着你为了清白而咬舌自尽,那一刻,你带给我的是无比的震撼。还有你画得草原啊,多美呀。”班布尔善继续的说着。
    我看着他,心思百转,眼里是惊讶与疑惑,才两天而已,而我又是卧病在床,他岂有爱上我的道理。可是转念一想,我想到黎安,想到他第一次救我的那一刻,我不是也爱上他了吗?
    爱情是什么,是不经意间让你失去自己的一种牵挂,这种牵持一旦成了瘾,就再也割舍不掉,所以你只有在它旋转的时候不停的围着他转啊转啊,这是一种习惯,更是一份美丽。
    可是我无法接受班布尔善的爱,一如黎安不接受我的爱一般,黎安选择了云彩儿。
    可是班布尔善至少比我要好上许多,他懂得表白,所以将来他不会后悔,因为只要努力过了,其实结果并不是最重要的。而我,我从未对黎安表白过我的爱恋,这或许是我的错,而不是黎安的错吧。
    我在心里检讨着我自己。
    黎安他不是背叛,因为他从来没有给过我任何的承诺。这一刻,我不再爱他也不再恨他了。我的最爱是谁?我不知道,眼前他不是黎安也不是图尔丹,我的心里其实是一片空白。
    “对不起,假如让我最先遇上你,我想我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你,可是……。”我想班布尔善会懂得我的话中之意。
    “云齐儿,我会给你草原上所有女人加起来也没有你多的幸福。”他突然单膝跪在地上向我表白。
    “对不起,真的迟了。”我只能这样说,我转过头去不再看他。这是一番不会有结果的话题。
    我想逃避。
    “云齐儿,图尔丹的大军明天就要到达哈答斤了,我不知道我要如何对待你。”他突然痛苦的抓住我的手。
    我任他握了一会儿,然后轻轻的挣着,我还是无法接受他的爱,此刻,我的爱情虽然只是一张白纸,我甚至不知道我要把爱情给谁,可是,我身上曾经的嫁衣告诉我,我的夫君是图尔丹,所以我只能认命。
    “放过我,好吗?”我垦切道,我不想扎鲁特大草原上最兵强马壮的两个部落因我而交战。
    “容我想想。”他的声音嘶哑着告诉我他有多么不甘,他原是要留我做人质的啊,如今他却有些不舍了,我知道,有时候爱是可以改变一切的。
    我无声的面向床的里侧,听着他的脚步声一点一点的消逝在蒙古包内,说实话,我还是感谢他救了我,他给了我又一次的生,所以这一辈子都是我欠他一份情。
    有些东西,是可以言还的,可是生命,那是还不起的。
    我只能在心里为他祈祷,祝福他的未来幸福美丽。
    不知不觉的有了睡意,真好。可以暂时的逃开这尘世间的纷扰。
    我就是这样鸵鸟,这样喜欢缩在壳里不想出来。懒懒的,我是一枚贝壳,藏在沙里才安全。
    可是明天,沙就要被掀开了,明天图尔丹就要来了吗?
    血,不要因我而撒满草原。
    明天,我要尽力的说服班布尔善放过我,我要重新穿回我的嫁衣,嫁去巴鲁刺……
    图尔丹,他注定是我的劫缘,他赢了,赢在我是一个信守承诺的女人……
    正文第48章真心
    这一夜我睡了许久,是进了草原之后我睡得最安稳的一夜,明天的事情明天再去解决吧。
    我只想这一夜永远也不要过去多好。
    可是太阳依旧升起,天地从夜转为昼,我醒了,我听到了号角的声音。
    我虚弱的想坐起来,有人就扶着我帮着我,我抬头看,这是若清。
    她来的真是时候,正好啊。
    “小姐,我们怎么办?”若清的脸上有些惊慌。
    “怎么了?”我问道。
    “外面布满了将士在看管着你呢。”
    “怎么说?”我不信,我知道班布尔善不会这样待我。
    “大汗一大早就宣布要放你走了,可是将士们似乎都在反对。目前还在僵持着,小姐,我们怎么办?”
    我能怎样,手已无缚鸡之力。
    我的希望只有他说服他的手下,我相信他的能力,更相信他的为人。
    坦荡荡的一个男子汉,下辈子,或许我可以爱上他,这辈子,我的心房已无法再填进一人了,我好累。
    “若清,去把我的嫁衣拿过来。”我顺了口气,努力的让自己显得精神好些。
    “小姐,你还要嫁吗?”
    “是的。既然皇上已经下了圣旨,我就要嫁给图尔丹。”此刻,这是我的真心话,我没的选择。况且我还有我娘。
    若清跑了去取了我的嫁衣,嫁衣已破破烂烂的就要碎了般,可是,再如何的破只要还可以蔽体,我就要穿着它,这是我的责任。
    穿好了,若清帮我净了脸,梳了头,镜子前,我苍白的脸上无一丝血色,“若清,扶我去大汗的帐内。”
    “小姐,这不安全吧。”
    “走吧。”我意已坚。
    我知道哈答斤的人是想留我做人质,而留我做人质的目的不外乎是为了求得一方水土的安宁。那么,假如我答应为他们做到呢?我可以试试。
    我虚弱的走一步歇一步,可是我坚持着走到我对面的蒙古包,原来我的蒙古包与班布尔善的竟是紧紧相挨,这是他刻意的保护吧。
    心细至此,可见他的真心。
    大汗的帐外,两个蒙古兵将我挡在门外。
    “请让我进去。”我不卑不亢道。
    “大汗正在商议军中大事,请留步。”或许是见过大汗照顾我的样子,这些士兵也还给我些面子,不曾对我无礼。
    正文第49章筹码
    “这商议的对象既然是我,就该我进去,解铃还须系铃人,请让我进去。”我想说服他们。
    “让她进来。”我听见帐内班布尔善威严的声音。
    于是,士兵让开了,我在若清的搀扶下面无异色的走进了大帐内。
    好多人,威风凛凛的穿着战袍,就要上战场厮杀了吗?又要有多少人为此而丧命呢?我不想这战争因我而起。
    我稳稳的站住,推开了若清,我不要她再扶我,我要告诉所有的人,我可以坦荡荡的解决他们之间的争议。
    “如果相信我,那么就把我一个人送到阵前,我会说服图尔丹退兵,说服他签下和约,十年内不会侵扰哈达斤。”一口气说完,我急喘着咳着。
    帐中所有人的目光皆看向了我,似乎在仔细思量我的话吧,这就是我要的效果,我要救扎鲁特草原上的父老苍生。
    我并不伟大,只是我生为人女,我懂得每个人都渴望的那份天伦之乐。
    “不行,要是她跟着图尔丹跑了怎么办?”我听到一个反对的声音。
    意料之中。
    我侃侃而说:“可以派一个人随我一起去,匕首架在我的颈项上,如果我有二话,我的命就由他去。”
    死过一次的人,我已经豁出去了。
    所有的人再次齐齐的看向我。
    我知道我的话已经有了效果,我必须再加些料才可,然后我就可以去见图尔丹了。
    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做到。
    我看到了班布尔善赞叹的目光,或许还夹杂着爱恋,可是我已顾不得了。
    “我的婢女与我所有的嫁妆都可以留在这里做人质。我的马车里还有大周朝赐婚的圣旨,难道你们也想与我大周为敌吗?”我再下猛料。
    终于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我知道,这一次,我赌对了。
    “云齐儿,你真的要嫁给图尔丹。”班布尔善不肯放弃的问我。
    “那大周的圣旨岂有假的,我云齐儿说到做到,如果我不能说服图尔丹,我就死在哈答斤的土地上。”铿锵有力,我没有给自己留下任何的退路。
    或者生或者死,我的筹码是图尔丹要娶我的心。他如果真心,我就生,他如果犹豫,我就死。
    正文第50章说服
    “好,既然你一个女子都不怕,那就这么说定了。”班布尔善深深的望了我一眼,他的结论再没人有二意了。
    所有的人齐声回道:“一切谨尊大汗的吩咐。”
    我知道我已说服了他们。
    “云齐儿,你先回去把今天早上的药喝了,再去吧。”他挥挥手,似乎有了更多的不舍与不忍。
    我的命在一发间,他知道啊。
    赌注,各占一半的输赢,如今,就算是输了,他也救不了我了。
    重新又回到了那个我躲了两天的病榻之前,我徐徐的坐下,我不能再躺了,我怕我躺下去就再也没有起来的力气了。
    “若清,你过来。”
    “小姐,你说吧。”她已泣不成声。
    “如果我有什么意外,你找到黎安让他带你一起回大周,帮我照顾我娘好吗?”我没有泪,我清醒的很。
    “小姐,你不会有事的。”
    “我只求你这一件事,你要答应我才好。”我看着她,眼里更多坚定。
    “小姐,你折煞奴婢了,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啊,小姐放心,不管将来如何,小姐的娘就是我的娘啊。”
    我安心了,听到她的话我就舒了一口气。
    患难之中才见真情,若清,如果我可以无恙,我一定要给你最好的余生。
    “云齐儿,你笃定图尔丹会听你的吗?如果不能,就不要去了。”班布尔善不知何时已悄悄的站在我的身边。
    “我相信我自己,也相信图尔丹。”说完连我自己都怀疑我这话的可靠性。我与他也只才一面之缘啊。可是我要自己相信,我自己信了才能让别人信服啊。
    “如果他不同意,你就回来啊,千万不可以……”
    “不会的,我会没事的。”
    “云齐儿,这一去,就是永别啊。如果你真嫁了图尔丹,将来他欺负了你,你就来哈答斤,这里永远是你的家。”班布尔善真挚的说道。
    我走到他的身边,轻声说:“会的,我会记得这儿,这儿就是我另一个家。”
    我走了,走过他的身旁,仿佛走向奈何桥边,生与死,只是各一个字而已,我笑着,我听到他说:“云齐儿,你笑起来真美。”
    是吗?可是我宁愿我生得丑些。
    丑了,就没了这些故事了吧。
    正文第51章别无
    走出门外,一位文将递给了我一份拟好的文书,我看也不看就收在衣袖里,我知道这是让我拿给图尔丹签的文书。
    只要签了,十年内他就再也不可以侵犯哈答斤。
    他是草原上的雄鹰,所以连这草原上的兔子见了他都会拼命的躲着吧。
    班布尔善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他一起竟飞的鹰,可是班布尔善比他少了一份狠绝吧,他不想看着他的子民连年受战乱之累。
    而这个使命此刻就交付到了我的身上了。
    马车驶来,我坐上去,没有一丝的迟疑。
    几十个士兵护送着我向两军阵前而去,我感觉得到我身后有一簇如炬的目光正望向我。
    那,是班布尔善。
    就要见到图尔丹了,我没有欣喜也没有不安。
    车轮滚滚的声音仿佛在唱着一曲雄壮的战歌,高亢,动人。
    是的,动人。
    那车轮碾过的每一个齿印都有我的故事吧,从此,我就是草原上的一个女人了。
    终于马车停了,我听不到战马的嘶吼声,也听不到战场的厮杀声。
    我下了马车,迎面是战马,是数不尽的铁骑骑士,威风凛凛的,那是图尔丹的军队。
    两军阵前,我望向他的目光里饱含了信任,我不知道他看不看得清我,可是我依然直视着他,我要让他知道我的勇敢。
    我不是怕死的女人。
    但是当武士依约将冰凉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时,我看到图尔丹眼里的黯淡。
    我无言,与武士与着刀缓缓的向他移动。
    身前身后,都是剑拔弩张。
    空气里除了紧张就只有紧张。
    我一步一步的走向图尔丹,走向我今生今世的夫君,嫁给他,我已别无选择。
    我错过了黎安,错过了班布尔善。
    那几十米的距离我仿佛走了一个世纪般漫长,汗轻透,任额头湿落。
    终于,只剩下十几米了,图尔丹突然弯弓一箭,直指我身旁的武士,我心一惊,我命休矣。
    那文书我还没有拿给他啊。
    他这是想要我的命吗?
    心里痛的不能再痛。我有些无法承受这样的认知,我闭着眼,等着刀从我的脖子上划过。
    我仿佛听见孟婆对我说:“丫头,把这汤喝了吧。”我想接过,想忘记这一世的短暂。
    可是我听见了刀铿锵落地的声音,我脖子上的凉意瞬间消失。
    图尔丹的箭让我心悸,他以他的自信先把我送进地狱,再从刀尖上把我救起。
    这过程让我从死亡之谷里重新站了起来。
    他的马急驰而来,看着他,我想如果这时候我身后有飞箭射来,我与他,他要护着谁呢?
    可是,没有。
    我心知肚明,这是班布尔善的命令。
    图尔丹一把将我掠到马背上,紧紧的抱住我,仿佛抱着宝贝般珍惜着。
    “等等。”
    他诧异的看着我,我从袖口里掏出那份文书,我递给他,轻声道:“他救过我,所以这份文书是我对他的回报,从此我与他两不相欠。”
    他展开轻扫而过,看着我道:“刚刚你是固意让那武士拿刀架在你的脖子上的,是不是?”
    正文第52章狂野
    我点头,我承认。哈wen2
    我不想骗他。
    “哈哈,这样最好。我最喜欢不怕死的云齐儿。好,我答应你。我也不想欠班布尔善一个人情,从此,两清了,最好。”
    他一招手,后面的武士急忙跑过来,会意的递了笔于图尔丹,他大笔
    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