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3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乎手中就拿着一块白色的绣帕,再看到这两个字,我的心揪痛着,不自觉的将帕子攥在手心里,揉成了一团,仿佛要将它揉成粉沫一般,可是它依旧软软的留在手心里,我揣进怀里,心一横,从此再不与他往来,这样的他不值得我为他伤心更不值得我为他而恨。
    活着就有希望,离开大周就去巴鲁刺吧,这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我的人生就要重新开始了。
    从此,我要忘记黎安,忘记曾经的那一份傻傻的爱。
    正文第26章缘尽
    只是,这忘记又谈何容易啊。
    绕过了花圃,我向落轩阁的方向走去。十天,呆在这相府里只有十天的时间了,我要去整理我的东西,要去见我娘……
    逡巡着回到落轩阁,桌子上一杯残茶,我看向若清,心里猜测着一定是他来过。
    “小姐,黎总管来过了。”
    乍听到若清口里的他,我心狂乱,他来做什么?来看我吗?竟是与别人幽会之后就来见我,这让我的心更痛,不如不见啊。
    “哦。”我淡淡的,面上不起波澜,就当他未来过吧。
    若清伸手向桌子底下探去,一忽儿拎了一个小篮子在手中,篮子里有两只毛绒绒的小白兔,正吃着草,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世界,若清向我一递,“他说,等小姐回来了把这个拿给你。”
    我一推,篮子掉在了地上,两只小兔子摔在地上,受了惊吓,齐齐的向门外跑去,憨憨的样子惹人喜爱。
    若在平时,我早追了去抱在怀里玩着了,可是今日,我胸口闷,看着它们几乎透不过气来。
    “小姐……”。若清扶了扶我,有些不解。
    我推开她道:“我没事。”
    “小姐,你脸色很苍白。”
    我往怀里一掏,那绣帕已在手中,我对若清道:“若清,把这帕子与那两只牲畜一并拿去给黎总管。就说我谢谢他了。”
    冷然退了他的东西,见了那帕子他就懂了,此生,是他负了我。
    “小姐,我……”。若清似乎是不解了我的意思。
    “快去吧。我要睡了,明天我要去家庙,这几天,除了家庙,我哪都不去,我只去陪娘。”我吩咐着,如今有爹与九夫人在打典着,我的落轩阁已是一片喜庆,果真是要嫁娶的模样了。
    我想黎安见了,自是也懂得了要回避,我与他,终究是再也没什么了。
    那绣着“彩安”的鸳鸯绣帕送给他的片刻,便是我与他的缘份尽了的时刻吧,从此,再不相往来,也不用我再去求着九夫人了。
    连着三天,我只去家庙陪着娘,一起诵经读佛,我让禅意填满我的伤心,填满我的不如意,这些,娘看不到眼里,娘敲着木鱼的声声,柔化了人世间的许多悲欢离合。
    正文第27章待嫁
    图尔丹走了,再也没有来吵我,他是要在巴鲁刺等待着我的到来,而我,不在意他的迎娶,却突然渴望飞驰在草原里,骑马猎射,追天逐鸟。哈wen2渴望有苍鹰盘旋的日子,头顶着一片蓝天,躲在茂盛的草地上闻着草香,体味大自然的粗犷神秘。
    我做着我的梦,很美又仿佛很真。
    “小姐,快醒醒。”
    朦胧中是若清在叫我,我又睡着了吗?暗夜里寂静的时候总是睡不着,于是颠倒了睡眠的时间,困了便睡便入梦,醒了便七想八想的,人,几天内已瘦了又瘦。
    “怎么了?”这丫头总是一惊一乍的。
    “小姐的嫁妆都备齐了,在院子里呢。还有喜服,要先试穿一下呢,不合身的好让裁缝再拿去改。”
    我呆呆站着,让若清侍候着试了,有些松了,看来还真是瘦了。
    “小姐的嫁妆都是九夫人拟的名目,黎总管亲自去置办的呢。”
    为什么又是他呢,总是阴魂不散的出现在我的日子里,那些被劫走的银子呢,难道已经追回来了,他没事了吗?
    我心下想着,傻傻的还是惦着他的安危,女人的心吧,总也舍不掉曾经的那份初恋。
    “小姐,府里的小姐少爷们也都送了礼物呢,你要看吗?”
    “不用了。”
    “小姐,这对镯子是大夫人送的,这套茶具是六少爷送的,这份绣活蛮好的,是十九小姐云彩儿专门送给你的。”
    云彩儿,我心念一动,想起了那身影,还有那帕子上的绣字,原来那女子就是云彩儿啊。
    她与九夫人走的近些,偶尔碰过面,怪不得我看那背影就熟悉。
    “把她的东西还了她吧。”我不想收她的东西,看到了只让人不舒坦,还不如不收的好。
    “小姐,那有些不好吧。”
    “不怕,连黎总管的也一并退了。”虽然若清还没有念到黎安的贺礼,可是我知道,他也一定有份,连带也都不要了,退了才干净。
    这种假惺惺的礼,我不屑收。
    正文第28章无爱
    十天,除了去家庙陪娘,我只守在落轩阁,府里的恭贺我都推了,爹第一次随我的任性,或许只要我同意嫁了,就是为娄家争了脸面了吧。
    这十天,我没有见过黎安,他亦没有来过,人生,便是这般的无奈,心已伤得不知道痛的滋味,原来,爱愈深痛愈深吧。
    我告诉我自己,从此,我不会再爱,即使是我的夫君,爱了,再失去,那种锥心的感觉我再也不想要了。
    宁愿被爱被捧在手心里,也不要再去爱上一个人。
    五月初五,据说是一个吉祥的日子,这一天是我出嫁的日子。
    相府里的老老少少齐整整的站在门口送我,娘没有来,她说:即入了佛门,就只求佛心,凡事,心中有便好了。
    娘送了我一对银镯子,早些年的,是她做姑娘时就打造的,我套在手腕上,就仿佛有娘相伴的感觉了。
    我穿着大红的嫁衣,站在大门口的石狮子前,府里与我最亲近的人就是若清了,她随我出嫁,也不知是她的福份还是……
    本要留她在府里,她不肯,只说既然跟着我这么久了,就一直随着,侍侯我一辈子,这让我感动,这如姐妹般的情,我岂会让她侍侯我一辈子呢,我终会为她寻一个好夫婿,为她铺好此生的坦荡之路的。
    没有待嫁的激动、兴奋与不安,我静静的伫立着,等待着爹与几位大夫人的到来,等待着这难耐的告别一刻。
    终于我看到大门前爹迈出了门槛,依次是大夫人、二夫人……
    爹来到了我的近前,望着我,眼角竟有些湿润,我不懂他此刻的心情,或许真的是舍不得我的远嫁吧。从此天涯海角,再无法相见了。
    “云齐儿,这一去,你要好好的自已照顾自己。”他拉着我的手,亲切中有三分不舍吧。
    我回握着爹的手,手心里的一份力量告诉我原来我也曾有过亲情,虽然它迟了些,可是我还是开心,我轻轻道:“爹,你放心,我会经常写家书的。”
    “你娘,我会照顾的。”爹让我安心吧。
    “爹放心,云齐儿一定不会让爹失望的。”心无所爱,我即可在草原上驰骋无碍。
    正文第29章心痛
    “这路上一路凶险,云齐儿,我让黎安护送你去巴鲁刺吧,他有些功夫,路上也有个照应。”
    “不用。”我想也不想的回道。
    我不想见他,十天未见了,一辈子不见才好。
    我恨他。
    黎安却移到了近前,恭首向爹道:“大人,就让在下去吧,我一定不辱使命,将小姐安安全全的送到巴鲁刺。”
    “爹,黎大人是府里不可或缺的总管,我这一去来来回回要好些天呢,爹派几个家丁护送我就好了。”我推辞他,他难道不知道我心里有一份恨意吗?如果有一把刀,此刻我会毫不迟疑的向他刺去。
    “云齐儿,这去蒙古的路上一路凶险,盗贼横生,你一个姑娘家不带几个有身手的人去是不行的。”大夫人突然插了话,这倒是我所奇怪的。
    “是啊。你大娘说得对,就让黎安送你吧。我思来想去就只有他最适合了。”爹也顺手推舟了。
    “可是……”我话到嘴边终是没有说出口,那个月夜的事情天知地知,就只有我们三人知道了。我望了望站在近处的云彩儿,低眉敛首的立在那里,满面苍白,有些可怜她,不知她以后的日子要如何……
    黎安会娶她吧,又是一个薄命的女子了。
    “小姐,就让黎安送你去巴鲁刺吧,小姐的平安是大周的福气,也是娄府的福气啊。”他的声音洪亮而磁性,仿佛混杂的一份真挚,为什么我听得他的声音里有些真挚呢。
    或许他也希望我嫁吧,嫁了,他可以娶他的云彩儿,我不嫁,那是挡了他的路啊。
    可是我从未纠缠过他啊,女孩家的心思总是掩在心里不曾对人说过,除了九夫人,除了若清的揣测,就再无人知晓我的心事啊。
    其实都是我的错啦,他从未向我吐露过心声,我也从未对他说起过,我这样恨他,是我的错吧。
    乍听他的声音,我还是心痛。
    无助。
    无奈。
    世间就是这样的小,我与他就一定要一路同行吗?
    正文第30章不归
    尴尬……
    我恍惚站着,不知要如何推辞他的好意,他依然低首向我施礼,我望着他,随他继续的弯腰行礼,不起就不起吧,我不应,我真的不要与他同行。哈wen2
    我,还是恨他。
    即使这恨是因为爱,即使我依旧潜意识的念着他。
    “爹,我不要他护送。”我坚决的反对。
    男人是不能宠的,即使心痛我也不会回头。
    “云齐儿,那府里的人你随意挑吧。”爹没有强求我,这十天他包容我的任性,虽然有些假,可是我还是欢喜。
    “大人,如果不要黎安护送小姐,那黎安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我不懂他的坚持,他这是何苦,向世人宣告我在他心目中的重要性吗?
    没有啊,他最亲近的人是云彩儿,而不是我。
    他这样更让我难堪,让我恨他更浓。
    时间在僵持中一分一秒的过去,我不理他,他转身居然走向了石狮子……
    随他……
    我不会再去理会他的死活,我转过头,不再看他。
    我听见“砰”然的一声闷响,总不信他会执着,他伤我太深了。
    然而下意识的回头之后,我看到了血,鲜红的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脸颊,那血在鼻子旁凝住,娇艳如雪中盛开的梅花,亮人眼目。
    我冲过去,“你这又是为何,我不要你送。”太多的人在,我更是要拒绝他的好意,他这样是污辱了我的声名。
    爹也冲过来,看着他的伤口,深深的一道在额头上,似乎有些不忍,“云齐儿,黎安最近出去办差出了些事,他护送你就是要让他将功赎罪啊,让他去吧,不然爹也不放心。”
    九夫人也插口进来,“是啊,云齐儿,就让黎安去送送你吧。”
    我无言,被亲情逼迫的感觉大抵如此吧。
    “走吧。”我淡淡的算是应了。
    皇上的那道圣旨放进了马车里,我钻进去,稳稳的坐好了。
    没有花轿,只有马车,只要我能安安全全的到达大草原就好了。
    掀了帘子再望一眼送别的家人。
    别了,落轩阁。
    别了,娄府。
    从此,我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正文第31章心慌
    问世间何为情何为爱?
    我不懂曾经对黎安的感觉算不算作是爱情,我只知道有他在的时候我会安心,他不在的时候,牵挂总是在我的心头萦绕。那样的一个月夜,他的所为伤害了我的心。
    我恨他吧,所以我也有些赌气,我决定这一路上我都不理他。
    坐在宽大的马车上,歪靠在榻上,斜眼看着小几上的书,幸好出门的时候我带了好些书,这些书可以打发我一路上无聊的时光。
    看累了,我就把帘子掀了一条缝,看蓝天,享受阳光的温暖,大自然的气息令人心旷神怡。
    从相府里出来也大半天了,有些饿了,慢慢的嚼着案上的一碟花生,薰香的口感溢满口中。
    马车外是一队护卫的兵士,几步外,黎安的马稳稳的走在路中央,马脖子上的一个铃铛随风清脆作响,马的主人一身白衣,衣袂飘飘,宛如神仙降临,望着他,总有些不信那一夜的男子就是他。
    可惜世事弄人,人总不能随心,于是便徒增烦恼罢了。
    车队渐渐停了,我从帘子的缝隙中看见前面有一家店,要午膳了吧。
    果然若清从后面追了来,“小姐,要用膳了,我呆会儿端来给你。”
    我是新娘子,按照大周的礼仪,我的面容不可以轻易被人瞧了去,所以用膳也只能在车里,突然好想跑出去看看这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新鲜有趣,可是想归想,我终是忍住了,我不能给相府,给大周朝丢脸。
    离家的感觉突然袭上心头,突然有些感伤,我与娘离得越来越远了,娘送我的是一颗禅心,当我懂得了享用它时,我的心自然就淡定从容了。
    这一餐有些吃不下,一碗粥,一碟小菜,匆匆就用完了。
    越往西北越是荒凉,我叫了若清陪我一起在马车中。
    若清拿了一盏茶壶上了马车,“小姐,喝茶吗?”
    我暗自奇怪,这荒郊野外的,哪来的茶呢?
    “你泡的?”我不信。
    “是黎总管刚吩咐那家店煮的开水沏的茶,也不知合不合小姐的口味。”若清笑笑的说道。
    都知道我最爱饮茶,他这样又是何意呢?
    我冷冷的道:“你拿出去还给他,就说我不要他的东西,连茶也不要。”
    若清不解的望着我,半晌问道:“小姐,我只是个下人,原不该问,可是小姐对黎总管好象心存了芥蒂,黎总管到底犯了什么错了?”
    她的直白倒让我不知如何作答,那一夜的事情我如何说得出口,况且我与他从没有过任何的约定,白白的纸一张,说与谁也说不清吧。
    “没什么,只是我已是待嫁的人了,总不能再与其它男人有染。”我淡淡的,仿佛我真的想嫁一般。但即使我不想嫁,这一辈子我都逃不开图尔丹的纠缠了。
    想起他,心竟莫名的心慌,他的吻,他的霸道,都让人无法拒绝无法逃避。
    正文第32章赌气
    “小姐这样想也是没错了,可是黎总管就象自家人一样,这一路上有他照顾不是更妥当吗?”
    “那是他的事,我从未要求过他护送我出嫁。”我赌气,原本就拒绝他来的,真的不想再见他。
    “小姐从前不是这样的啊?”
    “你记得我让你还给他的那块白色绣鸳鸯的绣帕吗?你去问他,他自然就懂了。”其实若清也有些喜欢黎安,我早看出了,只是不曾点破,有时候想如果我与黎安有缘,或许将来做姐妹也不错,可惜再也不能了。
    我这样点她,就是让她清醒,黎安再不是从前的黎安了,他已有了心上人。
    若清也是冰雪聪明,我随意的一句话,她就懂了,没有再说什么,收了茶壶出去,我不知她有没有把茶壶送还给黎安,那不关我的事,我只想一路顺顺当当的到达巴鲁刺。
    我未来的夫君,即使我不爱他,但至少他爱我这是事实,不然他又怎会求婚索爱呢。
    爱令人痛苦,那就不妨被爱吧。只管接受,而回报那要看我的心情了。
    天色暗了下来,车队停了下来,在一处平坦的地方扎营,风凉凉的吹打着皮肤,越往北越冷吧。
    我掩了面,叫了若清,吩咐她我想去解手。
    若清小跑着走到黎安的面前,小小声的说着什么。
    只见黎安将所有的士兵列好了队,训着话,然后就四散开来,把守着营寨,这是在为我的安全考虑吧。
    若清回来了,站在马车旁,静静的却没有让我下车的意思。
    黎安独自一人向路边的草丛深处走去,我突然理解了他的意图,面上一红,无论他的心里是否还有我,可是此刻,他竟是真心待我。
    他远远的向若清招手,若清便掀开了帘子,仔细为我掩好了面。
    下了车,乍然走进大自然中,那份感觉真好,只是多了那许多护卫而大刹了风景。
    “小姐,走吧。”
    我只好随着她向黎安的方向走去,人在外,不得不小心行事吧。
    我无奈。
    到了,黎安便远远的走开,背对着我的方向,他没有说一句话,可是在擦肩而过的刹那,我分明看到了他眼中的一丝柔情。
    或许,是我眼花了吧。
    我出来,他又端着落轩阁里他送我的那把旧茶壶,立在风中,我望着他,我有我的固执,许多事既然你已经做了,就无法被原谅。
    “十七小姐,喝些茶吧。”他磁性的嗓声响在这夜空里,我仿佛受了蛊一般看向他,他没有再叫我云齐儿,而是叫我十七小姐。
    是了,我与图尔丹还未行大婚之礼,所以我还只能是娄府里的十七小姐,而他这样叫,显然是生份了我与他之间曾经的那份亲情。
    或者他是避嫌吧,我是待嫁的王妃,他总不能叫我云齐儿了,可是,我还是心悸,我就是这样的傻啊,明明知道他又有了心上人,可是依然不能从心底里将他彻底抹净。
    我不理他,转首看向若清道:“若清,给我些热水就好。那茶壶明明让你扔了的,怎么又带在身边,大婚的时候,身边都是旧的东西,不吉利。”
    我固意数落着若清,眼角里是黎安不自然的神色,似乎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望着我一步一步的走向马车……
    正文第33章睡着
    取下了面纱,不经意的照过马车中的一面镜子,镜子中的我一身红嫁衣,喜庆的气氛满溢在周遭,我却欢喜不起来。
    那一夜,竟是我看错了吗?为什么这一刻我竟直觉是我错怪了黎安。
    可是如果真的是我错怪了他,当若清将那绣帕放到他手中的时侯,他不应该对我说明一些什么吗?
    可是,什么都没有,只有他的一路相随。
    他在守护我的安全。
    而我曾经最在意的只是他的心,而不是他的守护。
    这一夜,我睡得极不安生,时时的被梦魇缠身。
    就这样走走停停,转眼已入了蒙古的境内,偶与黎安照面,我都是刻意的回避了。
    这一天午后,进了草原,原始的植被,原始的天空,原始的风味,我被草原迷人的风景所迷醉,我叫了若清去请示黎安,我要下车,我要把自己融入到这草原之中。乍见草原的刹那,我就知道,从此,我爱上了这片土地。
    黎安没有违拗我的任性,所有的人都下了马,一路随我一起步行,走在清草地上,仰天望去,云在走,鸟在飞,闭眼聆听,远处似乎有羊群在合唱,伸手欲捕捉草尖上的蝴蝶,却只换来青草的摇曳生姿。
    一切,都美。
    仿佛画中。
    草原的美竟与我的心是如此的契合。
    图尔丹,谢谢你送给我的礼物。
    我爱上了你的草原。
    当夕阳悄悄西斜的时候,圆圆的一轮桔红色的光映照在草原上,如诗一般美丽。而这时,视线里出现了一片蒙古包,我欢呼着奔去,没有矜持也没有拘束,我只想放松我自己,做我自己的梦。
    “若清,我想画画。”
    “小姐,天快黑了,还是赶路吧,这里实在不安全。”
    这丫头真是没有欣赏美的天赋,我不理她,径自向马车走去,赶车的人见我到了,规规矩矩的把车停下,立在一旁。
    我伸手取了笔墨纸砚,好想念那墨香啊。
    我要画这夕阳,这瞬间的美丽,如果不及时捕捉,转眼就成为空成为过去式了。
    没有人阻挡我,黎安的手式告诉所有人,他默许我的一切。
    没有桌子,他居然走过来,伏在地上,为我变成桌子,他爱变就变,我就当他是桌子了。我才不会不舍呢,我心里还是气恨着他呢。
    若清为我研墨,我执笔,廖廖画了那夕阳及夕阳下的无限风光。
    展开在手中,这是我送给大草原的第一份礼物。
    车队继续前行,露水打湿了鞋尖,天色更暗了,若清劝我上了车。
    仰躺在榻前,才发现这一天我走了好些路。
    好累。
    我竟睡着了。
    正文第34章遇杀
    迷忽中被一片厮杀声惊醒,我快速的掀开帘子,借着草原上的月色望向窗外,我的车外被一群兵士护卫着,远远的,黎安一身的白衣显眼的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蒙古人,许多的蒙古人,数也数不清,不断的涌来,不断的被黎安杀退,所有的兵士都参与进了厮杀之中。
    我伸手从榻下取了一把我早备好的刀,小小的,手指般长短,那是从前黎安送给我的东西,说是小才好揣在身上,才好防身。如今却真的要派上用场了。
    我藏在袖中,心里暗自想着,这些蒙古人到底是何方人,如果是图尔丹的手下那该多好。
    或者他们真的是吧。
    黎安在人群里厮杀了许久,一身白衣早已碎裂成片片,那碎片随着他的身影一起狂舞。
    血,月光下那惊人的色彩是血吧,那是黎安的血。
    他忽地将刀拄在草地上,我几乎看得清他喉结急促喘息的样子。
    车外守护我的士兵越来越少了,黎安离我越来越近了,终于他立在了马车前,奋力地继续与这群陌生的蒙古人厮杀着。
    他的血在我的眼前晃来晃去的,仿佛是不真实的恶梦。
    可是我清醒着,不能再等了,我要赌一把。
    我站起来,掩好了面容,踏出车外,使力的冲着那群蒙古人喊到:“我即将是图尔丹的新娘,你们杀了我,就是与他为敌,他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嘶哑的嗓音却没有预期的效果,没有人理我,厮杀继续在上演,任凭我声嘶力竭也挽不回这惊险之境。
    黎安冲过来,突然一把抱起我,不顾我的挣扎,将我丢到他的那匹宝马上,又护着我道:“云齐儿,你向北走,不要回头,一会儿我自去找你。”他说着又一拍我身下的马背,马受了惊吓,奋力的向北奔跑。
    耳边风声无限,我紧紧的抓住马背上的缰绳,努力的不让自己掉下去,就在我快要撑不下去的时候,黎安飞身而至。
    他拦腰将我抱在马前,我靠在他的胸前,一颗心扑扑的跳,好险。
    可是我的嫁妆呢,那车里有我最喜爱的所有宝贝,还有若清呢,她在哪里?
    若清啊,你千万不要有什么事啊……
    正文第35章拥抱
    我逃得狼狈,逃得迫不得已,我甚至还没有看到若清在哪里就被黎安甩到了马背上。
    我在黎安的怀里挣扎着,我不要离他这样的近啊。可他的手臂却越环越紧,直到我没了力气,才软软的靠在他的胸膛上。
    厮杀声越来越远,追赶的马蹄声也渐渐在身后淡去,四周一片静谧,颈项间是黎安灼热的呼吸,他的身上散发着一种淡淡的薄荷的香气,很好闻。
    我却突然想起了那月下的一幕,胃里一阵翻腾,我用手捂住了口,弯着腰,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
    马暂缓了脚步,稳稳的停下,黎安一面扶着我,一边纵身一跃,随即抱我下了马,我蹲在地上狂吐起来,吐得天翻地转般,他却轻轻捶着我的背,象是在帮我减缓我的痛苦般。
    终于吐了个干净,我回过了神,一转身推开了他的手臂,我不屑他的安抚。
    他受伤的抓着我的手,轻声道:“云齐儿,我知道你不能原谅我,我就只做你的仆人,好不好?”
    这一句,仿佛万千情意,仿佛万千无奈。却告诉我一个事实,他承认了那天晚上他的所为。他亲口的承认了,这承认仿佛是撒在我伤口上的一把盐,让那伤口更痛更痛。
    “不要。”我更加讨厌他的不干净。
    我歪歪斜斜的向前面走了几步,真想离开有他的氛围,可他却如影随形般地追了来,“夜里,狼多。”
    “我们要在这里过夜?”我有些怕,说实话,我很怕狼,我不自觉地停住了脚步。
    “马骑得快了,所以你才会吐吧。我们先歇一歇,然后再去寻找落脚的地方。”他握紧了我的手,我挣不脱,只好随他。这一握却让我好安心呀,连狼也不会想着怕了。
    而我,绝不是因为马骑得快了才吐的,都是因为他啊,为什么他连这个自知之明都没有呢,脸皮好厚呀。
    “走吧,我不怕骑马。”
    “不行,再歇一会儿再走。”他固执道。
    他扶着我坐在草地上,在腰间一掏,竟然还有一壶水,眼见着都香,他递给我,我却违心的说:“你喝吧,我才不要。”
    “云齐儿,不要自己伤自己好不好?喝点水吧。”
    “不要。”我就是不要他的东西。
    他突然按住我的头,捏紧了我的鼻子,一把将水壶对准了我的口,呼吸不着,我只好吞咽了入口的水,这样才有了空气。
    他好卑鄙。
    他救了我,又把水给我喝,似乎我没有再埋怨他的道理了,而且他又从未说过他喜欢过我,或许是我一厢情愿太久了吧,我原不该怪他的。
    我心软了。
    心是软了,可是口里我依然硬气,我还是不理他。
    就这样,在荒芜的草原上,我们默默地坐了良久,月亮被隐在了云层里,四周更暗了,狼叫的声音更响了,我慌张的绞着衣角,不知所措。
    象是知道我的恐惧般,他轻轻的将我拥入怀里,让我安然的靠着,真的,这一刻,我想,他就象是我的哥哥吧,我居然就在那拥我入怀的一瞬间里原谅了他的一切。
    他的怀里是我火红的嫁衣,而我不是他的新娘。
    正文第36章下药
    我的良人,图尔丹,一定是你,是你引来了你的仇人,在我初入草原的时候就成为你们之间仇杀的棋子。
    我,云齐儿,是何其有幸啊。
    良久,他终于轻声道:“云齐儿,我们走吧。”他知道在这暗夜里呆得越久越危险,后面的追兵随时有追上来的可能。
    “嗯。”我轻声应,我又如何不知道我们还处在险境呢。
    他的汗血宝马果真是宝贝,才吃了一些青草就马上精神抖擞了。
    马在草原里漫无目的的奔驰着,风声掠过,草原的广袤如今我已领教了,仿佛没有尽头般找不到去路。
    路漫漫其修远兮,真希望就这样走下去,我也不用出嫁,无欲无求的出行,多好。
    可是,眼角的视线中有了一些光亮,那是蒙古包吗?
    可是我一身红嫁衣的样子可以见人吗?肚子反射般的咕噜噜的叫着,我才知道我饿了。
    黎安也望见了那光亮吧,马一点一点的向那里靠近,生的希望越来越浓了。
    我仿佛闻到了烤全羊及奶茶的味道,香喷喷的让人浮想联翩。
    愈来愈进了,终于看清了那是一簇火光,火光的后面是一个蒙古包,孤零零的在这草原上,四下里再无第二个。
    这是牧羊的人吧。
    下了马,黎安牵着马停在了一片草地上,小声的对我说:“云齐儿,你在这里等等,我过去看看。”
    声未落,人已行了几步,我拦也拦不及了,这样一去,也不知有没有危险。
    远远的见他与火堆前的蒙古人说着什么,似乎很投机的样子,我心安了。
    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跑回来一手拉着我,一手牵着马向那蒙古包走去。
    “象是一家普通的牧民,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晚上你安心睡,我会保护你。”
    “……”我无声的感激他的周道。
    叽里呱啦的蒙语,我一句也听不懂,黎安却懂,居然对答如流,不由得我不对他又另眼相看了。
    我被安置在蒙古包里,洗了脸净了手,女主人把刚从火堆上拿下来的烤羊撕开了一片片放在盘子里,又把清热的奶茶端上来,质朴的样子让我安心了。
    我说了声“谢谢”,就吃了起来,我慢慢吃着,我还穿着嫁衣,即使这两名蒙古夫妇不知道我是谁也无关紧要,我终是要唯护我大周朝的形象。
    吃饱了,女主人指了指着那铺了被子的铺位,我知道,她是告诉我那是我睡觉的地方,我点点头谢谢她。
    有些感慨我不会蒙语,要在这扎鲁特草原上生存我就吃亏啊,幸亏图尔丹会汉语,否则我真不知以后的日子要如何应对。
    没羞的想着,才想起如今的自己正处险境中,要先找到巴鲁刺部才是目前最要紧的事情。
    黎安再没有进来,我相信他一定会在外面守护我的安全,才沾了枕头,就朦朦胧胧的睡意袭来,那茶有催眠的作用吗?为什么我已睁不开了双眼。
    心里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来不及细想,我再也没了知觉……
    重要ps:那个,不知道是哪位亲在帮点点刷收藏,如果你是好意,点点谢过了,但请不要再继续刷了,点点喜欢真实的数据,那样看着踏实,所以,真的请不要再刷了,也不要再刷点点的另外一个文,一个读者只要收藏一次就ok了,点点万分感谢!
    正文第37章他的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不在那张简陋的床榻之上,我被捆绑在一座偌大的蒙古包内,一身的红嫁衣可笑的挂在身体上,残破不堪。
    是谁?到底是谁对我这样穷追不舍,我自认从小到大连只蚂蚁也舍不得踩死呀。
    忆起昏睡前的情形,我知道一定是那夫妇两个在奶茶里下了蒙汗之类的药,可是她们的手法也太高明了吧,明明是刚刚煮好的奶茶,我眼盯着看,居然没有瞧见他们下毒的手法,竟然是高人啊。
    黎安呢,他在哪里?他也被抓了吗?为什么没有与我关在一起?
    “来人啊。”我大叫,是死是活总要去面对,躲不过,我也不怕,顶多一死而已。
    门外立刻有人走进来,那是一个蒙古兵,他身后是那个请我吃羊肉奶茶的女人,我不屑的看着她,当她与蒙古兵靠近的那一刹那,我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到她的脸上,生平最恨卑鄙的小人了,那样下三滥的手段,我真的不屑。
    那女人擦了擦脸,不理我,叽哩呱啦的冲着蒙古兵说了一大堆的话,蒙古兵仔细的看着我,然后不情愿的从怀里掏了一锭金子递给了女人,女人笑容满面的走了出去,再也没有理我。
    原来我早成了这草原上的悬赏对象了,而那女人竟是为财。我理解了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
    “这是哪里?”我要知道抓我的人到底是谁。我也在后悔我为什么不脱掉那身嫁衣,否则那给我下药的夫妇也不一定就认出我啊。可是,想到这些已经太晚了。
    “哈答斤。”这蒙古兵居然会说汉语。
    出嫁前我曾认真的看过蒙古的地图,我知道哈答斤的大汗叫做班布尔善,他的部落紧挨着巴鲁刺部,两个部落世代混战,却从未有过任何结果。
    我懂了,他们是冲着我是图尔丹的新娘才要想方设法的抓住我的。
    我不知道他们要如何处置我,但直觉都是不好的预兆。
    “我的车队呢?”我急切的问道,那马车里有我的心血啊。
    “所有的东西和人都在帐外。”
    “还有多少人?”
    “护卫们都死了,只剩下一个女子了。”这蒙古兵的人品倒是不错,他居然很认真的回答我的每一个问题。
    是若清吗?我好想见到她。
    正文第38章被俘
    “带她进来,让她与我呆在一起可以吗?”两个人一起就总有些安全感吧。
    “你是重犯,不能与其它人关在一起。”他说得理所当然,可是我却不知道我究竟犯了什么罪,即使出嫁,也是图尔丹逼我的啊。
    “我没有罪,如何是重犯呢?我也是被图尔丹逼婚的啊。”我要自保,如果可以,逃出这里,我就找一处地方自由自在的生活,让图尔丹再也找不到我,再把责任推到班布尔善的头上。我胡乱的想道。
    “这是上面的意思。”
    “那,让我见见我的侍女吧。”
    “好,你等等。”
    若清出现的时候也与我一般狼狈,一身的衣服破败的垂落着,所幸还可以蔽体,并没有裸露肌肤。
    “小姐。”她轻轻叫着,好亲切的感觉。
    “我没事。”
    “黎总管呢?”她居然还惦着他。
    “应该没事吧。”我望着那站在一旁的蒙古兵,我带着三分的询问,他一定知道。
    “他跑了。”
    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他果然安全的逃脱了,如果这样,他就一定会来救我,我既期待又担心,我期待他来带我脱离这苦海,又担心他赢不过这兵满营寨的蒙古包,也许还未救到我,人已没了半条命。
    我感激的望了一眼眼前的蒙古兵,他给了我一线生的希望。
    “走吧。”他押着若清就要离开。
    “不要啊,我要与小姐一起。”若清急切的喊到。
    “不行,我不能留你在这里,这样是违反规定的,我要受到处罚的。”蒙古兵好心的解释道。
    “若清,你随他出去吧,不会有事的。”我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只要人活着,就好。
    我眼见若清不情愿的走了出去,其实我心里是更多的不舍啊。
    “等等。”我看向那个蒙古兵,“你叫什么名字?”我要记住他的名字,他是个好人,至少他懂得尊重我。
    “哲里罕。”说完他已带了若清出了蒙古包。
    吉人自有天象,我相信我终会逃离这里。
    有些饿了,却再也没人理我了,那个蒙古兵似乎是守在门外吧,没人再进来了。
    许久,就在我混身难受,饿得发慌的时候,蒙古包内走进了一群蒙古兵。
    一个头头样的人走到我面前,上下的打量了我一番,突然道:“好俊俏的婆娘啊,不上了真是可惜了。”
    我心一惊,娘,你要保佑你的女儿平安无事啊,一颗禅心,但愿能感动上天……
    正文第39章恨意
    那人作势抬起了我的下巴,我仰视着他的视线,面无惧色,我不怕,我相信,黎安还有图尔丹一定会来救我的。
    我倔强的吐了一口口水喷到他的脸上,他抚了抚脸,一手突然狠狠的揪着我的衣领,我突然后悔了,我这样一个弱弱的女子,何苦要与他强硬呢,我忍一忍,也就忍到援兵到了啊。
    这口水似乎惹恼了他,?br/>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