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23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好好的是不是?”
    看着娘,我才为自己的自私而惭愧了,就在不久前我竟是差一点的毒死了图尔丹,多亏我心一软才按下了那个茶杯,否则那后果我真不敢想了。假如图尔丹真的死了,那么此刻的巴鲁刺已是一团乱了,群龙无首,四方割据,那种景象一定很惨烈。
    “云齐儿,他有没有欺负你?”娘握着我的手,认真的问道。
    我摇头,“没有,我与他,很好的。”我与图尔丹的事我不想让娘知道,更不想让我娘为我担惊受怕。
    “娘,爹知道你离开了吗?”我小心翼翼的提起爹,只怕娘会反感,娘与爹,似乎真的没有什么感情在。
    “哦,走的急,黎安又催,我便给他留了一封书信在家庙。”
    “九夫人她知道吗?”我总是不信娘会这么容易就离开了。
    “也留了书信给她啊。”
    我头一晕,娘的心肠啊就是好。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呢。“娘,一路上可还好。”
    “那一天走的真急,我们没有走正门,黎安说你大婚的路上就被人截了,差一点丢了性命,所以就说要带着我偷偷上路才好,于是我就从他挖好的地道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出了家庙。”
    我听着,心才了然,原来不是九夫人的放生,而是黎安的聪明。“那地道很长吗?”
    “很长,要是挖啊,我想少说也要几个月呢,也不知黎安他是什么时候就挖好的。”
    原来黎安他早就有此打算了,可是他却从未对我说起过。黎安他知道九夫人要以我娘来要挟我吗?看他的意思,他似乎早就在防着九夫人了。
    “路上可遇上了什么奇怪的事?”比如遇上马贼,我很想听娘说说这段故事,可看娘的样子,根本就象是假的一样。
    “也没什么,就是前几天啊,一行的人突然集体吃坏了肚子,连赶路也赶不成了,只好在原地休息了几天,不然早就到了。”娘感慨的说道。
    我听着却突然想起燕儿的话,她也说她吃坏了肚子,所以才没来服侍我,一切似乎是有人在捣鬼。
    “那之后,队伍里可少了人没有?”那报信的人也许就是那时候才脱离黎安的掌控的。
    娘想了想对我说道:“那天夜里我在车上才要打盹睡了,好象听到黎总管说一个姓武的人不见了,我没理会,就睡了。”
    姓武的人,那是谁呢?我想着若清房里的那个人,真是后悔啊,为什么当初不跑进去看看他是谁,说不定他就是九夫人的爪牙呢。
    总不信以黎安的精明怎么会被一帮马贼给算计了呢,原来竟是如此,一定是那报信人先下了药,药倒了一应众人,再先行跑去巴鲁刺向我报了假信,再与若清合演了一出戏,逼着我杀了图尔丹,他们对图尔丹的性命,似乎是势在必得。
    “云齐儿,发生什么事了吗?”娘看着我的沉思有些担心了。
    我回过神来笑道:“娘,没什么。”一切只不过是一场虚惊罢了。也幸好这场虚惊让我先救了其其格,此刻的她一定醒了吧,可是图尔丹还没有去见她,他是担心我,才追了过来。
    想起其其格,就想起我与狐君的约定,如今娘没事了,我还要去赴他的约吗?我是个信守承诺的人,可是看到娘,我竟不想去了。去那深山,娘会适应吗?可是推了那约,就是违背自己的约定,那样的我是连我自己也瞧不起的。
    与人要诚信,这是做人的准则。
    心里矛盾着,且待回去再从长计议吧。
    “云齐儿,还有多远啊。”娘真的累了,眼圈一圈圈的青,许久都没有睡好了吧。
    “就快到了,娘就与我住在一起吧。”
    娘点点头,“嗯。”娘说着,就闭目养神了。
    很久没有与娘说过这样多的话了,就算是大婚前我去家庙看娘,娘每天与我说的话最多也没有超过三句的。
    此刻的娘,手中又是一串佛珠,娘在默诵经文吧,我不吵她,我静静的坐着看着娘就好了。
    说实话,我还是奇怪娘为什么会来,家庙里清静,也是她喜欢的地方,可是娘还是来了,她是真的很担心我吧。
    马车飞快的行驶在雪地上,坐在车里真好,不冷。想起自己刚刚骑在飞凤的背上,呵呵,好冷啊。
    见到了娘,心里说不出的温馨。车外面那一应的男人们悄无声息的,我奇怪他们互相见了怎么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赶紧着上路了。
    除了马蹄声声,我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可是不怕,就快到了,这里离我的落轩阁没有多远的。
    想跟娘说我有了身孕的事情,可是看娘似乎是很疲累的样子,我终于忍住了,待娘歇好了,再与娘闲话家常。
    车行了没有多久就停了,我瞧着外面一看,果真是到了我的落轩阁了,我看着日思夜想的娘,有种如履梦中的感觉,总不信她真的就到了,今儿一早上我还在为着娘而担心呢,可是此刻娘就在落轩阁的门前了。
    扶着娘下了马车,侍女与侍卫们都跑过来列队在门口迎接着我与我娘,还有我身后的图尔丹与铁木尔。
    “都进去坐吧。”我看着每一个人,心里还有许多的疑问要问着他们,可是那要等我先安顿好了我娘再说。
    我的话音才落,图尔丹就走了上来,向我娘施了一礼道:“老夫人吉祥。”
    娘点点头,算是应承了。
    我心里不由得感激他,还好他帮我圆了场,不然我娘就不放心我了。
    搀着娘向落轩阁里走进去,娘看着这里好奇的说道:“怎么这里竟与相府里你的落轩阁里一模一样呢?”
    我羞赧一笑:“是大汗亲自为着孩儿建造的。”我说着心里竟都是甜蜜,那些曾经的苦痛似乎都忘记了一般,这落轩阁的确是他为我所建造的。
    “哦。”
    一边走我一边四下望着,““若清呢?”我问着吉日嘎朗道。再回到这落轩阁,我其实最想立刻见到的人就是若清,关于燕儿还有那两个报信之人我要彻查个清清楚楚,这一次,我决定再也不会姑息她了,否则就算是猫有九条命,也躲不过这小妮子三番两次的算计啊。
    “若清姐回屋去了。”
    “去她门前守着,不许她离开半步,待我安顿了我娘,我要亲自去审她。”我交待了吉日嘎朗,这一次若清她逃不脱了。她一定是没有想到我不但没有毒杀了图尔丹,而娘与黎安还这样快就到了,让她甚至连逃脱的时间也没有。
    “是,王妃。”看着吉日嘎朗领命而去,我心踏实了许多。
    “燕儿,先去通知厨房立刻就准备用膳,要清淡着点的,再去那间我为娘准备好的屋子里看看,炕有没有烧热,被子有没有暖,准备好了就来禀告我。”颠簸了一路,一定吃不下大鱼和大肉,况且娘一心向佛,也只能吃着素淡的菜色来。
    “是。”我看着燕儿也去了。
    “走吧,娘。”一家子的人姑且就先进我的屋子里稍坐一刻,也算是团圆了。
    我亲自推开了门,让娘先进吧,娘是长辈,这是应该的。
    可是娘才迈了一步,我突然听到娘的惊叫。
    随后我看着娘被人拖着向屋子里走去,我慌忙追进去,却见一把刀明晃晃的架在娘的脖子上……
    我抬首,恨恨的看向那持刀之人,我认识他,他是黎安的手下,再想起那一夜在若清房里的男声,那天我就听着耳熟,却没有细想,原来就是他的声音了。
    武昭,身高膀圆,我更记得他。
    为什么他要来挟持我娘,我不懂了,我忽而想起出嫁前曾经在娄府里的一夜,我依稀记得黎安的去乡下收银子回来的途中遇袭了,而在那一夜,黑暗中向九夫人房里急匆匆而去报信的似乎就是武昭,只是那时的他在我眼前一晃而过,而我也没有去深究,如今想来他竟是九夫人的爪牙吗?不然他又为何要算计着我娘。
    可是他明明就是黎安的手下啊,难道黎安曾经错待了他吗?为什么他要听命于九夫人呢?或许那一次的遇袭就是他与九夫人合谋演的一出戏吧。
    一切只是猜测,我还没有证据,待救下了我娘,我要好好的审审他与若清,两个人,原来竟都是九夫人安插在我与黎安身边的j细。
    “你,你放开我娘。”我急切的向他怒喝。
    “哈哈哈,他突然大笑,到了这步田地,就算我放了你娘你们又岂能放过我了。”他的手臂又是收紧了些,那刀刃仿佛就象搁在我的脖子上一样的疼。那刀光无时无刻不让我心惊胆战。
    “武昭,我早就猜到是你,我留了你一命,就是等着你改过自新,却不想你竟是变本加厉,越来越是丧心病狂了,如今竟是连老夫人你也要杀。”黎安突地冲上前来,他比我似乎是更急,千辛万苦才接了我娘到了巴鲁刺,却不想才一下了马车就遇上了这样的事,谁人又能不担惊啊。
    “放了,说得轻巧,我一家老小都在九夫人的手上,就算死了我一个,我也值了。”
    “你……”黎安气得说不出话来,他没有想到对我娘下手的竟会是他的手下吧,可是此时说什么也是晚了,怪不得九夫人没有一路追杀而来,原来她早就安插了武昭在黎安的马队中。
    “跟着你有什么好,有银子你也不会分给兄弟们,你只会哄老爷开心,可是老爷开心有什么用,那要九夫人高兴才行,我说你你偏不听,还不是被她给算计了吧。”武昭说着又是哈哈大笑。
    我听着心里一惊,养虎为患啊,这武昭就是个例子。
    两个身影快速的掠到我的面前来,我看到图尔丹与铁木尔绝然的欲去取那武昭的性命,我大叫道:“不可啊,保护我娘要紧。”
    两个人被我的一吼,生生的站定在距离武昭五六米远的距离。
    “你说,你要怎样才能放人,要钱还是要官?”图尔丹镇定的看向武昭,钱他有的是,官他想安插谁就安插谁,他是巴鲁刺的大汗啊。
    “哈哈,不愧是这草原上的苍鹰,果然不同凡响,大汗要给我多少钱给我什么官呢?”
    原来他是贪得这些个,我听着暗暗的松了口气。
    “只要你能改过自新,只要你放了老夫人,这钱随你要,官也随你选。”他说得大气,他懂得人性的贪,便利用这些来解救我娘。
    “可是,这些我通通不要。”
    “那你要什么?”换上了铁木尔,他比图尔丹更多了一份杀气,他在强忍着,我知道。
    武昭挟持着娘一定是有缘由的,我想着这两天曾经发生的一切,难道竟是要……
    我不敢想,如果真的是为了那件事,那眼前就真的很棘手了,瞧他的样子也是视死如归的。而他效忠的不是我也不是黎安,而是九夫人。
    “我说了你们就会给吗?”他不信的看看我再看向图尔丹。
    我心里更是猜出了九分,心有些乱,我追问道:“九夫人她到底给了你多少好处?”
    “她救过我的命,她为我成家立业,她安顿我一家老小,所以我这条贱命倘若没了就是送还给她也值了。”
    原来九夫人竟是如此懂得收买人心之人啊,从前在娄府里为什么我却从未发现呢。
    摇摇头,自己真是笨啊,我自己不是也被她收去了一颗心吗,我曾经是多么的信任她啊,而她原来却是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
    “那些银子被截,是不是你也参与了?”黎安突然间插嘴一问。
    “是又如何?那些银子通通都在九夫人的手上,可是你又能耐她何?”
    “笑话,你以为相爷是傻子吗?你们做的那些个勾当他一眼一眼的都看在眼里呢,他不说那是他对宝月梅他还有一丝夫妻情份,等到他忍无可忍的那一天,宝月梅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你……你们当真都知道?”
    “当然。就连你一家老小也在我的掌控之中,别说是你,就连九夫人她的一切举动早已在我的监视之中了,这是相爷授命于我的。”
    “我不信,你糊说。”
    “或许等我杀了你一家老小你就信了,他们是不是就住在那西词胡同最里的那一间四合院啊。”
    黎安说罢,我看着武昭的脸色变了又变,看来黎安说的并没有错,他似乎怕了,怕他的家人再被黎安所杀。
    黎安轻轻的迈起了脚步,可是脚还没有落地,武昭就大喊道:“你站住,否则我立刻就杀了她。”他看着所有的人,再看着他刀下的我娘,我心一紧,好怕啊。
    我娘闭着眼,没有惊叫也没有求救,只是一直默无生息的听着每一个人的话语。
    可是就在我们大家都无措的时候,一直无声无语的娘开口了,“武昭,你动手吧,我老婆子已是黄土埋到脖子下的人了,难道还怕这生死不成。”
    “娘,不要啊。”我不能看着娘死在我的眼前。
    可是我的担心却被武昭看在眼里,他更得意了,“你们都退后,云齐儿向前走两步。”
    好,就走吧,我希望离娘越近才是越好。
    慢慢的向前走了两步,我站在他前面,“你说,你到底要什么?”但凡可以,我一定就应允了他,只要他放了我娘就成。
    他一只手依旧把刀架在我娘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却是象腰间伸去,转眼间一把匕首就拿在了他的手中,随手一抛,就抛在了我的脚下。
    我的心里七上八下的,我猜着的那件事竟是真的吗?不要啊,我真的不想以一命换一命,那样子实在是太过残酷了。
    “云齐儿,你捡了那把匕首。”他沉声向我说道。
    我弯腰只好拾起了匕首在手中,木质的刀靶,可是我拿在手中却是一片冰冷,我怕啊。
    “你到底要什么?”图尔丹在我身后突然厉声以问。
    那声音里都是愤怒,我知道所有的人都在为着我娘而忍耐着,可是此一刻所有的人却也都是无可奈何。
    “我要什么,我就是要让你死。”武昭那抛给我匕首的手突然向着图尔丹一指。
    所有的人都是一愣,只有我静静的站在武昭的面前,我早已猜到了,这两天三番五次的他就是让我杀了图尔丹,可是那毒我却在马上要得手的时候我停止了。见到娘的时候我还庆幸自己的收手,否则就中了别人的计。
    可是此刻,这逼迫又是重新来过了。
    “十七小姐,你去杀了图尔丹,你杀了他,我就放了你娘。”
    “云齐儿,不可啊,娘的性命没有什么,可是这巴鲁刺这蒙古的大草原要是没了大汗,那就会天下大乱。”
    娘似乎比我还懂这些天下的大势,可是此一刻她的命却是在我与图尔丹的一念之间。
    “闭嘴。”武昭手中的长刀狠狠的一收,我看见那刀刃已划入了娘的肌肤之上,一条血迹清晰的漫在娘的脖子上。
    “你住手,你要是伤了我娘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我狂乱的叫道,那一刀仿佛就划在我自己的心口上一样的痛。
    肚子里的宝贝啊,是娘亲不好,娘亲把你带进了一个充满杀戮的世界,这世界太残忍太血腥了,宝贝,你千万不要看,等到将来,娘亲就带你去一处世外的桃源隐居,从此离开这繁华一世,再也不要生活在这尔虞我诈的人间炼狱里了。
    “好,我答应你,可是你现在要拿着你手中的刀,我要你亲手杀了图尔丹。”
    我笑,朗声大笑:“武昭,你是太抬举我了吧,我这落轩阁里你多少也住了几天了,你以为大汗他会在意我,也会在意我娘吗?他不会,他在意的只有一个女人,就是那个在我曾经的蒙古包里兀自在沉睡的女人。”我不信,若清没有对他说起我与图尔丹还有其其格的故事,如果他知道了他一定会犹疑的。
    果然,我看着他的手有些抖了,可是随即他又叫道:“我不管,九夫人说你一定可以杀了图尔丹,你就一定可以。”
    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她就认定了我?或许在我第一眼见九夫人的时候,她就认定了要让我杀了图尔丹吧,可是杀了图尔丹她又能有什么好处呢?
    我看着他,轻声说道:“我只是图尔丹随手抛弃的一个女人,于他我不过是一个玩物罢了,他不会让我下手的,那么多人要杀他都杀不成,更何况我呢,他你放了我娘,我以我的命来换我娘的命。”娘生了我,就是我欠着她了,所以我要还了她,我腹中宝贝啊,请原谅娘亲的自私,娘亲也是无可奈何啊,你爹是断不会为了我而被杀的。
    武昭笑了,他似乎不信我的话,不信我会在他面前自杀,“好,或者是你或者是图尔丹,你们自己决定吧。”
    还要什么决定,可笑啊,那唯一的决定就是我自己的死。
    这一次我是没有冲动的,我回头看向图尔丹,看向铁木尔,还有黎安,我轻声说道:“你们会待我娘好,是不是?”
    我看着他们点头,我笑了,那是开心的笑。能够这样,已经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云齐儿,你不要相信他……”我耳边是图尔丹急切的回答,可是我手中的刀已然向我的身体里插去。
    一道身影狂掠而过,一把夺去我手中的刀,然后我看到那刀在刹那间了他的心脏。
    眼见,血如泉涌,我眼中是图尔丹最灿烂的一抹微笑,那微笑是那样耀眼那样好看,竟是让我看得痴了……
    强推点点完结文《素妆夺君心:失宠香妃》,全本完结,请放心阅读!
    她死而复生,异香附体。带着守宫砂却神奇般的有了身孕。
    他是西夏至高无上的君王,她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夜夜恩宠,他许她今生今世不离首,到头来,换得的却是他送她的一把铡刀,让魂飞魄去,再难聚首。
    可再相见,一碗孟婆汤,她不识君,他亦不识她,只如何再续前缘……
    题记:十世的轮回,许你千回百转,悬棺起,红绡帐内:香妃不承宠。
    替宠新妃【014】
    我看着他微笑着在我面前慢慢的倒下,那血溅落了一地的嫣红。
    痴痴的站在那里看着他,我竟是连救我娘都忘记了。
    情之一字,很是悠长而又深奥。
    我不懂他,我真的不懂他了,为何他要为着我为着我娘而不顾一切,这值得吗?
    缓缓的俯下身子,我轻抚着他那从红润而慢慢惨白的脸,泪水就在眨眼间汹涌而出。
    幽幽抬首,却见武昭依然举着刀呆呆的看着倒在血泊之中的图尔丹,“你还不放手吗?”我恨恨的说道。
    他大概是没有想到图尔丹会自刎,就是在眨眼之间,他看到了那匕首手起刀入了图尔丹的心脏,这一切似乎来得太快太突然了,被我的呼喝声一惊,他怔了怔,那架在我娘脖子上的刀似乎松了一松,可他依然还拿着刀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站在那里看着眼前的一切,此时铁木尔已一个箭步的冲将上去,手指一弹,那刀已落在地上,再一把擒住了他,这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快如闪电,甚至在被擒住的刹那武昭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看着娘被救下来了,她的脖子上是一道红红浅浅的刀印,可是并无大碍,燕儿不知何时已走了进来,她搀着娘慢慢的坐在椅子上。
    受了惊吓,娘的脸也是一片白,却是比图尔丹要好上许多了。
    “燕儿,带我娘去休息,帮我照顾我娘。”我轻声说道。
    “我会的。”
    我转身看着冲进来的侍卫道:“把这刺客,还有若清,一并抓住了押在柴房里,没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探访。”
    “是。”
    我看着侍卫向着那已经抖成一团的武昭走去,我感激地看向铁木尔道:“谢谢你。”然后我向着所有人道:“你们都出去。”
    所有的人不放心的看着我,还有倒在地上的图尔丹,他们是担心图尔丹吧。
    我会照顾他的,必竟他是为了我与我娘才会受伤的,他要死了吗?那血流了太多,鲜红的让我睁不开眼,“铁木尔,请你去把巴鲁刺最好的大夫都叫过来。”
    微探他的鼻息,他还有一口气,只要还有一分的希望,我都要去争取,争取让他活过来。
    那匕首还插在他的胸口之上,可是却没有人敢将它拔下来,只怕那一拔更是让血喷涌而出,一切就等大夫来看了再说吧。
    扶着他的头,让他靠在我的身上,地上冰凉一片,可是不能动他,动了,只怕那生的希望就减少了一分。
    看着他我轻轻的念着:“图尔丹你千万不要有事啊,你的其其格也许已经醒了,你不想见她了吗,你要好好的活着,再去见她。”
    他却不理我,只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真想让他说话啊,哪怕是对我吼也成,可是没有,这屋子里静静的,只有我与他,大夫啊,怎么那样的慢,这样久了还不来呢。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难耐中流逝,越是久了他的生命就愈是有危险,那刀口处正是心脏的位置,我每一眼望过去,都是心惊,他怎么这样傻,居然准准的了自己的心脏,他这样算是什么呢。
    图尔丹,我不谢你,因为你自私,你说也不说,眨眼之间就把那匕首了自己的心脏。怎么与我一样的傻啊,总是想要死便真的去死,就是个傻啊。
    不知何时,天已暗了下来,有侍女蹑手蹑脚的走进来,燃起了蜡烛,一室的烛光摇曳着,那是生命之光,是那样的美丽而悠然,“去把落轩阁里所有的蜡烛都燃起来。”真想让天亮起来,亮了,他就会醒了。可是这时间却慢得不会走一样,让人焦急啊。
    终于有大夫来了,我看着三两个急匆匆的走过来,蹲在地上,一个探着他的鼻息,一个去把着脉,还有一个在观察着那插着匕首的伤处。我依然坐在地上,我要做他的依靠,他脆弱的时候我就更是要守着他,女人就是傻啊,曾经还恨着,可是才一见他的好,从前的那些个恨突然间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王妃,大汗就交给我们,你起了去歇息吧。”一个大夫看看我,发抖的声音里泄露了他的怕。
    我心里恐慌了,我不能阻碍他们的治疗,我依言轻轻的放下图尔丹的头,让大夫接过去,我站起来,我把图尔丹亲手交到了大夫手中,总相信一切都会好的,他还有呼吸,这就是希望。
    三个人叫了侍卫进来,四个侍卫一起,把手臂伸到了他的身下,然后其中一个大夫叫了一声“起”,于是四个人一起把图尔丹平平的拖了起来,再平平的放到我的床帐之中。
    那伤口处的刀还稳稳的插在那里,动也没有动分毫,我焦急的看向他们三个,“大汗他到底怎么样了,你们说实话。”
    “王妃且等等,二王爷吩咐了,倘若救不活,我们的脑袋也要搬家了,所以王妃请放心,我们会尽全力的。”
    这当口这大夫还不忘把铁木尔的话搬上来,铁木尔他也希望图尔丹活吗?这巴鲁刺的草原上有太多的人想要他死了,图尔丹死了,这一应众人就又可以争权夺位了。
    额娘呢,她也一定知道了吧,也许用不了多久,她就会跑来看图尔丹了,她会打我骂我罚我吧。
    就随她吧,世上没有做娘的不惦着自己的孩子的,我的宝贝还没有生,可是我已经天天在心里念叨了。
    我看着图尔丹的衣服已经被大夫割开了,三个大夫此刻正仔细的查看着他的伤势,外伤的药整整齐齐的摆在一旁,“王妃,你退后,要拔刀了。”
    拔刀,我突然心一颤,“那有危险吗?”
    “王爷的呼吸尚可,看他的状态应该是没有危险的,这样的情形倒是我这百年来难得见到的一回,我也在纳闷着,凭着这一刀心脏他本该当场就……。”大夫顿了一顿,似乎是不敢说出那“死”字一样,然后他接着又说道:“这刀拔下来,一切就都已清楚了,我相信大汗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
    我听着他的话有些安心,却也一样的跟着奇怪着,那匕首明明就插在了他的心脏处,我退后了一步,看着他们做着准备,一个要拔刀,一个要准备清理伤口,再上药。
    一只手轻轻的放在了刀把上,我的心揪紧了一般的疼,我看着,却不敢说话,只怕自己的一句话让他下手重了,惹得图尔丹更深的痛。
    就要拔了,所有的人都摒住了呼吸,却在那手才要拔起的刹那,门开了,一股冷风袭来,让那欲拔刀的大夫只得住了手,一应人等下意识的向门口望去,果然是额娘来了。
    我才要行礼,她就一甩袖子,狠狠的对我说道:“云齐儿,你给我跪下。”
    她恨我,因为我才让她儿子受了伤,可其实却是别人为着要图尔丹的命而来挟持着我娘的,这一些事情说也说不清楚的,我就不说,我无言的跪下去,只是委屈了我的宝贝了。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听着,如果丹儿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让你们一个也活不成。”这气势更是吓坏了一应众人。
    “要先拔了刀大汗他才有救。”一个大夫战战兢兢的说道。
    “那还不快拔。”额娘催促着,就站在那里看着他们,生怕他们一不小心就害了他的儿子一般。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瞧着他们,满眼里都是信任,拔吧,拔了就有生的希望了。
    所有的人再次将视线移到那拔刀的手上,手起刀除,可是图尔丹的命呢,还在悬崖的边上徘徊着。
    我看着,眼也不敢眨,也不怕了,我相信他的生,他一定会好好的活过来。
    那手上似乎已倾注了力气,那匕首在拔的时候不能歪也不能斜,而且速度要快,否则会让伤口扩大,也会让伤者更痛更伤。
    终于那刀在眨眼间一下子就拔了出来,我惊看着,一注血刷的喷将出来,几个大夫急忙上了止血药,我却不敢看了,头有些晕眩,我还有着身孕,这地上太凉了,刚刚就陪着图尔丹坐了一阵子了,此刻这样子呆得久了我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过多久。
    我好想起来冲过去看看图尔丹,可是我不能,额娘还在,此刻她的眼里除了图尔丹已再无他人。
    我跪着,腿一阵阵的麻,那伤口总也处理包扎好了吧。
    我鼓起勇气抬首向图尔丹望去,果然,一圈圈的白布缠在他的胸口,隐隐透着血,这样快那血就染透了白布吗?那颜色让人看了还是一个心惊。
    可是有血,就代表他至少还活着。
    血是暖的,是热的,只要他还活着,这就好。
    可是三个人还在图乐丹的身前看顾着,检查着,好象是在奇怪着什么?
    “好了吗?丹儿他有没有危险?”额娘厉声的问道,她也急吧。
    “只要熬过了这两天,我想就没有事了。”
    “废话,那到底有没有事呢?”额娘追问着。
    “应该没事的,大汗的身体与旁人不一样,所以才捡了一条命回来。”
    “什么,哪有什么不一样?”额娘的面上一片冷,好象对这句话特别的敏感。
    “是大汗的心脏。”大夫低首慢慢的不疾不徐的说道。
    他还真是沉稳,却是急坏了这屋子里的一应众人,尤其是我与额娘。
    “大抵人的心脏都是偏左的,而那匕首就是插在普通人心脏的位置上,可是大汗的心脏却是偏右了一些,所以才保住了一命。”
    大夫终于说完了,我呼出一口气,图尔丹他终于有救了,身体里那崩紧的弦刹时松了松,可是转眼间我的眼前却是一团的黑,担心与疲累铺天盖地的向我袭来,我挺着,我不能倒下,我不要看大夫,看了,我孩子的秘密又会被一应众人知道。
    此一刻,就没有人来救救我吗?
    铁木尔,你来吧,你来救我,除了你就再也没有人能劝动额娘了,我心里呼唤着,呼唤着他的到来。
    可是却没有人理我,每一个人都在看顾着图尔丹,我看着那门,快开吧,开吧。
    象是感应到我的心一般,那门果然被轻轻的推开了……
    门开了,我看着,我贪心的希望这进来的人是铁木尔,他会救我起来,他会的……
    可是,当那人走进来时,我却失望了。
    她进来了,只是看了一眼跪在地中间的我就转过了身去,她先是向额娘施了礼,我以为接下来她要去关心的就只是图尔丹了。我低着头默默的期盼那可以救我的人的出现。
    此时,塔娜人却是对额娘说道:“王妃她犯了什么错吗?天这样冷,怎么还跪在地上。”
    怎么会?塔娜仁怎么会为着我说话呢,自从薰陆香一事之后,我与她就再也没什么话可说了,我真的不曾想这样的时刻她还会为着我说话,可是她真的做到了。
    我看着她,再看向额娘,果然额娘听了突然反应过来一样,自顾自的说道:“瞧我这脑子,一着急我就给忘记了,既然丹儿没事,云齐儿你就起来吧。”
    我有些懵懂了,额娘与塔娜仁一起是唱得什么戏啊,可是看额娘的样子对她也是蛮尊重的,但是塔娜仁不是在侍候着其其格吗?据说其其格与额娘是不和的。
    我谢过了额娘,动了动腿想要站起来,可是腿却已经麻木的连动一动也不可能了,那一应的侍女碍着额娘在场,居然没有一个来搀扶我的,心里虽有些气恨,却也只能咬着牙硬撑着要站起来。
    却在这时候,塔娜仁走过来,她轻轻的扶着我的手臂,借着她的力我站了起来,我感激的对她一笑,曾经的恩仇便在这一笑之中化解了。
    可是我才一站起来,塔娜仁就扑通一下跪倒在我的身前,我看着她奇怪的问道:“你这是为何?”
    “奴婢是来谢谢王妃的。”
    我看着她的诚意似乎不假,是为了其其格吗?难道那药起了作用了,“其其格,她醒了吗?”
    “回王妃,早起拿着王妃的药,奴才想了一想就给格格用了,格格喝不下,我就一滴一滴的送入她的口中,到了傍晚那一整碗药才喝完,虽然格格还没有醒来,可是已经不再发热了,脸色也好些了,这就证明那药果然起了作用了。”
    我有些欣慰,自己终于是做对了一件事,“起来吧,那是我愿意的。”
    “谢王妃。”默然而起,她似乎还是对我有些歉意。“奴婢一是来谢过王妃,二是来向大汗禀报好消息的,却不想大汗却受了伤,现在看来应该没事了吧。”
    “还要观察两天,过了两天如果伤势没有恶化,那么就无大碍了,这也就是大汗,他的身体强壮,否则换一个人都是挺不过去的。”大夫收拾停当说道。
    “那大汗还要搬走吧?”我急切的问道,如果大夫走了,我猜额娘立刻就会把图尔丹抬走的。
    “不行,大汗身子还在虚弱之中,必须好好将养,三天之内不可搬动他。”
    我听了大夫的嘱咐,心里一阵窃喜,这样子就算额娘再不同意也不好抬走图尔丹了,我走到额娘的身前道:“额娘放心,云齐儿定会尽心尽力侍候大汗,云齐儿也希望大汗尽快康复。”
    我瞧着额娘紧张图尔丹的神情却总觉有些怪,说不上来的感觉,只是觉得她并不是真正的关心他的生与死,她的眼神里仿佛有一种奇怪的神情,我看着就好象是错觉一样,一定是我的眼睛花了。
    甩甩头,不让我自己再去想着这些有的没的,肚子有些丝丝的痛,冷汗直冒,我扶着桌子站着,也不敢坐,只怕一坐下又是怠慢了额娘。
    进来这么久了,她一直隔着五六米外看着图尔丹,此一刻也还是生生的站着,竟是没有上前仔细察看的样子。
    “额娘,坐一会吧,大汗他总也没事的。”我劝她坐下,其实是我自己想要坐下来,再站下去,我真怕自己会晕倒一下。
    “不了,云齐儿,丹儿这场祸起因都是你,你要小心侍候着,否则……”她说着说着就住了口,不用猜我也知道那下两个字一定是不好的。可是我又能说什么呢。
    “额娘放心,云齐儿一定会好好照顾大汗的。”
    看着她出了门,我才长出了一口气,真累呀。
    “王妃,你没事吧?”塔娜仁关切的看着我。
    “我没事。”我说着就急忙跑到床前,大夫已经侯着要退出去了,我抓住图尔丹的手,冰凉的触感让我还是惊心,他的脸色更是灰白,说是过两天就脱离危险了,可是我瞧着这两天也绝对不能马虎大意了。
    “格格才要醒了,大汗却受了伤。唉,这里也只能麻烦王妃照看了。奴婢先行退下了。”
    “嗯,你去照看其其格吧,说不定这会她已经醒过来了呢。”我说着又是想起狐君的话,如果其其格醒了,我就要随着他走了,可是这里我不放心啊,我不放心图尔丹,他的伤势还是这样的严重。
    我的落轩阁已经够乱的了,我娘我都已经顾不上,我只怕过一会图尔丹的妃子啊会一个接一个的来,她们过来看他,那是名正言顺的,我没有不见的道理,唉!可是我此刻的身子却是弱的很,我怕着见那一应的众人。
    塔娜仁象是看出了我的疲累,忽然又笑着说道:“格格她总也没那么快醒的,不然我就在这里在呆上一会儿,要是有人来,也帮你照看着点。”
    我听着,心里更是感激,原本燕儿也可以的,只是她要照顾我娘,这里的侍女都是蒙古人,就只她一个不是,所以娘那里除了她再无第二人选了。
    “也好,你也差人去那蒙古包里守着,一旦有什么消息也让人来通知你。”都是病着的人,总要想周全些才是。
    塔娜仁出去了,我仔细听着大夫的嘱咐,一一的记在心里,再吩咐他们离开,这屋子里太多的人总是不好,浊气太重,不适合养伤。
    终于,屋子里暂时清静了。
    用布蘸了水,我轻擦着图尔丹干裂的唇,真想问他怎么就那样的傻呢,想也不想的就把刀了胸口上,凭着这么多人,还有黎安与铁木尔那么好的功夫总是能救下我娘的啊。
    喃喃的对他说:醒醒吧,也好让我安心去睡,你这样,我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