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22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那还不如让我亲手杀了他。”我看着他眼眨也不眨的说道,仿佛在说着无关紧要也无伤大雅的一件事情。
    他有些不信的看着我,“你当真是要杀他?”
    我点点头,证实了我说出的话。
    “你手无缚鸡之力,你如何杀得了他?”他笑我,笑我一个弱女子不自量力了。
    “我要救我娘。”终于我还是说出了我心里最真的目的,我不想让他看着我太过薄情。一日夫妻百日恩,杀自己的夫君那是一个女人不到万不得已断不会选择的一条路。
    “好,我帮你,哈哈哈,就让他死在他女人的手中。可是,你还是要跟着我走,我要听你的琴,你天天都要为我弹琴。”他的条件原来是如此的简单。
    “可是,我也有一个条件。”
    “你没有与我谈条件的筹码了。”
    “我有,如果你不答应,我就立刻死在你的面前,让你折磨图尔丹的心思都是白费。”
    他顿了一顿,看着我,随即道:“好,你说。”
    “我要你解了其其格的毒,我要你治好她。”如果我真的杀了图尔丹,那么我就救活他心爱的女人以此来赎罪吧。
    人生如戏,到头来那落下舞台头破血流的只是他与我。
    他淡笑,有些不信的说道:“没见过你这么傻的女人,居然会为了他的女人而与我讲条件。好,这一条我答应了你。”
    “还有一件事,也请你务必答应了我。”
    狐君抱着手臂有些不耐了,“原来女人都是这么麻烦的。”
    我不理他,我自顾自的说道:“我已经有了身孕,跟了你去,待将来那孩子生了,你就收了他为徒,教他武功,让他不至于被人欺凌。”心恸着说完这番话,我是下了多少的决心啊。
    “什么?你有了他的骨肉?”
    我点头轻应,“是的。”这是一个意外,是我断了薰陆香之后我与他唯一的那一次欢爱,而正是那唯一的一次让我有了我的宝贝。何其幸也,这是我的福份。
    我笑着等待他的回答,所有的事情总是要说在前面,否则人心是会变的。而答应了,就有着了一份责任,就要去努力遵循。
    我的宝贝,我不想让他做这巴鲁刺的王子,我只想让他做一个平平凡凡普普通通的人,这样才自由才快意人生。
    轻抚着我的肚子,那里有一个小生命在悄悄的成长,真想让他早些出来啊,看看这个世界,其实这世界原本美丽,只是多了贪婪多了尔虞我诈之后才变成了丑陋。但是这草原无论是春夏还是秋冬都是美丽无双的。
    我喜欢草原,喜欢它的宽犷与无垠。
    狐君是没有孩子的,我相信他一定渴望一个小生命在他的世界里慢慢成长,虽然这是图尔丹的孩子,可是孩子是无辜的,而且我会陪着他孤老山中,我相信这足可以培养了狐君与孩子的感情。
    “好。”终于,他点头同意了。
    我心狂喜,“那毒药与解药,就请你赐给我吧。”
    他的手轻轻一抖,手里已有一包药在手上,他轻轻的放在我的手中,低声道:“这是其其格的解药,她中毒太深也太久了,我加大了药力,能不能活就要看她的造化了。”
    我点头,感谢他终于放手了。“另外的那一份呢?”那杀图尔丹的毒药才是我眼下最想要的东西。要杀他于无形,那药必须无色无味,让他无从发现才行。
    他一笑,缓缓的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纸包,轻轻的笑:“这一些足可以让他死于非命了。”
    我接过,心里已是一片怆然,终于还是走到了这步田地,这是我最不希望的一个结局,与娘一起找一处避世桃园才是我曾经的梦想,可如今这一个梦想已经要烟消云散了。
    他看着我轻轻的向后飘去,那两包药沉甸甸的在我的手中压得我喘不过气来。
    我看着那药,一包带来生的希望,一包却是带来死的痛苦。而云齐儿却是那最最无辜的一朵飘零的雪花……
    燕儿进来的时候,我正站在桌前研着墨,我要画一幅画,让紊乱的心绪慢慢的静下来。而画可以让世界完美如夏日的荷,清雅芬芳。
    索性就在我的画中,画一朵朵荷花吧,再配上碧绿的荷叶,画着那夏的感觉夏的味道。眯眼瞧着,我突然很想念从前,想念娄府里那些无忧无虑的日子,凡事自有黎安来顶着,那时的我虽是少了父爱,可我必竟还是快乐的。而现在快乐于我已是遥远而不可及的一个梦了。
    我答应过图尔丹,我会救了其其格,那一包解药就放在桌子上,天亮了,我拿过去,从此就还了欠着他的那份承诺。
    而另一包,那要看我是否有机会,我娘的生死全那包药上。
    “王妃,夜深了,你且睡吧。”燕儿劝着我道。
    “那人离开了吗?”那报信的人铁木尔与燕儿不是刻意要让他离开我的视线吗?我听到的就是如此。
    燕儿低垂着头,有些尴尬的说道:“走了,没吃过饭就走了。”
    我笑,我猜想在我回了我的屋子里之后,燕儿就去打发他走了吧。
    其实我还是有一点疑心的,我总是不信黎安会中了马贼的埋伏,他手上带着不少的人,还有铁木尔的,怎么这么轻易就被马贼给拿下了呢?
    幸好他护着让那送信的人来了,不然我娘的生早已不保了,我原想再把他叫来问上几句,却原来已经走了。
    画着画,人心就静了,且随他吧。
    从这里到哈答斤与巴鲁刺的交界处,如果骑马的话也不过一天左右的路程而已,铁木尔这个时候也快到了,也许明天就有了我娘的消息了。铁木尔是巴鲁刺大汗的亲弟弟,他又带着那么多人赶过去,总相信他有一半的把握可以救我娘。
    明天,如果明天还没有消息,那么那两包药就要发挥它的作用了。
    “燕儿,多去大门口守着,我要知道我娘与二王爷的最新消息。”
    “好的。王妃,夜里我也派人守着了,那守卫不会拦着送信的人不让进的,你放心吧。”
    “哦。这样就好。”
    “王妃,都快四更天了,你还是先睡一会吧。”
    她说着我的哈欠就连连的打起来,我困了,自从有了宝贝我就很容易困,这会撑着到现在全是为了等消息罢了。
    再是铁打的人也经不起这番折腾的,况且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总要去为着我的宝贝而考虑吧。罢罢罢,就去睡吧,也许醒来就会有好消息传来呢。
    和衣而睡,只怕随时都会被人惊醒。
    却不想在天才擦亮的时候我果然被开门的声音给惊醒了,自从有了身孕以来我一直是睡得极沉的,可是这两日我心事太重,所以一丁点的声音也把我惊醒了。
    揉着眼,我警惕的看向门口,此时若清正蹑手蹑脚的走进来,象是怕吵醒我一样,我沉声道:“进来吧。”
    她没有料到我已经醒了,倒是被我的话给吓了一跳。
    “小姐怎么醒得这样早啊。”
    “你先别管,你进来这里是要做什么?”她不比燕儿,对她我早已多了几分防备,留着她在身边不过是念着从前在一起时的一些情份罢了。而燕儿即使没有旧情我却也相信着她,有时候感觉是很准的,由不得你不信。
    “没什么,只是睡不着所以我就进来看看,看看小姐睡得踏实不,还有没有踢被子,小姐这当口要是病了,那老夫人那可就难了。”
    “我听着她似乎是话中有话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我追问着她,这小妮子一定是有事瞒着我。
    “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她越是笃定的回答,就越是让我起疑。
    “哦,那我很好,你退下吧。”
    在她还未转身之际,我当着她的面重又躺下,我装作要继续睡觉的样子。却在她出门之后我立刻起来穿好了衣服,总是感觉不对,空气里弥漫着一股肃杀的味道,我要悄悄去看个究竟。
    站在窗前,屋外的窗帘子还挂着,仔细寻得一个缝隙我向外望着,大门口若清似乎正与一个人说着什么,看那人一身蒙古装的打扮,应该是铁木尔有什么消息了吧。
    燕儿呢?她怎么不在,这些日子我都是让她侍候着我的,为什么刚刚进来的却是若清。
    我看着两个人说了一会儿才停了,那蒙古人也离开了。
    若清向着她的下人房走去。
    我急急开了门叫她道:“若清,你过来。”
    她回转身来看着我道:“还以为小姐又睡了,原来醒了。”
    “哦,想睡又睡不着,我还是惦记着我娘。”
    一提起我娘,若清的脸色变了又变,只回道:“相信老夫人总会没事的。”
    “是啊,我也这样盼着来的,对了,燕儿呢?”
    若清不妨我突然问到燕儿,看着我象是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为什么不说话?”
    “我……我不知道燕儿去了哪里?”
    “真的不知道吗?”看来这其中一定有隐情了。
    我不理若清,我直奔大门口而去,那些侍卫们是不会欺骗我的。
    “王妃吉祥。”两个侍卫异口同声的向我问安。
    “罢了。你们告诉我是不是有人来叫走了燕儿姑娘。”
    一个侍卫刚想开口,突然被旁边的另一个一拉衣袖就住了口,我看着他们似乎是看着我身后的某处。
    我猛然回首,此时的若清正向着他们摆手,似乎是想让他们噤声,让他们千万不要乱说话的样子。
    我沉声道:“若清,你回你的屋子里去。”
    若清乍乍舌只得回去了。
    我转身看着两个侍卫,厉声道:“说吧,燕儿她去了哪里。”我不信若清口中的没什么消息,一定是出了事了。
    “燕儿昨天夜里就离开了。我刚刚好象听人对若清说是王爷受伤了。”侍卫低声说道,而我的心已经明了了,铁木尔的这一仗似乎是输了。
    我等着的这两日终于又是白等了,我不怪他,只怪苍天弄人,让我再一次陷入困境,那两包药我终是要拿出来去会一会图尔丹了。
    草草用了早膳,若清一直是小小翼翼的侍候着,我不作声,只当早上的事从未发生一样,就当做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吧,但是该我做的我也总是要去完成了。
    “备了马车,我要去见大汗。”
    “小姐,你不能去啊。”她似乎是猜出了我的心思了。
    那又如何?我决定了的事我就要去做。
    “小姐,那很危险的。”
    我笑,“我知道,我一准会回来的。”若清她还不知道我有着身孕的事情,我没有对她说过,如果她知道了,她就会知道现在的我对于生命的珍惜,为着我的宝贝我也不会再轻意的寻短见了,从前的自己都是太懦弱太想逃避,也才有那样的冲动,如今想来那是对生命不负责任的一种体现。
    若清去备车了,我悄悄将两包药包好了放在怀里,就下药吧,我见不得用刀子的血腥,我怕。
    马车轱辘辘的走在雪地里,那雪地早已被马车轧了许多个错乱的车辙印,纵横的印迹就象一个格子,而格子上走着的棋子其中就有一个我。那棋谱上已是太多的死角,如今也只能等待我的突袭奇兵才能解了这棋局了,只是这又是何其的难啊。
    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草原上家家户户都是喜庆,所有的人都在期盼着新年的到来,也期待着来年的风调草顺,让草更肥沃,让牛羊成群。
    这一切似乎与我无缘,我看着为着他们喜也为着他们笑。车越走越是离图尔丹近了,见了,他一定会奇怪我怎么会突然来见他吧。
    必竟我娘还没来,我说过等我见了我娘我就去求狐君就去救他的其其格。可是我根本没有见着我娘,而我早已见过了狐君了。
    我没有事先禀报,我直奔我从前的蒙古包,那是其其格现在的住处,那冰的世界里她可一切都好?
    我进去的时候才发现图尔丹他并没有在这里。
    白天了,他也有着自己的事情要去处理,夜里,他是一定会来这里守着他的其其格吧。他似乎早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
    如果不是他答应了让我在等着见我娘,他早就让我去换了解药了。
    塔娜仁尽职的守着她的主子,在这寒冷里她侍候着其其格这样久了,想来从前她与其其格的关系一定匪浅吧。
    低首向我行礼,我摆手示意她作罢,我走向那冰案,看着其其格,想起祭火那一日的相见,此刻的她,面容更是灰败了,果真就如图尔丹所说,她的日子没几天了吧。
    心里酸着,伸手从怀里掏出那包让她可以生的药我递到了塔娜仁的手中。
    她接过奇怪的看着我。
    她怕那是毒药吗?从前她可是给我服了那么久的薰陆香,害我差一点从此做不成母亲了,可是天怜我,她并没有得逞。如今想来她是怕我夺了她旧主子的风头生得一儿半女吧。
    这就是人心的险恶了,而我却错识了她。
    “这是解药,你信她就活,你不信她就死。再者倘若是毒药她也不过是提前了几天而死罢了。”我轻描淡写的说过,就再也不想留在这里了。
    还了,欠着的承诺终于还了,借一句狐君的话来说是生是死那就看她的造化了。
    那马贼我不知他们为何也是想要图尔丹的性命,总不会他们与九夫人也是一路的吧。可是这些,任我想破了头也想不出所以然来,或者他们也是受人所托受人指使吧。
    重又上了马车,吩咐着车夫向着图尔丹的蒙古包而去,终是要行动了,心有些灼痛,仿佛有刀子轻轻划过,那种被人逼迫的痛苦让人苦不堪言。
    掀起车帘子,我禁不住想要回望我曾经住过的蒙古包,那里面也不知塔娜仁是否会相信我,是否会为她的主子服下我赠给她的药。
    蓦然回首的刹那,我才发现塔娜仁正站在蒙古包前,向着我的方向跪地而叩头。
    她是在感激我,她相信我了,看到自己的努力终于换得了她的信任,我开心的笑了。
    宝贝如果将来你长大了,也要认真做人,认真对待身边的所有人。
    人与人之间在一起的时候就要互相珍惜,否则一旦分开,那么即使你再有心别人也很难感觉得到了。
    拉紧了车帘,将寒风阻挡在车外,再去见他,这一次,我是紧张的。
    摸了摸袖口的那包药,那是可以让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毒药,而那即将准备下毒的人却是我。
    “小姐,燕儿也许回来了,我们先去看看她吧。”一直坐在车里等我的若清终于开口说话了。
    “不必了。”心已决定,早与晚都是一样的结果,还不如就早些,也省得让心在等待中更是煎熬。
    她的声音突然有些颤抖的问道:“小姐,你真的要动手吗?”
    那一切我都是从她口中所听说,这些燕儿总告诉了她,她又何必矫情又做戏呢,她是巴不得我杀了图尔丹吧。
    我一直猜不懂她的心思,当初为了不让我与黎安一起私逃,她背叛了我,她投靠了图尔丹。那么这一次,她与报信人的话语里明明就是想让我杀了图尔丹,她到底是站在哪一边呢?
    “我只是要见他一见,请他去救铁木尔而已,我不想让更多的人因为我与我娘而命丧九泉,尤其是铁木尔,否则额娘也不会放过我的。”下毒的事我还是不想让她知道,但是我口中所述却是真实的。
    “是啊,二王爷也受了伤了,是要多派些人手去接应了。”
    “你还惦着黎安,是不是?”
    她唇角的淡笑隐去,换上的是一抹担心,“是的,小姐,黎安也被马贼给抓了去,还有老夫人,总要想办法才是啊。”
    她急切,我其实比她更急切,娘也好,黎安也好,都是我不舍的亲人,我怎么会撒手不管他们哟,“你放心吧,我总会想办法救出他们的。”
    车停了,若清先下了,再扶着我,我慢慢的,不想让肚子里的孩子有什么闪失。
    才一下车,我就发现图尔丹的蒙古包外侍卫重重,仿佛如临大敌一样,出了什么事吗?
    我三步并作两步的向门口走去,一个侍卫突然拦住了我,“王妃,大汗他不在。”
    我听了,却是不信。这么多的侍卫把守,图尔丹他不可能不在里面。我看着他们,冷然道:“我有要事禀报,倘若二王爷有个什么三生两短,你们担待得起吗?”我没有骗他们,我此番来有一半是为着救铁木尔救黎安和我娘,一半便是为着下毒了,但是下毒前我必须请求他派兵先救了铁木尔,只有铁木尔回来了,那么这巴鲁刺才不至于处于混乱之中。
    我不能不担心啊,万一图尔丹死了,难保他的部下不会为了争位而相互残杀。
    我的话似乎是奏了效,铁木尔的事情他们不得不加以小心,必竟铁木尔与图尔丹是亲生的兄弟啊。
    几个侍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是谁也做不得主,然后其中一个向我一施礼道:“王妃,大汗他真的不在,不然王妃自可进去查看。”
    我不信,这么多的侍卫不可能是守着一个空着的蒙古包。
    兴冲冲的,我冲进了他的蒙古包,四处望着,才发现,他真的不在。
    可是既已进了,我又岂有离开的道理,越是退缩越是无法付诸于行动,我娘的性命就在我的手上啊。这样想着,总是觉得自己自私了些,可是两难的选择中,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娘。
    悄悄的在包里面踱着步,这里从前我来过许多次,却没有一次是认真仔细的瞧过的。
    那桌子上,我看到一张纸,被一本书压了一角,从那反面看依稀是一幅画来,我不由得好奇了。
    拿起书,再翻开纸,那画赫然就在眼角。
    那是其其格吧,这画的画功并不好,可是却每一笔却极是细致,人只神似也不貌似,只是从那眉宇间依稀可以辩认得出她是其其格。
    这是图尔丹所画吗?我不信这画出自画师之笔,看着那墨迹,就象是今天才画的一张,似乎还没画完人就离开了一样,因为那头发还没有画完整。
    真是有心啊,心心念念的都是他的其其格。
    等他来了,我就告诉他其其格就快醒了,可是……
    我还是要下手吗?我又是犹疑了。
    看着那画,心里又是酸酸的疼。
    可是突然我发现那画中的女子她的额前却看不出那朵梅花来,只因她的额头镶了一块翡翠红的宝石,使得那画中的女子更显妖娆美丽。
    难道,这是从前他的其其格,那时候的他与她我并未见过啊。
    默默的离开这画的视线,我发现另一旁的小桌子有一个杯子,奇怪的是那颜色,居然不是陶瓷的,我记得每一次家宴,图尔丹一向都是用陶瓷来装盛食物的,可是眼前这杯子却不是瓷的而是银的。心思一转,怪不得许多人要算计他而皆不果,原来他竟是如此的小心翼翼。
    那银器,但心粘了毒立刻就会显现出来,心里了然的这一刻,我已经准备离开了。因为再向四周望去,所有的器皿都是银制的,我记得从前这里并不是这样啊,明明那些器皿都是陶瓷来着,我是记错了吗?
    走吧,我又是算错了棋招。
    匆匆出来的时候,心里已是一团的乱了,或许他听到了风声,他知道我有了杀他的心,所以他就将这器皿通通都换成了银制的了。
    甩甩头让自己不要再去深想,否则只会让自己的心更乱更无助,我又是要后悔了。
    再回到马车上,我心思迷离的望着那车了一角,久久也回不过神来。就连若清扶着我下马车的时候人也是一片恍忽。
    “小姐,回来了。”
    “哦。”走进院子里,还在想着那画,还有那些银器,真是想不通啊,我娘的事我究竟要如何做呢?还有铁木尔,我不能撒手不管的。却在微一侧头的瞬间我发现那门口的马桩子上拴了一匹马,那马,它就是图尔丹惯常骑着的那一匹。
    他来了吗?我四处找他,却不想他却是在我的住处,心里更是狂跳,也许是上次赐予我的让我下手的时机了。
    才一进了屋,呵呵,还是自己的屋子里暖,可是一个扫视之后我却奇怪了,图尔丹他并不在我的屋子里啊。
    “王妃,大汗来了,说是去马厩看看飞凤。”吉日嘎朗的话及时的扫除了我满心的疑问。原来他果真来了。
    “哦,我知道了,你退下去禀告大汗,就说我云齐儿回来了。”支走了吉日嘎朗,我又向着若清道:“去把我的红茶拿来。”这茶,红鲜,醇厚而干温,既滋养阳气,又增热添暖,还可以舒肠胃。我是不喝的,因着鲇鱼的那一件事我更是有了借口不喝着茶了。
    若清从柜子里取下了茶,慢慢的为我沏好了,我轻声道:“你退下吧。”
    在那茶具里轻轻的撒下了药粉,再倒入茶水,轻晃着,这茶,便是毒药,便要让图尔丹他喝下去,喝了,我娘的性命就保住了。
    沉思中我才一放下那刚沏好的茶,图尔丹就进了来。
    我笑着迎上去,“大汗,其其格的药,云齐儿已经为她求了来,云齐儿已经交给了塔娜仁。”
    他不相信的摇着我的肩道:“你这话,可是当真?”
    我点头欠身福了一福道:“是真的。”
    他大喜,满脸的笑,让我看了却是心痛。
    压抑着痛楚,此刻我已不是嫉妒其其格了,我是怕着那茶怕茶入了图尔丹的口,可是我想着,却还是自然而然的端起了那杯茶,“大汗,黎安接我娘的来巴鲁刺的路上在半路遇上了马贼,而铁木尔赶去后也……”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他一摆手道:“我早知道了,早就派人去接就了,你放心吧。”
    “谢谢大汗。”
    “哈哈,我早就想到了,我要去见格格了。”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他就是盼着我娘到了,再以我换来狐君的解药。我想着,心好冷啊。我挡在他的面前,我柔声道:“大汗,喝杯茶再走吧,这是云齐儿亲手为你沏的茶。”
    “是吗?那我一定要喝。”他端起茶杯,象是以茶代酒般:“云齐儿,谢谢你救了格格一命。”
    他说完就已倾倒了茶杯,我看着那茶就要入了他的口了,终于达到了我的目的了,可是我的心突然没来由的痛……
    强推点点完结文《素妆夺君心:失宠香妃》,全本完结,请放心阅读!
    她死而复生,异香附体。带着守宫砂却神奇般的有了身孕。
    他是西夏至高无上的君王,她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夜夜恩宠,他许她今生今世不离首,到头来,换得的却是他送她的一把铡刀,让魂飞魄去,再难聚首。
    可再相见,一碗孟婆汤,她不识君,他亦不识她,只如何再续前缘……
    题记:十世的轮回,许你千回百转,悬棺起,红绡帐内:香妃不承宠。
    替宠新妃【013】
    他要喝了,那是毒药,毒药穿肠过,那后果是我所知道的。
    想象着毒发而亡的那一种场面,我突然间心悸了,我怕,怕那场面出现在我的面前,更怕那将死之人却是自己曾经爱过的人。
    不要,不要喝啊,如果是你自己选择了不喝那么我就没有什么罪过了,对娘,还有对你,就都没有罪过了。
    可是他的手依旧还是不设防的让那茶杯继续倾倒,那茶抑或是毒药就要进入他的口中了……
    我看着,悸痛的心狂乱着,让他喝与不喝,心犹自还在挣扎着,可是我的手已经下意识的向那茶杯探去。
    轻轻的一按,那倾倒的茶杯又回复了原位。
    我这突然的举动让他诧异了,他把茶杯收在手中,看着我,仿佛要看穿我的灵魂一般。
    被他看着,我慌了,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他喝啊,这是我苦心向狐君讨来的毒药啊,我不要那普通的毒药,那普通的让他吃了他也会想办法解了的。
    可是他才要喝下狐君的毒药,我却阻止了他。
    机会还可以有第二次吗?可是我已经无心无力了。
    我颤抖着低低说道:“大汗,这茶凉了,云齐儿为你换过一杯,喝过了再离开吧。”
    他点点头,仿佛不疑有它,他脸上洋溢着笑容,他很开心,开心我的体贴,也开心他的其其格就要醒了。
    可是我却开始慌乱了,是为着我娘。
    恍惚着重又倒了一杯茶,再递给他,人已经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夕的感觉了。
    他一手接过,一手忽地抓住了我的手,“云齐儿,你怎么了?你的脸色很不好。”
    我却恍然未觉,只是依稀知道他在说着什么而已。
    “云齐儿,你怎么了?”他贴进我,在我的耳边低声问道。
    我一怔,才回过神来,我看着他,满眼里都是疑问,他说了什么,我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云齐儿,你怎么了?”似乎是看出了我心神的恍惚,他又问道。
    “没……没什么。我只是担心娘,担心铁木尔而已。
    “我早就派人去接应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他如是说着,可是我能放得下心吗?真的有事也都是每个人都知道了,就独独会瞒着我一个,那是我娘啊,如果真有什么闪失,那就是我的过错了。
    “带我去接我娘,好不好?”我扯着他的衣袖急切的说道。
    我不想让他去见他的其其格了,也许他亲自去了,就能够把我娘救了出来,我相信他,相信他的能力。
    “这……”他有些迟疑了,他不想救我娘,一定是的。
    我慢慢的背转身,忍着眼中的泪意,悄声说道:“你走吧。”我自己去,就算是死,我也要与娘死在一起,还有我的孩子,再番不舍,我也没有办法了。
    “你娘她真的没事的,她就快到了。”
    糊说,我娘明明就被马贼给抓了去,还有黎安,连铁木尔都受了伤,怎么他还说没事呢。
    我无声,却被他的无情所伤。
    “云齐儿,我去看看其其格,回头再来看你。”他说着就迫不及待的向门外走去,那女人,他就这么急切的想要看到她醒了,想要看她对他展颜而笑的样子吗?
    我突然一刻也不想再呆在这里了,我要去找娘,找到了,从此就再也不回来了。
    随手披了一件大衣,我跑着冲到外面,我不理会一应诧异的侍女,我直接奔向马厩,我看到了我的飞凤,才想起刚刚图尔丹曾经来看过它,这马厩里犹自还存留着他刚刚来过的气息,那淡淡的草香的味道,让人迷恋而怡人。
    不要想他,不要想他,他不会救我娘的,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我半点的位置。
    笨拙的解开了拴着马的绳子,飞凤有些烦躁的样子,它踢蹬着马蹄子,它就是不想走。
    我拽着它,它今天好奇怪啊,从前都不会这样的,难道图尔丹对它做了什么吗?
    我不管,我就是要骑上它,我要去看我娘。
    拼着力拉着它,它好象有些无可奈何一样,终于奈不住我的固执,随着我出了马厩。
    我一翻身就上了马,我向着落轩阁外急奔而去。
    “小姐,小姐你要去哪里?”若清挡在马前焦急的望着我。
    我不理她继续向前冲去,“小姐,你当心啊。”她一边喊一边避过我丝毫也没有减速的马,越过了若清,飞凤飞速的向外面疾驰而去。
    十几米外,图尔丹正骑行在雪地中,他的方向果然就是我从前住过的蒙古包,苍凉一笑,我带转马头,向着他相反的方向骑去。
    我身后,是侍女是侍卫们高声的呼喊,我不理,我一意的向前而行,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去救我娘。
    风声呼啸,刮着脸生生的疼,我却不管,我拍着马背,我想让飞凤跑得更快些。
    可是飞凤却是越跑越慢了,它是怎么了,从前的它是不会这样子的啊。
    我骑在马上,低头看着它的头,仿佛很是疲累的样子,它是怎么了?我不放心的翻身下马。我抚着它的鬃毛,我抚着它。此时,我听到了身后的喊声,似乎是有人在叫着云齐儿,有人追上来了吗?
    我回首,两匹马一前一后的向我而来,一男一女,齐齐的向我喊着。
    是燕儿,还有图尔丹。
    燕儿她怎么追来了,她不放心铁木尔吧。喜欢她来,她来了,会给我一种安然的感觉。可是图尔丹我却不解了,他不是去见其其格了吗?怎么连他也来了。
    我站在那里,马不走了,我只能求助于他们,而燕儿她一定是为我而来的。
    迎着风,满目是一望无际的雪,那雪映衬着夕阳如画,我看着我的倒影默默的等待着两个人的到来。
    “王妃。”燕儿迅速的停在我的马前,“你怎么骑得这样的快?”她是在担心我,这草原上,除了铁木尔除了大夫白仓就只有她才知道我有着身孕了。
    我眨眨眼示意她不要让图尔丹知道,“我要去接我娘。”
    “老夫人与王爷就快回来了。”燕儿不解的说道。
    我有些糊涂了,不是铁木尔也受了伤吗?“王爷他的伤没事吧。”或许燕儿她都知道。
    “受伤?王爷吗?”
    我点头轻道:“是的。”
    “你听谁说的?”
    “一个报信的人对落轩阁门口的侍卫说的。若清也知道。”我如是说道。
    燕儿站在那里愣住了,“不会吧,怎么有人报信我却不知道呢?”
    我听着她的话更是糊涂了,难道根本没有报信这回事?
    我急忙问她道:“这两天你去哪里了?”这一问一答已让我产生了许多的困惑,难不成还有什么隐情吗?
    燕儿飞身下马,向我一揖道:“回王妃,奴婢这两天象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一直肚子痛,所以就没有过来侍候王妃了。”
    这答案让我诧异了,“那为什么你不事先通知我一声?”
    “那天夜里我与若清姐姐一起聊天聊到很晚,突然间就病了,当时王妃已经就寝了,我不好打扰。若清姐姐说让我安心去休息,她自会照顾王妃。我见夜深了,也就只好先自行离去了,本想一好些了就马上回来,可是肚子却是越来越痛,到这会才好些,但也还是疼着呢。看了大夫只说是吃了不该吃的东西了。我一直惦记着王妃,就忍着疼回落轩阁了,谁知,人还未到,就听见侍卫与侍女们的喊叫,我才看到王妃骑着马一个人独自跑出来了,所以就急急的追过来。”她说着还兀自抚了抚肚子,好象真的还疼一样。
    看来事情有些蹊跷了,我转首看向图尔丹,他一直在默默的听着我与燕儿的对话而并未作声,“大汗,我娘与铁木尔真的没什么事吗?”似乎他的话才是正确的。
    图尔丹点点头,“是真的,昨儿就有人回报了。”原来他也一直在暗地里关心着我娘的消息,原来是我错怪了他。
    联系所有的对话,我终于有些头绪了,一切的予头似乎指向了一个人,那人就是若清,从燕儿开始,再到那个报信的人,她尽皆接触过,她在做什么,她为什么给了我一个虚假的消息。
    我沉思着,我想不能。可是我知道娘可能没事了,我是高兴的。
    我这些心思图尔丹并不知道,可是为什么他也奇怪的追了来,我看向他,“大汗,你怎么来了?”燕儿是关心我,那么她呢?
    “云齐儿,飞凤她不适合长途骑行的。”
    “为什么?”
    “它要做妈妈了。”他说着脸上是祥和的笑,那笑容让我看了就不想移开了,好温馨的笑啊。
    一匹马要做妈妈而已,他也这样开心吗?那么我呢,他会不会也喜欢我的孩子?我想着,却不敢问出来,问了,他就知道了我的秘密,知道了我也有了身孕的这个事实。
    我还是怕,怕他不要这孩子,怕他送给我药,再生生的把孩子杀死在我的腹中,我不要,我不要冒险。
    真羡慕飞凤啊,它可以自由自在的要它的孩子,而我,却只能偷偷的保护我的孩子,却不敢让任何人知道他的存在。
    幽幽的一颗心,总是有太多的无奈。
    “王妃,你看,那边有人回来了。”
    我回首,那来自哈答斤的方向,十几匹马正向着我的方向而来,而中间似乎有一辆马车,那马车里会是我娘吗?我惊喜一笑,期待着他们的到来……
    渐渐的,我看到了铁木尔,看到了黎安,那马车里一定就是娘吧,我松开飞凤的缰绳,我不理会燕儿也不理会图尔丹了,我飞奔着向他们而去。
    马队停了,就在我的面前,所有的人似乎是知道我的心思一般,都不吵我,我向着那马车走去,我娘她一定就在那里面。
    快到了,我突然有些紧张了。许久未见娘了,娘还是老样子吧,发可不要白,皱纹也不要多啊,娘还年轻,娘还可以再活个几十年。
    站在那车前,我却不敢掀那车帘子了,定定的看着,只怕一掀开了娘不在,那是多少的伤心啊。
    才这样想着,那门帘就动了起来,我的眼眨也不眨的盯着看着,恍惚中,我终于看到了我熟悉的那张容颜,从小,娘就给了我太多的关爱了。我揉揉眼,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娘慈祥的看着我,伸出手摸着我的脸,“云齐儿,你瘦了。”
    真的是娘,这是娘的声音,娘的话让我心酸,我握着娘的手,柔声叫道:“娘。”
    “上来吧。”娘似乎是不习惯人多的地方,她身上还是一身的素衣,我才想起,娘还是那个向佛之人。
    看了看铁木尔,再看了看黎安,我弯身一礼,再大声道:“谢谢你们。”
    两个人对我一笑,“云齐儿,上车吧,我们也好继续赶路。”
    “嗯。”我点头,我上了娘的马车,那车外的事我不管了,还有飞凤,一切就交由他们处理好了,我要跟我娘好好的说说话。
    俺了帘子,让我的世界里就只有我娘一个。
    “娘,真怕你不来呢。”
    “本不想来的,可是不知为什么黎安来接我的那一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云齐儿头破血流的,我一时不放心,就来了。”
    我心一激棱,娘是梦到我在冰宫里撞破了头吧,“娘,我没事的,你看我现在好好的是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