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21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然松手把海棠放在地上,她蹒跚地跑着回到沁娃的身边,却还是盯着我看,仿佛我是一个奇怪之人似的。
    心里有些烦闷,很想回去了,可是图尔丹的手却握住了我的,握得紧紧的,仿佛怕我消失一般,这倒是让我奇怪了。
    没有人提及其其格,所以人似乎都不知道她的存在一般,可是我却真实的知道她就在某一个地方,我想知道她现在到底如何了,“我想见见其其格。”记得刚刚祭火之后我就说过我要见其其格了,可是图尔丹却是不理我,这一次他总该听清楚了吧。他的人,他的心我有太多的不懂。
    我的话音才落,蒙古包里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我,有些惊恐有些担心。
    我看着可拉冲着我使着眼色,象是在警告着我一样。
    我奇怪着为什么大家都是这样怕提及她呢,难道她果真如海棠的话中之意她是死了吗?不要啊,如果她死了,那么杀死她的人就是我。
    可是又不对,如果她真的死了,那么图尔丹此刻也不会安稳的坐在我的身旁了。
    “我想见见其其格。”我再次重复着这句话,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关心一个垂死的人,这并没有什么过错。
    “好……。”图尔丹拉长的尾音透出他的承诺,我听到了,我心里欢呼着,我终于可以离开这是非满满的蒙古包了。
    走了两步,我突然想起早起让人送给可拉与母后的龙涎香与茶,我随意的看着可拉道:“妹子可收到那香与茶了。”
    可拉不妨我会在欲离开时突然跟她说话,一时反应不过来一般,好一会才呐呐的说道:“香燃了,好香啊。谢谢王妃。”
    “不谢啊,你要是喜欢,以后我常让人送了给你。”昨夜里我想了许久,可拉之所以会为我解了那薰陆香之谜,我想她很有可能是太后的人,是太后想抱孙子吧,不过无论怎样我都是感谢她的,她让我有了孩子,这就是我新的天堂了。
    向母后行了礼,图尔丹就牵着我的手把我带出了蒙古包,他根本不去在意蒙古包内其它人的眼光,他就不怕我被那些人的目光给杀死了吗?我看到沁娃原本带笑的脸上已是紫红一片,她气汹汹的,是因为图尔丹又带走了我吧,可是也不过是带我去见另外一个与我相貌相同的人罢了。
    同为天涯沦落人,她又是何必呢。
    风呼呼的吹起,我呵出的气淡白的在眼前一团团的飘忽着,好冷啊。
    才下午,阳光斜照着我,暖暖的,伸手想要把那阳光捕捉到手心里,再握成拳,心里就满满的皆是温暖了。
    他拉着我上了马车,无声无语的,我看着他,眼眨也不眨,今天的他对我真的很体贴,就象所有的事都未曾发生过一般,他还是我的夫君,可是我的心里却是鼓在擂,声在颤,他把他的心藏着,只送给我一个虚伪。
    听着马车辘辘的响,绝对不是我落轩阁的方向,他果真是要带我去见其其格了。
    “她要走了。”他说着,仿佛在说着梦话一般,没有心伤也没有哽咽的感觉。
    原来心太过于痛了,那么所有的感官就犹如注入了麻药让人无痛而无情。
    看着这样的他,我突然心痛了,我抓着他的肩,“为什么你不救她?”我要走了,他要守着他的其其格,这才是我们三个人最完美的一种结局。
    总是心软着,总是在心里有着他,所以我宁愿把我娘接在身边,也不愿去杀他。
    娘快来了,我想着眼皮却又是没来由的跳,使劲的揉着,讨厌那跳动,有些不好的征兆。
    “你真的想要见她吗?”他看着晃动的车帘子上垂下的流苏,神思迷离的说道。
    “嗯。”
    “听说狐君要带你走,是也不是?”
    我听着这句心里却是崩紧了,他要作什么,想要拿我做交换吗?
    不行啊,我娘呢,她还没有到。
    可是狐君的事却是真的,既然他已知道,我瞒着也是没用了,我只好轻轻点头。
    “搬到我的蒙古包与我一起住吧。”
    我一怔,他这是何意,是要保护我还是要以我来要挟狐君,可是狐君不过是喜欢我的琴罢了,又岂能够被他所要挟呢,况且我也不想与他一起,娘来了,我早晚要走的,与他一起,只会误了我的大事。
    “不用了。”懒懒的掀了帘子望向车外,不想再与他有什么故事,结束了,他伤了我的心,我不恨他也不抱怨他,我只想离开,这小小而卑微的愿望总不过份吧。
    他无声,只是长长的叹息着。
    我听着,有些黯然,我越来越是猜不出他的心了。
    我突然发现那窗外的一切竟是非常的熟悉,这条路竟是通往我的蒙古包的那条路。
    为什么,为什么要去那里,难道其其格也住在我的蒙古包的附近?
    来不及细想,马车已经停了,他一闪身就下了车,好利落啊,我永远也没有这样的好身手。真是羡慕他这样能文能武的人啊,倘若将来我离开了,我也一定去认真学得一招半式,就算逗着我的孩子玩也好啊。这一个想法却不想几年之后竟是果真应验了。
    他扶着我下了马车,我看着那熟悉的秋千兀自在风中飘摆,那些草的栅栏早已除尽,圆圆的蒙古包孤零零的守在这里,我不解也不信的看向他道:“她在这里面吗?”
    我手指着那门的方向,心里却是无数个问号在飞转着。
    “进吧……”
    他的话就象催眠一样,我无言的向蒙古包走去,我曾经住过许久的地方,可是如今想要走进去,满心里却是恐慌,一步步都是一份难耐,我却只能坚忍。
    没有侍女跟过来,他早已摒退了一应众人,我独自掀起了门帘子,那帘子沉重的让我透不过气来。
    终于我看到了,我看到了我的蒙古包里一片冰海,图尔丹他是把冰宫的冰都搬来了这里吗?
    那莲花的案台也在,那案台上的其其格依然沉睡其上,只是她的发已由白而变成了黑色,这是好事啊,她是要好了吧,怎么可能是要离开了呢,我不信,我冲到她的面前,我想要抓住她的手,把我心口抓来的那片阳光送给她,我的手才一伸出去,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王妃,请住手。”
    我抬首看向阴暗中的塔娜仁,原来是她一直在这里守护着其其格,怪不得我许久未见到她了。伸出的手停在半空,我不却理她,我直直的探到了其其格的手上,就只那轻轻的一触,却让我慌张而奇怪了。
    人在这偌大的冰海里,她的身子居然是滚烫的,她的唇干裂着,“为什么不给她喝水?”我叫道。
    我随手蘸着冰案上被她的热而融化的水滴,再轻轻的抚着她的唇,她却没有任何反应的沉沉睡着,果真是没救了吗?我总不信。
    “王妃,或许你可以救……”塔娜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图尔丹已进了蒙古包,他的进来让塔娜仁突然止住了她未完的话,我听着,心里已清楚她是要求我求我去向狐君讨解药,因为这巴鲁刺似乎就只有我与狐君才有过相交了。
    “还好是冬天,还好这里有着最好的大夫,否则她早就走了。”图尔丹说着执起那冰案上惨白瘦弱的手,我才发现,此时的其其格比起冰宫里的那个她人已瘦了太多太多,似乎只有皮包着骨头了。
    “这样热着,她的消耗太多,大夫说已经挺不过十天了。”
    “你带我来,是让我怜惜她,让我心里不忍,让我去救她吧。”我听着,一步步的退后,我不知道我要如何来帮她,可是现在让我去见狐君,那是万万不可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看着其其格,眼神里无欲无念,只虔诚的在呢喃着什么。
    “这一阵子你都是住在这里吗?”我问,我有些不可置信,这里没有炉火,只有一片冰海,那唯一的热源就只有那昏睡中的女人。
    “是的,大汗每夜里都是睡在这里的。”塔娜仁代替着图尔丹回答了我的问题。
    心里不知要是惊喜还是伤心,这里是我的蒙古包,曾经我是其其格的替身,可是此刻我却有种其其格是我的替身的感觉,难道他的心里已经给我留了一点点的空间了吗?
    也怪不得沁娃会看着我生气了,她在生气图尔丹即使不在我的落轩阁却也不去她那里,他还是守着我的蒙古包。
    可是他即使住在这里,守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而不是我,所以沁娃她真的没有必要瞧着我不舒坦啊。
    或许这里的秘密便只有少许的人知道吧。
    我看着那莲花冰案中憔悴不堪的容颜,救或不救,我已没了主意。
    我的孩子,还有我娘,我想着,心里已乱成了一团。
    身子踉跄着而退,直到我撞到了身后的门柱上,看着那曾经被我隔开的每一个小屋里除了冰就只有冰了,寒冷充斥着周遭,可是我的额头上却如其其格一样满是汗意。
    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曾经鲜活的女人离世而去吗?
    我看着她,没有恨也没有怨,我只怪自己的命不好,让我遇上了九夫人,让她算计了我嫁给了图尔丹,而嫁给了图尔丹,就注定了我一生的伤与痛。
    “求你……”我颤抖着让自己努力把话说完,“求你,让我见见我娘,待我见了我娘,我就去求狐君,我就换了解药给你。”我去了,就是要拿自己来与狐君交换啊,我不知道这样子行不行,狐君只说要带我走,却没有说过我可以与他交换,这样子不知道狐君会不会同意,可是除了这个办法,其其格的解药已是再无人能求了。
    图尔丹与狐君之间的那段仇怨是我不想再去揭开的遥远的一段故事,去了,一生一世终老山中,我却比狐君又要好上许多,至少我有着我的孩子可以做伴。
    就去吧,至少可以救了其其格的命,那是图尔丹心爱的女人,我就把自己当成我们三人中的一个局外人,来成全他与她吧,我的心总是不能狠然的去面对他的一切。
    原来这祭火,原来他的温柔皆是对我有所求啊,我死了于他并无好处,我活着,至少我可以为他的其其格换来解药。
    他没有说话,只是望着我的眼神里都是哀恸,那是怎样的深情啊,让他可以如此的为着他的女人来求我。
    看着他,一寸一寸的掀起门帘,一寸一寸的让自己消失在他的视线之中。
    转首的刹那,眼已迷离。
    蒙古包外,是若清与燕儿,两个人齐齐的追了来,是担心我的安危吗?可是不对,为什么两个人的脸色都满是焦急。
    “怎么了?”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我的眼睛是不会错的。
    “老夫人她……”若清顿了顿,却说不下去了。
    “到底怎么了?燕儿你说。”我娘啊,我惦记着她呢。
    “老夫被人截走了。”燕儿说完,已是满脸担心的神色。
    “走。”我低喝道。这个时候我必须去找铁木尔,只有铁木尔可以帮我,我身后这个蒙古包里的男人他的心已碎了,他只顾着他的其其格,他根本没有精力再去管顾我娘的事了。
    救了我娘,再来还我前世欠着他的情债吧,我笨拙的踩着马蹬,上了若清为我牵来的飞凤,骑着马,与燕儿向着铁木尔的住处飞奔而去。
    从没有一刻,我骑得这样飞快,我甚至忘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冷冷的风把我刚刚的汗意刹那间就消解了去。
    娘,她被截了,也不知是谁有这样的能耐,居然能够在草原上把我娘截走了,总不会是班布尔善吧,可是我相信他,曾经与他短暂的相处过,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人,倘若真的遇到我娘,他也会以理相待的。
    那又是九夫人吗?她发现娘被黎安带走了,所以她一路追来,这草原上她也熟悉着,她总会有手段来截回我娘的。
    再或者就是遇到马贼了,强龙斗不过地头蛇,一路上又是这样大的风雪,保不齐着了山贼的道了。
    真乱啊,我只盼着娘千万不要出什么事。这三种可能我皆不想要,我只要娘的安全,可是如今娘却已经被人搁在了刀口之上。
    “王妃……王妃……”燕儿的声音透过风声传进我的耳中,她叫得急切,难道是还有什么消息不成,我抓紧缰绳放慢了马的速度,待燕儿追了过来,我向着她道:“怎么了?”
    燕儿呼呼的喘着,在风中断断续续的说道:“王妃,你别忘了你肚子里的孩子啊。”
    我一惊,是啊,我一急就真是忘记了。
    “你骑得这样快,不好啊。”
    感激的看着燕儿,“谢谢你。”
    娘与我的孩儿,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个我都啥不得的。
    “王妃,二王爷还不知道,我只是听那来送信的人这样说着,也许是他弄错了也说不定,你先别急。”
    我这才想起祭火之后,铁木尔还与母后一起呆在图尔丹的蒙古包里,这一刻也不知他们在哪里了。
    “王爷他在哪?”我急问。乍听到娘被截的时候我已然乱了分寸,甚至连铁木尔现在何处也不知就自作主张的向他的蒙古包而去了,多亏有燕儿跟着,否则又要耽误时间了。
    “刚刚已着人去请王爷到王妃的住处了,所以王妃只管回去就好了。”
    这样甚好,还是燕儿周道。
    想着我的孩儿,我骑马的速度稍稍慢了一些,我还是急切,可是却是小心翼翼的架着马了。
    燕儿一直随在我的身后,我才想起,若清她把马交给了我,她自己就只能去搭马车或者再另外骑马回来了。
    心里一阵恍惚,“燕儿,我娘的事你怎么先告诉若清了。”不知为什么,让她知道我心里总有不踏实的感觉。
    “那报信的人来了,找不到二王爷,就直奔着你的落轩阁去了,你也不在,他就……”
    叹息着,只盼不要节外生枝才好,“没事了,我们走吧。”总也不怪那人的,冰天雪地中为了我捎了信来,我不能再埋怨他了。
    到了,下了马,我飞跑着进了我的落轩阁,我的屋子里,铁木尔正站在地中间来回地踱着方步,一见我进了来,急忙站住,拉着我的手道:“云齐儿先别急,总会没事的,来,先坐下,歇口气。”
    我听着才发现自己喘的厉害,天冷又加上刚刚骑在马上的飞奔,让我的嗓子里冒火一样的难受。
    我一边喘着气一边问道:“那报信的人呢?”
    “等了你一会儿也没见你回来,我让他去休息了,看他的样子,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了,眼里都是血丝,他是黎安的手下,从前在娄府里我也见过的,不会错的。”
    “不行,还是让他来见见我,我真的不相信娘会出事。”
    “云齐儿,你放心,我已派人去查了。就是怕你担心,我才多留了一会,不然刚刚我也就亲自去了。”
    “那人他都说了什么?”
    “他只说是被马贼截了,那些马贼截人也不过是为了钱财而已,所以我让人多带了一些银两去,总会没事的。”
    “真的?”我不信,我不信会有这么巧,怎么那马贼不截别人,偏偏就截我娘呢。
    “是真的,云齐儿,你不用担心,我先走了,我亲自去看着,他们总也会卖给我铁木尔一个面子,这样你就安心了。”
    “在哈答斤还是在巴鲁刺?”我想知道,如果是在哈答斤铁木尔的力量是大不过班布尔善的,万一他救娘不果我还可以再另想他法。
    “在哈答斤与巴鲁刺的交界处。”
    怪不得,那是无人管辖之地,所以那些马贼才会如此猖狂吧。
    按着我的肩,硬生生让我坐在暖炕上,他向着燕儿道:“好生侍候王妃,不可以让她出任何的差错。”
    燕儿点点头,再为我倒了一杯热水,“王妃,还冷着,喝些水吧。”
    摆摆手,此刻的我什么也吃不下咽不下了。
    “云齐儿,你这样可不行。”他抬首看了看屋子里除了我与燕儿我们三个人之外,再无其它人了,他方才说道:“你不为你自己想,也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想想啊。
    叹着气,这孩子来得太不是时候了,才一点点大就已经陪着我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冰宫里求死,我冻成那个样子,他还存活着已是一个奇迹,如今我经历了太多的大悲了,这些与他的成长总是不好。
    强压着心里的焦虑,我说:“你去吧,不用担心我。”
    铁木尔象是怕惊吓着了我一般,悄悄的向门口退去,再转身离开。
    我端起那杯燕儿为我倒好的水,一口气喝下去,润一润我的嗓子,否则如果自己再倒下了,那么救我娘的事可就棘手了。真恨不得自己也会打会杀,去拼了命的跟着马贼抢回我娘,可是我不能去,我不能冲动,我不会武功,我去了,只会给黎安给铁木尔添乱啊。
    轻靠在燕儿为我准备好的靠枕上,闭目养神,想着就在不久前,就在刚刚我还答应着图尔丹,只要我见着了我娘,只要我娘安全了,我就去求狐君救了他的其其格,可是眼下,我娘她还处在危险之中,见她的事总没那么容易,也才让我时时无法安心。
    还是觉得那马贼出现的太过诡异,早不出现晚不出现,偏偏等我娘来的时候他们就出现了。而黎安接我娘来似乎也是太过于容易了,九夫人就没有挡一挡,追一追吗?
    唉!
    越想越是心乱。
    燕儿体贴的为我捶着腿,轻轻重重的好是舒服,也慢慢缓解了我心里的狂乱。
    捶了好久,也不见她歇歇,我才睁了眼道:“燕儿,去摆饭吧。”
    “好的。”小丫头兴高采烈的笑着去了。
    我精神了些,饭还是要吃,娘还是要救,而孩子我也贪心的要留着。
    吃过了饭,有了力气,我要去见一个人……
    一口一口的吞咽着饭,虽是食不知味,我却是乖乖的将一大碗的白米饭慢慢地吃个干净。
    摸了摸腰间的那把小刀,黎安他会保护娘吧,就象在哈答斤保护我一样,那时候他为着我亲自来找图尔丹救我来到巴鲁刺,如今他又让他的手下来给我捎信,他为着我娘的安全,一定又是拼尽了全力才保住这出来送信之人吧。
    真想马上见见那人,可是铁木尔说他几天没睡过了,一路从大周经过哈答斤,一路的冰天雪地,那路上即使想睡也是睡不好吧,那样冷的天,睡着了都会冻僵冻醒。
    只有我与我娘才会幸福的被黎安所保护着。出行,他会为我燃了火炉,让我不至于寒冷,而他却是睡在马车外的一片寒冷之中。
    心里想着,鼻子就酸酸的,让我不禁担心娘,也担心黎安了。
    一餐饭在冷然中吃过,看着吉日嘎朗端走了那盘盘碗碗,我不禁感伤,也不知这时候娘与黎安是否有吃过饭,那些个马贼总不会那么好心,娘一定还饿着。
    幽幽的叹口气,夜来了,烛光里映照的让眼里心里都是阴影一片。
    吉日嘎朗退下了,屋子里此刻就只剩下了燕儿与我,我看着她突然就想起杜达古拉,自从铁木尔回来之后,我很久未见着她了,一个燕儿,一个她,一个活泼,一个温婉,其实铁木尔大可从中挑选一个啊。可是这些事,我终也说不过他,总有一天他会知道他伤了两个女人的心。只是那一天,他会后悔吗?
    男人的心,我总是不懂,连着自己都是不懂,都是不自觉的去爱上图尔丹,我又有何能耐去理解他们的心呢。
    天黑了许久了,那棉窗帘子还没有放下来,我看着那窗子上的窗花,红艳艳的,又那么喜庆却为何我就有着这许多的不幸。
    嗽了口,我对着燕儿道:“去问问,那报信的人他现在哪里?”
    “这……,这我也不知道。”燕儿有些支吾的说道。
    “怎么了?”为什么她怕说呢。
    “燕儿是真的不知道。”这一次她倒是利落,可是我已经在怀疑了。
    “去叫吉日嘎朗进来。”她不知道,总也有人知道吧,那么一个大活人出去,怎么可能没人看到他去了哪里呢。
    “哦,好的。”
    燕儿慢腾腾的向门外走去,我看着有些古怪,我轻道:“你站住。”
    她乖乖的转回到我的面前,笑呵呵的说道:“不用叫了吗?”
    我点一点她的额头,“你与王爷定是有什么事瞒着我,我自己亲自去叫。”
    “王妃,燕儿哪有什么事瞒你啊,燕儿可不敢,王爷可说了王妃在燕儿在,否则……”
    “又贫嘴,要过年了,那些不吉利的话就别说了。唉!真希望可以与娘一起快快乐乐的过个年啊。”
    “会的,王爷亲自去了,一定就迎刃而解了。”
    她的话就是让我在这紧要的时刻里慢慢的变轻松了,“死丫头,你家王爷就那么厉害呀。”
    “是啊。王爷可厉害呢,他救我的时候,一眨眼的功夫就把十几个人给撂倒了,王爷他是最威风了。”
    “唉,真希望他到了,我娘就没事了。”
    “会的,王妃,你放心吧。”小手又是跑过来给我捏着肩,想要松驰我满身的疲惫。
    “真是个人精啊。”我挣开她向外走着,那个人我必须一见,否则这一夜我会无法成眠。
    “王妃说错了,燕儿不过是个粗使的丫头罢了。”
    “来,粗使的丫头,更衣吧,我要出去。”这样的时候我还能开出玩笑来连我自己都奇怪,可是与这丫头一起,就会慢慢消去我的急躁。
    说实话,我是打死眼里的喜欢她,多好的小姑娘啊,她自有一股子让人喜欢的感觉。
    燕儿不情愿的为我穿上外衣,再穿了一件大衣,暖融融的贴在我的身上,再把帽子为了戴好了,她才头前带路。
    不作声的开了门,我站在门口,却不知要去往哪里了,吉日嘎朗是去厨房了吧。
    那些个盘子碗筷总要洗的,我的侍女并不多,可是个个却都是一把好手。
    那厨房我曾经去过两次,那两次却都是为着图尔丹而煮了玉竹粥,那玉竹粥我已经很久没有再煮过了。
    想起玉竹粥,让我又是想起图尔丹,想起他的其其格,人生如梦,可是梦里的残酷让那沉睡的人又如何来解呢。
    就要到小厨房了,越走越是快,也越不冷了。
    低低的有声音传过来,我不经意的听,正是吉日嘎朗,“这几样小菜,若清姐吩咐了,过一会儿就吵了端到她隔壁的屋子里,那是黎总管的人,燕儿姑娘也说快一点让他吃过了就让他离开了,吴妈,你可动作利落些。”
    我转头,看向燕儿,原来她早知道那人就在这落轩阁,可是为什么她不告诉我,她对我的心让我不会去猜疑她,可是这事情里就是透着古怪,由不得我要去问问清楚。
    我不理她,她应该也是听到了吉日嘎朗的话了,她默默的跟在我的身后,路也不用她带了,我都知道,她甭想再蒙骗我了。
    几个大步,人就已来到了若清的门前,那人他是住在若清的隔壁房间吗?我举步正要向另一间屋子走去,却听见若清的房间里传来了一个男声,“我看老夫人这次是凶多吉少。”
    头一晕,怎么这话铁木尔与燕儿都不曾对我说过呢,若清一回来就只跟我打了个招呼,就推说着累就跑回来休息了,却原来是这里另有其人。
    “小姐也是,也太心软,她根本下不得手的。”
    她说我下不得手,是要我杀图尔丹吗?可是我不想,如果能救了娘,我为什么要亲手杀了我自己孩子的父亲呢。
    我不要。
    “她太心软了,她娘的命保不齐就这一两天了。”那男声,我听着有些耳熟,却是想不起他是谁了,我也不想进去,只想听着他对若清说着的话,这些话也才是最真实,是我最想要听的。我要知道我娘的确切消息。
    “什么,你糊说。”
    “是真的,截人的那个头头说要拿图尔丹的项上人头去换了,才会放了老夫人。”
    我一惊,这又是谁又要逼着我去杀了图尔丹,我真不知道自己竟有这样的能耐,凭着我的本事,我根本就杀不了他。
    “唉!怎么小姐这样命苦,叫她亲手杀了她自己的丈夫,这总也太说不过去了吧。”
    “所以啊,眼下我们也只能期待二王爷能救了她娘了,可是,我看希望不大。”
    “那些人,为什么就认准了让小姐来动手,他们自己不会动手吗?”
    “若清,你也不打听打听,这图尔丹一年到头遇到过多少回的刺杀,可是有成功的吗?”他顿了一顿,又自顾自的说道:“没有一起成功的。”
    “听说就连小姐出逃的那一天,在丛林里他也是遇到了许多高手的截杀,可是那些人根本没有杀得了他,他不过就是中了毒而已。你看现在还不是好好的活着,所以他们才想着打杀不成,那就来暗里的吧,可是据说图尔丹的身边都是死忠于他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安去其它的人。”
    “他们都没办法,那小姐又能有什么办法?”
    “总也是大汗身前的枕边人吧,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小姐只要抓准了那么一个机会,一碗药或者一把刀,其实很简单的。”
    他说得我心惊,他说的我毛骨悚然。
    总是知道这世间的黑暗,却不知原来比那墨竟更是浓上几分。
    我与我娘就成了这些争权夺势之人手中的棋子了。
    杀了他可以换来我娘的性命,怪不得铁木尔不许我知道,怪不得燕儿支支吾吾,他们是不想我知道真相,他们是要稳住我,可是万一,万一铁木尔救不了我娘,那可怎么办啊。
    房间里,两个人依旧在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什么,可是我却听不进去了,一切都清楚了,我必须杀了图尔丹,来换得我娘的性命。
    我想着,狂乱的向我的屋子里跑去,眼里没有泪可是心里却在滴血。
    越是要逃避却越是逃不开这样难耐的宿命。
    杀了他,再用我自己救活他的其其格,这样我总也不欠着他什么,而我娘也就安全了,这或许是我最好的选择。
    可是我真的动得了手吗?如果可以,在最初,在我第一眼看到九夫人的信时我就可以这样做了,从那时到现在我其实是有着很多的机会的,可是眼下已经错过了那些机会,他现在除了其其格那里竟是再也不来我这落轩阁了。
    我还有机会吗?
    伸手拿了一张桌子上的萱纸,我一条一条的撕着,就象是在撕着我的心,拧着劲的疼啊。
    那窗上的窗花还是红彤彤的,我看着,大喊道:“燕儿,放了窗帘子下来,那窗花明天白天通通都扯下来,我一个也不想看见。”过年了,就快过年了,可是这样的一个年却是我一生中最最难受难耐的一个年啊。
    真想让时间在这一刻停止,让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可是我却知道了,知道了所有的一切。
    忍了半天的泪突然间汹涌而落,我还是这样的无措,这样的孩子气啊。即使知道哭了也没有用,可还是忍不住的哭,我哭着是为着哪般呢?是为着娘,为着图尔丹,更为着我肚子里的孩子。
    就让自己只想着他曾经对我的坏,他给我服食薰陆香,他为着其其格任我在冰宫里自生自灭,他的坏果然一点一点的在眼前晃动,杀吧,就杀了他,他不值得我去爱他。
    握着拳,下了决心,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的狠然。
    强推点点完结文《绝情王爷的宠妃:迫嫁为妾》
    大婚前夕,连续七夜被人掳走再被送回,唯一记得的便是那袅袅檀香中的几度痴缠。
    未婚而孕,被浸猪笼,她求速死,却连死都变成了奢侈!
    想要嫁的,终未成嫁。
    恨着的,却成了她的天她的地,一朝得宠,却只落得风口浪尖上的那一只孤单的蝶,蝶舞翩跹,舞就的不是情,而且他给予她的深深罪宠……
    替宠新妃【012】
    下了决心,才知道原来自己也可以这样的狠然。
    只是我真的能下得了手吗?
    他死了,我又岂能苟且偷生。
    远远的离开他可以,远远的祝福他也可以。即使老死不相往来,我也心甘情愿,但是倘若真的杀了他,我还是怕啊。
    于杀人,我没那个胆,更没那个心计啊。
    可是为了我娘,我又不得不……
    让自己在恍惚中过了一夜一天,我才终于想通了。
    又是入夜,我取了琴,静静的坐下,看着那琴弦满眼里都是迷朦,从夏到秋,从秋到冬,自从十月中下了这年冬的第一场雪,我的日子就没有快乐过一天。
    一根根的拨弄着琴弦,空气里飘荡着一个个孤独的音符慢慢的划过我的心坎,灼痛的感觉让我如沐火海之中。
    宝贝,娘就是舍不得你啊,所以才会让自己作茧自缚了。
    抚着琴,让那曲《梅花三弄》悠然的漫在清冷的夜中,那琮琮的琴声如云飘过如水潺潺,越是弹着越是让指尖的力度重而又重,仿佛要发泄我心中的苦闷一般。
    来吧,让所有的风雨一起来,让我瘦弱的肩膀来承受上天降给我的一切责任,我无法推卸,我只能迎着寒风而行,即使刺骨也是我不悔的选择。
    决定了,心里突然间就静了下来,用心去弹奏着那一个个的音符,让感官在梅花的世界里徜徉飘浮。
    来吧,我在等待着,等待着用自己的双手来解开眼前的死局。
    一招一式皆不可以马虎大意。
    这样美的琴音可以让夜如幻,让清冷炫美。
    惚恍间那窗前又有人影闪过,他来了,该来的一切终于来了。
    风吹开了门,抑或是有人推开的,可是门前是空空的,只有风汩汩的吹进来,吹起了我的长发,吹起了我的衣袂。
    飘飞的发如墨一般向身后散去,指尖依旧在划过琴弦,划过我的祝福与祈盼。
    狐君走了进来,看着风中的我,他无声,我亦是见而不见,只一心弹奏我心中的梅花三弄曲。
    恍惚间他的白衣白发如霜赛雪般就在我的眼前,他在看着我吗?为什么我可以感受到一道如炬的目光。
    看吧,我等了你很久了。
    我还是弹着琴而当他如无形无影人一般。
    他的身子又飘进了半步,人已经贴在我的琴上了,我心里急切,他似乎比我更喜欢我的琴声。
    “你决定了。”他的手伸在半空中,象是欲拉我而起。
    我知道这一曲梅花三弄已完成了它的目的,我就是要让他来,他送给我八爪星,却又为何下了毒呢?他居心何在,他将我置于了不仁不义之中。
    这些,是他欠我的,他要还给我。
    想着,那手中的力度依旧不减,心纠缠着如一团乱麻,却是清醒着的。
    却突然“砰”的一声响,眨眼的功夫,琴弦就那么断了。
    手中的琴声嘎然而止。
    长舒了一口气,我看着那只犹自还在半空的他的手,我低低的说道:“你的古拉就是你的最爱吗?”
    乍然听到“古拉”这两个字,他突然愣住了,一双眼紧紧的盯着我,仿佛我就是可拉一样。
    “你还爱着她吗?”
    他显然已经被那两个字给彻底的打垮了,看来我把所有的赌注都押在可拉的身上我是押对了。
    “她很美,她无可替代,所以你才与图尔丹一样活在自己心爱女人的世界里而不可自拔,你们,都是自私的。”
    他突然抱住头,一声嘶吼,震得我的耳声声的响,仿佛地动山摇一般。
    门外,燕儿慌张的走进来,“王妃,你不要理他。”她说着,就要闪到我的身前护着我。
    我不知道我说错了哪一句,他难道不是深爱着他的古拉吗?却又为何有着这样强烈的反应。
    “燕儿,你出去。”我推着小丫头,不想让她淌进这浑水中。
    “不,王妃在哪我就在哪。”燕儿焦急的看看我,又看看狐君,满眼里都是担心。
    “我没事的,你先出去。”我柔声哄着她,推着她向门外去。
    “王妃,他……”
    燕儿的话还未说完,一阵风掠过,我眨眼的瞬间,狐君已掠了燕儿到了门外,却在我甚至来不及听到燕儿惊恐的叫声时,狐君已重新又回到了我的眼前,而那扇一直迎着风而开的门也被他的袍袖一挥随之关上了。
    我以为我会看到柔情似水的一个男人,看到他会缅怀他曾经的爱人,可是没有,他恶狠狠的说道:“不许在我面前提起那个女人,哈哈哈……”
    苍凉的笑,却是让我懵住了。怎么?他居然不爱古拉,而是恨她吗?
    我不信,明明铁木尔就对我说过,那一场打杀之后,古拉明明就是死在他的怀里的。
    我看着他的笑声慢慢的扩散在这暗夜里,有种狰狞的感觉,我有些怕了,我悄悄的向后退着,他的样子就象是疯了一样,而我要保护我腹中的宝贝。
    良久,他的笑声终于止住了,似乎一切又恢复如常。可是刚刚那笑为什么却是让我感觉他是在哭泣一样。
    他伤心却不是为着他失去了心爱的女人吗?古拉,她难道做错过什么事吗?我不敢问更不敢提及了。
    看着他的眼,对峙着,与生俱来的,我不怕他。
    “你的东西我无法还你了。”那八爪星我忘记向图尔丹要回了,那上面还有狐君下的毒。
    “那冰宫已被我尽毁了。”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让我心惊,一座冰宫啊,他怎么可以说毁便毁了。
    “待天气暖和了,那女人就再也无处可待了,哈哈哈……”
    “为什么,为什么你非要置她于死地。”
    “她死了吗?她还有一口气在,我就是要让她慢慢的死,让图尔丹也慢慢地与她一起剪熬。”
    “为什么你那么恨他?”那一场打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真想立刻知道。
    “我就是恨他,我就是要让他永远也没有幸福,他抛开了你,那是他的傻,你比其其格不知好上多少。”
    “果真吗?”我从不知道自己比其其格还要好。
    “我带走了你,他就会知道什么叫做后悔了。”
    原来他想带我走并不全是因为我的琴,可是图尔丹真的会在意我吗?我真的不信了。
    “如果叫他后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