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18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会再为谁而哭泣而伤心了。
    浅浅的笑,是为着我腹中的胎儿。
    屋子里薰了龙涎香,香气袭人,那草的味道真的淡出我的世界了。
    洗过了,穿着暖暖的衣裳,我向着若清道:“帮我梳梳头吧。”好久没有认真梳过了,一团的乱,一定是黄脸婆一样的女人了。
    若清拿着梳子,走到我身前,我推了她一把,嗔道:“镜子啊,怎么忘记拿了。”
    “这个……,小姐从前都很少照镜子的,我不是一样可以给你梳得更好。”
    瞧着她的样子,好象有什么事瞒着我一样,“若清,去把镜子拿来。”她不拿,我就偏要让她拿来,这样掖着藏着的,是怕我看到什么吗?
    再伤的痛都经历了,还有什么让我害怕的呢。
    “小姐,你受了伤了,还没有完全好。”
    我抚着额头,象是有一块圆圆的痂,硬硬的,她是怕我看到这里吗?
    我笑:“若清快把镜子拿过来吧,我知道我额头上的疤,我不怕的。”
    “小姐,你看了可千万别……”
    “扑哧”一笑道:“我不会想不开的。”抚着那伤疤,心里早已做好了准备。生得美又如何,不过是作了别人的替身而已,还不如生得丑些,那么此刻也许我还是曾经那个自在的娄府里的十七小姐了。
    “小姐说了可要做到啊。”若清还是不放心的说着。
    “不会的,你放心拿镜子过来就是了。”安抚着她,我暗笑,不知道是我受了伤还是她受了伤,居然要我来安抚她了。
    若清战战兢兢的向门外走去。
    我忙喊着她:“这屋子里随便拿一个镜子就是了。”奇怪她怎么还要跑出去呢。
    若清忙止了脚步道:“小姐不知道啊,二王爷怕你看到不开心,前儿个就吩咐把这屋子里的镜子都收了起来了。”
    铁木尔他还真是细心,连这个也早就想到了,可是再丑我总也会看到的,不过是早晚的事罢了,瞒着我也是没有意义的。
    这伤疤,真的很严重吧。
    “哦,那去拿吧。”
    看着若清依旧慢腾腾的不情不愿的样子,我不禁失笑,他们对我这伤似乎都有点小题大作了。
    拿着梳子轻轻的理顺着一头秀发,黑漆发亮的垂下肩头,突然就想梳回我大周的那种妇人髻,再不带那劳什子的帽子了,冷了我就躲在屋子里再不出去。
    心里想着,若清也回来了。
    手背在后面,那镜子还是不敢拿给我看一样。
    “不怕的,尽管拿给我就好了。”我哄着她。
    “小姐,如果你不高兴了,如果二王爷问起,你可千万别说是我若清拿给你的啊。”还藏着那镜子在身后来威胁着我。
    我笑,“不会的,你放心好了。”
    “喏。”她突然一把把镜子从身后拿到身前,然后递给我。
    我轻轻接过,稳稳的放在眼前的桌子上。
    我看着那椭圆的镜子里有一个我,依旧如初的容颜,弯弯的眉,小小的鼻子,只是那额间一块伤疤刺目的现在我的眼前。
    我瞧着,却笑了。
    “小姐,你……你怎么了?”若清她原以为我会生气会大发雷霆吧。
    可是没有,我真的笑了。
    就是那么巧,那伤疤的位置刚刚好,就是我最想要的一个位置,所以我喜欢这伤疤。
    “小姐,你别笑了。”若清急了,一把从我手中夺过镜子去,“小姐还是那个美若天仙的美人一样。”
    “若清,我没事的,我是真的喜欢这一块伤疤。”
    她伸出了手,在我眼前轻晃着,“小姐,你不是呆了吧,怎么连伤疤也喜欢起来了。”
    “若清,你还记得从前这伤疤之处有着什么吗?”
    “是梅花,是漂亮妖娆的梅花。”
    那梅花最是我的深痛啊,所以我看着那梅花变成伤疤我才开心,我是真的开心。
    那梅花是我做着其其格替身的象征,如今没有了,我就再也不是其其格的替身了,我又做回了我自己,做回了云齐儿了。
    “我不喜欢那梅花。如今就刚好还了她的主人了。”我说着优雅的起身,再拿过若清手中的镜子,认真的看着,还真是好,一丁点的红色的印迹也无了。
    “可是小姐,那梅花总好过这疤痕吧。”这丫头还是不解。
    “我喜欢这疤痕胜过梅花。”我是说着一个事实。“来,帮我梳头吧,我要梳我们大周的那种发髻,你会梳吗?”
    “嗯,我会的,从前我为着九夫人梳过。”
    手中的镜子“啪”的一声倒在桌子上,“若清,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这个女人。”是她骗了我入宫,是她让图尔丹见了我,是她算计着让我嫁了图尔丹,而原来却是要利用着我来杀了图尔丹,我成了什么,成了她中的最卑微的一枚棋子。
    宝月梅,如果此生让我再见了你,我会替我娘还你一个重重的耳光,用着我娘来挟迫我,我最是不喜欢,最是恨了。
    “是,小姐,若清再不会提起她了。”
    “你记得就好。”她明明知道是九夫人挟持了我娘,还客客气气的唤着九夫的名号,我心里多少有些不舒坦。
    我夺过她手中的梳子道:“我自己来吧。”
    发还有些湿,我拿过若清手中的巾帕又擦了擦,半干不干的梳将起来。
    不一会儿,齐腰的黑发就被我挽在了脑后,轻轻的插了一支竹簪子,细细的流苏垂下来,那种淡雅的感觉如沐春风,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我满意的笑了。
    手指不自觉的向那疤痕抚去……
    “小姐,大夫说那伤痂要等着它自然脱落才好,千万不可碰着了它,不然疤痕会很深的。”
    “是吗,我会注意的。”真想看到那痂脱落后的样子,从此那就是我了,有了疤的脸就再不会惹人怜爱了吧。
    那样最是好了。
    “小姐,我还是用一块丝巾把额头先包起来吧。”若清看着我有些不放心了。
    她怕着什么,怕我突然间不习惯那疤痕而大发脾气吗?
    “不用了。”
    “大夫说,那痂快脱落时会有些痒,我怕你到时候会不小心用手把痂抓掉。”她细心的对我说。
    “那倒也是,你这一说我还真是感觉有些痒了,就帮我包起来吧。”反正包与不包对我也没什么关系,没了镜子,我根本看不到。万一真的被我抓了下来,还会痛着呢。
    想着我腹中的胎儿,我可不想让我的痛再吓到他了。这样不称职的娘啊,他才一落我的肚子里,他娘就寻死就不想要他了,我可真的不是一个好母亲。
    狭长的一条丝带系在了脑后,也掩了那伤疤的丑陋。
    再照了镜子,我叹息:“原来人性最丑陋的一面也是可以掩盖的啊。”
    “小姐,这丝带你戴着可真是好看呢。”
    我顾盼在镜前,的确,这样的自己又是别有一番风韵,只是再美的风韵也总是无人欣赏了。
    “若清,我这里都好了,你不用侍候我了,你去一下二王爷那里,再问问他有没有我娘的消息。”
    再不理那伤疤,我眼前最要紧的事是把我娘从九夫人的手中抢回来。
    “好的。若清这就去了。”福了一福,我看着若清慢慢的消失在我的视线中。或许她也急吧,我知道,她很想见到黎安,倘若我娘来了,那么黎安也就到了。
    悄悄的起身,几天没有走路了,脚底下一阵虚空,我慢慢踱到那窗前,看着窗外的雪还是依旧的白亮耀眼,那皑皑的雪让我想起冰宫,想起在那里曾经发生的一切……
    雪山狐君,脑子里匆匆划过那银发飘飘的男人,他的八爪星从何而来,又为何而送了我呢,他的目的又是何为?
    而其其格,她受了八爪星的毒气,此时又是生是死?
    淡泊了这样的几天,可是当其其格那苍白而无血色的容颜再现在我脑海之际时,不知为什么,我心里已多了一丝怜惜。
    对她,我竟恨不起来。
    替宠新妃【008】
    害喜越来越严重了,吃什么吐什么,每每看着桌子上琳琅满目的吃食,要是在从前多少我会吃些,可是现在我却越来越是没有胃口了。每一餐只吃着清粥小菜,但我心里却是高兴的。
    常常坐在桌前,一边看着书一边抚着我的肚子,我念着书里的故事给我的孩子听着,感受着他悄悄的脉动,要做母亲的那份感觉真好。
    那门外,侍女们七嘴八舌的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又是在说着谁的闲话吧,我不理会,继续看着我手中的书。
    门“吱呀”而开,若清很高兴的走进来,门外那侍女的声音清晰的传入我的耳中:“看来是没有多久的活路了,大汗已经三天三夜没进食了,只一直守在她的身边。”
    心里一怔,是说其其格吗?
    她的病与生死,多少是因为我闯入冰宫的原因,如果没有我的进入,她现在还会安然的躺在那莲花冰案上悄然而睡吧,她会了无烦恼,只有图尔丹痴心的守候,那样子于她也许是最幸福的一刻。我想着,甚至有些嫉妒还在昏睡中的其其格了。
    可是我扰了她的幸福,那毒气催毁了她曾经赖以生存的那个冰的世界,为生为死,都是我欠了她一份情。我不在意图尔丹的,可是那个花一样美丽的女子,她的虚无在记忆里打动了我的心,好象我与她之间有一条丝线在悄悄的连系着,此刻,我为着她的生死更多了一份牵挂。
    想起图尔丹对她深沉的爱恋,还有望着她时柔情的眼神,这巴鲁刺如果连他也救不了她,那么又有何人能救得了其其格呢。
    轻轻一声叹息,我自己已是自身难保,况且我还有我的孩子,倘若真能帮到她,我一定会相帮的,不为了图尔丹,只为了其其格,我记得她眉宇间那淡淡的忧伤,那样的一个花样女子,想来她的故事一定也是一份凄美。
    “唉!真不知道如果那女人死了,大汗会变成什么样……”侍女的谈话声随着若清的关门而被阻隔在我的世界之外。
    悠悠的回过神来,我看着一脸兴奋的若清,象是有什么好消息向我禀报。
    “若清,有什么好消息要告诉我吗?”
    “小姐,你可真会猜啊。不过……”这小女子也学会卖起关子来了,一瞧着我着急了,她就停下不说了。
    “说啊,要不我就随便找个人把你给配了婚去。”我掩着嘴一本正经的说道。
    “小姐可别拿若清来说笑了,若清不是那样随便的人,若清只要一个人,若清请小姐为我做主。”
    又来了,又是黎安吧,她的心思都在他的身上,就连着我的出逃也是因为她担心我与黎安私奔了才告得密。女人啊,一遇上了感情,那心机就多得让人猜也猜不透。
    “只要他同意,我就给你做主。”我与他总也没了什么,若清也算是个好姑娘,模样也配得上她,两个人一起,也总好过他一直孤苦伶仃了。
    “小姐说定了,可不许骗我。”
    “不会的,都说过好多次了,你怎么还是不信。”早就答应了她的,可是每一回说起我心里却都有些心虚,我哪里知道黎安他会不会应承啊。还有云彩儿的事,有时间我一定要问他个清楚。
    “小姐,二王爷说老夫人她有消息了,这几天黎总管和武昭就会带着夫人一起到巴鲁刺了。”若清兴高采烈的笑道。
    “可是当真?”这样久了,娘一直是音讯皆无的,如今突然间就说娘就要到巴鲁刺了,我还真是有些不敢相信。
    “是真的,是二王爷亲口对我说的,他还说他这会有些急事要处理,待稍晚些他会过来亲自告诉你的。”
    我瞧着若清说的认真,心里早已相信了,开心溢于脸上,“去叫着小厨房晚上加两个菜,再叫上二王爷来落轩阁,我要谢他一谢。”
    “好的,小姐,我这就去。”
    看着若清离去,那院子里的两个侍女似乎还在议论着。还是为了其其格的病与毒吗?她那个病我也好奇来着,也许我要向铁木尔问问清楚了。
    快年关了,等娘来了,一起过个年也是一件乐事,也不知娘离了家庙是否还能习惯这凡尘间的生活,人啊,一旦有了习惯就很难改变的。
    瞧着镜子里的我,一身绿衣,素淡的再没了往日的奢华,额头的伤痂已经掉了,浅浅的一道坑洼在那里,总是让我的面目多了一分怪异一般,轻轻的抚着,仿佛一道久远的故事,却再也漾不起层层的涟漪了。心湖里一池清水,满满的都是平静。
    桌子上摆了十几条的丝带,那是若清为我准备的,只说我带了好看,其实我知道那是她要为着我掩饰我额前的那道伤疤。
    对着镜子,浅浅一笑,此时的自己才是最真,那彩带虚无飘渺的连看了都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所以我从未带过。
    瞧着自己再没了往日的美丽,这样的我才会让自己更加踏实。
    窗外又下起了雪,这一个冬天,不知道为什么雪特别的多,落了一地,厚厚的,待到来年这草原上的草一定长得最是茂盛最是好看了,那时候我的孩子也快生了吧。
    真想带着他在这草原上逐风而行,逐月而奔……
    铁木尔来的时候,我就站在那窗前看着漫天的雪花飘飞,鹅毛般的大雪,水晶的一个世界,那样的纤尘不染,让我以为我在一场梦里,再也没了烦恼。
    可是,当他唤着“云齐儿”的时候,我的梦又醒了,再回来这纷纷扰扰的世界里来,有时候真的很无奈空虚。
    看着他轻轻的掸着满身的雪,洁白的雪花抖落了一地,却转眼就化了,地上一片的湿意,再也没了雪的影子。
    这屋子里太是温暖了,原来温暖与这雪花竟是不相容的。两种世界,两种极端,更是两难的选择。我喜欢温暖,更喜欢雪的纯洁。
    可是有了温暖,就没了雪的存在。
    这世界里的一切都是好玄妙也好深奥啊。
    “王爷,快坐吧。”
    铁木尔却不坐,只看着我,关切的问道:“你的面色好多了,吃得总也好些了吧?”
    “总是吐,也吃不下什么,不过我还是认真的吃了。”这倒是真的,我要多吃多睡,我的孩子才会健康。
    “不要委屈了自己才是。”
    我点点头,他的挂怀让我感动,也就是因为他曾经的挂怀,我与孩子才捡回了一条命。
    “等你娘到了,我带着你离开吧。”铁木尔看着我殷切的说道。
    我看着窗外那撒落雪花的天空,雾朦朦的,那天空上会有我飞翔的印迹吗?离了巴鲁刺,我还能去哪里。回相府,不可能,我与九夫人就如那雪与温暖是再也不能相容了。那么其它的地方都是我所陌生的,了无亲人,或许就天涯飘泊吧,可是我娘与孩子呢,我不想如此,我想给他们一个安逸温馨的家。
    是的,家,我需要温暖,一室的温暖。那雪那梦幻般的世界于我是遥不可及的。我的心再也没了那雪的雅致与洁静了。
    一个孩子,一个没了清白的女人,铁木尔,我与他是断无可能的。
    “王爷,对不起。”我轻轻的低喃,却但愿铁木尔能听得清楚,许多话说的越是明了越是伤人,于是,我选择不说。
    他仿佛没有听见一般,笑着掩饰了自己的尴尬,“听说大理四季如春,是一处绝佳的好去处,云齐儿将来就去那里吧。”
    “是啊,我也听说过,从小在书里看了,也是向往,可是如果长年少了雪,也会感觉少了些什么似的。”世难两全,更难取舍啊。
    “这两天的雪定是阻了你的娘的路,我猜可能又是要晚到几天了。”
    “谢谢你。”我悠然说道。
    “我只是做我想做的事而已。”
    我看着他眼里的一份落寞,心里不免感慨,终是无缘而又伤了一个人的心。
    “那八爪星这世上只有两个吗?”那件事我终是问了出来。
    “嗯。一个在图尔丹的手上,另一个在雪山狐君的手上,我想你拿到的一定是雪山狐君的那一个。”
    “那人可是一头银发?”银白的发就如那雪花一般的白。
    “是啊。听说你喜欢弹琴?”
    我点头,轻声道:“偶尔清闲的时候弹弹而已。
    “他也是爱琴如命,却从不弹,只吹萧,他最爱的一个曲子就是《梅花三弄》。”
    “梅花三弄?”我一怔,我记得我初见那白发男人的时候我就是弹的那一首《梅花三弄》。
    “是的,他最爱这一个曲子。云齐儿,他有没有对你说过什么?”铁木尔突然有些急切的问道。
    “他曾说过他要带我走,可是我拒绝了。”悠悠想起那一日初见他时的一切,我坦然道。
    “云齐儿,你要当心了。”铁木尔乍听完我的话立即说道。
    “为什么?”他的话吓住了我。
    “他说过的话就一定会做到的,更重要的是你曾经是图尔丹的女人。”他加重了图尔丹三个字的语气,让我听的更是一头雾水。
    “这落轩阁要加强守卫,否则你会成为其其格第二。”
    一个恍惚,其其格第二,我也要变成其其格那昏迷不醒的样子吗?
    不行,我还要我的孩子啊。
    天怜我,才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我的孩子,我不能放弃。
    放弃我的生,就也放弃了孩子的生啊。
    我看向铁木尔,一脸的疑惑,“为什么我会成为其其格第二?”那个男人,我记忆里的那个白发之人,他并无可怕之处啊。他给了我八爪星,虽然我不知道他的目的,可是我直觉他是不会害我的。
    “凡是图尔丹的最爱之人,狐君他都会让其痛不欲生的。”他看着我幽然说道。
    “可是,我并不是图尔丹的那个所谓的最爱之人啊。”
    “他说,他要带你走,是也不是?”铁木尔急切的追问我。
    我点头轻应,“是的,他曾经说过。”
    “那就证明他已然动了要带走你的心思,此刻,你还能留在这里已是奇迹了。”
    我不解,难道是他放过了我,我才得以在落轩阁里继续生存下去。
    “狐君说过的话没有不作数的。我想过不了几天他就会来带你走的。”
    “我对他说过我不会跟他走的。”我直言。
    “云齐儿,听我的话,还是小心些吧。”
    “没事的,我与他见过了两次,我相信他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云齐儿,其其格的毒就是狐君他下的啊。”铁木尔焦虑的说道。
    心里晕然,其实早已猜到,可是却还是懵懂,“狐君他为什么要给其其格下了毒。”
    “这事说来话长。”铁木尔幽幽看着窗外的飞雪,轻声向我述说了一个久远的故事。
    ……
    大周庆宗八年,那时候图尔丹还没有继承汗位,他随着我父汗能征骁战,一图统一这蒙古大草原。
    喀尔喀部就是父汗与图尔丹几欲夺取的囊中之物。
    经过一个多月的战争,图尔丹终于平定了喀尔喀,那就是九夫人宝月梅的家乡。她的父兄集体向我父汗投降了。
    投降就意味着屈辱,可是他们做到了,这件事直到现在也一直令我百思而不得其解。
    宝月梅她献给了图尔丹一个美女,这个女人就是其其格。
    那时候我才十一二岁,许多事都不是很懂,后来我听额娘说,图尔丹一见了其其格,从此他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其它的女人了。
    可是父汗与额娘却是坚决的反对他与其其格在一起,直至其其格生了一子,这样的情形才好转些。
    后来父汗染了风寒就去了,图尔丹接手了汗位,他不顾额娘的反对,他执意欲立其其格为妃。可是额娘以死相逼,这事也才做罢。
    那一年夏天,风清气爽,草原上一望无际的绿意,图尔丹携着其其格去狩猎,就在那丛林里他们遇到了一对久居在丛林里的夫妇,郎才女貌,豪爽好客,堪称为壁人。
    那女子名唤古拉,那男子正是雪山狐君,四人一见如故,从此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小聚一番。
    那一天,图尔丹与狐君再次相约,一起饮酒狞猎,席间却遭人暗算,几十个刺客尽皆是一等一的高手,二人一面要与其厮杀一面要保护毫无缚鸡之力的的其其格与古拉,这无形中就增加了难度……
    图尔丹的习惯是不允许侍卫贴身近护的,他不喜欢被侍卫们打扰自己的兴致。所以他的侍卫也只能远远的跟着他,等到侍卫们发现图尔丹与其其格久而未归时,他们知道事情不妙了,可是当他们赶到,其其格已昏迷不醒,而古拉却永远的睡在了狐君的怀里……
    那一天的故事到底为何当事的人却再也没有人说起过,只是民间多了一个传说,就是图尔丹为了救其其格而不惜以古拉为饵,于是古拉死了,狐君一怒间向其其格施了民间上已绝迹许久的阴阳散,那阴阳散只要遇到雪莲的香味就会令人气虚而慢慢致死,遇冷则气缓,中了毒就只能昏睡,除非是有了解药,可是那药却只有狐君一人有而已,所以图尔丹只好将其其格置于冰宫之中,这么些年却无论他如何苦求,狐君的解药就是不肯给他。
    只因,他的古拉是为了其其格而死。
    一夜白发,从此他最恨的人就是图尔丹。他曾在这草原上扬言从此不会再让图尔丹得到幸福。
    而图尔丹自从其其格昏睡之后,就再也未立过王妃,直到你的出现才打破了他立下的规矩。
    ……
    我听着铁木尔的娓娓而述,许多事都还有一些迷团而未解开。
    那一天到底狐君与图尔丹之间发生了什么,民间的传说不足以为外人所信,可是当事人却三缄其口,徒让外人猜测罢了。
    “那其其格这么些年果真就一直昏睡在冰宫里吗?”这样的事实我还是有些不相信。
    “是的。图尔丹他经常三不五时就去那里的,只是这也为别人欲杀他而提供了机会,经常会有人埋伏在那里想要杀他。”
    我想起那一日的丛林遇刺,的确如此,那些人仿佛早已知道我与图尔丹欲去丛林一般。
    依稀记得那一天我问着他要去哪里之时,他曾经说过:就去上一次打猎时本想带你去的那个地方,那里很美,有一片丛林。原来那片丛林他早就欲带我而去,那时候他就是要带我去冰宫吗?
    可是冰宫里有着其其格。那时候他就想要我去见他的其其格了吗?
    许多的事越想越是古怪,我也越是糊涂了。
    “那其其格的毒就只有雪山狐君才可以解吗?”突然间我为着其其格,也为着古拉的命运而感叹。无论怎样,她们都是幸福的,必竟她们遇到了她们此生的真爱,她们得到了一个男人完整的爱,这便是幸福了,这是我所求不到的。
    想起狐君为着古拉的一夜白发,想起图尔丹为着其其格的昼夜难安,那才是我渴望得到的真爱吧。可是那不属于我。
    “是的,那阴阳散的毒除了雪山狐君这世上就再无人能解了。”铁木尔看着我一脸的无奈,或许他也希望其其格可以醒来,希望图尔丹可以幸福吧,必竟那是他的哥哥。
    “狐君与古拉可有一儿半女?”那样悲惨的结局是我最不想的,总希望古拉也有一个生命的延续,只是,会有吗?
    “没有。”所以狐君的恨才越来越深,他的萧声才会满布了他的无限情思吧,那相思原来是为着古拉。
    我想起那曲凤求凰,凤犹在,而凰已无处可栖,那份永远失去的痛让他再也没有了希望,而图尔丹,至少其其格还活着,活着,就代表希望,就代表一种生的可能。从这一点上来看,狐君他对图尔丹已算是仁慈了。
    “或许狐君是在等待着他的古拉再回到世上。”想起那白发的男子,其实他的伤并不亚于我,我有我腹中的孩子,这是我的希望我的依托。而他,除了记忆,再一无所有。
    “可是,那已再无可能,古拉她真的死了。”
    我忽而想起杜达古拉,她的名字里一样含着古拉二字,那柔弱而美丽的女人,似乎她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凄美故事,总是感觉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什么关联一样,我却是想也想不出。
    这几天,好象都没见着她了,去了哪里?我看着铁木尔,想要问问他却终是没有问了,这是他与她之间的事,我问了只会让其尴尬了。
    我忽然很想再会一会这个雪山狐君,他说过,只要我想,我随时可以用我的琴声唤来他,只是我并不想走,至少,我不会跟着他走。
    我娘,我的孩子才是我将来生命中的一切。
    “再去打探一下我娘的消息吧。”见到了我娘,一切就可以解脱了,我会尽我所能去救了其其格,只因我看到她的第一眼,骨子里就有了一份骨肉相连的感觉,那是奇异的,那份感觉让我甘心情愿的想为她做些事情。
    “一早又派人去接应了,再过几天就总也快到了,你先吃些东西,你娘她一定没事的。”
    “瞧,说是请你一起用膳来着,我倒忘记了。若清,吩咐上菜吧。”
    铁木尔看了看若清,脸上浮现着若有所思的神情,有什么不对吗,“快吃吧。”
    “云齐儿,你这里真的太不安全了。”
    我白他一眼,“不会有事的,你要是担心,就再派几个侍卫来加强防范就好了。”
    “也罢,我派些人夜里多巡逻就好了。”
    “额娘她最近还好吗?”说起我娘我突然就想起他的额娘来了,好久未见,倘若我真是要走的那一天,或许我要去与她老人家拜别才是,这一次我要明着离开,再不会偷偷的逃跑了。走了,就与所有的人告别一下。
    “额娘她也念叨你来着,可是她最近很少外出了,天冷了,老人家的身子骨就怕着了凉。”
    我点头,“我娘也是。去接我娘,也不知是否顺利。”真的很怕又有什么变故。
    “送信的人说一到了娄家的家庙就见着你娘了,只是要说服她来巴鲁刺费了些口舌,其它再没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听着有些狐疑,如果九夫人真的要以我娘来挟持我杀了图尔丹,她怎么可能不派人严加的看管着我娘呢。“当真是很顺利吗?”
    “是的。这一次是黎总管亲自出山的,他对娄府轻车熟路,所以一定是没问题的。”
    “哦。”
    舀了一匙银耳汤,甜甜滑滑的感觉,我喝着,眼皮子却没来由的跳个不停,轻轻的揉着,等娘到了,一切就都好了……
    自从我醒了,最初铁木尔还是每天三不五时的来看我,可是我常常无声以待,慢慢的他就觉察到了我刻意的疏远,所以近一段日子以来除非有事,他已很少来了。
    看着他默默的吃着碗中饭,我才想起除了我生日那一次的家宴,这竟是我与他第一次两个人一起单独用膳,看着一桌子的饭与菜,我笑道:“忘记通知厨子了,煮得都是中原的菜式,连烤全羊都没有为你准备,也不知你是否吃得惯。”
    他抬首,挟了一块红烧里脊放入口里咀嚼着,仿佛那味道很香很香一般,“云齐儿,或许你真是对我所知甚少吧。”
    我听他说得似乎有些感慨,我有些不解了,我疑惑的看着他:“云齐儿对王爷确实少了些了解。”想起黎安的那些有关巴鲁刺达官贵人的资料,我居然没人去认真的看过铁木尔的,对他,我的确是少了一份关心。
    “也许你不知道,自从图尔丹做了大汗之后,我已经很少留在巴鲁刺了,所以对于吃食上我更习惯中原的饮食方式。”
    他的话让我想起从前每一次与他的相见,似乎都是他远归而回来之际,看来他的话并不假。
    “这几个月里也许是我近几年来呆在巴鲁刺时间最久的了。”他说着向着我的碗中夹了一块鱼,“多吃些鱼吧,对孩子比较好。”
    “嗯。”心里感动着,为着铁木尔的关心与体贴。
    这一餐饭本是要谢他的,谢他救了我,救了我的孩子,也谢他为着我娘而劳心。
    桌子上的蜡烛灿灿的燃着,映照着我与他的影子落在那窗纱上,我看着,有些出神,那影子好象家一般的温馨,可是却是错了的两个人。
    雪似乎越来越大了,每每看着都让我恍如梦中一般的美。
    窗外似乎有人匆匆走过,我低着头继续喝着碗中的银耳汤,门却在此时毫无预兆的被打开了,没有人禀报也没有人通知,一个人兴匆匆的走进来,也带进了一股冷冷的气息。
    我下意识的抬头,首先映入我眼帘的先是一个酒壶,那酒壶它明明就是我的,就是我在丛林里用来药倒灰衣人的酒壶,那壶里曾经被我洒入了软筋散,可是此刻那酒壶却是拿在了那个我曾经真正想要药倒的人手中,这就是图尔丹。
    酒气袭来,惹得我忍不住捂住了口,有些恶心的感觉,我又害喜了。
    我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我站起来,看着他有些不知所措,他似乎醉了,醉得一塌糊涂。
    自从冰宫里我看着他抱着其其格离开之后,这是我第一次再见到他,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有些心涩。想起其其格,想起他为了她而对我的绝情,我的心真的涩了。
    我无声的看着他,心里平静的似乎在再也掀不起波澜一般。
    他来,又是为着哪般?又是欲让我殉葬吗?我想着竟是不由自主的说出了口,“你找我,是要我给她殉葬吗?”可是说过了,我就后悔了,我不想死的,虽然活人给死人殉葬在蒙古在大周都是屡见不鲜的,可是我不想,因为我腹中有一个小小的生命在悄悄滋长,我要对我的孩子负责。
    他看着我,满眼的红丝,仰口又喝了一口酒,大吼道:“她要死了,你满意了,是不?你就是想让我只爱你一个,是不?”
    我笑,我缓缓的走到他的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曾经我爱过的那个男人吗?就是那个对我好给我天堂的那个男人吗?
    他真的不配,他愧对我的真心。
    我看着他,仔细的盯着他的五官,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唇,他身体的每一处,曾经都是我所熟悉的,曾经的欢爱,如今想来都是一个冷冷的笑话。
    “云齐儿,你不要理他,云齐儿,我带你离开。”铁木尔突然冲到我的身边,拽着我的手,想要拉开我。
    我任他扯着我的手,却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力气,我让自己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图尔丹的面前。我甩开铁木尔的手,我看着图尔丹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答应你我会为她而殉葬,只是那要一年以后,否则我会叫我爹来向你讨回我的命。”我的孩子,一年以后她总也降生了吧,我好想听到他轻轻的叫我一声娘啊。到那个时候,也许一切都已经变了。
    又一口酒灌入他的口中,都说酒后吐真言,看来他让我死的心是不假的了,我停了一停继续道:“图尔丹,这辈子我与你再也无瓜葛了,请你离开,如果其其格真的死了,我会为她殉葬的。”
    他仰天大笑,看看我,又看看铁木尔,“女人就是无耻,我才几日不来,你居然就勾搭上了我的亲弟弟……”
    无耻。
    勾搭。
    我听着怎么那样的刺耳,清清白白的,我从未勾搭过铁木尔,而且就算我勾搭了又如何,我与他早已没了夫妻的情份,我自己的人生,我可以自己选择。
    而他,他不可以如此的侮辱我,是他对不起我在先,而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过他。
    他的话一遍遍的在我脑中晃过,无耻,勾搭,漫天响般的充斥在我的屋子里,我捂着耳朵我不想听,可是那话却依然往我的耳朵里钻。
    我愤怒,心伤。
    这男人他疯了,他不配做我曾经的夫君。
    想也不想,我扬手,狠狠的一个巴掌挥过去。
    我听到清脆的一声响,然后是我指尖传过来的阵阵酥麻,这一掌也疼了我自己的手。
    这是我第一次动手打人吧,而对象却是草原上最威武最风流的巴鲁刺大汗图尔丹,我呆呆的看着他,有种后怕的感觉,心里在祈望着请他不要还手啊,我的孩子,我不想伤了孩子。
    就在我以为他会还我以颜色之时,他却看着我笑了,灿然的一张笑脸,“其其格,你醒了?你醒了是吗?”猝不及防地,他突然抓住我的手,就势把我揽入他的怀中,又一次我没有躲过他的禁锢。
    其其格,我又一次成了她的替身。
    “图尔丹,你放开云齐儿。”铁木尔在我的身旁大叫着,我听着却都是无助,我面前的这个男人此刻一如一头野兽一般无异。
    “她……她是我的其其格,你,你给我滚,你不许碰我的其其格。”图尔丹挥开铁木尔的手臂,向着身后喊道:“来人啊,把他给我轰出去。”
    我看着门边,果然有两个侍卫守在那里,这一次他居然是带了侍卫而来的,他是让着他们来看一出好戏吗?看着他如何的欺侮我。
    两个侍卫一声不响的走向前来欲要抓住铁木尔,铁木尔却是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就凭你们两个?”他笑,一拳已向他们挥去。
    我闭着眼,不想让这打打杀杀再进入到我的眸中,我不想我的孩子还没有出生就看到这些争斗。
    “铁木尔,请不要……”我有些不知所措了,我不想因为我而让两个亲兄弟反目成仇。倘若如此,那么我就是一个千古的罪人了。
    铁木尔却不理的依旧不止的向两个侍卫攻击着,我急了,“铁木尔,请你不要……”
    我的声音清亮的响在我的落轩阁,似乎是震落了窗棂上片片的雪花,雪越下越急越下越大了。
    饭桌上我与铁木尔尚未用完的饭菜仿佛在看着我与他,图尔丹的到来太不合时宜了。
    “铁木尔,请你离开,我自己的事我自己会处理的。”我冷然说道。我就是要让他离开,如果今晚他们中的某一人因为我而伤着了,那么明天这巴鲁刺的草原上又将是谣言满天飞。
    “可是,他会伤害你的。”
    “丹,坐下来好吗?”我不理铁木尔,我柔声的哄着图尔丹,他醉了,那我就用对付醉酒之人的方式来对待他吧。
    图尔丹果然醉了,他乖乖的随
    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