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16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看他,他还是从前那个无羁的图尔丹,他身上果真连一处扮着铁木尔的迹象也没有。我有些傻了。
    “你说话啊。”他揶揄地问道。
    “谁……谁让你们两个个头胖瘦差不多呢。”这个时候我也只能如此说了,我不能让图尔丹知道我想见铁木尔。
    “那么,既然我们两个个头差不多,为什么你不以为是我,而偏要把我当成铁木尔呢。”他反问着,问得我哑口无言。
    我呆呆看着他,四目相对的刹那,我才发现他喝了好多酒,不止那满身的酒气,还有胡子也长了好多,第一次看见他胡子没有剔干净的样子,一种颓废的感觉漫在他的周遭。
    眼睛里布满了红红的血丝,却是炯炯地盯着我看,他过得不好吗?他把我关在这落轩阁里任我自生自灭,他该高兴的不是吗?
    因为,是我唐突了他的爱人,那张旧画上的女人。
    我突然强烈的嫉妒起那女人了,不管她是生是死,她都可以霸住一个男人的心,这本身就是她的幸福。
    而我,此刻的我,一无所有,甚至连自尊也一并化为虚无。
    我看着他,一脸倔强。
    我想知道我娘的消息而已,我想见铁木尔,这样的心我并没有错。
    “你怎么不说话了,你就是想见铁木尔,是不是。”他道出了我的真心话。
    可是我却不敢说是,因为我明显的看出了他眸中的怒意。难道他嫉妒我叫铁木尔的名字吗。
    可是看着这个时候的他我还是噤声的好。我转身向我的屋子里走去,我不想再理他,我告诉我自己,我与他早已经完了。
    我迈着步子,一步,两步,三步,却在第三步的脚尖还未着地的时候,有风声悄至,我身后,图尔丹长臂一揽,眨眼间,他已将我背对着他牢牢的锁在他的怀里,那男性混合着酒气的狂野突然让我无助了,想要抽开他的手,我掰着他的手指,却在掰开了一根的时候,另一根又如影随形的合拢上,如此,忙了半天,我依然还在他的怀里。
    “你……你松开我。”我慌了,他的味道让我迷乱,让我无措,这样的感觉我不想要。
    “你休想。”他一把把我扛在肩上,任我踢蹬着,却依旧向着我的屋子走去。
    我在他的身上,冲着他的耳朵,狂乱的大喊:“放我下来。”
    那声音我想方园几里大概都可以听得到吧,因为我似乎感觉到了侍卫们向我与他投注而来的目光。
    有些晕眩,他已经来到了我的门前,似乎已经不想放过我了。
    不远处,围墙边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求助似的向她道:“若清。”一定是她。
    “谁也救不了你。”他大声的宣布着,只手已经开了我的房门。而若清,她果真理也未理我,依旧站在那墙角看着我被图尔丹扛进了我的屋子里。或许她拦了也是没用,不过一个小小的丫头而已,又岂能阻止此刻正在盛怒中的图尔丹。
    屋内,蒸汽腾腾,我才想起这一阵子我的习惯,抚琴之后我必是要沐浴的。
    懊恼着,从前的若清总是慢吞吞的,可是今天她却早早的为我备好了水。
    我在图尔丹的肩上,头朝下的看着那水桶距离自己越来越近,接下来他要做什么我已了然。
    我闭着眼,感受着蒸蒸的热汽袭来,然后自己被他扑通一声丢进了水桶里。
    好象一只落汤鸡,我挣扎着站起来,低着头看向自己,一身的湿衣,却是将自己曲线玲珑呈现在他的面前,慌张的再把自己留在水中,“你出去。”
    图尔丹闷不出声的邪肆的看着我,良久才道说:“云齐儿,你还是我的,你休想跟着铁木尔逃跑。”
    “我没有要跟他逃跑,我只是……”我只是想救我娘而已,可是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顿住了,因为我发现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了。
    心狂跳,不要,我不要这种感觉,我与他,不想再有任何的牵扯了。
    只手推拒着他的胸膛,两手却只是纸上谈兵般,根本没有退掉图尔丹强势进攻的可能。
    他轻轻吻住了我的唇,我咬着牙齿,不想让他的舌长驱直入,那样子,他就真的得逞了。
    或许是我刻的疏离起了作用,他突然抽离了他柔软的唇,我以为他要放过我了,他就要走了,一股空荡荡的失落感刹时向我袭来。我闭着眼轻靠在水桶的边沿上喘着粗气,再见到他,我已不在是从前他面前的一尾快乐的小鱼了,我脆弱的仿佛那崩紧了的琴弦,随时都有断裂而开的可能。
    却在我全身放松的时候,我被他一把捞起,空气中刹时响起了衣帛撕裂而开的声响,一声声,象是刀子划过肌肤的刹那有血轻轻流淌的感觉,我骇然的望着眼前盛怒中的他,“再让我听到你叫着铁木尔的名字,我就要了你的命,你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他说着还不忘在我的颈项上狠狠的一握。
    就着水汽,我知道那一握我的脖子一定是红红的一圈了。
    傻愣愣的看着他,直到一股冷意袭来,我才发现我的身上已是光溜一片,竟无一块布来遮身了,幸好他又把我扔回到水中,然后他却面无异色的在我面前一件件的脱去了他一身的衣物,着坦然的迈进了我的水桶之中。
    那原本就狭小的空间因着他的进入而更加的狭窄了。
    “图尔丹,你不可这样对我。”我挣扎着想要给自己留些自尊。
    他的酒气已慢慢的消弥在蒸汽之中,他抓住我捶打着他的双手,“我要惩罚你,你这个小妖精,谁让你到处男人。”
    “不,我没有。”他不可以污蔑我,我没有铁木尔。
    “你明明看到的是我,可是你却叫着别人的名字,你这妖精。”他那布满血丝的眼里似乎写满了无边的憎恶,抑或是嫉妒,此时我已分辨不清了。
    他的唇又低低吻来,带着一股狠然的怒意,我任他吻着,僵尸一样的不理会他的火热,我不会给他任何的反应,我心里暗暗地喊着。
    可是,我错了。
    他似乎比我更了解我自己的身体,从前的所有,他早已无数次的要过了我的身子,他知道我所有的敏感点,他的手作恶一样的抚上了我胸前的混圆,唇依旧在我的口中纠缠,而后慢慢的移向我的另一只混圆,舌尖轻点着我火红的樱桃而后没入他的口中,我忍耐着不让自己轻吟出声,那样的自己真是可恶啊。
    温热的水隔在我与他之间,却是无形的让眼前的气氛更加氤氲,湿湿的发贴在我的背上,心里狂乱着,我不想再让自己沉沦下去,可是我的身子已经在慢慢的投降缴械了。
    欲望一点一点的被他撩拨而起,当他的唇再次回到我的唇齿之间时,什么薰陆香,什么画中的女人,我的理智已渐渐瓦解,我不由自主的回吻着他,仿佛初夜时心里悸动着的颤抖,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需要爱,需要温暖,需要一个男人的抚慰,我错了吗?我没有。
    只是这男人他吝惜了他的爱,他的爱他给了别人而不是我。狂吻着,却是泪落,这一刻我才发现原来自己早已在不知不觉间爱上了他而不自知,他的吻更加纠缠绵延,压着我缓缓向水中滑落,唇与唇之间的距离是虚无是难耐的……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仿佛淡淡的忧伤,他的唇从我的舌尖再次抽离,他轻轻吻住我面庞上的滴滴清泪,我不知道我是感动还是哀伤,可是那泪却是更加的汩汩而流……
    “傻瓜。”他呢喃着。那硬硬的胡须扎着我的脸生生的疼,可是我却甘之如饴。
    我是傻瓜吗?我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送给我的薰陆香吗?我要接受他心里爱着另一个女人的事实吗?
    手指甲使命的掐着他的背,我想留下那属于我自己的印迹,一头的发洒在水中仿佛一朵墨色的清莲,“小妖精,你是个妖精。”他喘息着探寻着我的一切,水中已是春光无限……
    当粗喘与难耐在律动中渐渐平息,那亘古如初的原始欲望终于消弥了,我如猫一样的瘫软了。
    心里是他的呢喃声,他叫着我妖精而不是其其格,这让我的心雀跃了,我沉沦了,又一次沉沦在他无边的欲海之中。我终是背叛了自己的意志,可是躺在他臂弯的那一刻我却安心了。
    我才懂得为什么这一段孤苦寂寞的日子里我一直寻找的那缺少的东西,原来就是他的爱。我真的爱上他了。这样的认识让我无法在逃避,我必须面对,许多事,必须有一个结果,比如我娘。
    “我娘,她有消息了吗。”娘到了,所有的结才可以解开啊。
    他吻了吻我的额头,那朵嫣红的梅花在他的唇下轻颤,我又一次想起了那个女人。
    似乎是感觉到了我的颤动,他叹息着移去了他的唇,只徒留一股湿热在我的眉间慢慢冷却,心,还在伤着,原来自己竟是这样的在意他的一切。
    “她总会到巴鲁刺的,你放心。”他扳过我的身子看着我,眼里都是柔情,仿佛真的一样,可是我却知道他眼中的这个女人不过是另一个女人的替身而已。
    “黎安,他总会做到的。”我不合时宜的说起黎安,话一出口才惊觉自己的傻。
    他果然有一丝愠怒,随即霸道的宣布道:“看在你娘的份上,我才放了他,下次,与你一起离开的人除了我,再无其它人。”
    我缩进他的怀里,久久无声,只任他紧紧的揽住我,把我向宝贝一样的锁在心口。
    沁冷的夜里,守着他都是温暖,无边的困意袭来,我才知道长久以来我一直无眠的原因,那就是少了一个他在身边。
    有他,我才可以安稳的睡去。
    “睡吧。”他揉着我的发,湿滑的感觉漾过心头,很是温馨。
    眼轻轻的阖上,什么都不想,他是我的天与地,我娘,我相信她终究会没事的。
    可是,却在我意识朦胧之际,我听到了门的轻叩声。
    门外,有人,来了。
    门外,有人来了。那门叩得有些急切,仿佛有什么急事一般。这样晚了,难道还有什么大事要处理吗?
    “谁?”图尔丹不耐烦的问道。
    “大汗,是我。”
    我听到一个温婉的声音,那是塔娜仁。她,是来找我还是来找图尔丹的呢。从前她是我的侍女,可是却也是图尔丹留在我身边的眼线,此一刻她一定是来找图尔丹的吧。
    果然,图尔丹一听到塔娜仁的声音,立刻应声而起,迅速的穿戴好一身的衣物,然后抚着我的脸,轻声说道:“云齐儿,我有些急事要去处理,你先睡吧。”
    我躲在被子里把自己裹得紧紧的,我冲着他点点头,“你走吧。”可是我的声音里却明显的有些哽咽。
    他没有再理会我,只径自的走了。
    他要去见谁,见那个女人吗?这么晚了,塔娜仁是固意要来吵着他走的。
    此刻,我突然对那个女人感兴趣了,而塔娜仁似乎对图尔丹的一切都是非常的熟悉了然。
    看着图尔丹匆匆而去的背影,我竟有些不舍,有些泪然了。
    “大汗,格格她……”我听着门外的声音随着脚步声的远去而渐渐消逝。
    总不信自己是这样的卑微无助,我裹着被子,飞速的向窗前而去,昏黄的灯笼前,我看到的是图尔丹正急切的飞身上马,而塔娜仁则是一脸的焦急。
    看着两个人慢慢的脱离我的视线,我的心一片冷然,仿佛那皑皑的白雪在这夜里只有清冷一片。
    再回到床前,看着那轻纱罗帐,人已了无睡意。
    一滴泪缓缓的滑落,而后是数不尽的点点滴滴,爱着他就注定要有悲伤要有承受一切苦难的勇气,这便是爱的代价了。
    睡不着,索性披衣而起,夜更加深冷了,算一算,早过了三更,天就快亮了吧。
    我坐在琴前,想用那纯美的音符来打发自己无聊的长夜漫漫。
    想起那首我最喜欢的《梅花三弄》,自从那一夜见到那个白发男子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弹过了,其实心里是不想离开这里的,不止为娘,还为着一份自己也不懂得的守候与爱恋吧。
    想起那一夜杜达古拉的警告,似乎她也认得那白发的男子呢。
    就弹那一曲吧,这样冷的夜,他是断不会来的,也许那只是他一时的玩笑之语。
    挽起长袖,长长的指甲在琴间细细游走,琴声响起,伴着我的滴滴清泪,看着那窗前,仿佛还有图尔丹的身影悄悄地立在那里听我弹琴,我笑,清了清嗓子,却无论如何也唱不出来,想起那一日那男人与我相和的萧声,心里更是悲凉。
    那女子她叫作“格格”吗?我听着塔娜仁是这样唤着她的名字的。格格,其其格,是同一个人吧。
    想起图尔丹数次的唤我做其其格,其实他唤的并不是我,而是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我生日的那一天,当天空洒下了第二组烟花时,图尔丹向我大喊着‘其其格我爱你’,如今想来,那一次他心里真正祝福的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他的‘格格’。
    我记得我生日的前一夜图尔丹消失了一夜,他果真是为我准备生日礼物准备我的落轩阁吗?此刻,我已不能确信了。许多事都是一个未知,一个真真假假的恍惚错乱。
    泪更加的汹涌翩然,琴声愈来愈乱,仿佛我此时的心情。
    一股冷风凛冽的向我袭来,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
    我抬首看着那白衣的男子赫然就站在我的面前,手中的琴已是声止,我愕然的望着他,随即已是坦然,那门外的侍卫于他不过形同虚设了,他想来便来,想走便走,就如此刻,他一个大男人居然在深夜里闯进我的寝屋,而我却又无可奈何。
    他的声音乍响,宛如天籁一般的好听,“你决定跟我走了。”
    我一惊,猛然想起关于《梅花三弄》的约定,长袖轻轻的拂去我面上犹自未干的泪,我笑道:“这曲子不过是小女子自娱自乐罢了,于公子可是无关的。”
    “我说过,只要你再次弹奏这梅花三弄曲,我就会带你离开的。”他的话音清雅动听,却又是隐隐地透着一股威协的味道。
    我冷冷以对:“可是我并没有应承啊,那不过是公子的一厢情愿罢了。这样晚了,我看公子还是请回吧。”我逐客了,不想再与他纠缠,无论他有着什么样的来头,与我都是无干了,我的日子已经够乱了,不想再多一个他,来为自己带来更多的纷扰。
    “他有什么好,让你痴心以对?”
    是啊,图尔丹有什么好,他霸道,狂野,自以为是,他从来不顾我的感受,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不爱我,他只爱他的‘格格’,可是在那一段我未知格格的日子里,他就是悄悄的漫入了我的心间,让我傻傻的爱上了他,我已无力将他从我的记忆里挥去,除非我死除非有人将他的一切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那是我的事,与你无关。请你离开。”我再次逐客,话语间已是一片冰冷。
    “难道你任由他怀抱着你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念着的却是另外一个女人吗?”他突然愤慨的说道。
    原来这白发的男人,他什么都知道,“那女人她到底是谁?”我被他勾起了好奇心,的确,我很想知道她是谁,知道她到底有什么魅力可以这样长久的占据图尔丹的心。
    “哈哈,真是傻啊,知道自己的男人爱着别的女人,你还是要每日里在这里等待他的舍予吗?”
    他说的我一脸羞愧,是啊,我就是这样傻,在我发现我爱图尔丹的那一刻起,一切似乎都变了,我的心更加的脆弱,却也更加的艰忍,我与图尔丹,要想找到一个出路一个未来,那个结就是这个女人,所以我想见她,如果她值得图尔丹来爱她,那么就是我的放弃……
    “我想见她,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的琴陪着你,那么你就让我见她,让我死了一条心而坦然的跟着你走。”我知道这男人不过是喜欢我的琴声罢了,他看着我的那眼神就让我了然了,那是一片冷然而绝对没有任何的情愫在其中。
    “好,我就告诉你。”他似笑非笑的看着我,仿佛已经笃定我见了其其格我的心一定会心死一般。
    “你说。”我默默的看着他,等待下文。
    “那个丛林深处,有一座地下冰宫,你去了自然就什么都清楚了。”他说着转身就要离去。
    我急忙叫住他道:“等等,那丛林,就是我出逃之前图尔丹带我去过的那个丛林吗?”似乎那是这草原上我唯一见到的一处丛林。可是我不相信就是在那丛林里藏着一个女人啊。
    “是的。你进了丛林,一直向北走自然就看到了。这个给你。”白发男人的脚步已经在向着门前走去,一边走一边向我抛来了一个物件,我拿在手中,仔细一看,竟象是那开启门锁的一种东西,奇奇怪怪的八爪形闪着银光,原来是一枚银器。
    它到底作何用途呢,他还没有说,可是等我想要问起的时候,我的屋子里又哪里有了他的踪迹,风一样来风一样去,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这人,还真是一道难解的谜,可是他让我确信了其其格的存在,那丛林,她就在那里吗?
    偶然想起曾经图尔丹不见我的日子,他似乎不在他的蒙古包也未去其它女人那里,那么他就是去那丛林了吗?那里,似乎是他经常去的地方,他熟悉那里的一切,那一次的狩猎他也是带我去了那里,或许那里有着他太多的深情吧。
    有种预感,如果看到了,那输得最惨的可能就是自己。
    可是,我已经没有退路了,既然已经因缘巧合的拿到了这枚八爪形的银器,那么,我又何必要错过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呢。
    冰宫,其其格为什么要呆在冰宫里,她不畏寒冷吗?既然图尔丹那样的爱她宠她又为何不把她带在身边而让她与都别母子相离呢。
    这一些,我更加的困惑了。
    还有今夜,塔娜仁的到来,再到图尔丹的匆匆离去,一切都透着无边的诡异,我拿起那放在桌子上的画,画中的女人轻轻的望着我,仿佛在对我微笑在对我诉说,可是为什么她眉间的那股轻愁是那样的浓呢,她的微笑有一种让人心恸让人怜惜的感觉,即使我身为女人,也不禁为她的美好与清雅的气质所折服。
    我与她,果真就是那样的相象吧。或许是画师画错了她而我看走了眼吧,世间的事啊,总是猜也猜不透,去吧,我就去见见她。
    只是,我又是要算计一番了,这样,人很累,心更累。
    窗外,天亮了,又是一个不眠夜,看着懒懒站在大门前的侍卫,还有走来走去的侍女们,我看到了几日不见的杜达古拉,她终于又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瞧着她的身形,我一笑,有了主意。
    其其格,我必定要见你一见了。
    替宠新妃【006】
    冷冷的一天,我躲在暖炕上看着书,连画也不画了。
    一边百~万\小!说,我一边悄悄在暗里仔细地观察着杜达古拉的走路姿势,认真的记住她说话的口气和声音。
    这样子两三天下来,我觉得她的一举一动我尽可以模仿了。
    这一天下午,我叫着三个直接侍候着我的侍女进了我的屋子,手里拿着书,瞧着站成一排的三个人,若清是趾高气扬的,她是我从娘家带来的侍女,杜达古拉则是低着头,不声不响的站在那里,而另一个侍女我居然还叫不上她的名字,呵呵,我真的不是一个好主子啊。
    我看向她,笑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侍女没有想到我会有如此之关心她,于是有些惶恐的回应我道:“回王妃,奴婢是吉日嘎朗”
    “哦。这名字好,其实人活着,幸福是最好也是最难觅得的。”我突然感慨,我的幸福却是遥遥而无期的。
    “奴婢的母亲也是这样说的,所以就给奴婢起了一个这样的名字。”
    其实天下的父母都是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够幸福的,只是那幸福却是要自己争取。
    “今儿晚上,你们三个就留下与我一起用膳吧。”我漫不经心的说道。
    “不可以的。”杜达古拉小小声的说道。
    我定定的看着她:“为什么?”
    “王妃是大汗的妻子,是我们的主子,我们怎敢与王妃一起用膳呢。”杜达古拉毫无惧意的向我说着她的道理。
    我不禁为她而暗竖大拇指,好个不卑不亢的杜达古拉啊,可是我是一定要让她们与我一起用膳的。
    “我看我哪里是你们的主子,我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听。”我佯装愠怒的说道。
    “王妃,奴婢不是这个意思,奴婢是怕……”
    “怕人说闲话,是吗?我只是一个人吃着饭没什么胃口,我就是因为怕了别人说闲话,所以就把你们三个叫进来一起用膳,这样应该就没有闲话了吧。”
    “咳……咳……”若清轻咳着。
    我笑看着她,这小妮子不知在想什么心事,“若清,你的意思呢?”想想从前在娄府她也是偷偷与我一起吃过饭的。
    “小姐,我没意见。”
    她当然不敢有意见,她最近见我都是老鼠见了猫一样,她怕着我呢。
    我转首看向吉日嘎朗:“你呢。”
    “嘎朗听王妃的。”
    “既然这样,两个人都同意了,那么杜达古拉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径自看向我心里最想留住的主角。
    “哦,杜达古拉留下就是。”
    原以为她会坚持,却没有想到她这样爽快的答应,心里有些丝丝的得意,“那么,都去准备吧,好些天没热闹过了,就想着要大家不分大小的吃一顿饭。”其实这也是我心中所想,那种家的感觉与温馨是我最向往却得不到的一种奢望。
    晚间,我坐在桌子前,看着她们三个忙进忙出的端着菜,菜上齐了,就围着桌子坐成一圈,热热闹闹的真有种家的感觉,看来以后我要经常这样才好,就是喜欢这种家的氛围,也许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是最好的吧。
    我还叫着若清拿出了黎安带给我的女儿红,若清一碗碗的倒满了摆在我们四个人的面前,我举起碗,也不客套,一口喝了个干净,三个丫头一见如此,也只好一一的喝了。
    或许是在这蒙古呆得久了,女人对于喝酒已是家常便饭般的正常了。
    最初,杜达古拉与吉日嘎朗还有些拘谨,可是酒过三巡,她们的话也就多了起来,什么主子奴才,通通也没人管顾了,呵呵,我就是要这样的结果。
    我与她们疯着笑着,一顿饭下来,她们三个似乎都已醉了,独独我没有,总是趁着她们不注意的时候,我就将那些酒悄悄地倒进了我身后一个小小的盆子里,这样的日子,我是不可以醉的。
    终于,若清醉倒了,杜达古拉也醉了,吉日嘎朗倒还清醒着,一切似乎都合我的意。
    “吉日嘎朗,这些东西明天再收拾吧。你帮着把若清扶到她的房里,然后你也去睡吧。”我猜想她是不会拂我的意的。
    果然,她歪歪斜斜的站起来向着若清走去,一把拉起若清,两个人晃晃悠悠的向门外走去。
    此时,我的室内安静极了,我起身走到门口,把门上了栓,然后轻轻的叫着:“杜达古拉。”
    杜达古拉却不理我,她趴在那桌子上一声不响的,似乎是睡着了。
    我再叫:“杜达古拉。”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不肯多看我一眼,我有那么差劲吗……”她嘟嘟囔囔的说着,我仔细听了突然一惊,她口中的“他”是指谁呢?铁木尔吗?我直觉会是他,怪不得她的眼神里常常让我觉得她是在恋爱着一样。《小说下载|》
    可是铁木尔在这草原上是没有女人的,这是巴鲁刺人所共知的一件事情。
    原来她竟是与我一样,爱上了一个人,却得不到他半分的爱,只是她比我更坚强,她把自己的心藏的很深很深。
    我想着,从她来落轩阁至今,她似乎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
    我并没有看错她,她其实还是一个有着柔软心肠的女人,她似乎见不得我的伤心,那是因为她懂得伤心的感觉吧,只因,她有着与我一样的遭遇。
    而我比她却不知要好上多少,至少名份上我是图尔丹的王妃,而她,她什么也不是,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女而已。
    将心比心,我似乎应该知足了。
    可是不行,我还是要见到其其格,见了她,我就死心了。
    扶着她走到我的床前,她毫无所觉的打着酒嗝,人已醉得不醒人事。
    虽然这样做有些卑鄙,可是这却是我离开落轩阁最可行最便捷的方式了。
    我脱了她的外衣、鞋子,再把她推到床里,侧着身面向床里而躺,再盖严了被子,连头也蒙了半边,只露了额头出来,这样子,应该极象是我睡在床上了吧。
    看着她一切妥当了,我急忙三两下穿上了她的淡青色的蒙古装,这是我喜欢的清淡的颜色,我穿着,略略有一点点肥,早就看着她与我的身形差不多,如今一试衣衫,果真是如此。
    看着袖口里藏着的软筋散,我不禁暗笑,那原是我打算着如果杜达古拉还没有醉的时候,我就悄悄的在她的酒里放上这个,可是老天在帮我了,这一次,黎安的软筋散已无用武之地了。
    照着镜子我梳着她的发型,再带好了帽子,学着她用丝巾蒙了脸,然后我在镜子前左顾右盼,我与她在外形上真的很神似啊,对镜而笑,一切均已停当。
    穿了那与杜达古拉同色系的毛靴子,这样冷的夜,我不能跟自己开玩笑。
    开门,走出去,我自自然然的学着杜达古拉袅袅娉娉走路的样子,那是这两天夜里我对着镜子努力练习的结果,我相信我绝对不会走错了样。
    走到马厩里我牵了杜达古拉惯常骑的那匹马,没有马没有马车,在这草原上寸步也难行,我必须连着她的马也要一并的骑走。
    那是一匹白色的马,纯白的那种,一看就是一匹好马,千万万算,我却没有算到这马会不听话,它似乎是闻到了我身上的味道与杜达古拉的不一样,任我拉着它的缰绳,它就是不走。
    我在马厩里与它大眼看小眼的瞪视着,它就不理我。
    有些急了,慌了,这可如何是好,对于马我一向也不懂得驯的。
    真想骑着旁边的飞凤离开,可是那不是杜达古拉的马,我只怕我还没有出门,人就已经被侍卫给认了出来。
    这个险,可是冒不得,已经到了这里了,我可不想在此一刻前功尽弃。
    看了看马厩外有一堆切好的草,我灵机一动,我抱了那草一把把的放在白马的面前,它嗅了嗅,再看着我,开始吃了起来。
    我摸着它的鬃毛,悄悄的与它示好着。
    待它吃饱了,我再行拉它的缰绳,马已经乖乖的任我摆布了。
    原来马也是通人性的,我心喜。
    一身的着装,再加上这马,我想今夜这落轩阁我是出定了。
    果然,我走到大门口的时候侍卫们一如往常的放行了,杜达古拉是从来也不留住在我的落轩阁的,这一点我早已知道,也就是因为这样再加上她的身材与我差不多,所以我才想着要扮着她的模样混出落轩阁的。
    一切似乎出奇的顺利,我飘飘然的慢慢离开我的落轩阁。心里有些得意,却也有些暗伤,我的自由换取的实在是来之不易啊。
    正在我高兴的时候,我身后突然传来侍卫的声音:“杜达古拉,你走错了方向了。”
    我一惊,我是知道杜达古拉从不住在落轩阁,可是我却不知道每天里她出了落轩阁又是去哪里的。
    轻轻一带马的缰绳,我站在那雪中,心里不停的思考着,不行,我不能强走,这样子走了他们一定会起疑,我不能让他们追上来,倘若被他们发现我是云齐儿而非杜达古拉,那么,我千辛万苦才得到的这一次自由不是又要飞走了吗。
    压制着心头的点点惊慌,我调转马头,朗声学着杜达古拉的声音向侍卫们说道:“王妃有令,让我去她从前住过的蒙古包里取一样东西,所以这方向没有错了,多谢各位的提醒。”
    “哦,原来如此,那你就去吧。”
    我松了一口气,多亏我出来时直奔的方向正是我的蒙古包,否则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圆了这谎。
    策马向我的蒙古包而去,直到我身后的落轩阁再也没有了踪迹,我才调转方向,向北而行。
    夜很深,有些冷,更有些幽深,皑皑的白雪在月光的映照下闪着光,很是亮人的眼,也幸亏有这些雪,否则这样深的夜里,我是寸步也难行的,没有人陪我,心里多少有些怕。可是,当我想起丛林里的其其格,想起她可能与我一模一样的容颜,于是,好奇心战胜了恐惧,我骑着马奔驰在这辽阔的草原上,奔驰在一片雪海之中。
    那方向,我依稀记得,我向着那丛林而行,没有任何的迟疑,风声呼啸而过,让我想起那唯一一次与图尔丹来的时候,他被追杀被箭所伤而中毒,还有他中毒之计也不忘算计我的金创药,往事一幕幕,再回首,都是伤感。
    我依稀记得那丛林距离巴鲁刺图尔丹的蒙古包只两个时辰的路就到了。
    我顶着冷风,骑得飞快,不知不觉中,远远的已经看到丛林了。
    想起那一次的血腥,再加上这夜的冰冷,或许还有虎狼的出现,我才突然发现我一个人出来这里似乎是太过唐突了些,如果真的遇上了虎狼我又哪里斗得过它们。
    如果遇到刺客那就更不用说了。
    到了,就在丛林边,我下了马,头被冷风吹得有些昏昏沉沉,我必须让自己清醒,否则很有可能我还没有找到那座冰宫,自己就先送了性命。
    摸着怀里那把黎安从前送给我的小刀,那把刀虽然小却在哈答斤的时候救过我一命,所以无论去哪里,我都喜欢将这把小刀带在身上,仿佛它是我的福星一样。
    而另一把大一些的刀,用来防身是再好不过了。
    把马栓在一株树上,我也靠在松树上,喘着粗气,努力让自己的心平稳下来,我要积攒些力气,让自己一口气的找到那座冰宫。
    如果我知道这座冰宫的存在,那么那些刺杀图尔丹的人也一定知道冰宫的所在吧。那里必定是有人把守才是,可是又不对,上一次图尔丹遭人刺杀的时候他并没有向那里发出信号求救。
    可见那冰宫并不是有人把守的。
    我寻思着,为着前面的艰难险阻而早做着心里准备。
    四周一片静谧,间或有山风呼啸而过的声音,听得我有些头皮发麻,必竟这是我第一次在夜里一个人跑到大山里,这份体验也许一辈子也无法忘怀吧,偷偷的笑,其实自己也是蛮勇敢的。
    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身后是藏着冰宫的丛林,我大口的呼吸着这清凉的空气,心里叫着我要赶路了,我要在天亮之前找到那座冰宫,不然我会被冻死在这丛林之中。
    马不骑了,可是它要陪着我做伴,就牵着马赶路吧,走路才不会冷也才更容易寻找我的目标。
    才站起身,我突然看见不远处的草原上飞雪扬天,十几匹马逐雪而行,一路向我的方向而来。
    心里一惊,急忙牵着手中马的缰绳向丛林的一侧走去,这里我并不熟悉,我只有那一次被刺杀的经历,除此以外再无其它,况且他们人多,也不知是敌是友,我要躲着他们才是。
    我快速的离开,离着他们越远自己越是安全。
    空气里笼罩着一股肃杀的味道,心里暗叫不妙,怎么我来的每一次都会有一场杀戮呢,那个女人她知道她就是引起这场杀戮的罪魁祸首吗。一定是因为图尔丹的经常到来,所以才引得想要杀他的人一次次的来这丛林想要将他置于死地。
    那些人越来越近了,他们骑着马比起我的步行要快上许多,我偷偷的躲在一株树后,借着雪光与月光遥遥望着那十几人,轻一色的短打扮,那为首的一人身高七尺,虽看不清他的容颜,可是那身形那风姿已经让我的心乱了。
    那人,熟悉的让我心里发颤,他不是别人,他就是图尔丹。
    心里有些莫名的悲伤,这样晚了,他还要来,一定是来见那个女人的,这样的难舍难分啊,自从那一天的再相见,我已经有些日子没有见到他了。
    呆呆的看着他们一点一点的远离我,那身影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个的黑点,我看着,才猛然想起我此来的目的,我是要去那冰宫,去见他的其其格啊。
    由着他们带路,也省得我的寻找,也更省去了我的担忧与害怕,这丛林啊,在这夜里,让我一个人走着,我真是个怕啊。
    我默默的远远的跟着他们,果真是一路向北而行,看来那白发男人并没有骗我了。
    原以为最多也就半个时辰也就到了,可是越走越远,越走越是山路崎岖,走得我身上已经没了力气,必竟我很少一口气走这么远的路。
    我咬着牙坚持着,我直盯着图尔丹的背影,生怕一不留神就看不到他们了。
    前面有一个陡坡,而他们正好已到了坡顶,似乎正要下坡的样子,我的眼前一下子没了图尔丹也没了那十几人的身影,心里慌慌乱乱的,三步并作两步的向那山坡而去,看不到人就没有安全感就让我担心害怕。
    一鼓作气的爬到山坡顶上,原以为就可以看到他们了。可是我面前空荡荡的,却是一个人影也无。
    人呢,所有的人就好象凭空消失了一般。
    我四处望去,人与马都没有了踪迹,可是那地上,串串的脚印与马蹄印却分明告诉我刚刚他们的确曾经来过这里。
    那坡下是望不到头的雪与松树,总不会,眨眼间就凭空消失吧。
    我小心的站在那坡上,不敢向前,也不敢轻举妄动,这里一定是有什么机关。
    牵着马走远些,把马拴在了树上,马是路上的生命线,我不能少了它。
    抚着它的鬃
    电子书下载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