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玄幻魔法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 >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第10部分阅读

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却没有理我,依旧与母后自顾自的聊天,这样的他,表面上让我安心,可是心里我却是担心着。
    他既然能知道我每日的行踪,那么可见他在我身上所下的功夫了。
    黎安也进来了,才下了马,一脸红扑扑的,一股寒气袭来,随即被室内温暖的炉火所笼罩。
    一一的向母后向铁木尔行了礼,他就远远的坐在角落里,仿佛把自己当成透明人一样不言不语。
    我悄悄看着他,直觉他这一次的来,似乎有些不寻常。
    家宴开始了,一道道的菜上了来,图尔丹就象慈父一般一直为都别倒着奶茶,撕着大块的烤全羊。
    这样的家宴倒是让我有种家的感觉,很舒坦,我甚至不再去想去介意曾经与所有人的不愉快。
    我心想,如果他们也不记得从前的那些该多好。
    可是我错了。
    “听说黎总管是专门从大周千里迢迢来看我们王妃的,是吗?”沁娃不怀好意的话才一开场,我似乎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了黎安,再看向我。
    黎安却面不改色,从容道:“我只是奉了相爷的命令前来而已。”
    我不动声色的看向都别,小孩子似乎出齐的粘着图尔丹,或许是因为图尔丹只有这么一个健康孩子的缘故,所以对都别特别的宠爱。
    我夹了一尾虾仁要送到都别的碗里,那虾仁可是黎安从远远的大周带过来的,可香着呢。
    都别却一推我的筷子道:“我不要吃,我不要吃,我要吃沁母妃的。”
    我尴尬的一笑,有些不知所措,图尔丹却不在意的凑过来,牙齿一咬,那一粒虾仁就进了他的口中,“好香。”他大笑。
    这一笑却引得所有的人再次看向我,脸一红,我闷着头吃着自己碗里的饭。
    每一餐饭,只要有我在,就总是有一半草原上的吃食,一半大周的佳肴,那些厨子们大多是图尔丹从大周请来的,做的菜丝毫也不差皇宫内院,这是我的口福呢。
    正文第33章家宴
    铁木尔有意无意的瞄向我,那眼神如炬一般明亮,让我不自觉的想要后退,想要逃他逃得远远的,可是,我却只能安坐在图尔丹的身边。
    本来很期待的一顿家宴却突然没了胃口,只吃了一点点我就吃不下了,看着都别吃得开心,我还想,如果自己也有一个这样的孩子那有多好。
    可是,我的肚子还是平平的。
    “王妃姐姐,好久也不见了,今儿有幸,沁娃还要多谢你画的画。”
    那是我送给图尔丹,图尔丹再送给她的,这样的礼物多少让她有些面子吧,就好象是图尔丹命我画了她一样,而其实却是我心甘情愿,主动的画给他的,奇怪,这些沁娃却好象不知道,此刻,还象我炫耀来着。
    我顺水推舟,也不点破,轻笑道:“妹妹谢错了人,要谢大汗才是。”
    沁娃果真得意了,转首向图尔丹道:“大汗,还是你有心,这几日沁娃也学着去做画,大汗有空的时候也来坐坐,沁娃也为你画上一幅。”
    我淡笑,总要学着我不成。
    也罢。
    “大汗,妹妹正八经的为了大汗亲自学了作画,我看今晚上大汗就去妹子那里吧。”我的生日,我就是要试试他对我的心。
    他笑了笑,不理我,也不理会沁娃,擦了擦手,抱起都别,向门外走去。
    大家不解地奇怪着他的举动,却碍于他的威严,只好都站起来随着他走到门口。
    走出蒙古包,夜色已沉,,这是一个没有月的夜晚,但是天空却被满目的雪映得如同白昼一般。
    他站在门口,放下了都别,面向着那黑暗里突然说道:“大家一直问我今天的家宴的目的,此刻,我就告诉你们,今天是云齐儿的十七岁的寿辰,我们是在为她庆祝她的生日。”
    我顿悟,怪不得初见所有的人时,没有一个人向我祝寿,原来是他固意隐瞒着不说。
    “祝王妃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很老套的话,说得我老人家一样,可是我听着一样的顺耳,人啊,总是喜欢捡好听的来听。
    母后走过来拉着我的手道:“云齐儿啊,也不早说,我也没准备什么礼物。”她随手从手腕上摘下了一枚镯子亲自为我套在手腕上,“这个,就给你祝寿吧。”
    我躬身谢过母后,却在奇怪图尔丹为什么要把大家都领到外面来呢。
    天冷,真想再缩回到屋子里。我偷偷的迈着步,一步一步向他的蒙古包里走去。
    正文第34章烟花
    我作贼一样的才走了几步,就听见不远处一阵噼啪作响的声音。
    身子顿了一顿,却依旧没有止步,这时侯,我听到都别兴奋的叫声:“好漂亮的烟花啊。”
    下意识的抬首一望,那天空上正是烟花点点,五彩的花中一个‘云’字清晰的亮在空中,很是耀眼美丽。
    紧接着,是一个‘齐’字。
    接下来,是我满眼的惊叹,当“云齐儿生日快乐”七个大字划过天际的时候,我心中的感动已无法言表。
    十七岁了,这么些年,从来没有人如此声势浩大的为我做过生日。
    我依稀记得去年的生日,是黎安吩咐小厨房为了做了一些小点心,然后他偷偷带着我从后门出了娄府。那一晚我与他就在京城的小巷里到处穿梭,吃着路边的清汤面,咬着红灿灿的冰糖葫芦,那时候的我是那样的无邪开心……
    偷偷瞄了黎安一眼,远远的站在那蒙古包外,笔挺的身影,目不斜视的看着那漫天的烟花,曾经的那年那月,年少时,也曾温馨,也曾携手而同行。
    可是如今,却连相见也要拘谨的仿如陌生人一般。
    悄悄的只一眼,待我再回首时,图尔丹已走到了我的面前,她拉起我的手,放在他的唇边轻吻道:“生日快乐。”
    我看不出他眼中的异样来,这让我些许放下了心防,总不要让他误会我与黎安就好。
    他的付出我已经无法不去感动,我反握着他的手,紧紧的,再松开,把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掌心之中,任他悄悄的握住,仿佛握走了我的心。
    “谢谢。”我小小声的对着他感叹。
    “还有呢。”他抬起我的下巴,让我仰着头再望向那夜空。
    天空的烟花一个字一个字的闪现着,而他也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我听,“其……其……格……我……爱……你。”
    他轻声而念的每一个字都毫无阻碍的钻进我的耳鼓里,仿佛怕我不识字般看不懂他的宣告。
    正文第35章迷离
    我幸福的在这个满是雪的夜里,在漫天的烟花下,在他的声声宣告中,喜极而泣。
    烟花过后,他拉着我的手重新又回到了蒙古包内。
    我坐在他的旁边,接受所有人的祝福。
    沁娃扭着腰肢,款款的向我走来,从她的指上摘了一枚碧玉的指环递给了我,笑道:“王妃,这指环代表着吉祥如意,这也是沁娃对王妃的真心祝福。”
    “谢谢你。”我接过那带着祝福的指环,也希望自己能够心想事成。
    接下来,是洛雪。
    沁娃经过洛雪的时候,有意无意的放慢了脚步,似乎是小小声的对着洛雪叹息道:“这草原上的花何其多啊,总有花残凋落的那一天的。”
    我心里一怔,我虽明白她的话中之意,可是明显的沁娃的话中一定另有所指。
    来不及细想,洛雪已走过来,无非是说了些吉祥的话而已,又送了我一个小荷包,是她自己亲自绣着的,我收着,一并谢过。
    再来,就是铁木尔,他将雪白的哈达放在我的颈项上,那长长的哈达就象满满的祝福一般,他没有送我礼物,只是意味深长的对着图尔丹道:“请你好好的珍惜你的幸福。”
    说完他转身而离去,离开了图尔丹的蒙古包,所有的人都讶异他的离开,可是图尔丹马上就唤醒了大家,“来,大家一起干杯,为我们的小寿星祈福。”
    这些祝福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这一天我都不去在意,我只知道我很幸福。
    所有的人又开始大口的吃着肉,喝着酒,也许是很久没有这样的热闹过了,大家仿佛都卸下了心防。
    饭后,母后又坐了一会儿,就推说人老了,有些乏了,图尔丹也不留她,只任她离去。
    屋子里只剩下了沁娃、洛雪、黎安,还有我与图尔丹。
    黎安似乎是不放心我的样子,始终在角落里静静地饮着奶茶,倾听着我们的一言一行。
    我看着图尔丹,他频频的接过沁娃与洛雪手中的酒,一碗一碗的喝过,眼角已有些迷离,竟象是醉了的模样。
    正文第36章梦中
    我劝道:“大汗,别喝多了。拉牛牛wen2”
    他一推我的手,却不耐烦地对着沁娃与洛雪道:“天晚了,你们两个也回去吧。”
    他怎么可以这样,当着我的面发落着让她们离开。我猛推着他的肩膀,“大汗,快醒醒。”
    图尔丹却不理我,依旧向沁娃与洛雪喊道:“走啊,走啊。”
    两个人只好讪讪的起身,沁娃一边走一边小小声的嘟囔着:“还不是因为她长的……”
    洛雪一把捂住她的嘴,那说了一半的话就这样结束了。
    到底她要说些什么呢,我的直觉沁娃并没有醉,她是固意要说给我听的。
    图尔丹为什么要一直撵着她们离开呢?
    突然想起这一段的时间里,除了图尔丹,我的世界似乎是与世隔绝了。
    我与沁娃和洛雪,甚至是与母后也都没有往来了。
    难道……
    有些不敢想,为什么图尔丹不让我见她们呢?
    一切似乎透着太多的古怪了。
    只是我却猜不出缘由。
    想起铁木尔落莫而去的身影,想起他说给图尔丹的那句话,难道图尔丹对我还不够好,还没有给我幸福吗?
    我的生日,我的落轩阁,还有那烟花,他给了我无数的惊喜,原来我也是这样的虚荣,我也爱上了这些个浮世繁华,他的所为,总是让我动了心般。
    有爱,在心房里悄悄跃动,止也止不住。
    黎安是何时走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这蒙古包里最后只剩下了我与图尔丹。
    我以为他喝多了,我扶着他向床帐而去,可是,才走了两步而已,他就扯过我的手,霸道的抱起我,仿佛怕我听不到般,大声的喊道:“我们去骑马,去你的落轩阁。”
    于是,在马背上,一个我,一个他,迎着那风,迎着那雪的闪亮,天上的星星突然间都露出了头,眨着眼,看着他带着我一路向我的落轩阁飞奔而去。
    躲在他的怀中,倾听着他的心跳,头顶仿佛依然是那曾经如昙花一现的烟花,美丽的让我如沐梦中……
    正文第37章来人
    我生日的第二天,我想要出门,想要去看看母后或者其它的人,总是与人无来往,这仿佛透着古怪一般。
    才要出门,却被塔娜仁拦着道:“大汗吩咐了,天冷,让王妃少出去,最近流行风寒,小心别感染了。”
    “哦。”我只好转身回屋,塔娜仁最近大汗大汗的命令似乎是一个接一个的来。
    有些疑虑,却终是猜测。
    闷声不晌的,我坐在温热的暖炕上,盖着被子,连书也看不下去了。
    心思迷离中,门外有人禀道:“王妃,有人来访。”
    “是哪一位啊。”我不禁问道。
    “王妃见了就知道了。”这是一位我不熟悉的侍女,大概是最近才来的吧。
    我瞧着她,又问道:“塔娜仁呢?”
    “她回去了,现在是奴婢当值。”
    “哦。那你叫那人进来吧。”想不出是谁要见我,也懒怠去猜。
    门“吱呀”而开时,我抬首看向那人,却是打扮的一身素净的女人,面相上有些熟悉,可是我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她是谁了。
    女人走过来倾身向我福了一福道:“可拉见过王妃。”
    “你是……”我犹疑,真的记不起来她是谁了。
    “王妃大婚的时候,可拉也曾与几位姐姐们一起向王妃敬过酒的。”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有些熟悉,原来果真曾经见过。我挪了挪身子,向她道:“快过来坐,炕上暖和。”
    她不客气的坐到了炕沿上,我瞧着她,穿着这样的朴素,与那日我大婚上的她倒是有些不象了,怪不得我认不出她。
    “妹妹,此番来一定是有事吧。”
    “也没什么,不过是很久不见了,所以想来看看王妃。”
    “我也来了许久了,为什么都不见你们每日里过来请安呢。”有人来,我自是要解清我心里的那些疑惑,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呢。
    可拉随手捡了一粒瓜子一边吃着一边好象极随意的说道:“王妃这里,可不是什么人想来就能进来的呢。”
    正文第38章纸条
    这话,说得我有些奇怪了,我忙道:“云齐儿巴不得大家都来呢,人多,也才热闹,否则,我一个人守着这空屋子,也是很无趣啊。”
    “王妃的这门外啊,有条狗看着,可是连只鸡也走不进来呢,就是一不小心飞进来,如果被那狗看到了,那鸡也就只能被人果腹了。”
    她轻描淡写的说完,再去吃着瓜子,我却一脸的惊疑。
    “妹妹也别管那狗,自管来就是了,姐姐我可是极欢迎的。”
    “许多事既然做了,就是自有他的道理,见得人多了,知道的就多,知道多了,未必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
    我听得一头雾水,正想开口问她,她却站起身告辞道:“我也来了好久了,再不走,就小心遇到狗了。”
    她说罢,用巾帕子将脸遮得严严的,似乎是怕被人发现她来过一般。
    我只好说:“那改日再来坐吧。”
    她头也不回的走了,却在将要出门的时侯,有一张小纸条从她的手心里滑落,轻轻的掉落在门口的地上,我看得真切,急忙起身,拿了在手中,揣在袖子里,这纸条一定是她固意留给我的,只是,我与她,是敌是友,我尚未可知。
    想着她那样的打扮,就是让人以为她只是个下人而已,她是要避人耳目,才来见我一见的。
    她的话透着了太多古怪,知道多了,未必是好事,也未必是坏事,这话很奇怪。
    这草原上一定有许多我不知道的事情。
    我开了门,一股寒气直冲眉间,好冷的天啊,雪后的天气一向都是冷的。
    又跑到炕上,还是躲在被子里的好。
    再拿过我的书,将那纸条摊开放在书中,正要看的时候,塔娜仁进来了,“王妃,黎总管来了。”
    我一惊,只好将手中的书合上,那纸条就夹在其中,不知为什么,我不想让塔娜仁知道这纸条的事情。
    “若清呢,你去叫她过来,也顺便请黎总管进来。”
    正文第39章家书
    黎安来了,一定有好多的相府里的故事要讲,这些,若清一定是喜欢听的。
    果然,黎安还没有进来,若清已经一溜烟的跑来了。
    “小姐,昨天的生日真的很盛大呀。”
    “是呀。”
    “小姐是喜欢这落轩阁还是更喜欢那烟花呢。”
    我下了地,穿好了鞋子,见黎安,我总是要庄重一些比较好,也省得落了别人的口舌。我一就手的捶着她,“鬼丫头,胆子越来越大了。”
    “小姐饶命啊。”若清拼命的躲着我。
    我追得上气不接下气,正歇气的工夫,黎安进来了。
    我看着他,却明显的感觉到他脸上的一抹落寞,他这样,是怎么了?
    我不便问,只指着他面前的一把椅子说道:“快坐吧。”
    “谢王妃。”他深施一礼。
    那一声谢字却是明显的将我与他之间的关系疏远了好些,我不理他,走到软榻前,坐定。倒是一旁的若清急了,“黎总管,说说京城里的事吧。”
    “哦,也没什么事,也就是皇后又添了一个龙子,我们大周后继有人了。”
    “那相府呢?”
    “四少爷娶亲了,大少爷也添了一位千金,还有……。”他说着却突然顿住了,看着我,眼神里有些许的不自在。
    “还有谁啊,相府里那么多小姐,有没有出嫁的啊?”若清自顾自的又问将起来。
    我也看着他道:“我娘好吗?”
    “你娘很好,你娘与九夫人都托我捎了一封信给你。”他说着伸手从袖笼里拿出来递到我的手中。
    我缓缓的先打开了娘的信,娘的笔迹我认得,我认真的看着,很久没有娘的音讯了,真的很想她。
    那一边若清还在催着黎安道:“黎总管,你快说啊,还有什么啊?”
    我依旧看着娘的书信,却明显的感觉到黎安的视线此时正在我的身上。
    “十九小姐也出嫁了。”黎安一口气的说完,然后看向了我。
    一个恍惚,手中信掉在了榻上,云彩儿也嫁了,嫁他了吗?虽然早就猜到,可是终于走到这一步的时候,我心里还是隐隐的有一些伤。
    那一晚,果真都是真的了。
    正文第40章真相
    拾起了信,拿在手中,手却一直在抖,心好乱,我突然不想见他。
    “你们……你们都出去。”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若清有些骇然了,我想是我吓到了她。
    “出去吧。”没有火气,出口的三字竟是如此的心平气和。
    对黎安,我已心死。
    而图尔丹,我却一天比一天的依赖他,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我知道每天里我想着他却比黎安多了许多。
    我不过是这红尘中的一个小小女子罢了,人,随着时光的消逝,果然是会变的。
    譬如我,就是如此。
    这草原上的落轩阁,还有那烟火,图尔丹已成功的把他自己悄悄放到了我的心房里。
    我看着黎安一步一步的退出去,似乎还有话想要说,我摆了摆手,他终是与若清退了出去。
    安静了,我就是喜欢一个人的寂廖,信摆在榻上,旁边是那本夹了纸条的书。
    我看着,却不急于揭开谜底。
    猜想着,那纸条一定会是一枚炸弹,炸得是我吗?
    端起若清刚刚为我沏好的茶,轻轻的小口抿着,好香的茶,口鼻皆生津。
    信与纸条,信是九夫人的家信,一定是温馨的。而纸条,一定是残酷的。
    先苦后甜,我决定先看那纸条。
    拿起书,打开,那纸条乖乖的躺在书中,折了几折,我一折折的打开,一行字跃然在眼前:薰陆香替代了苏合香。
    九个字,小巧而娟秀,是我不熟识的笔迹。
    可拉,她让我的刚刚才撑起的天一下子塌了下来。
    薰陆香,为什么塔娜仁告诉我那是苏合香?
    孩子,这么久了,我的肚子却一点消息也无,原来竟是如此,原来竟是这薰陆香夺走了我的孩子。
    头崩然而裂,痛如针刺,我倒在那榻上,空洞的看着屋顶,薰陆香,这个认知让我无法承受,原来那进补的药都是骗人的啊。
    为什么,为什么图尔丹不允许我为他生个孩子?
    可拉说,我这门前有一条狗,所以许多人想来也进不来。
    正文第41章欲逃
    这么久了,原来我只是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啊,他将笼子裹得严严实实的,他就是怕外人进了来,怕她们告诉我些什么吗?
    塔娜仁,是我看错了人。
    轻数着日子,这纸条再晚来一个月,我想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再有孩子了,薰陆香吃得久了,就会让女人一生无孕,一如麝香。
    那补药,我是断不能再喝了,即使她们逼着我喝,看着我喝,我还是要想办法不让那些个奴才们知道我的心思。
    我知道了,知道了图尔丹对我的真心,原来都是假的。
    可是为何,他又对我如此的好。
    好想再去问问可拉,她一定知道,瞧她欲言又止的神情,一切就都清楚了。
    再想起她急匆匆离开的样子,我才明白,我这落轩阁里有图尔丹的j细,可拉,她很害怕。
    是的,没有人不怕图尔丹。
    就在我喝茶时,就在我还没有打开这纸条之前,图尔丹他给了我一个天堂,可是,转眼之间,这纸条把我从天堂送进了地狱,我身上仿佛受着十八般大刑,苦痛的让我难以承受。
    心跳如裂,我却无泪。
    这草原并不是我的家,可是我又能去哪里呢?
    黎安,我们已无可能。
    孩子,我不过是想要一个孩子,让我守着我的孩子,卑微的度过我的一生,我只是这样小小的要求啊,可是,图尔丹他却不给我。
    再一个月,他就毁了我做女人的一切权力了。
    我恨他,恨他的无情。
    一边是对着我笑,一边却是狠狠地向我身上插着刀子。
    两种极端,让我无法理解他的所作所为。
    还是狐疑,可我终是无解。
    我想离开,想要绝尘而去,想要到那无人居住的地方去过我世外桃园般的生活,可是,这世上有吗?
    有谁可以助我逃开,我知道,只要我一踏出这落轩阁半步,立即就会有人知道我的行踪。
    图尔丹。
    铁木尔。
    是啊,他们都会知道。
    敲门声,熟悉的侍女的敲门声。
    药来了,又是图尔丹的补药。
    正文第42章毒药
    “进来吧。绿色小说wen2”看着那还没有打开的门,我眼里都是辛酸。
    太多的信任在顷刻间化为虚无,天,还是蓝的吗?
    雪已停了,那纯白的世界里已被曾经狂奔的马蹄溅成了一团的乱。雪,已不在干净如初。
    美丽,已消失殆尽。
    “王妃,喝药吧。”侍女平静无波的说道。
    我接过,一如从前一般的接过,可是从前的这个时侯我多少是有些欣喜的,因为这药很甜很甜。可是今天,那甜意已转为浓浓的苦涩,我放在唇边,竟有种恶心欲吐的感觉。
    犹疑着,心思百转。
    不给她看出我的破绽。
    仰头,这补药我一饮而尽。
    喝完了,我擦擦嘴角,摆摆手,那侍女就慢慢退去了。
    我看着她一步一步的走出我的落轩阁,再关严了我的房门,那门帘子下的流苏还在摇摆不停,细细碎碎的,很好看。
    泪,悄悄滚落。
    就是要这样认命吗?
    我不。
    我不会。
    我不服输。
    我不会再要他的孩子,可是我也不想丧失我做女人的权利。
    悠然下了地,我关紧了门,门栓也栓紧了,我想这样就再也不会有人再来监视我了吧。
    我拿了早起洗脸的盆子,蹲到了角落里,那补药,是毒药,我要把它尽数的吐出来。
    喝了又如何,喝进去的不过是一种形式,一种做给人看的戏,人前我演了一半,人后,我为自己再演一半。
    轻咳,我吐不出来。
    再咳,咳得满眼的泪花,药还是没有吐出来。
    我伸出手指,轻轻的探入嗓子深处,终于“哇”的一口,那药尽数被我吐了出来。
    却不放心,如法再次炮制,终于将一片苦水也一并吐了出来。
    安心了,这药我终是再也不会再让它留存在我的身体里了。
    而今夜,我要躲着图尔丹。
    我要离开。
    我要离开。
    我在心里呐喊着,这落轩阁已无法留住我的心了。
    因为,没了信任,一切都无从说起。
    满头的汗,好累,将一些清水满满的倒入盆里,踉跄着端到门口,放在地上,我下了门栓,开了门,好冷的天啊。
    手指冰凉,再端起那水与药的混合药,将它泼在门口的雪地上,雪,本已被人踩踏的一片狼籍了,再加上这水,更是荒芜。
    我站在门口,呆呆的看着那水渍将雪一寸一寸的化染开来,仿佛一朵残败而落的白牡丹……
    凌晨上架,四万字大更感谢所有亲们的支持,后绪绝对精彩,更新绝对保证,请放心阅读!
    替宠新妃【001】
    花残了,残了。
    草原里的生机已荡然无存。
    抓着那纸条,攥在手心里,生生的烫手般。
    脑子里很乱,但是有一个认知却是非常清楚的,那就是:我要离开这里。
    是的,我一定要离开这里,即使出家做了姑子去也好过被人算计了好。
    这落轩阁我一天也不要再呆下去了。
    可是小鸟的笼子外到处都是老鹰的爪子印,想要飞出去那是何其的难。
    我呆呆的坐着,一动也不想动,甚至连那九夫人的信也懒怠去看了。
    看了徒增伤感。
    想家,更想娘。
    随手将信揣在怀里,家信,让它暖暖我此时紊乱的心绪。
    白天,这落轩阁的门外是从来没有断过守卫的,可拉能进来已是奇迹了。
    我想着,脑子里已在暗暗的计划了。
    黎安,若清,在巴鲁刺我只有他们两个亲人了,我们三个一起来就要一起走。先离了这巴鲁刺再说吧。
    想要浪迹天涯,可是那与我同路的却绝不可能是黎安,云彩儿也嫁了,我与他终于是断得干干净净了。
    可是,要想离开这巴鲁刺我必须要得到他的帮助。
    “塔娜仁。”我叫道。若清这小妮子一见了黎安就没了踪迹。那么就叫塔娜仁吧。
    一个陌生的侍女慌张的走进来禀道:“王妃,塔娜仁病了,就由着奴婢当差。”
    “哦。去吩咐厨房帮我准备一些东西。”
    我刷刷的拿了笔在一张纸上写到沙参、玉竹各15克,清月草10克,粳米60克。
    写好了,我随手递给她道:“就告诉厨房说我今天要亲自给大汗煮一些粥饭。”
    我要亲自煮呢,他会高兴吧,只是无论他的喜与悲都不会再让我心动了。
    侍女回来时,我已抚平了纷乱的一颗心。
    “王妃,一切都备好了。王妃这就要去厨房吗?”
    “嗯。你带路吧。”
    出了门,雪虽残了,却还是白亮的刺眼,我四处打量着我的落轩阁,才住进来几天而已,自己的住处竟然连自己也不熟悉。
    围墙,严严实实地围墙,望也望不到尽头,图尔丹可真是细心呢,那围墙的工程比起栅栏来可是要麻烦多了,而他居然都一一做到了。
    那门口的侍卫笔直的站着,很尽心尽责的样子。
    一路走一路在心里盘算着。
    进了厨房,我挽起了袖子,亲自动手煮起我的粥来,所有的备料下人们都已经洗好了,我只是做个样子而已,把那沙参、玉竹和清月草就白布包紧了,放进白锅里,添了粳米和水,大火加热,待滚开了之后再吩咐下人慢慢的添火,越小越小的火势才最好,用这样的文火煮起来的粥吃起来一定味道鲜美,稠稠的感觉,是我最喜欢的。
    可是今夜,这粥即使再好,我也没了胃口。
    水滚开了,听着米在锅里面咕咚咕咚的响,一股普通人家那种温馨的家居生活飘散在心头,那感觉却更是让人伤感,也许穷其一生我也不会有那样的幸福了,这看似平凡的日子却是我无论如何也求不到的。
    粥煮好了,我用食盒盛了,让侍女端出来,一路回到了我的屋子。
    若清终于回来了,这丫头真是没心没肺的,云彩儿已嫁了,她又能有什么想头呢,唉,她应该离黎安越来越远才是。
    只是,此时我已没有心思来与她说起这些。心乱的很,还是先解决了自己的人生吧。
    “若清,把这食盒送去给大汗吧。”我沉声向她说道。
    “是,小姐。”那一声小姐更是让我感动,在这异地,我也只能与她相依为命了,除此的人也再无可信的了。
    看着她一路走出去,我也开始进食了,总是要有力气要有好身体才能逃吧。
    吃罢晚膳,沐浴更衣,那一封家信随手被我掖在了枕头下。
    一身大红的薄纱将自己打扮的分外妖娆。总是要做一出戏,有时候我也只能无奈。
    随意的拈了一本书在手上,斜倚在那暖暖的榻上,却无心那书里的故事,人只在悄悄的注意着那门的开阖。
    即使明里知道他甚至连一个孩子也不给我的时候,我还是要取悦于他,我的离开,我的生杀现在都在他的手上。
    忽而想起了铁木尔,那一次在雨中当我说起我已有可能怀上了图尔丹的孩子时,铁木尔笑了,原来他早已知道图尔丹会对我如此了。
    可是为什么他不告诉我那补药我不能再喝了呢。或许他对我的爱已转为恨了吧。
    男人,得不到时就对女人再无怜惜了吗。
    可拉,是她救了我,是她让我从梦中惊醒,她救了我的身子也救赎了我的心,否则我只会继续沉浸在图尔丹为我编织的美梦中而不自知。
    有时候,看到的也许并不是真的,而那看不到的才更有可能是事实。
    门开了,有股凉气从室外袭进来,转而又消逝了,我抬眸,仿佛无限深情的看着我面前的男人,我的夫君。
    图尔丹兴冲冲的向我走来,“云齐儿,那玉竹粥当真是你亲自煮的?”
    我点头,温婉一笑,“是的,大汗,可好吃吗?”
    图尔丹大笑,“嗯,好吃,只要是云齐儿煮的粥就都好吃。”
    说得可真是好听,那笑容之下有谁知竟是一把刀呢,而且磨得极锋利般要置我于死地,这就是我的夫君,我风风光光嫁予的夫君。
    而我呢,我一样的笑,笑容里却是多少悲哀多少无奈啊。
    “大汗要是喜欢,云齐儿就天天煮给大汗吃。”微微的倾身,我佯装要走下这暖和和的炕上。
    “好啊,好啊。”图尔丹轻轻揽着我的腰,指腹轻触的瞬间我微微一颤,此刻,他的碰触仿佛比那薰陆香还要可怖一般,可是我却没有理由推开他了。
    无声,任他揽着,戏总是要演下去。
    “云齐儿,你身上好香啊,是什么香?”
    “薰陆香。”我想也不想的回道,就是想激他一激。
    明显的感觉那指腹在我腰间一顿,摁得我生疼一般,却不止是疼了腰里,更是疼到了心里,“那是入药的药材,哪里可以薰香呢。”他不着痕迹的话峰一转。
    “哦。那是麝香吧,这是极养颜的香呢。”
    “糊说,那麝香岂可随便用呢,尤其是女人更用不得,快都扔了,再洗了全身去。”他突然紧张了,那紧张的语调在我听起来仿佛是真心一样,让我在刹那间有些感动了。
    可是麝香是如此,那么薰陆香呢,虽然药力弱了些,他还不是一样给我用了吗。
    “你等等,我想想……”我顾左右而言他,半晌才道:“我想起来了,是龙涎香,是九夫人拖黎安帮我带过来的,那可是宫里的稀罕物,只有皇上才用呢,我今天试了试,果然是好味道,清心养颜,我留一些,剩下的就都给大汗吧。”
    “嗯。好闻倒是好闻,可是我已经习惯了这香草的味道,云齐儿自可自己留着用吧,我每天来也自然就闻到了。”
    “那,大汗可要天天来哟。”我一反常态的再也不撵着他去别的女人那里了。
    我的话音还未落下,就已经感觉到他的手透过那大红的轻纱,轻抚上我胸前的柔软,“云齐儿,你今天好美。”
    是啊,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穿着这样的艳丽,这大红的衣衫除了我出嫁的那一天我再也未穿过啊,他的王妃,从红衣开始,也从红衣而落幕。
    这,是我的决定。
    他的手继续向我的身上蜿蜒,我及时的轻声轻气的说道:“大汗,人家不方便吗。”有些庆幸,刚刚我的月事来了,这于我未尝不是一个可以躲过被他狼吻的好方式。
    可是,只有天而已,所以我要抓紧一切时间实施我的计划。
    他果然扫兴的松开了手,却依然揽住我的腰而并没有离去的迹象。
    心里纳闷了,却不能问出口。
    “真香。”他贪婪的汲取我身上的味道,调笑的在我的颈项间呵着气。
    “大汗真坏,大汗答应云齐儿的事都没有做到呢。”我娇嗔笑着,手臂已攀上了他的颈项。
    “哪有。你的生日礼物可是足足花了我一个月的时间呢。”他吻着我的鼻尖轻轻说道。
    “大汗,你答应过我的,你要带我去打猎的。”终于说到了正题上,我深呼了一口气。
    “哦,原来是这件事,行啊,前一阵子为了你的生日我连政事都荒废了,被额娘骂呢,等我忙过了这两天,我就带你去打猎,就我们两个人。”
    “真的,就我们两个人吗?”
    “嗯。”
    “那大后天就去好不好?”鼻尖贴着他的鼻尖,轻轻的蹭着,如猫一样。
    “行,就说定那一天了。”
    “谢谢大汗,云齐儿就想着与大汗单独去打猎呢。”
    心里有些雀跃,更多的却是悲哀,终于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可是为什么我却没有如期预想的那样开心呢。望着这落轩阁,一桌一椅都是我熟悉的,原以为这就是我的家,却不曾想这里竟是我的牢笼。
    那笼子的门,已被我悄开了一条缝隙,三天后,是鸟儿展翅而飞的时候了。
    只是,笼子里呆久了,那最初的飞翔会惬意吗……
    一大早醒来,身边又是我习惯的空空如也。
    “若清。”揉了揉惺松的睡眼,我轻轻唤着她。
    听到我的声音,她忙不迭的跑进来,“小姐,你醒啦。”
    “嗯,呆会去把黎安叫来。”趁着他才到巴鲁刺,我还能见到他,所有的事情一定要让他安排妥当,万无一失了才能行动。
    “哦。小姐有什么急事吗?”
    “有件事我想问问他。”
    “可是现在天才刚亮呢,这样冷的天,都还没起呢,再等一会吧。”
    我的心事我并没有说给若清,我怕她知道了一个隐瞒不住,说漏了嘴,那么我与她就都是杀身之祸啊。
    这巴鲁刺比我想象的要复杂上许多,这里的人总象是还有什么秘密只瞒着不让我知道,可是我却无从问起。
    一直以为的温馨,其实在刹那间被击垮的时候,我才发现,从前的许多事都是可疑。
    比如我的住处除了图尔丹绝少人来过。
    比如我身边的侍女都是一声不响的生怕多说了一句话而闪了舌头一般。
    想要叫过一个侍女问问,可是越是问了越是会打草惊蛇,我忍住了,总有一天我会知道一切的。
    想着心里又是一团乱了。
    大冷的天,如果真的逃了,一路上不安排好,那么我们三个不是被图尔丹追杀就是要冻死在这草原上。
    换好了衣服,我呆呆的坐着,对未来总是前途未卜,那龙涎香浓浓的薰了满屋子的香气,从此那淡淡?br/>好看的电子书shubao2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冷血狼王的禁爱:替宠新妃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