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武侠修真 > 万法无咎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开天之地 四脉道传

万法无咎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当头这位元婴后期修士,名为秋原实,正是洹沮门掌门。
    在归无咎和隗山宗接触半个时辰之后,洹沮门便接到了确切消息。
    按照常理推断,归无咎的神通表现、外貌形象、战胜隗山宗掌教南门敬的壮举,以及隗山宗立刻传讯金顶宗等三家的果断举动。“天幕”中惊鸿一瞥的紫海天绝代天才珈蓝天罗,竟似乎真的来到了黄阳界中。
    若是如此,洹沮门也不能甘于落后,正应当极早和珈蓝天罗建立联系,才是正理。
    可是洹沮门中诸位长老心中也有顾虑。若是此人是隗山宗等四家经营已久的瞒天过海之计,借助一道障眼法,正为了对付洹沮门而来,又当如何是好?
    轻易中计,贻笑大方是小,更是将经营数十万年基业白白断送。
    可是若是置之不理,甚至与来人为敌,万一此人果真就是珈蓝天罗本人,洹沮门同样是大祸临头。
    纵然珈蓝天罗只是金丹境界,这等人物的背后势力,不用想就知道会是何等庞然大物。稍稍出力,就能将洹沮门碾地粉碎。
    思来想去,诸位长老终于设计出这样一出折中之计。
    洹沮门长久以来引以为底牌的秘手有可能白白断送,固然殊为可惜。但是在事关门派生死前途的生死抉择之上,也只能将之抛出,作为一枚棋子了。
    在看到归无咎带着两个似乎不满双十的少年男女出现,秋原实愈发相信来人身份不虚。只是计策已定,也不便轻易更改。
    对方身份判然无疑。秋原实果断断臂求生,此刻见珈蓝天罗似乎并无怪罪之意,胸中也是长出了一口气,不免大呼侥幸。
    秋原实恭敬言道:“珈蓝天罗大人是否先光临我洹沮门总殿,由阖宗上下修道士一一拜见。再由本宗传承簿录,正名为阴阳宗正朔。稍事休息之后,再寻‘剑墟’秘地,也不为迟。”
    归无咎心中一动,原来这黄阳界中唯一深不可测的秘地,名为“剑墟”么?
    不过秋原实此言用意,归无咎心底门清,无非是要将自己和洹沮门牢牢绑定罢了。
    轻描淡写的一摆手,归无咎道:“你既然知我身份,也知晓‘阴阳道正传’一说,那么想必该知道的,你都知道的七七八八了。看来你们洹沮门的消息,倒也灵通的很。”
    秋原实惶恐道:“不敢。”
    归无咎淡然言道:“秋掌门放心。黄阳界诸派,既然愿意投身本人门下,你们数十万年来的恩怨自当就此了结,今日之后,合和一家。本人也不会因为先来后到的缘故,厚此薄彼。”
    “所谓阖宗拜见、记名簿录一类流于形式的东西,与我无用。不必再提。”
    秋原实闻言精神一振,身躯微微挺直。他身后两位长老,对视一眼,同样轻松了许多。
    珈蓝天罗此言,正说在他们心坎里。可见面前这人并不是“道痴”一类不染尘俗的人物,除却修道资质惊才绝艳外,人情练达、统辖驭下也是熟门熟路。
    在这样的人手下效力,只要竭心尽力,其余大可放心。
    秋原实不再强劝,当即爽快言道:“既如此,那就由在下为珈蓝天罗大人引路。”
    把手一挥,面前出现一只十余丈长短,形同蝉蛹的奇形飞舟。
    六人一同进入其中。
    南门芊、本门云铮回过神来,预想中的苦战并未发生,没想到洹沮门竟如此果决的投入归无咎的怀抱中。
    虽然日后隗山宗、洹沮门化敌为友之言令他们一时间转不过弯来,似乎心中稍微有些别扭。但是避免一张恶斗后的身心松弛,却是掩饰不住的。
    更何况这形同蝉蛹的飞舟,着实有些奇妙。南门芊二人一进入其中,就立刻被此物吸引了注意力。
    原来,这蝉蛹法宝和归无咎在云中派的清莱台洞府有三分相似,人在其中,观览外物是完全透明的,就和这法舟宝物完全不存在一般。
    此舟更有一神奇效用。若是看远处景物不甚分明,把手靠在墙壁之上轻轻一划,便可将数百里外的人物放大数十、数百倍。
    而到了穿渡传送阵之时,舟中人物也不需要下来施法。
    此舟似乎和传送阵之间自有一种约定激法的秘术,只见这法宝只是稍稍减慢速度,移动到传送阵坛的正上方,随着光华一闪而逝,飞舟便渡过千山万水,好似只是蜻蜓点水,经历了一次轻盈顺滑的转折。
    此舟名为“蚁游”,乃是洹沮门巡视领地的一件异宝。
    此物在洹沮门中足有千余件,只是其余“蚁游舟”之品质,比之这一艘不免稍稍简陋。穿渡传送阵的身份验证过程也不可忽略,显然要更加繁琐一些。
    舟中歇息不到一个时辰功夫。秋原实上前道:“珈蓝天罗大人。‘剑墟’秘地已经到了。”
    归无咎点了点头,和南门芊等人一齐离开飞舟。
    刚一纵身落地。归无咎眼皮一跳,全身为一种异样感受所包围。未想到面前景象如此惊人,纵然是下愚之人,也当猜出这是一处深含玄机的秘地。
    南门芊、北门云铮二人,虽然在宗门典籍之中早已见识过关于这一处秘地的形容文字。但是此刻亲身经历妙境,也不免倒抽冷气。
    更让人惊讶的,是秋原实和两名洹沮门长老的态度。
    按理说这里是洹沮门秘地,门内高阶修士等若半个地主,对于此处该是了如指掌才对。
    但是秋原实三人如临大敌的态度,竟比之南门芊等二位小辈更要郑重十倍。
    归无咎清晰的感受到,三人俱是摆出抱元归一的架子,收摄心神法力,似乎是在抗拒什么极大的诱惑。
    这份元气默运的神气,和修炼破关时驱逐心魔的阵仗也相差不远了。
    归无咎双眼一眯,面向眼前之异景。仔细感应,透过表象观其虚实,心中隐有所悟。
    黄阳界中,纵然甚少有名山大川、高林古木。但是或蓝或碧、青葱铺卷的嫩草灌木、苗条枝丫,倒也随处可见。
    而眼前一大片平坦地面,却是光秃秃,黑漆漆,俨然一片死地,一眼见之,任是谁都要被这强烈反差震动。
    不止如此,地面之中,时不时有一道道土黄色的气息宛如喷泉,从这致密夯实的土地上平空上涌,鼓荡沉浮。
    归无咎虽然功行精微,但是他毕竟只是金丹境界。对于这超临界限的玄奥,仔细感应了片刻,方才模模糊糊悟到其中玄机。
    这黑色土地上莫名涌出的土黄色气机,几乎可以当做是外界渗透而入的新鲜元气。元婴修士一旦感之,对其有致命的吸引力。
    归无咎心中暗暗惊奇。
    若是这就是黄阳界与外界连通的缝隙。那么随着外界地气的不断涌入,黄阳界中之气象早应当被外界同化了才是。
    不应当经历了数十万载之后,此处依旧是一片稳固不变的上古气息。
    就在归无咎心中困惑之际,空中平白无故生出一道异力。说是雷霆,寂然无声;说是神通,廓然无形;说是自然天象,又不该如此超迈拔群,暗通道韵。
    这异力一闪而逝,扩展开来。
    归无咎脸色一变。这是他百年以来安身立命、前途之所在,成道之寄托,岂能分辨不出?
    空蕴念剑。
    既已知根知底,归无咎再运气感应,便觉得有迹可循。那地底传来的土黄色气息,似乎时时刻刻被空蕴念剑剑气挤压消杀,是以这荒寂之地始终局限于一个内敛的极小范围,并未扩张开来,也自然不会影响到黄阳界的气机流转。
    地下异界之气不断渗透,空中空蕴念剑剑气如天罚降临,二者糅合一体,形成一个微妙的平衡。如此一来,这里是何根脚,归无咎已经大致有了答案。
    归无咎心中欢喜之余,不禁暗叹。原本是为了寻找黄阳界的出界关门赶赴此地。没想到却再度遇上一件道途中大有裨益的机缘。
    黄阳界一行,对于自己而言,可谓是满载而归了。
    只是按照他心中这一道假设,此处不是一个深渊,就当是一个山谷,又或者是一处险峻的裂缝;绝不应当是这么一处光溜溜的平滑空地。
    再仔细看,此间之地面,隐隐约约有几分被人清理过的痕迹。
    归无咎心中一动,转头问道:“此间土地平滑之极,似乎本不当如此。莫非是贵派曾经加以整饬不成?”
    归无咎身旁站立的是洹沮门一位长老。归无咎一转头,面朝向他;只是他此刻脸色微微涨红,却不敢应答。只得微微眨了眨眼,显得很是滑稽。
    洹沮门掌门毕竟功行较深,运气已毕。
    秋原实脸上一副又惊又佩的神色,接口言道:“珈蓝天罗大人明鉴。此处原本名为‘剑谷’,乃是一处极为魁伟的万丈深坑。后我宗历经上下数万载,终于将那无底深谷填平,变成今日这幅模样,改名‘
    inject()
    剑墟’。”
    归无咎惊讶道:“贵派为何要花费大力气,做得此事?”
    秋原实脸上有几分尴尬,道:“珈蓝天罗大人目前是金丹境修为,又立身于大界之中,自然感受不到黄阳界元婴修士光临此地的震撼和诱惑。”
    “如同一个溺水之人,在水中生存许久,但偏偏不得便死,于是早已习以为常。有朝一日当他浮出水面,感受到新鲜元气,哪里割舍的下。”
    “那山谷之中的土黄色气息,修为道元婴中期之后的修士一旦感应,无不心中生出异兆,似乎切实感受到元婴境界并非是道途的终点;若在此地长久修炼,极有可能突破元婴境界的桎梏。”
    归无咎道:“既然如此,那为何将原先那山谷填平呢?”
    秋原实叹息道:“原先那谷中气息,实在过于强烈,并非黄阳界中任意一位元婴修士所能承受。我洹沮门填平山谷所用之物,并非寻常泥土,而是一种名为‘集宣泥’的异物,看似极为致密,又能略略疏通气息,减缓地气渗透。”
    “先辈本意,自然是要将此处气息控制在可以吸纳的范围之内。”
    “只是正当门中先辈以为大功告成、此地即将成为一处成道胜地之时,却再度横生枝节。谁也没有想到,在修炼的过程中,每每经历了元气扩张的第一阶段,神魂之中总会迎来一种锋锐之极的异力镇压,使得突破的过程功亏一篑。”
    归无咎暗暗摇头。
    秋原实所言“异力镇压”,明显是遭受“空蕴念剑”剑气侵蚀心神的异相。
    此处名为“剑墟”的所在,明显是当初空蕴念剑雏形落足北渊入口、击破的一点“伤痕”。
    因此,这既是外界元气进入黄阳界的缝隙,同时又是“空蕴念剑”的剑气残留,成为一道可贵的标本。
    不但如此,两种气息之间更是形成了一道微妙的平衡。若是洹沮门不多此一举,那么在归无咎眼前,正反气息必将强化十倍,归无咎观察其中精意也就愈加清晰省力,轮廓毕现。
    洹沮门费了数十代人,好大力气,却是蛇足之举。
    归无咎转身瞥了秋原实等五人一眼。
    两位洹沮门长老受此间气息牵引,似乎极不好受,只能勉力行功入定,保证自己心神不为所惑。秋原实虽然功行较深,看似对答如流。但其实外送内紧,内里暗暗运功,同样不敢有丝毫懈怠。
    倒是南门芊、北门云铮两个小家伙,虽然脸上惊讶万分,但是以其筑基境界的修为,距离破境元婴尚远。倒是并无丝毫不适。
    归无咎暗自忖度,自己在此间恐怕要稍稍逗留一段时间了。将三人留在此处煎熬,恐怕也不是办法。
    稍一思量,于是从容言道:“此处玄机,值得本人参研一二。秋掌门不妨和两位长老先行回返,大可以先集合门中诸位长老待命,伺机与隗山宗等四宗相汇合,预备整合四宗,消解夙怨。”
    此言在两名元婴长老耳中简直如闻天籁,连连点头示意,一副感激不尽的神态。
    秋原实也知在这等人物面前,没有虚言客套的道理。
    他在此也是大感煎熬,几乎忍不住就要尝试突破境界。于是果断将这座品质最高的“蚁游”飞舟留下,另由一位长老取出一件稍稍小些的飞舟,齐齐一礼后便飞跃其上,一齐逃之夭夭了。
    归无咎转头对南门芊二人言道:“你们在此随意玩耍,只是不要走的太远。”
    见二人满口应下,归无咎淡然一笑,往“剑墟”最中心处走去。
    对于地脉之中不住涌动而出的土黄气息,作为外界来客,归无咎自然毫不在意。但是这一片地域上空,那若有若无的剑气,却是一处宝贵的资粮。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残留的剑气,就是黄阳界“创世”的痕迹。
    此间剑气遗迹,并无任何神通法门、道术精奥在内。就算曾经存在,相隔数十万载,也早已消耗殆尽了。
    因此,若是将之当做功法经典一类,从中以“念剑演化图”参悟吸纳,加速天人立地根的修炼进程,那是并不可行的。
    这“剑墟”的真正价值,是其作为第三道尊最后一式的实证手段,包含这一法门当时的一切精华,成为了可以探究“空蕴念剑”能力边际的遗迹。
    换言之,归无咎第一次可以触摸到空蕴念剑得法之后的规模框架,神通体统。而不是如现在这般,摸着石头过河。
    此时归无咎早已盘膝坐下,放开心神感悟其中的点滴妙境。
    约莫六个时辰之后,归无咎心中生出一道感悟:这最初的“空蕴念剑”神通,若是诉诸于文字,该当有三十六万一千八百八十八言。
    而归无咎日后成就新法,其是否超迈前贤,也尽可以以直观的文字数目论高下。
    若是完法之后,空蕴念剑文字总数在三十六万一千八百八十八言之上,那就意味着借由“念剑演化图”重新立下的新空蕴念剑神通,威能潜力青出于蓝。
    时光流逝,日月轮转。
    南门芊、本门云铮二人,也早已过去了最初光临此地的兴奋,各自取出棋盘棋子,对弈打发时间。
    归无咎起初观望此剑气玄奥,只略略观察了片刻,便已稍解玄机。本以为整个过程至多数日便可完成。
    但是一试之下才知道大错特错。
    归无咎想要略览规模、定下根基的,不是得自荒海的残破空蕴念剑,而是完道一流的先古上乘法门!
    门户谨严,气象博大。
    将之梗概枝蔓、规模次第一一摸清,不知不觉竟用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
    但经过这一番努力,先古空蕴念剑的整个蓝图,也逐渐清晰的在归无咎面前揭露。
    剑刃剑鞘,阴阳相济;合和四相,各成一法。
    以剑刃咒术本体为主,其剑法暗合老阳、少阳两门,成就四种神通极致。
    老阳一道,名为“念动诛绝”。乃是空蕴念剑本身威能延伸到极致。修道者已然不受凝化剑形的数量限制,甚至也不需要先感气化剑、再击碎小剑工序。施展神通的全过程在心中完成,念起念灭。即剑生见灭。等若一个念头,便可断人生死。
    杀伐神通到了这一步,真可谓至矣尽矣,蔑以加矣。
    而少阳一道,名为“一念回响”。若当面使用这一道神通意境,敌手之身躯、神魂、血肉一概完好无损,而被这无上咒剑、存诚之道所杀的,乃是敌手一切“变化”的轨迹。
    至此以后,此人心中所想,遇到任何突发事件将会作何选择,都在剑主掌控之中。犹如将对方人生中所有变化的轨迹封死,只看破那唯一真实的至高法门。
    少阳之间,堪称掌控命运的一剑。
    而老阴少阴二剑,却是掺杂了许多“剑鞘”的精义,运用法门和飞剑之法愈发接近了。
    老阴一剑,剑名曰“相感相得。”
    此剑明面上看,已与咒杀之法分道扬镳,乃是操控飞剑御敌的法门。但是其中是有玄机的,在这飞剑与敌手交手的过程中,对敌人气机的采纳比之单纯的以心意相感提升何止数倍。
    交手时间愈长,回合愈多,对于敌手的了解就愈加深刻。在此基础上,御主随时可以将阴剑转阳,化作咒杀之剑毁去剑身。以此术铺垫的咒剑,作战威能已经远远超过空蕴念剑的常规剑招,甚至对于功行远高于己的敌手也能起到显著作用。
    最后一剑,名为“万剑备我。”
    此剑同样是以飞剑剑形使出。但是其所针对的目标,乃是一切法宝外物。此剑与之交击的过程中,足以将敌手法宝之灵气咒杀之,吸纳之,炼化之。堪称一切法宝外物的克星。
    更奇妙的是,此剑虽然擅克一切法宝,又分属空蕴念剑四大系之一,但是这一道神通的使用,不但不受空蕴念剑使用次数和时间的限制,反而每使用一次,就会加速其余三剑的恢复时限。
    但是作为限制,对于品质稍逊的宝物,这一门神通却并不会产生效用。所谓“万剑备我”,所吸纳炼化的至少是相当于八炼法宝以上的上乘宝物。
    时至今日,“空蕴念剑”的完整面貌才呈现在归无咎面前。
    若是要走将旧有法门尽数囊括、另外青出于蓝的道途。这老阳少阳、老阴少阴四剑,迟早要归于归无咎掌握之中。
    如此一来,等若归无咎可以提前布局《通灵显化真形图》十八神通的演化之路,以求相辅相成之效。照鉴前路,利益不可估量。
    就在归无咎大感满载而归之时,身旁一声呻吟声传来。转头一看,身旁南门芊、北门云铮二人,面色铁青,似乎极不好受。
    原来两人虽境界尚浅,那外界黄色地气对其影响极小。但是空蕴念剑的肃杀之气,却潜移默化的对二人造成伤害。
    归无咎摇了摇头,看来与这二人,不可避免要有一份缘分纠葛。当即自袖中取出两枚玉简交于二人,和声道:“照此修炼便是。”
    ……
inject()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万法无咎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