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小说 > 科幻小说 > 纵横诸天的武者 > 第一章 山村异客

纵横诸天的武者由无限小说()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清晨天刚蒙蒙亮,大雾弥漫能见度极低。
    村子里的公鸡很是勤快的‘喔喔喔’叫了起来,原本沉寂的村子很快热闹起来,开门声,走路声,劈柴声,掏米声还有孩子的哭闹和大人的打骂声混在一起,形成了乡间独特的风景。
    雷虎慢慢睁开眼睛,坚硬的硬木床板咯得后背骨头生疼,半月时间显然还不足以叫他适应这样的睡眠环境。
    昏暗的屋子里已经有了响动,他没有赖在木板床上不动,直接翻身坐起穿好地上放置的草鞋,虽然感觉脚底板很是不舒服,可眼下条件不好只能将就了。
    “阿虎,叔先去山上看一看昨天安置的陷阱,你等会先把饭菜热好!”
    一道略带苍老的声音从堂屋传来,不等雷虎回答,大门门栓被移开的响动传来,紧接着大门被拉开的咯吱声刺耳响起,一阵沉闷脚步声迅速远去。
    “叔,你早去早回,我在家里做好饭菜等你回来!”
    雷虎动作不慢,先把一件这个时代绝对没有的短袖体恤穿好,然后在外头套了一件破旧麻布上衣,腿上也是穿着一件棉绒短裤外套破旧麻布长裤,最后用一根草绳系紧。
    无论是麻布上衣还是长裤,穿在他身上都显得有些短小,粗砺的麻布紧紧贴在身上感觉相当不舒服,同时也衬映了他一身结实的身板,还有泾渭分明的流线肌肉,一看就知是个孔武有力的少年郎。
    穿戴整齐,先到厨房水缸滔水洗嗽,然后到院子旁的草舍打开鸡笼,将休息了一整晚精神抖擞的公鸡母鸡和小鸡们放出,让它们随意放风寻食。
    做完这些,他站在松软湿润的泥土院子里,揉手瞪腿把身子活动开,等身子热乎起来便摆开架势,打起舒缓的太极拳套路,呼吸也跟着变得平缓悠长。
    没办法,回到十六岁时的身体还没彻底发育完全,不管是骨骼还是肌肉都处于成长阶段,可不敢做那些太过剧烈的锻炼,也不好练习前世在军中学会的格斗术和军体拳,一个不好就可能损伤身体。
    一个小时后他立势收拳,额头布满一层晶莹汗水,身体热烘烘好象浸泡在温泉中一般,精神抖擞说不出的舒畅,
    随意擦了把额头上的热汗,拿起扁担和水桶,脚步轻快出了门。
    “阿虎挑水啊?”
    “是啊,三木叔你这是要进山么?”
    “虎哥,今天咱们一起去镇上耍耍!”
    “好,正好带些鱼虾过去卖几个钱!”
    “……”
    路上,不时遇到早出的村人打招呼,雷虎客气的做了回应,作为这个贫穷村子的外人,他很清晰感受到村人客气背后的排斥,倒是一帮年纪相仿的小子,对‘武力强横’身材高大的他十分好奇,平日里多有接触倒是说得上话。
    他那光溜溜的脑袋,与村人的半秃辫子头差异很大,也是他不受村中老人待见的主要原因,当然他一点都不在乎就是。
    不说顶着半月头留辫子有多难看,他刚刚穿越过来半个多月,也没办法留长辫子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收留自己的秦叔帮助下剃了个光头,先冒充一回和尚再说,免得因为脑门上的板寸短发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就算因此受了村中老中年人的排斥,他也认了。
    沿着小道来到村口,这里有村子唯一的一口水井,此时正有好几个村中青壮挑水,雷虎不急先打了几声招呼,走到旁边的大槐树下等了一会,有了空位便快步上前将两只木桶装满,双手掌心向上撑着扁担猛然抬起,不让扁担在肩膀上压实损伤肩头骨,这才脚步沉稳朝收留他的秦叔家里走去。
    穿越过来大半个月,直到前几天才慢慢适应了现在的生活,怎一个憋屈了得。
    没手机,没电脑更没网络,吃的都是陈米加野菜,没多少油水也没多少盐,味道简直难以下咽。
    而这,按照村中小子的话说,还是过得不错的生活,村里的贫困户吃的可都是糟糠!
    睡的是硬木板,好在他有当兵的经历,这样的床还勉强能够凑合。
    茅房跟猪圈连在一起,气味相当感人,擦屁股连草纸都没有,都是用的一种比较柔软的植物叶子,每次用过老是感觉屁股没擦干净。
    好在穿越前小时候在农村住过一段时间,对农家的家务活还是能帮衬一二的,尽管周围的环境脏乱差,可总免去了被周围村人指点不屑的尴尬。
    与村中半大小子,还有收留他的秦叔接触交流的过程中,他也知道了现在正是清末时期,这里是岭南省禅城下面的一个贫穷村子,附近十里开外有个小镇,能知道的就这么多了。
    即来之,则安之!
    雷虎也只能如此安慰自己,刚刚穿越过来时身体十分虚弱,要不是收留他的秦叔好心,将昏倒在村子通往镇上小道旁的他救下,并带回家中修养,雷虎怕是很难活下来。
    “阿虎阿虎不好啦,秦老三从山下摔下来啦!”
    担着水刚刚走到秦叔家的土坯院子门口,便见一位面貌敦厚的中年村人着急忙慌跑了过来,身上的衣服拉扯出了几个破洞都顾不得了,正是村里名叫李三的村人。
    框当!
    装满水的木桶掉落在地,雷虎顾不得倾倒而出的井水,扔掉扁担几个跨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李三的胳膊,急道;“李三叔你说什么,秦叔他怎么了,从山上摔下来啦?”
    “是是是的,秦老三从,从山上摔下来了,你快去,去看看……”
    李老三满头大汗一脸惊慌,上气不接下气连声道,说话功夫连连推桑雷虎快点过去。
    “我这就去!”
    雷虎顾不得许多,心急如焚撒开脚丫子便朝后山疯跑过去,路上遇到村人也懒得打招呼,满心焦急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出事,千万不要出事!
    一口气在乡间泥泞小道狂奔三四里,露出草鞋的脚腕被杂草枝叶割得生疼都顾不得了,跑到后山脚下一眼就看到几位村人围在一起,中间地上躺着的正是生死不明的秦叔!
    “秦叔秦叔,秦叔怎么了?”
    一把推开拦在路上的村人,雷虎满心沉痛冲到生死不知的秦叔跟前,眼框发红心中难受之极……
    秦叔此时的状况十分不好,身上脸上多处擦伤还有摔伤,最严重的是那条触目惊心的反折左手,昏迷不醒的他口鼻溢血,要不是胸膛还微有起伏,离得远了看得不真切还以为秦叔直接摔死了。
    “快快快,你们怎么不去镇上请郎中?”
    雷虎蹲下,小心查看秦叔身上伤势,忍不住开口斥道。
    以他的浅薄经验,秦叔这是伤到内脏了,不好随意轻动,否则很可能会造成二次伤害。
    眼下,只能蹲在地上小心观察秦叔的状态,心中焦躁犹如火烧。
    围在旁边的村人脸上露出尴尬之色,眼神闪烁不敢哼声,竟是连一个愿意主动前往镇上请郎中的都无。
    没听到周围村人的反应,心中咯噔一下,回头扫了几位村人一眼,瞬间明了他们的心思,雷虎冷笑道:“不用担心诊金问题,秦叔家还有一头大肥猪和几只鸡鸭,足够支付郎中的诊金了!”
    “我这就去叫人,三娃子跟我一起来!”
    围在旁边的两位村人急忙转身就跑,边跑边喊:“阿虎我们很快就把镇上的郎中请来!”
    其余村人暗暗松了口气,可脸上依旧带着惭愧和尴尬。
    他们也是无法,家里太穷了,哪里拿得出请郎中的钱?
    雷虎懒得跟这帮村人计较,仔细观察了许久,发现秦叔胸前的肋骨断了好几根,幸运的是没有直接波及内脏,暗暗松了口气急忙叫旁边的两位年轻村人过来,小心翼翼将秦叔的身子放平。
    果然秦叔尽管无意识发出痛哼,微弱急促的呼吸却并没有出现波动。
    能做的就这么多了,秦叔一看就是从山上直接滚下来的,也不知身上骨头断了多少,体内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只能叫专业人士做后续治疗处理。
    虽然不怎么信任这时代的郎中,可十里八乡只有镇子上的郎中可请,总不能跑去数十里开外的禅城吧,秦叔的伤势根本等不了那么久。
    再说此时的西医不一定比得上中医呢,在那些抗生素没有发明出现之前,西愿的水准也就那样。
    直到发现秦叔的呼吸并没有出现紊乱或者减弱,雷虎这才暗暗松了口气,起身回看了几位年长的村人一眼,冷声发问:“这到底怎么回事,秦叔怎么从山上摔下来了?”
    这事里透着蹊跷,后山并不陡峭,而且还有一条村人上下山长年累月踩出的山路,就算是花甲老农只要小心一些都不会有问题。
    秦叔年纪也就四十来岁,放在眼下的环境里算得上老人,可他的身子骨相当硬朗,比起雷虎眼前几位村中青壮也不差什么,又是习惯了走山路,就算在山林中也能做到健步如飞。
    早晨出门的时候,秦叔跟他招呼时声音洪亮,也不象是身体有疾的样子。
    一眼看到周围几位村人目光闪烁,一副心虚气短的样子,,雷虎脸色一沉怒喝道;“到底怎么回事,说!”
    怎么说在现代时,他当过兵混过社会,做过生意也跑过运输,社会经验丰富身上还带着一股蛮霸劲头,可不是眼前几位老实巴交,又没什么见识的村中青壮可以比得了的。
    果然,留下的几位中年青壮受他怒眼一瞪,一个个吓了一跳,满脸犹豫想开口又十分为难的样子。
    “呼呼呼,还是,还是我来说吧,呼呼呼……”
    不等几位被吓住的中年回答,之前向雷虎通传消息的李三气喘吁吁跑了过来,顾不得擦拭额头滚滚热汗,喘气道;“秦老三在后山不小心踏入陷阱,这才从山上摔下来的!”
    “陷阱,什么陷阱?”
    雷虎脸色一冷急声追问,心中却是怒火熊熊,就差没当场爆发。
    “是,是一道设置在山路上的捕兽陷阱!”
    说这话时,李三脸色有些古怪,眼底深处闪过一抹慌乱。
    “什么,有人在山路设置了捕兽陷阱?”
    雷虎顿时炸了,瞪眼怒吼:“是哪个混蛋做这样的缺德事,说,是谁?”
    此时他心中有种杀人冲动,尼马真是混蛋,要是让他知晓是谁在山路上布设捕兽陷阱,非得废了这厮不可。
    可是,当他满脸怒容看向李三还有旁边几位村人时,见他们眼神闪烁想说又不敢说的摸样,顿时心中一突彻底怒了。
    “好象,好象是村长家的,的阿信做的!”
    李三额头冷汗淋漓,受不住雷虎冰冷狂暴的眼神,吞吞吐吐开口道。
    “是秦信那个混蛋?”
    林沙发出一声好似野兽受伤般的低沉咆哮,愤怒的眼神扫过其他几位村人,见他们沉默不语默认了李三的说法,心头怒意喷涌杀心大炽。
    秦信他当然认识,村长的大儿子,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是村子里出了名的地痞无赖,公认的村中大毒瘤。
    村长家本来算是小地主,又依靠禅城的便利做了点小生意,日子本应相当滋润,可惜家中出了秦信这样的败家子,好好的一个富裕家庭被弄成了中下贫农。
    也就雷虎穿越过来的时间太短,只远远见过这厮几回也没起什么冲突,不想这厮竟然如此可恶,在后山山道设置捕兽陷阱,真真是个不知所谓的混球。
    扫了一眼依旧昏迷不醒,浑身血污还不知能不能救活的秦叔,雷虎眼神冰冷心中下了一个杀气腾腾的决定。
    眼下治疗秦叔的摔伤要紧,他只能先强行压下心头愤怒,等镇上郎中到了再去找秦信那混蛋不迟。
    一个时辰后,镇上郎中急急忙忙跑了过来,简单查看了一下秦叔的状况,便满脸凝重开口道;“情况不是很好,内脏受伤身上的骨头断了不少,必须马上治疗,最好能送到镇上去,那里的工具比较齐全!”
    那就去镇上!
    雷虎先问了郎中可不可以移动秦叔的身体,得到郎中的肯定答复后,当即在村人的帮助下做了一副简易担架,然后请村人先抬着经过简单治疗的秦叔前往镇上,他回秦叔家拿些诊金就赶上。
    无论是帮忙的村人,还是匆匆赶来满头大汗的郎中闻言,全都暗暗松了口气,不敢怠慢先一步离开。
    雷虎心头沉重,懒得计较这些人的‘现实’。匆匆跑回秦叔家,结果却见到让他目呲欲裂的糟心一幕……

无限小说()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纵横诸天的武者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